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离开与调查

作品:《诡秘:我给极光会当外援那些年

336

在丢失序列一特性的最开始,衰败君王多多少少是有点郁闷的。

这特性刚刚到手不到半个月就被迫断尾求生了,才刚跟里面的法布提遗留精神结束热情交流留下自己的烙印。但神在屏障下不得不低头,何况,虽然不是不行,但也不能就现在把黑夜女神杀了。

在短暂的情绪波动之后,衰败君王恢复了平静。自己并不是普通的天使,在自身封印着0级别力量的前提下,也不需要像仪式要求的那样集齐三份序列一和唯一性,才能晋升真神,自己只需要一份序列一(已有)和唯一性即可。如果抛弃一份可有可无的序列一就能降低自己的危险度,那就是赚的。

仔细想来这大概就是斯厄阿至今没有人管的原因,失踪的那一份“囚犯”序列一特性十有八九在七神的手里。正因为知道斯厄阿不可能成为真神,才并不担心——反正成不了神的都不算问题。而自己也因为囚犯缺少了这一份序列一,才会选择走恶魔途径。

投影存在的时间有限,衰败君王发散了一小会儿思维之后,便开始回忆罗列目前的情报,分析当前局势和下一步可能的动向:

“黑夜女神那边应该已经确信我就是母树眷者了,并且丢失序列一对任何一个天使来说是足够大的教训,这么说来,这段时间只要我小心一点,夹着尾巴做魔,不继续造作就是相对安全的。”

“祂不清楚我的权柄,注意不到我这个还停留在外界善后的投影。”

“谢谢你,母树。”

“这样一来,我的计划就顺利达成了。真实造物主会把我继续当成旧日遗民,而七神和教会的眼里,我则是外神眷者,和斯厄阿同等地位。只要我不放松对真造的污染,这个信息差就不会被人发现。嗐,斯厄阿都没死,可见七神之间嫌隙究竟有多大,那当下我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大不了我也去南大陆。”

“只有一个难点,那就是我预感人祸会出现在贝克兰德,而现在黑夜已经把我撵到隐秘小镇了,我要怎么合情合理地出去,并且在那段时间里回到贝克兰德。”

“外神眷者,序列一,我没理由出不去,想要钻真神级别的隐秘的空子确实麻烦,但可以找机会。我就关几天禁闭意思意思,然后直接走出去吧。”

说话间,阿蒙已经把房子“收”好了,猫头鹰叼着玻璃瓶站在打开的窗户上,缝隙中露出灰尘有寸许厚的宅邸原本的相对质朴的装潢。在这里住了多久,房子就闲置了多久,少说也有二十多年了。

衰败君王突然说:“阿蒙。我现在被重点关注,你或许也应该尽快回到阿蒙群体里。”

阿蒙愣住,他摸了摸自己的银镶金丝的水晶单片眼镜,摸了摸自己刚买来还没挂上的贝壳风铃,有些难以置信,甚至露出了上课偷偷玩玩具结果被班主任没收一样呆滞中带着一丝痛苦的表情。

“好的。”

他多少有些失落,但还是答应下来。

关于回归阿蒙群体,祂们已经早早就讨论过了办法。打字员在外神的手里与世隔绝近二百年,早就已经从阿蒙名单上划掉了,但每一个阿蒙都有自己对应的分身命运,他如果突然回到群体里,或许所有跟他遇见的阿蒙都能看出这走向奇怪并且看不到未来的命运。

因此,解决办法是干脆不伪装,不造假,不欺骗,直接让打字员取代一个同样序列3的欺瞒导师阿蒙的命运,光明正大地回去。

“我暂时不会出现在外界,你可以找机会继续和猫头鹰一起行动,待在房子里进行移动,慢慢靠近我们之前锁定的那个目标,居住在东切斯特郡的那个市立图书馆管理员。”

“你可以等我出来再动手,也可以自己尝试杀死另一个自己,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杀死另一个自己?”

我很久很久没有和其他阿蒙相处过了,有点难以把其他阿蒙当成自己,他们会喜欢贝壳吗?会喜欢水晶和钻石的配饰吗?会喜欢飞行棋和旧日纪元神话故事吗?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和爱好吗?

浮想联翩许久,打字员摇了摇头:“我等您来。”

“因为只有本体才有处理我们的权力。”

衰败君王看着他,感受着那些纷乱的情绪,最后说:“可以。”

“考虑到我只是一个投影,当初答应你的祝福可能要打一下折扣。这会更加磨练你的演技,放心,无论如何,你的本体都是看不出来你的命运不协调痕迹的。”

打字员欲言又止,表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但还是低下了头:“好的。”

外神点点头,身体消散成灵性的光芒落在阿蒙身上,阿蒙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只觉得好像各方面的属性都稍微得到了一点提升。

在外神的身影消失的最后一秒,他心有所感,忍不住轻声问道:“直至现在我也不过稍微触摸到些似是而非的皮毛而已,与所谓人性相差甚远。”

“您觉得,我真的能理解,什么是人类吗?”

