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黑客撞上黑道 > 二二九,玉如意
  • 二二九,玉如意

    作品:《黑客撞上黑道

    唐英杰在世纪广场受到朱立世亲侄子的辱骂,即刻退出活动,上车回到凤凰山庄,坐在沙发上不吃不喝不语言,仰头盯着天花板,任凭宋军,三胖怎么劝解,始终沉默不语。

    三个人就这样呆坐着,中午谁也没吃饭。

    宋军正无计可施,黑熊回来了,他刚从莲花谷讨回来150万工程款,数额不大,却可以解燃眉之急。

    “我日他亲妹子,活儿好干,钱难要,为这点逼钱儿,胃都喝出血了。”黑熊捂着胸口摆功买好地说。

    唐英梅先是一喜,随即皱了皱眉说“交了设计费,勘察费,也不剩啥了,还差得远呢┄┄这咋整?”

    唐英杰仰靠在老板椅上,无动于衷地盯着天花板。

    宋军眨眨牛眼说:“说的是呀,不光水厂,电厂这边也等米下锅呢。现在煤便宜,多储点,到了冬天煤价就上来了。”

    三胖生怕落了后,抢话说:“我这边要材料款的天天堵着门,没事儿都不敢回办公室,开门那儿都得钱,这那行,得想个辙呀。”

    黑熊说:“这就叫罗锅上山──前(钱)紧,我这边估计半年开不了资,这帮农民工也不好对付,总不开资他们真敢撂挑子。”

    唐英梅是财务主管,集团公司的大管家,现在财务出了问题,她责无旁贷。她想了想说:“要不咱搞次活动,预交费打折?┄┄取暖费,水费,打八折,八五折,购物中心的房租也一样,把明年的租金收上来?”

    宋军说:“姐的意思是吃过头粮,这到是个招儿,不过,就算预收个七八成,不过二三千万,维持各部门运转还成,水厂那边还是顾不上┄┄还得琢磨贷款,较比靠谱。”

    唐英梅为难地说:“唉,别提贷款了,我也是这么想的呀,一家一家跑了个遍儿,就像商量好了似的,一张口人家就封门了。”

    唐英杰听着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一声不吱。

    黑熊心直口快,对唐英杰说:“哥,生气呢吧?那事儿我听说了,反不了他,你别跟那小崽子生气,赶明儿我带几个兄弟去教训他,让他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这话唐英杰爱听,也相信黑熊是真心,便叹了口气,猛然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的扫视所有的人,语气沉重地说:“不是那么回事儿,那个小崽子虽然气人,我没当回事儿。现在事儿都赶一起了,让人偷了一个多亿,明摆着是姓金那小子干的,没人敢查;看出来没?朱局长的账算在我的头上了,都想看热闹,还有人幸灾乐祸,墙倒众人推呀!”

    宋军说:“哥,人就那么回事儿,咱啥也不是,人家看不起,咱好了,人家就嫉妒,没啥了不起的。”

    宋军明显的口是心非,三胖呆呆地看着宋军,知道他说的不是真心话。

    唐英杰说:“我想好了,水厂必须搞好,万一这边事事不顺,水厂就是最后的指望。”

    这话在座的都听懂了,三十六计走为上。

    宋军说:“水厂那边什么也不差,就差资金,哥,听那些专家说,咱有水厂品质好,建成了就是印钞机。”

    唐英杰表情带了笑意,想了想说:“资金问题,想想办法,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姓金的,这小子成了精了,只要他在┄┄”唐英杰不往下说了,他不说,在座的都明白。

    黑熊的拳头在大腿上用力一捶说:“哥,我跟那小子有账算,这个仇我忘不了,这事儿交给我了,还有姓邱那小子,你放心,我这就安排人,废了他。”

    三胖轻蔑地看了一眼黑熊说:“老四,你省省吧,那么简单就让你废了?这么快你就忘了怎么让人废的了?”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三胖口不择言揭了黑熊的短,黑熊脸上下不来,气得大骂三胖:“卧草!老三你想咋的?你这话什么意思?……滚兔子岭那么多人都废了,你好好的回来了,你是不是跪地求饶了?”

    三胖哼了一鼻子说:“拿我当你呢?滚兔子岭我错赵队长的光了,要不,我也跟你一样了。”

    黑熊腾一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挺着两条僵硬的腿,像个木偶走向三胖,挥了挥拳头说:“老三,你是不是以为我废了,没那么容易,你要是不服,咱俩现在出去练练?”

