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科幻 > 全球诡异 > 第346章 风雷剑意,问剑寻突破!
  • 第346章 风雷剑意,问剑寻突破!

    作品:《全球诡异

    “……”

    李观棋此言一出,王修的额头之上顿时青筋暴起,语塞良久才咬牙道:“小子,你的天赋很恐怖,以后肯定很厉害,但是这并不影响老夫现在能把你揍得满地找牙,再提起这档子破事,休怪老夫揍你!”

    “哈哈!”

    李观棋反而笑得更大声了。

    这13天相处下来,他和王修熟络了很多很多。

    倒不是他李观棋擅长交际,而是王修这个来自魅魔王家的帅老头确实会聊天,不训练的时候,谈吐幽默,信手拈来的小段子,三言两语,便能把李观棋逗得哈哈大笑。

    幽默风趣的帅老头,啊不,年轻时肯定是帅青年。

    嗯,幽默风趣的大洛帅青年,看来那位郁金香的九宫级女皇,尹丽莎白陛下,就是被这一套给迷得神魂颠倒。

    王修可不是小鲜肉的那种柔美帅。

    两米的强壮身躯,高大魁梧,硬朗的深邃五官,属于男人的成熟魅力太浓郁,完全就是行走的雄性荷尔蒙。

    李观棋甚至都有点羡慕这位老人的气质与魅力。

    但是,现在让他更为羡慕的,还是王修的实力和剑意。

    虽然七星级巅峰的修为,现在还早。

    可风雷剑意,李观棋已经差不多完全学到手了,只是碍于目前四象级的肉身强度,还不能发挥这道剑意的全部特性。

    “师父。”

    李观棋握紧右手之中的水月剑,认真地看向王修,“再来一次吧,我想看看我的风雷剑意,和您的究竟还差多少。”

    1200ksw.net

    “其实说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差别了。”

    王修双手环胸,平静道:“剩下的就是修为问题,老夫的风雷剑意,至少得五行级才能达到发挥的最低标准,所以你感觉有些不同很正常。”

    “再来一次吧。”

    李观棋笑了笑。

    “也行。”

    王修点点头,随手从身旁的花草里摘下一小截藤条。

    这回倒是连树枝都懒得用了。

    “师父。”

    李观棋忍不住说道:“您这莫非就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摘叶飞花皆可成剑了?”

    “嗯……差不多吧。”

    王修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自从李观棋学会风雷剑意之后,他在训练途中也没了严肃态度,因为学都学会了。

    但紧接着,王修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神情忽然变得严肃无比,“观棋,记住,剑意剑意,重点是意,而不是剑。

    剑客的剑,是伙伴,的确很重要。

    但如果你没了伙伴,就使用不了剑意,那你也就不配拥有伙伴……即便你不是纯粹剑客,但作为一个会用剑的武夫,这个道理,你也得懂。”

    “徒儿铭记在心!”

    李观棋低下头,抱拳行礼。

    “嗯。”

    王修满意地点点头,而后甩了甩手中的藤条,不知怎的,藤条一下子就变得笔直无比,如同长剑一般。

    “那么,准备好了么?最后一次剑意教学,这回,可是两道风雷剑意的互攻了。”

    “来吧,师父!”

    “轰隆隆——”

    “轰隆隆——”

    随着李观棋挥舞手中的水月剑。

    随着王修挥出手中的藤条。

    两座几乎一模一样的武道意象,出现在各自身后。

    乌云笼罩天地,强劲的飓风在呼啸,狂暴的雷霆在轰鸣,风雷交加,彷佛末日之景。

    “轰!”

    李观棋率先挥出第二剑,将风雷凝聚合一,化作一片带着紫蓝雷光的风雷剑气,狠狠斩向前方的王修。

    而王修以攻为守,同样再次辟出藤条,也将自己的武道意象凝聚成一片风雷剑气,朝李观棋的风雷剑气狠狠撞去。

    双方互攻。

    “轰!

