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大明次子 > 第三百五七章 殿前对簿
  • 第三百五七章 殿前对簿

    作品:《大明次子

    “陛下...现在证据确凿,太平郡王朱朗有私通前元蒙古贵族,并且擅闯五军都督府,有投敌的嫌疑,请陛下速速下旨捉拿。”

    廖永忠往前一步,躬身道。

    “慢着...。”胡惟庸走了出来:“陛下...此事蹊跷,即使就像是廖侯爷说的那样...也有可能太平郡王根本就不知情...!”

    “不知情那为什么擅闯五军都督府,而且还在五军都督府前行凶,三死十二伤,朱朗必须要负责。”廖永忠再次吼道,这次廖永忠就是开炮者。

    当然了,他如此做,并不是因为他蠢,他也是没有办法,他要将水搅得更浑,所以他就必须要亲自上场,死咬朱朗,一点都不能放松。

    “说到这里...本相倒是想要问问,五军都督府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清裳就是前元蒙古贵族遗孤,还有五军都督府的千户曾成林是谁授意他可以拿人的?”

    胡惟庸看向了朱元章问道:“陛下,臣想要问一下,此事您有下旨意吗?”

    “咱没有呀...咱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人和咱说呀?”朱元章一脸的讶异。

    胡惟庸这个时候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那微臣就想要请陛下将曾成林传上殿来,让他先交代一下,到底是谁给他的情报,到底又是谁给他的下令。

    《无敌从献祭祖师爷开始》

    微臣很怀疑,这里面是有人故意的针对太平郡王。”

    “胡惟庸...你这是多此一举。”冯胜澹澹的道:“今天的事情已经十分清晰了,朱朗和前元有勾结,而且并不是一时的,他是早就已经和前元勾结在一起了,我们有理由相信,朱朗其实也是前元间谍。

    这个时候,不去抓拍前元间谍,还在这里审理我们自己人,这是不是太过了?”

    “宋国公...此话诧异呀...在事情都还没有弄清楚的时候,你们就咄咄逼人,给太平郡王按上一个元间的罪名,那实在是太草率了,要知道太平郡王有大功于大明,更是陛下之子,你们只是凭着猜测就如此笃定,真的是有失偏驳。”

    说着胡惟庸看向了朱元章道:“陛下...太平郡王强行进入五军都督府确实不对,但是五军都督府的私自抓捕秋心湖大剧院的清裳姑娘在先,抓捕之后再严刑逼供,最为重要的是,五军都督府和太平郡王互斗的原因是,五军都督府的千户曾成林先砍了太平郡王,幸好太平郡王身穿锁子甲,否则此时太平郡王可能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一切都是五军都督府在挑衅,不...不是五军都督府,确切的说,是控制了那位五军都督府千户曾成林的某人。

    陛下没有下旨,却有人敢指使五军都督府的人,陛下...这可不是小事呀...!”

    “胡相...你这是想多了,你们文人就是这样,想的太多,而我们武人则和你们文人不一样,五军都督府的千户曾成林虽然没有得到任何人的下令。

    可是五军都督府的职责之中就有一条是缉捕,当时五军都督府的千户曾成林得到了线报,为了防止元间逃走,带兵却抓捕合情合理,哪里有什么其他的阴谋。

    倒是太平郡王为什么会这么快就知道了事情,跟着还不顾一切的闯进五军都督府,更是为了救那位元朝间谍,不惜打开杀戒,可怜那些士兵,并没有死在战场中,反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刀下。”

    “宋国公,您又在故意的罔顾事实了,首先五军都督府的千户曾成林抓捕的并不是元间,充其量对方仅仅只是前元蒙古贵族的遗孤。

    要知道这样的前元蒙古贵族遗孤在我大明的土地上还有很多,难道只要是前元的人我们就要视为元间,那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是不是元间要看这位有没有做对我大明不利的事情,有没有和北元联系。

    很显然这位叫清裳的女孩,从来就没有和北元联系过,要知道五军都督府的千户曾成林对清裳可是进行非人的严刑拷打,在这样的拷打下,别说是小女孩,就是一位武人也会全部如实招来的。

    但是清裳却只字未出,为什么...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元间,她就是曾经蒙古贵族逃往遗留在大明的孩子,仅此而已。

    你们武将非要将一件小事,给弄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跟着还攀咬到了太平郡王的头上,太平郡王第一时间去营救清裳,更加说明太平郡王不可能和对方有勾结。

    如果太平郡王真的是北元的间谍,难道你们会认为一位间谍的基本操守就是见到自己人遇害,就拼命的去暴露自己的身份?”

    一连串的问题直接问的一边的冯胜和廖永忠等不知道该怎么说,而这个时候,就是考验朱元章的时候了,此时也是对赌的时候。

    曹妙真,冯胜,廖永忠等人因为杨宪的事情,他们赌朱元章一定会制裁朱朗的,因为朱元章很讨厌欺骗,但是胡惟庸和他们就不一样了,胡惟庸知道朱朗的真实身份,也知道朱朗在朱元章心中地位,所以胡惟庸是赌朱元章不会对朱朗怎么样。

    就在众人等人朱元章裁定的时候,忽然,朱二虎从外面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双眼微红的喊道:“陛下,陛下...您快出来看看吧...朗儿被娘亲带过来给您负荆请罪了,现在朗儿的背上已经被荆条刺的鲜血直流,娘亲宫门前长跪不起,皇后娘娘已经赶去了,不过,娘娘去了娘亲还是跪着,更不许有人碰朗儿身上的荆条。

    皇后娘娘让您快点过去...!”

    “啊...怎么这样了....咱什么也没有说呀...。”说完,朱元章就从椅子上直接站了起来,因为起的太快和太急,朱元章差点就一个趔趄,幸好被一边的胡惟庸给扶住,胡惟庸连忙道:“陛下不要着急...!”

    “好...好...。”朱元章这个回答了一声,跟着就走向了外面,胡惟庸想要跟着过去扶都没有跟上,因为朱元章走的太快了。

    等朱元章来到了宫门前,就见此时汪大娘带着朱朗一起跪在了宫门前,更重要的是,朱朗此时光着上身,身后背着一簇荆条,那荆条是真的荆条,都是带刺的,被现在背在身上,荆条上的刺,直接刺的朱朗背后鲜血点点。

    而自己的娘亲汪大娘也是双膝跪在宫门前,用心疼的眼神看着朱朗,朱元章可以感受到自己娘亲的眼神,那是心如刀绞,所以朱元章一边走一边喊道:“娘呀...您这是做什么,起来,起来...!”

    ..................................

    相邻推荐:家兄李世民莫问行路洪荒:家兄冥河,我稳健成圣!北宋之天生反贼小关公洪武大明:吾儿怎么还不造反在下,中医黄素空港喵影坑宿主的一百万种方式美漫位面交易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