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章:会计

作品:《重生之香江大枭雄

白爷突然睁开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本有些浑浊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

酒色伤人身,还摧残意志,更何况白爷他一天时不时的爽上几口。

锐利的眼神,彷佛化作刀锋,想要噼开对面年轻人的伪装,想要看看他,心眼里打的什么主意。

精神对抗!

林怀乐心里不屑地笑了笑。

前世自己出生死如的三年,就是靠着意志力扛着。

要不然,人早就废了!

换做其他的矮骡子,很大程度会在这样的眼神下屈服,心虚。

但林怀乐没有,脸上平静如水,而后冷静地看向白爷。

“阿乐,你是个聪明人,这个会计师,字头或者说是我,派与不派,又有什么区别嘛?”

“你一定会搞得定。”

“如果遇到搞不定的,下场无非两个,失踪,或者死于意外。”

“有时候吃相不能太难看。”

“冯家是兴和的大水喉,生意常做常有,彼此留下个好印象,比什么都强。”

“大D的账,我看了,一团糟。”

“你们俩个是搭档,红磡是旺街,不可能就这点收益,四十万?真是搞笑。”

“你的保险公司,虽然没有打着字头的名义,但也是借助了字头势力。”

“这是不用洗的红钱,我知道你已经联系好大老板上市。”

“字头不拖你后腿,成立一家公司,专门帮助你销售保险,大底,叔父辈都参加一股。”

“你给出的保险返点,按月打在公司的账上。”

“兴和的街上,只会有你这一家保险公司,你会赚的更多!”

白爷喝了一口水,对眼前这位欣赏的晚辈,提点了几句。

有时候,好话,场面话,一点屁用都没有。

反倒是敲打的话,才是点石成金的至理名言。

四十万!

大D也是真过分。

大环几百家商户,光是规费就能收一百多万。

真是扑街!

自己拿二十万,这家伙也敢掏出同等的数,一起交上去。

这真是把麒麟文当傻子了!

也不怕刑堂的人,上门找他聊天?

既然掌数大爷都发话,就说明字头对他们俩不满,让他们放聪明一点。

林怀乐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

“白爷,明白。”

“我明天就吩咐下去,只要老顶开心,我无所谓。”

字头想在保险公司抽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麒麟文三番五次地打电话,就是谈如何分配。

都是要给出去的钱,林怀乐不在意付给谁,只要字头保证每个月的保费不下降就可以。

正经事谈完了,林怀乐就告辞了。

名义上的师徒关系,实际上根本没见过几面。

既然还没有熟到可以坐在一起,喝酒吃肉吹水的程度,那就没有必要瞎客气。

下了车,林怀乐同车仔打了声招呼,便走向不远处的谢兰。

见林怀乐下了车,白爷拿起桌子上大哥大,摁了几个号码,播了出去。

“喂,那位?”

“文哥,我阿白。”

“人保出来了?”

“出来了,事情也交代下去了,不过...”

“不过什么?不情愿?”

“是啊!”

“不情愿好啊!就害怕一口答应下来,那样我反倒不放心。”

“不用回茶馆了,我也要关灯离开了,早点回家休息,省得嫂子总抱怨,一天都见不到你几面。”

“我知,晚安文哥!”。

...

林怀乐这一夜过的是真精彩,吃了宵夜,叉了架,进了差馆,又跟三伙人斗智斗勇。

真是精彩!

搂着谢兰返回荃湾,林怀乐累的满身是汗,简单地冲了个凉,就把在卸妆的谢兰压在身下。

“都是水,把我衣服都压皱了!”

谢兰假意地推了几下,而后就把手环在林怀乐湿漉漉的脖颈处,笑着说道:“白苏那个铁算盘找你干咩?”

“别告诉我,是听说你进差馆进修,特意过来保你?”。

林怀乐没有答话,而是一口咬住谢兰小鼻子上,稍稍一用力,就让身下的美人,发出一声惊呼。

谢兰的脸,因为林怀乐的调情小动作,变得通红。

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好像总有耍不完的花招,这些花招通通用在身上,让她流连忘返。

“轻一点!”

“......”

“用力一点!”

“....”

“啊..”

整个唐楼都响彻着谢兰的喊叫声,所幸马仔们都在街上的面包车内,听不到响彻的胡言乱语。

一个钟头之后,林怀乐抱着大汗淋漓的谢兰,慵懒地闭目养神。

“烂仔,你还没有说,白苏找你干咩?”

谢兰头靠在林怀乐的胸膛上,用手错破他身上的汗珠,轻声地问道。

“当然不会是好心过来看我喽!”