    两道风雷剑气,在片刻之后就狠狠相撞,爆发出一阵惊天声响,强劲的气流和雷光崩溃四散。

    但是没有散多远。

    扩散到方圆一米就没了。

    因为在余波出现的刹那,一股空间波动就随着出现,将这些余波全部抵消。

    王修这帅老头,可喜欢附近的花花草草了。

    “呼——”

    李观棋站在原地,右手握着水月剑,胸腔剧烈起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使用剑意是一件消耗很大的事情,每施展一次风雷剑意,不亚于李观棋再生半截身子,对体内的生命能量是一种巨大消耗。

    所以在战斗之中,剑意的使用需要精打细算,否则用剑意斩杀敌人之后,结果发现自身的生命能量,完全不够自己身体自愈的,那就完蛋了。

    “观棋,如果你现在是五行级的话,那你已经完全可以出师了。”

    王修随手扔掉藤条,双手环胸,看着李观棋摇头失笑,“奶奶的,还收徒呢,一点体验感都没有,陪你弄了10天的抗压训练,结果花了3天,就把老夫的风雷剑意完全学会了,这叫哪门子的教徒弟啊?”

    李观棋右手倒持水月剑,听得此言也不禁一笑。

    没办法。

    “掠夺”术式的被动能力就是如此强悍,高速的学习能力,不仅可以高速学习对手的一招一式,甚至到了现在,连武道之“势”,都能轻松学会。

    李观棋是需要师父的,他一路走来,也遇到了不少老师。

    但是,当他师父的人,一定是找不到什么教学体验感的。

    “那么时间就充裕了。”

    王修仰头望着夜空之中的皎洁明月,轻笑道:“我本来是想着,用9年时间教你风雷剑意,再花1年给你醍醐灌顶来开脉,让你破入武道五行级的,但你的习武天资实在恐怖,13天就完全学会了风雷剑意。”

    “1年开脉?”

    李观棋不禁面露笑意,“那师父你快帮我啊。”

    “不,现在没必要了。”

    王修摇摇头,“现在时间很多,足足十年,你完全没必要用那种方式来开脉。”

    “嗯?”

    李观棋一愣。

    “那种方式太过取巧。”

    王修负手而立,认真道:“修炼可以取巧,但破境不行。

    比如四象初期,开脉左臂,左臂第一截神脉开了之后,大族子弟都会用各种丹药,直接填鸭式贯通剩下的左臂脉络。

    但是。

    他们在试图破入四象中期,开辟右臂的第一截神脉时,绝不会再用外力。

    因为这是‘积累’和‘突破’的差别。

    积累阶段,可以用外力,这也是大族子弟疯狂用资源堆砌,拼修炼速度的阶段。

    可突破阶段,最好不要。

    这就是大洛武夫和诸国异血武士的区别所在。

    我们在突破的时候,是不用外力的。

    而诸国的异血武士,不仅积累阶段要借外力,就连突破阶段也要借外力,用各种药剂来直接破境。

    所以我们能领悟武道之‘势’。

    而他们不行。

    至于老夫一开始的打算,是用一门特殊的秘法,给你醍醐灌顶来开脉。

    这个秘法的争议很大。

    它的具体原理,是将你我的灵魂建立一个连接,然后把老夫当年的开脉感受,让你亲身体验一遍。

    相当于把老夫当初获得的破境契机,让你也获得一遍。

    这个既是外力,又不算外力。

    因为归根结底,虽然破境契机是老夫当年的,但感受契机,并以此破境,还是得靠你自己。

    此法,争议真的很大。

    一方面,很多四象级武夫用这种方式来开脉之后,到了五行级六合级,照样领悟出了自己的‘势’,似乎证明了这种秘法对武夫的前途没什么影响。

    但另一方面……呵呵。

    八国姓家族,以及嬴氏皇族,从来没有哪个子弟会用这种秘法,从来没有。

    所以。

    观棋。”

    王修看向他,平静道:“我把选择权交给你,你自己选。”

    “我还是自己来吧。”

    李观棋几乎没有迟疑,脱口而出道:“我自己的武道之路,还是想靠自己的破境契机来突破。”

    “很好!”

    王修咧嘴一笑。

    “那我接下来该做什么?”

    李观棋好奇地看着王修,“我现在左臂神脉完全贯通,想找到开辟右臂神脉的破境契机,可不是枯坐在这山谷里就能找到的。”

    “当然。”

    王修点点头,而后眉头微皱,在“石中剑”旁边来回踱步,似乎陷入了深思。

    李观棋没有打扰。

    他只是看向了那一柄石中剑。

    七阶法器,风雷剑!