外神瞥他一眼,随后面无表情地把头转开:“可能性不代表命运,不必问我。”

“那是独属于你的未来。你的路,你不自己走出来,谁能看得到?”

337

伦纳德迈入红手套小队基地的时候,其他人已经陆陆续续地来齐了,索斯特拿着一份行动计划,和几个红手套围绕在墙边的书桌边讨论有无纰漏。

“伦纳德,就等你了,马上要去执行搜查任务,你的状态如何?”

在黑夜的教堂里,伦纳德不必担心自己的声音被发现,他拉了拉衣领,露出一丝笑容:“我的状态没有问题,索斯特队长,我们多久后出发?”

看到自己的队员变得沉稳许多,索斯特也心情不错,点头道:“八分钟后。艾丽莎正在支取这次任务所需要的封印物。”说完,他又提醒道:“虽然是一次搜查,但也要保持十万分的警惕,难保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

“我明白。”

毕竟这一次任务居然搭配了1级封印物,可想而知会有多大的隐藏危险。这一类的任务是最不好做的,如果什么都调查不出来就几乎算作任务失败,但如果真的调查出什么来,又很有可能立刻和某些隐秘存在建立联系,致命的联系。因此,不能有丝毫的放松。

伦纳德言简意赅地应下,见索斯特继续和其他人商讨,他便自觉地走到房间里还空着的椅子上,准备休息一会儿。

这时,一个高挑优美的影子袅袅婷婷地来到了伦纳德的身边,衣裙擦到了他的肩膀。

这个行为让微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面发呆的伦纳德已然知道了来者是谁,他抬起头,毫不意外地向自己的熟人打了个招呼:“晚上好,戴莉女士。”

“晚上好,未来的‘塞西玛’。”蓝色眼影妖艳美丽的戴莉开了个小小的玩笑,从容不迫地站在了伦纳德的身边,和他随口聊了起来,“怎么了,你闻起来好像是一块潮湿的苔藓,外面下雨了吗?”

“是的,夜里下起了小雨,我在来的路上被淋湿了一点。”

伦纳德耸了耸肩膀,让戴莉能够看清他肩膀到后背一块巴掌大小的湿痕,他也半开玩笑地说:“过一会儿出任务肯定也不能打伞,回去之后要好好泡个热水澡,还要把全身的衣服都洗了。”

“还要点壁炉,不然,在现在的贝克兰德,我的外套和衬衣说不定一周都干不了。”

戴莉闻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贝克兰德阴冷潮湿的冬季里,火炉简直是不可或缺的物品,几乎全天都燃烧着,也难怪议会这段时间一直在大力推行减少污染的无烟炭。

随后,她又笑着调侃:“米切尔先生,我建议你多准备一些具有特别个性的衣服,有助于你找到心仪的女士,并且留住她的心。”

戴莉女士!你在说什么!大家还都在这里啊!——戴莉所说的“个性”这一词语并非日常用语中的那个,而是很有戴莉特色地使用了具有其他意味的同义词。

因此伦纳德顿时进入被雷劈状态,大惊失色,惊恐万状,后背的鸡皮疙瘩顿时全都被激了起来,一阵一阵的热气从脊椎冲上脸颊。

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心虚,周围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的红手套们立刻都开始走神,眼角余光时不时往他们两人这里飘。戴莉倒是笑眯眯的毫不在意,伦纳德值得强作镇定地继续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尖,数固定靴套的皮带上有多少个孔,过了片刻,他稍微平静了一些,努力地对戴莉解释道:

“戴莉女士,我想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心仪的女士,也没有吸引心仪女士的想法。”

“我只是单纯地在尝试改变自己,比如从形象上。”

他感觉自己不能再把塞西玛阁下搬出来当借口了,不然戴莉的下一句话说不定就会是“那么你是想追寻那位心仪的男士?”怎么可能,我又不是伊康瑟执事!

……啊,对不起,伊康瑟执事,我不是在指责你!

这句话说完,伦纳德视死如归地做好了继续被戴莉调笑的准备,却不想戴莉脸上的笑容渐渐地变得浅淡,她不再看着伦纳德,而是歪过头,盯着一个没人的角落。

过了十来秒,戴莉才把头转了回来,对伦纳德说:“你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变。如果我是在对廷根时候的你说出这句话,你应该会红着脸立刻跳起来,然后说不清楚话并且左脚踩右脚摔倒。”

廷根……

时间会带走一些事情,也会带走悲伤和记忆,但某些东西例外。即便是时间也无法让他们黯然失色,这些事会像一根针,一根钉子那样扎在心里,越来越深,直到成为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

这伤口看上去似乎愈合了,但拨弄时永远都会流出新鲜的血。

伦纳德的表情也落寞了一些。他盯着自己的脚,像是要从皮带上找出第6个孔。

然后他听到戴莉促狭地笑了笑:“当然,年轻的米切尔先生也有可能根本听不懂,只知道瞪着无辜的眼睛看着我。果然,在其他地方,你也有不小的进步了嘛。”

……戴莉女士——!