    宋军起身拉住黑熊说:“老四,有话好说,别急眼。”

    唐英梅把文件夹啪一声摔在桌子上,急赤白脸地说:“你俩真有出息,这都啥时候了,还扯犊子。”

    宋军给三胖使眼色说:“老三少说一句吧。老四你坐下,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呢。”说完看向唐英杰,唐英杰仰脸看天花板,对刚才发生一切无动于衷。

    宋军安抚好黑熊和三胖,坐回到沙发上,心里暗暗地嘀咕:“从根儿上说,就为了一个女人,闹到这步田地,那么多兄弟残废了,一个多亿让人转走了,没人敢查,谁查谁废,这么下去还有好?”心里这么想,脸色阴沉。

    唐英杰突然坐直身体,掏出手机放在桌子上,示意别人也交出手机。

    三胖立即明白了唐英杰的用意思,马上起身把所有人的手机收集到一起,拿地隔壁秘书室。

    大象正在秘书室守着电脑打游戏,见三胖抱过来一堆手机,拉开一个抽屉,示意三胖放进去。

    大象提醒说:“这就对了,别在那屋商量事儿,漏风。”

    三胖说:“是这意思,这不把手机都没收了嘛。”

    大象还要说什么,走廊传来脚步声。宋军往秘书室一伸头,对大象说:“相师傅,走,上湖心岛转转。”

    大象知道这是有重要的事儿商量,就和三胖随众人下楼,往湖心岛而来。

    四个强壮的马仔抬着黑熊的轮椅紧随其后,黑熊有点摆谱的意思,其实他不是不能走,只是走路时膝关节不灵活,两腿戳地,身体摇晃,就像一具木偶。

    天气很好,晴天朗日,大朵的白云飘浮在兰天上;湖心岛上绿树成荫,繁花盛开,蜂鸣蝶舞,空气里弥漫着草木芳香;一只不知名的长腿长颈水鸟一动不动地守候在湖边,耐心地等待鱼儿自投罗网。

    好天气,好风光,唐英杰一行却无心欣赏美景,他们急匆匆过栈桥,穿林荫小路,爬五十六级花岗岩台阶,在湖心岛假山顶的凉亭坐定,唐英杰劈头问宋军:“老二,那年,那个玉如意,现在怎么样了?有什么信儿没有?”

    xiashuba.com

    宋军想了想说:“从那以后再没联系,我问问?”

    宋军习惯性地掏电话,才发现电话都留在秘书室了。

    三胖说:“我去拿。”

    三胖出凉亭,小跑下了假山,消失在树丛里。片刻功夫,三胖拎着一个购物袋回来了,宋军找出自己的手机,闪到树后边打电话。

    打完电话宋军对唐英杰说:“东西还在,条件不变,还是世纪广场的一个门市。”

    唐英杰望着西天雪白的云山一言不发,众人不知他什么意思,全都闭紧嘴巴,宋军猜出了唐英杰的心思:镶金玉如意――屈书记。

    三年前唐英杰就惦记这柄镶金玉如意,想买来送给屈书记。宋军亲自操办,来来去去跑过很多趟。藏宝人不要钱,要一个世纪广场的门市。

    世纪广场寸土寸金,一个门市三百多万,关键是有钱买不到。一共三十五个门市,唐英杰为答谢有关领导象征性地出售了十八个,其余十七个自留出租,每个月租金收入十多万。

    藏宝人很精明,三百万现金放在银行虽然有点利息,却逐年通胀,逐年贬值;一个门市,每月租金五六千,最难得的是逐年增值。

    因为藏宝人要价太高,最终这笔生意没谈成,唐英杰花了四百多万买了一个羊脂玉观音送给屈书记。据说这是末代皇后婉容宫内的摆件,有鉴定书为证。

    屈书记见了玉观音很喜欢,问:“这东西很贵吧,花了多少钱?”

    唐英杰说:“一万多。”

    屈书记当时就叫老婆付唐英杰二万现金,还说多给的就算跑腿儿费了。

    唐英杰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地把现金接过来,装进手包里。

    屈书记在顺安主政五年,两年市长,三年书记。这五年正是伟业集团迅猛发展的五年。

    这五年里,伟业集团完成了自来水公司股份制改造,百货大楼产权出让,市委市政府地块出让,青龙小区地块出让,这是伟业集团肥猪变大象的五年,可以这样说,没有屈书记的支持,伟业集团发展不会这么快,不会有今天的辉煌。

    屈书记做事敢说敢做,唐英杰知恩图报;礼尚往来,投桃报李。然而,屈书记不爱钱,不收钱;屈书记爱好玉器,字画和古董,尤其喜欢玉器。唐英杰投其所好,四处收集玉器,字画和古玩。

    顺安小城虽然偏僻,民间却散落着巨量的宫廷御用宝贝。宫廷御用之物如何流落至此?这与满洲国一段黑暗的历史有关。

    相邻推荐:极道典吞噬星空之万物之主斗罗之皮虾星神斗罗之我能听见千仞雪心声斗罗之武神钟离重活之超级黑客九阳至尊全场自由人非典型性中锋最强爱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