    这柄紫青色的长剑就斜插在那块巨石之中,按照王修的要求,他想拔出这柄剑,成为这柄七阶法器的新一任剑主,就必须完成两个条件。

    1.领悟风雷剑意。(√)

    2.成为五行级武夫。

    李观棋现在已经完成了第一个条件,就差最后一个条件了。

    只待成为五行级武夫,他就可以拔出这柄七阶的紫青风雷剑,获得他迄今为止,品级最高的一柄法器!

    额,当然,点雪枪不好算。

    这玩意儿有点特殊。

    点雪枪是合二为一的,没融合的时候,一杆枪是师姐送他的法器,一杆枪是从庄远房子里搜刮来的祭器。

    融合之后,效果很逆天,对冰属性力量的增幅非常强大,点雪化点血之后的“凝血”效果也很BUG,并且拿着它一路打到现在,面对五行级的雷霆巨蜥,也没被打烂过。

    李观棋搞不清它是什么品级。

    但应该很高级。

    再加上枪身之中那若隐若现的枪灵,李观棋感觉这杆枪应该还有很多秘密待他发掘。

    “这样吧。”

    忽然,王修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看向李观棋,沉声道:“与其无头苍蝇一般瞎转找破境契机,不如主动去寻找。

    老夫当年在四象级开脉,靠的是一次又一次地战斗,不断与同级剑客问剑。

    平均算下来,我每战胜五名同级剑客,就能开辟一条神脉,最后则是越级斩了一名五行级剑客,完成四象入五行的突破。

    不过这也看情况。

    老夫个人来说,就是擅长在厮杀之中破境。

    但是观棋,老夫不知道你……”

    “我也是。”

    还不待王修说完,李观棋就点了点头,“我也擅长在厮杀之中破境,我破境一元级,是在和陈岩师父的战斗之中。

    破境两仪级,是在和一头两仪级咒灵的生死厮杀之中。

    三才级炼体就不说了。

    破境四象级,则是跟一头五行级妖魔种的厮杀之中。”

    “嗯?!”

    王修眼睛一瞪,“破境四象级,跟五行级妖魔种厮杀?也就是说,你在三才级的时候,就跟一头五行级妖魔种厮杀?!越两级?!”

    糟糕。

    李观棋脸上笑容一僵。

    说漏嘴了……

    “老夫就知道,你小子不简单。”

    王修却并没有追问的意思,只是朗声一笑,“收徒又不是收儿子,老夫不在意你的这些秘密,反正你越强,老夫脸上越有光,哈哈哈!”

    李观棋听得此言,也不禁面露笑意。

    “那就去吧。”

    王修正了正神色,“你现在刚刚领悟风雷剑意,一身心气恰好处于剑意的熏陶当中,此时去找剑客进行问剑,切磋也好,厮杀也罢,总之,跟剑客进行对战,于现在的你而言,更容易找到破境契机。”

    “额……”

    李观棋略显迟疑,“可是师父你之前说了,幕府武士刀剑不分,我在幕府上哪儿去找剑客?真要说起来,这边的不全都是刀客么?”

    “这才更好。”

    王修笑了笑,“还有,不是刀剑不分,是不分刀剑,这个语序还是挺重要的。

    在樱花幕府,在那些樱花人眼中,‘刀’和‘剑’是一个东西。

    在我们大洛人看来,刀是刀,剑是剑,是两种不同的武器。

    但是在樱花人的认知之中,‘刀’这种武器,就是‘剑’的别名。

    只是样式不同而已。

    所以你能在幕府看见剑道馆,又能看见剑道馆里教‘二刀流’。

    这并不冲突,因为在樱花幕府,刀剑是同一种武器,怎么叫都行。

    这种认知问题不重要。

    真的,一点都不重要,至少在樱花幕府不重要。

    你以后见了那些用刀,却自称剑客的幕府武士,也别跟他们犟……因为老夫试过了,那群樱花人根本不鸟你的,还会像看傻子一样看你。

    总之,你就记住,在樱花幕府的土地上,‘刀’就是‘剑’,‘剑’也是‘刀’。

    因为那些用刀的幕府武士,全都自称剑客,自称练得是剑道。

    你找他们问剑,其实效果是一样的,跟找大洛剑客问剑,区别并不大。”

    说到这儿,王修忍不住摇头失笑,“老夫在幕府也待了几十年,见过无数幕府武士,可是用刀,也自称是刀客的幕府武士,居然也就只见过武田幸斋一个,而且那女人还是从小在大洛长大的。”

    “……”

    李观棋听得此言,却还是微微皱眉,“我总觉得,如果是问剑,还是找有剑意的好一些。”

    “本来就是。”

    王修点了点头。

    “可我在幕府上哪儿找?”