这句话顿时把伦纳德心里刚刚升起的哀愁小火苗啪叽一声拍灭了,就在伦纳德脑海中帕列斯爆出一声憋不住了的笑声时,一直竖起两只耳朵偷听队员谈话的索斯特及时地站了起来,轻咳一声,拯救了窘迫万分的伦纳德:

“时间到了。”

“封印物已就位,我们现在出发。”

闻言,伦纳德松了一口气,索斯特的背影在他的心中立刻变得无限高大起来。

……

十分钟后,值夜者们到达了目标房屋外。

“乔伍德区国王大街5号的住户疑似恶魔相关者”,伦纳德藏匿在黑暗中,回忆着那封匿名举报信的内容。严格来说这封信实在短的离谱,只有这一句话,但其中蕴含的信息倒是不少。

要是在平时,这样的信件不会被特别关注,只会惯例派出值夜者蹲点观察,顺便调查一下举报信的来源,没准还能发现是邪教成员互相倾轧。然而现在是特殊时期,“欲望使徒”和他的同伙制造出的连环杀人案以及公爵被刺案还历历在目,乍一看到恶魔相关者的举报信,圣安东尼大主教直接在结束向女神祈祷的仪式后决定派出红手套前去考察。

而暂时不能确定“相关者”是不是“恶魔”,因此索斯特没有第一时间申请银色盔甲的使用权,更何况这件物品使用起来动静太大,不先驱散周围数百米的住户是不行的。

索斯特通过入梦的方式向红手套门发出了作战开始的消息,1级封印物开始运作,整栋别墅和周围的环境都变的影影绰绰,而红手套们则感到精神更加松快。

按照计划,一位「梦魇」率先行动。他身影扭曲,悄然出现在了台阶上,门的轴承所在的一边,他背靠着墙壁,紧紧地贴在上面,像一个影子。

别墅的门缓缓打开,露出黑暗的房屋内部,地板和家具上都堆积着厚厚的灰尘。如果不是在梦里,各位红手套已经能想象出大门打开灰尘扬起的样子,这里似乎以及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fqxsw.org

而在积灰严重的同时,这里又非常非常的干净。

没有脚印,没有指纹,没有任何活动的痕迹,灰尘的厚度均匀,仿佛连风都不曾进来过。

“窗台上有新鲜的抓痕。”

确认这里面没有任何人,周围也没有人暗中观察后,一个红手套出声提醒。

“可能只是普通鸟类,或者动物留下的痕迹而已。”索斯特看到了那条浅浅的抓痕,虽然没有放在心上,但他还是说,“脱离梦境后把这个痕迹完整地带走。”意思是把窗台取下来。

红手套们陆续进入屋内调查,但这栋两层独栋别墅里真的除了灰尘没有别的任何痕迹,因此进去之后很快就又一无所获地出来了。

“什么都没有?”

调查结束,在梦境中,索斯特忍不住皱眉:“要么是举报信在说谎,要么是对方察觉到我们先走了。考虑到是恶魔的相关者,我的猜测倾向于后者。”

红手套们也纷纷表示没有别的意见。

伦纳德拧着眉头低语了几句,又侧耳倾听一番,最后犹豫地,对索斯特说:

“索斯特队长,这栋房屋年久失修,如果是在小城市,或者是乡间的度假别墅,无人居住数十年大概是有可能的。”

“然而这里是贝克兰德,一栋地理位置优越,面向富商和贵族的别墅如果荒废这么久,这附近的住户一定会有相关的常识。”

索斯特颔首:“说下去。”

“我的意思是……”伦纳德挠挠头,表情有些纠结和懊恼,“队长,我说不清楚这种感觉,”

“我有一个猜测,假如举报信不是在说谎,确实有人住在这里的话,那他可能真的住在这栋房屋里。”

见同僚们个个都露出疑惑的神色,伦纳德赶紧把话说完:“同时,他也没有住在这间屋子里……哎,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他确实住在房子里,但是并不是这些家具所在的这一层?”

“或许就像……灵界那样?同样的坐标,但是在不同的维度里?”

这句话说完,伦纳德看到同僚们纷纷投来或惊或叹的眼神,索斯特队长赞许地看着他。

同时,他也听到自己脑海中传来一声苍老但略带愉悦的轻哼。

TBC

——————

眼看打字员和伦纳德都有了长进,我真的很欣慰,很欣慰啊!

相邻推荐:从全职法师开始的夜府遮天:开局帝尊邀我成仙海贼王之最强副船长追龙术天下追龙闲人日常指南开局创造星球,推演亿万年文明!冠军教练数字教练霸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