• 畅想中文网 > 玄幻 > 碧落天刀 > 第八十章 徐家兄弟的运气
  • 第八十章 徐家兄弟的运气

    作品:《碧落天刀

    四面八方的噗嗤噗嗤的声音再度响动,一众杀手乐不可支。

    虽然是在这种情况下,但就是觉得可乐怎么破?

    风印心下惆怅了,皱着眉头说道:“你特么……闲得没事干将自己搞成秃头干嘛?”

    这家伙一脸悲催:“以往干仗老被人揪住头发揍……我一狠心,就把头发都刮了。老大,这……这下面的毛,也不够啊……”

    神特么下面的毛不够。

    左近听到这话的许多人实在忍不住大笑出声,旋即用手捂住嘴,却还是忍不住笑得浑身颤抖,还有人因此挨了扎惨叫出声。

    风印龇牙咧嘴:“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大家一起问:“到底怎么办啊?”

    风印真心无计可施了:“你说你……为了不被帮助,提前好多年都剃了头,真真的聪明绝顶啊……这尼玛让我怎么帮?”

    这家伙哭咧咧:“老大啊……请您务必想个办法……我不想走,我舍不得您,舍不得大家……”

    我去,好多人本能的泛起了想要呕吐的冲动,又有人因此挨扎……

    风印皱眉沉思良久,突然一拍大腿。

    然后……

    “我草!”

    风印闷哼一声,却是动作太大被扎了。

    大家纷纷大喜:“老大您想到办法了,真真是大聪明啊。”

    所有人都很好奇,在这种穷途末路之际,温柔老大居然还能有办法?若当真能奏功,大聪明实至名归!

    什么办法?

    却见风印轻轻一声口哨。

    顿时,一道黑影嗖的一下子到了跟前。

    来者正是风影。

    所有人目瞪口呆。

    只见风印低声吩咐两句,风影跟着轻快的消失奔向帐篷。

    过了一会,就用嘴拖着两块巨大的帐篷布过来了,一块给了风印,一块给了秃头。

    然后小家伙就伊唔一下子的消失不见了。

    显而易见,秃头的问题得到了解决。

    风印这里更是舒服了不少。

    而其他所有人都陷入了鸦雀无声的诡异氛围之中,一个个尽都目光怪异的看着那三个自己将自己拔光了头发的家伙。

    稍倾……

    “噗嗤……”一人忍不住了,接下来就是全场疯狂的捂着嘴,笑得浑身抽搐,以及哎幼哎幼不断的挨扎呻吟。

    宁可挨扎也要笑,实在是忍不住了。

    那三个家伙则是张着嘴,傻呵呵欲哭无泪的看着风印,委屈得无以复加:“……老大啊……”

    你要是早点想到这个办法……我们能至于自己将自己头发都给薅了?

    这特么……滋味真心不好受,不信你们试试!

    现在可倒好,我们将自己薅得如同是遭受了凌迟酷刑之后……

    您想到了不用薅头发的办法了,而且还是如此简单便捷的方法!

    这,这这……

    风印也自感觉可乐,一边笑,一边歉然道:“这个……三位兄弟,这个……之前是真的没想到,一瞬灵机触动,勿怪勿怪,个人有个人的缘法……”

    三人无语凝噎:“……”

    齐齐生出一种生无可恋的微妙感觉。

    “哈哈哈哈哈……”

    终于有个家伙忍不住了,直接放声大笑出声。

    不管了,说什么也要先笑个痛快再说。

    这种事情不笑,简直对不住我自己的人生!

    这一笑随即引起了连锁反应,所有人都是笑得差点将肠子笑断,同步伴随的还有不断挨扎。

    可大家宁可挨扎,也要尽吐此刻的满腹笑意。

    风印连声制止,却毫无作用,最后连他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特么的死就死吧,先笑够而论再说。

    其中几个女杀手尤其笑得浑身花枝乱颤,即便因此被扎了几针,仍是毫不在意。

    远方……

    教官营地。

    早已经在关注这边动静的十名教官同样在捧着肚子笑,笑得都快崩溃了。

    “老秦,你这组的班长,选的好,是个人才啊……”其中一位教官抹着笑出来的泪花,明明一句好话,此刻说出,尽是揶揄之感。

    教官们跟班到了晚上同样很累,神经更是紧绷不敢稍放,提防随时可能出现的变故。

    以以往的经验论,金牌杀手固然绝大部分韧性惊人,求进之心不息,但也未必就一定没有抱着混事心思来的,自身出身优握,因缘际会成为钧天鉴杀手,本心磨砺得并非很强,面对这般高强度且看来血腥的训练,心态崩溃的虽不常见,但每届也都有那么三位五位的,算是另一种的万里有一吧!