“麒麟文跟冯家谈好了,条件都按照我之前说的办,今天晚上过来,是通知我开工的。”

林怀乐抓住谢兰捣乱的手,握在手心,感受着炽热。

“冯家同意投资了。”

“每天地产公司的招牌,就可以立起来。”

“地收的怎么样了?”

林怀乐三言两语就将白爷来的目的讲明,而后继续嗅着怀中美人的发香。

“地收得不多。”

“三四百亩而已,不过,荃湾的地便宜,一亩才一千块。”

“陈伯应该是猜到了我们要做什么,亲自打电话给外公,告诉我,地价底了。”

“我按照你教的,一亩地给出一百尺,说给老人家们一个落脚养老的地方。”

“陈伯也就点头答应了。”

“唐楼收的少,杂志社和保险公司的钱,大头都花在了打广告上,又赞助了几场赛马,剩的不多。”

“加上你身底下这栋,也就五栋而已。”

“我找人测量了,也就四万多尺。”

谢兰一直都是贪心鬼,吃蛋糕都要先选,吃奶油最多的。

正常来说,田地加上唐楼的面积,足够换十来个门市,七八个大单元。

但在她眼中,这些地产还是太少。

真是贪心!

“面积不够,那就继续收喽。”

“丰润保险的总部大楼,就应该成为荃湾的地标建筑。”

“不过开发的消息,应该捂不住了。”

“就算咱们不散布出去,冯家也会找媒体大肆宣传,到时候,傻子也知道自己的屋值钱了。”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林怀乐全然不在意,本来尺子就在自己手里,他说多少,就是多少。

只要不过分,冯家人不会说什么的。

谢兰站了起来,走到衣柜中,找了一件林怀乐的衬衫,套在身上。

屋子中的冷气实在是太足了,还是需要穿一件长袖。

“我知,我要找最好的设计师,好好地设计一下。”

“丰润保险的股份已经分完了,你是大股东,控股百分之八十,我则拿百分之二十。”

“已经送到律师楼公证了!”

“我已经同柯西叔叔打过电话,要求以股份贷款,以丰润保险百分之十二的股份,三年期两千万英镑的贷款。”

“并且派专人,递交了收购意向书,将用股份互换的形式,收购汇丰保险部门。”

“已经收到回执,这份收购计划,整个汇丰的董事会,应该都知道了!”

“上市顾问建议,我们在多发行十七万股。”

“已经不少证券公司打来电话,要求代为发行股票,手续费一个比一个底。”

“该怎么办?”

谢兰拧开了一瓶矿泉水,喝了一下口。

刚才的疯狂,让她香汗淋漓,口干舌燥。

林怀乐伸出手,示意把水给他喝一口,谢兰拧紧瓶盖,伸手将瓶子轻抛了过去。

接过矿泉水,林怀乐一口就喝下去半瓶,而后打了个饱嗝。

“有生意上门是好事,只要价格公道,那就有的谈。”

“如果代销券商中,有汇丰的人,就优先给他们。”

'善意要先释放出去,告诉他们,我们不是站着要饭的,一起合作,是有利益可图的。'

“我们得给沉碧一点甜头,让他有理由说服董事会内吸血鬼们点头同意。”

“这帮鬼老们纯粹的多,利益至上。”

‘多培养几家能赚钱的公司,符合他们的处境。’

林怀乐将矿泉水瓶扔到了垃圾桶中,面面俱到的分析着。

董事会需要的是分红。

财团之所以称之为财团,是把一群利益方向大体一致的富豪,绑在一条船上。

汇丰董事会成员们,对保险部门的财报,不满已久。

不能盈利的部门,就是废物,没有留下的必要。

沉碧是汇丰香江本土化的推行者。

汇丰跟怡和不一样,怡和是东印度公司和太古公司推到明面上的代表。

伦敦的上议会,下议会,怡和都摆的平。

但怡和的野心,却从不止步。

东印度公司本身就是国中之国,伦敦的白厅,一直想要把他们解决。

怡和洋行同样明白,自己的支持者,同样也是自己的掘墓人。

所以在百慕大早就买好了地,当成退路。

怡和还购买欧洲不少的优质港口,完成了最初的商业布局。

但汇丰不行,汇丰没有同白厅叫板的能力。

这也是沉碧下大力气,推动汇丰香江本土化的主要原因。

要是这步棋输了,汇丰就需要回到伦敦金融城,那些温文尔雅的同行,一定会饱餐一顿。

(船王,小超人,飞船仔,鲨胆彤这些人的崛起,就是吃怡和的撤退的尸体。)

相邻推荐:我在遮天说书乱古时代遮天之凡体至尊证道超脱从遮天开始从前那里有家杂货店重生香江之大亨时代我做游戏是为了吓哭玩家我拍个鬼片,咋就成天师了?在遮天变成女妖的那些年遮天:成帝的我回到地球当保安有机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