    李观棋满头雾水。

    剑意是剑客的“势”。

    可天底下除了大洛武夫,哪里还有异血人类可以领悟“势”。

    “呵。”

    王修看着李观棋,轻轻一笑,“观棋,你是不是以为,天底下就只有大洛武夫,能够领悟‘势’?”

    “难道不是?”

    李观棋一愣。

    “那大洛武夫为什么能领悟‘势’呢?”

    王修不答反问。

    “因为我们是靠拳开气血破入一元级,而且从来不在武道突破的关头借用药剂、丹药等外力。”

    李观棋答道。

    “你自己说出来了。”

    王修面带微笑,“拳开气血破入一元级,本质是什么?

    本质就是‘不借外力,靠自己突破’。

    这一点,其实就已经包含在‘从来不在武道突破的关头借用外力’里面了。

    所以,修炼出‘势’的关键,从来不在‘大洛’二字,而在于这一点。”

    李观棋眼眸微微瞪大。

    是了。

    大洛武夫,跟诸国的异血人类区别何在?

    哪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都是异血人类!

    他们最大的区别不在体质,而在于修炼的理念,正是这种“突破关头不借外力”的理念,才让大洛武夫修炼出了‘势’。

    那换句话说。

    哪怕是不是大洛人,只要在“突破关头不借外力”,那么就也有机会修炼出‘势’!

    “幕府武士,也有人练出了‘势’!”

    李观棋微微有些愕然。

    但很快他就忍不住拍了自己脑袋一下。

    这不是废话么。

    王修的一生之敌,那个幕府女武士,武田幸斋也练出了风雷刀意啊!

    “其实早就有了。”

    王修负手而立,遥望远方,眼眸微微眯起,“樱花幕府的很多古老家族,比如‘樱花九武’。

    那九个樱花大家族的很多嫡系子弟,都抛弃了以前的修炼理念,转而学习起咱们大洛的修炼方式,只在积累阶段用外力,突破阶段靠自身。

    领悟了‘势’的幕府武士,老夫这些年见过很多了。

    而武田也跟我说过,在西方诸国,也已经有很多骑士家族,开始摒弃外力,只靠自身突破境界,并且也领悟了‘势’,有些西方人自称为‘领域’。

    这是不可避免的。

    这份‘势’的力量,其实很早就不是我们大洛所独有的了,只是很多底层百姓,底层武夫不知道而已。

    大洛的很多平民武夫,还以为天底下就咱们大洛独一份,并以此为傲,以此自豪,但殊不知关于‘势’的奥秘……呵,说起来,这么简单的事情,可能也称不上什么奥秘。

    哎,不说这些了。”

    王修摆摆手,重新看向李观棋,“总而言之,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山谷,去找同为四象级的幕府武士问剑,切磋。

    不过,别去找那些杂鱼。

    平民出身,或者幕府小贵族出身的四象级剑客,就没必要去找了,那些小家族的剑客……嗯,怎么说呢?

    垃圾堆里当然也会有金子,比如你。

    但是,既然要去找金子,为什么不去金矿,反而要去垃圾堆里碰运气呢?

    去找出身豪门的同级剑客吧。

    在樱花幕府,其实也有一些跟大洛十六姓,甚至跟八国姓同级的武士家族。

    就是我刚刚说的……‘樱花九武’!”

    相邻推荐:绝地求生之落地成神绝地求生之枪神信仰轮回模拟:我能逆天改命全球诡异:我能提取宝箱全球诡异复苏:我被攻击就变强穿越四代波风水门之我叫永带妹火力为王震惊,我的视频通未来!吃个鸡儿[电竞]吃鸡小萌妻:老公大神,求带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