    而这种人一旦心态崩溃,面对困境一筹莫展,将会彻底失措,教官见了也不会当真见死不救,只是此人会即时丧失培训资格,被送出此境而已。

    所以众教官每天的消耗、尤其是在精神力方面的消耗,异乎寻常的庞大,难得放松解压,而今风印这边干了仗,大家自然会很有兴趣,这可是难得的解压娱兴节目。

    其实其他各个组也不是没有干仗的,但这次五组教官这么早就把人关进了笼子睡觉,还是让大家兴趣满满的。

    嗯,对于这帮老油条来说,在这种笼子里睡觉,实在算不得什么稀罕事,大家不但很有经验,解决方法更是不止一种。

    但对于刚刚才接受集训没几天的新人来说,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应对的事情。

    大家都很有兴致的看着。

    然后就看到了那位小有名气的温柔温班长一连串的骚操作。

    当温柔提议拔头发的时候,就已经笑翻了几个教官;等到拔光了头发之后却又找到了更简单妥当行之有效的办法之后……

    十来个教官几乎都笑不活了。

    “太有才了!太有才了……”

    几个教官捧着肚子,连声称赞。

    五组教官也自笑得浑身发抖:“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家伙十有八九是故意的,那拔头发的三个之一,是燕国出身的金牌杀手,从第一天照面的时候曾对温柔释放过杀气……这家伙看似光风霁月,言语铿锵,实则心眼小的很,连我都记恨,岂会放过对他释放过杀气之人?”

    “这会肯定是故意整他的,至于其他那两个,才是遭了池鱼之殃,若是没有他们三个对比,那个秃头所占的便宜岂会如此扎眼……”

    “没看出来这小家伙言谈举动,处处磊落,骨子里竟是这般睚眦必报之人?真没看出来啊……你看那一切过程多自然?”

    “看这家伙那晚上演说,还以为他真的胸襟广阔,真的没想到心竟然这么黑,若非其貌不扬,岂不正应了那句话,小白脸没好心眼。”

    “是不是你们将人想的都太黑暗了,也许人家压根就没这么想呢?”

    “是你把人想得太好了而已,人哪,你不能听他说什么,得看他做什么?”

    “不错,我宁可将他想的黑暗些,那样他还能多活几天。”

    “……说的也是。”

    众位教官说到这里,齐齐叹了口气。

    这个温柔,无疑是一个超逸天才,远胜侪辈。

    虽然是大秦国的,但归根到底还是隶属于是钧天手之内;如果他未来当真进入了大秦钧天手势力的暗卫之中,众人恐怕还要出手对付,早早扼杀。

    但是,若然他最终没有进入暗卫的话,仅止于执行钧天手任务的话,在场的教官们反而乐于帮其一手。

    因为这样的愣头青,天不怕地不怕只顾杀的家伙,这个世上,当真不是很多了。

    这种人心中全是光明,没有黑暗与丑恶的容身余地。

    纵使站在国家立场,份属敌对,仍旧值得敬佩的。

    但这家伙貌似……太刚了!

    刚入金牌就得罪了至尊山。

    那可是三山之一的超级实力啊,他怎么敢?

    更有甚者,其在得罪至尊山之后,在另一场出手狙杀之人,赫然是西门家族的白手套。

    即便是更添战绩,传奇再编,却只会让人为他多捏了一把冷汗。

    你说你一个野路子出身的家伙,连正规武学都需要到钧天手金牌集训才能获得的小家伙。

    先后得罪两个整个人世间都能排名前十的超级势力。

    你不死谁死?

    本来你一直不露面也就罢了,起码还能多活几天。

    但你特么参加钧天手金牌集训居然是以真面目过来的!

    忒也不知天高地厚了!

    真特么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这次集训之后,纵使温柔没有死在后面严苛集训里面,能够活着出去,甚至更进一步,但是他的相貌却势必会传开的。

    一旦传开……哎!

    “你们其他几个组天才种子多不多?”五组教官问道。

    “还是有些的。”

    “嗯,咱们四队,这六千多人,估计能够跻身前十怎么也能有一俩个,至于第一……呵呵哒。”

    “呵呵呵……”五组教官也笑。

    一顿二笔,你们懂个der!

    我手里,可是有实实在在的天才,能竞争第一的那种。

    梧桐山里面,各个场地在热火朝天。

    此刻,在后山,黑鸦谷的地方……

    有两个身影,鬼鬼祟祟的进来了。

    “哥,这是啥地方?怎么这么安静?黑乎乎的,阴森森的……”一个有些不安。

    迷了路也就罢了,还从悬崖上掉下来了。

    这特么简直没办法更倒霉。

    掉下来之后,就落在了一个乌鸦窝里,兄弟两个把人家一窝子乌鸦砸的死的透透的,浑身乌鸦蛋压碎了的蛋黄蛋清。

    好不容易从树上下来,走进这山谷,怎么处处这么压抑?

    这特么……有点心惊胆颤的是怎么回事?

    “我那知道这是啥地方?”徐老三也是满心的戒惧,埋怨道:“你这二笔也是够够的,那么大一个悬崖看不到?就这么掉下来,我伸手拉你……死沉死沉的结果俩人一起掉……”

    “我哪知道?”徐老四叫起来撞天屈:“全是树叶乌鸦毛遮的严严实实的,我哪看得到?再说了,那不是你一直催快跑?所以我就快跑啊。”

    “这么听话?那我让你吃屎你咋不去?”

    “徐老三你别太过分啊。”

    徐老四顿时就怒了。

    “这里也奇怪啊,怎么这么大山谷,这么多树,居然连一个虫子都没?”徐老三谨慎的前行。

    “别说虫子了,地面连个蚂蚁都没有……”

    “就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干净的山谷……难道这里住着一个有洁癖的妖怪?”徐老四突发奇想。

    “也不是没可能……”

    徐老三沉思着。

    就在这时候……

    突然间天空一黑。

    “呱!”

    一声尖锐的鸣叫,响彻天空。

    徐老三:“沃日……这是啥?”

    两人刚刚抬头,就看到一只硕大的巨鸟,双翅展开百米宽度,从半空中俯冲而下。

    尖锐的两个爪子的指甲,闪着金属的寒光。

    “我……滴天啊……”

    兄弟俩一声怪叫,四只眼睛的视线直接被怪鸟充满,然后就感觉肩膀一阵剧痛,被抓着飞了起来。

    言情小说网

    刹那间腾云驾雾,恍恍忽忽,已经到了数千米高度。

    “完了……”

    徐老三闭着眼睛:“想不到今日我徐老三,居然被妖怪吃了。”

    徐老四灵机一动,大声道:“吃我吧,把我哥放下去,我们家没香火了……”

    大鸟充耳不闻。

    直接腾飞而起,将兄弟俩人带到了积雪皑皑的山巅。

    直接落地。

    兄弟俩在雪地中滚作一团。

    大鸟眼神中全是怒火,看着兄弟俩身上干涸的蛋清蛋黄,凶戾的杀气满满。

    居然敢伤害孤的子民!

    但就在这个时候,两块牌子从兄弟两人胸口就滚了出来,发出澹澹的黄光。

    大鸟愣住。

    这不是那个……正在培训的那帮家伙,人手一个的牌子?

    这咋回事?

    …………

    【有点中暑,今天这些吧。脑袋嗡嗡的跟要炸一样,坐着浑身出汗。】

    作者其他书推荐: 御道倾天 我是至尊 异世邪君 凌天传说 天域苍穹 梦舞风云
    相邻推荐:制霸NBA,从签到开始全球高武:开局签到百倍奖励木叶:开局签到柱间细胞天才小电工都市小电工飞升从家族修仙开始家族修真之路仙灵家族传顶级气运:带领家族去修仙家族修仙,我家手机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