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 第四百九十二章 神符一字开天门(求订阅)
  • 第四百九十二章 神符一字开天门(求订阅)

    作品:《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我说的……听到身下年轻人的回答,禾笙愣了下,眼神突然变得很是复杂。

    好似想说什么,却只听齐平说道:“抱紧了。”

    然后腾身,朝府外冲杀。

    禾笙低呼一声,便只好两只胳膊,抱紧了他的肩膀。

    ……

    与此同时,为“誓师”而举办的宴会已经开始,灯火通明的宴会厅内,一名名胡姬穿着纱衣,端着金色的器皿,将菜品放在桌上。

    草原王端坐主位,在说着些鼓舞士气的话语。

    大殿两侧,王庭的大臣,与各部落的族长按照次序列席。

    凉国的反击来的太快,太凶猛,他们不得不紧急派出兵马与之抗衡。

    这时候,提升士气就是很必要的事。

    然而,坐在坐席间的混血美人却心神不宁,全然没有去听草原王的话。

    她满脑里只有一件事:军师失踪了!

    就在此前,她与大王说话后回来,却死活找不见了军师,四处问,也没有人察觉。

    这令其格格极为焦急。

    她倒并没有怀疑什么,其一,“巫王之眼”早已洗脱了齐平的嫌疑,其二,即便有什么想法,可再疯狂的间谍,也不会在这个场合做什么。

    除非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她担心的是,军师是否被人抓了,要知道,各大部落的“私仇”一点不少。

    “早知道,就不该带他来。”其格格心急如焚,偏生,又无法大张旗鼓寻找。

    只是派了护卫去寻,自己留下参宴。

    “其格格,大王说话,你走神未免太过分。”旁边,大泽部落族长冷笑。

    其格格回以锋锐目光。

    坐席上,不少人投来目光,都知道二者不对付,一名大臣正要开口劝解:

    大敌当前,当放下恩怨,同仇敌忾。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嘈杂声浪从外头传来。

    继而,有一队蛮兵奔来:“禀大王,地牢被人劫了,那些书院修士都不见了!”

    “什么?!”众臣大惊。

    不敢置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搞事。

    这时,又有一队人奔来,神情焦急:

    “禀大王,后院寝宫附近发生打斗,亲卫被打杀,有贼人劫走神通女修,朝外头遁逃了。”

    哗——

    这下,再无人能维持镇定,王庭大臣,各部族长,将领变色,同时起身:

    “谁敢如此大胆?!”

    一人道:“大王,定是凉国人所为。”

    事情很清晰,中原人不知如何,潜入了城中,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将人劫走了。

    “胆大包天。”宴会上,众人心头跳出同一个词。

    继而怒火熊熊,然而,坐在上首的草原王却并未如预想中般暴怒,那棱角分明,棕色偏黑的脸庞上,眼眸中掠过一丝冷笑。

    他右手摩擦了下,垂挂在胸前一个暖黄色,猛兽牙齿模样吊坠。

    开口道:“贼人好胆,传令,速速命城中大军封锁街道,追捕贼人,各部族长,与本王来。”

    说着,草原王一马当先,抬手接过一侧有人送来的,长达数丈,青铜质地的大刀。

    那兵刃无比沉重,非人力所能及,却在其手中轻若无物。

    “同去!”

    “同去!”

    一名名武将满脸戾气,拿起兵刃追出,其格格一抖黑色披风,同样拎起狼牙棒,迈着两条大长腿走出。

    心下却忧虑:这般混乱,可不要伤了自家军师。

    “说起来,大祭司、飞蛮、还有弯刀王他们,怎么没列席。”其格格突然又想起这个。

    觉得有些不对劲。

    ……

    就在临城内,王庭光火,下令搜捕贼人时,同一时刻,豫州府衙内,同样灯火通明。

    充作“指挥部”的房间外,一道道身影,陆续抵达。

    分别是:

    头戴高冠,刻板严肃的钱仲,大先生。

    饱受绯闻之苦,易燃易爆炸的鱼璇机。

    存在感不高,却实力深不见底的符箓长老。

    城内三名实打实神隐,这些日子,除了大先生留守,其余二人本已随军出征。

    却不料,悄然潜回城来。

    身披盔甲,面庞红润的威武大公,也是如今的西北战区统帅,迈步走出,看向大先生:

    “这究竟要做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吧。”

    反攻具体战术,是将领们主导,但只有老国公等核心人员知晓,真正把控战略是齐平。

    鱼璇机与符箓长老也看了过去,表示不解。

    大先生从手中取出一只锦囊,说道:

    “这是齐平离开前,留给老夫的,他这些日子,潜入临城一为情报,二为救人,但真正目的,从不只是这个,而是要一劳永逸,解决掉草原大患。”

    老国公动容:“一劳永逸?”

    大先生颔首:

    “决定一场战役的关键,并非用兵,而是顶级修士的胜负。不久前,他已发来第三封信,西北战役走向如何,只看今夜了。”

    ……

    “贼人向西跑了,抓住他!”

    临城内,月黑风高,喊杀声震天。

    齐平离开都指挥使司后,并未隐藏,而是追求效率,一路狂奔,似乎是要逃出城去。

    一路上,自然遇到诸多阻拦,却都被他随手斩杀。

    而很快的,得到消息的城中兵马,从四面八方,朝齐平汇聚,若是从天空俯瞰。

    整个临城,那纵横交错的街道上,一支,又一支钢铁洪流,从各大军营奔出,结成包围圈。

    一点点缩小。

    而包围圈中央,正是逃窜二人。

    “驾!驾驾!”朦胧的夜色里,整座城市仿佛蒙着一层轻纱,连街道也是“青色”的。

    皮肤黝黑,壮硕的卓尔披甲持刀,跨坐在一匹战马上,用靴子敲击马腹。

    在他身后,是一支超百人的精锐骑兵。

    卓尔最近心情极差。

    “诬陷”军师失败后,他弄巧成拙,令其格格对他愈发厌恶,打发他去监督奴隶修城墙。

    卓尔心中极为不满,日日酗酒,怒骂“小白脸”,每晚磨刀,都带着杀气。

    他觉得,自己有足够的理由鄙夷齐平。

    身为武人,他顶瞧不上文弱书生,心中想着,若非其生了一副柔弱皮囊,有族长护着,自己只一刀,就能劈的那狗屁军师死八百回。

    今晚宴会,身为银狼头,他本来是有机会前往赴宴的。

    但其格格宁肯带上小白脸,也不带他。

    卓尔正喝着闷酒,突然听到钟声传令,急匆匆上马领兵。

    刚转过一条街道,突然迎面,看到一对男女跑来,卓尔愣了下,瞳孔骤缩:

    “是你!!”

    奔跑中的齐平抬起头,看到他,也是诧异。

    在背起禾笙后,齐平保险起见,换回了“军师”的容貌,却没想,这么巧,能遇到熟人。

    “你果然是间谍!我就知道……”

    卓尔不惊反喜,见二人奔来,后头远远有追兵逼近,哪里还不明白?

    他脸庞倏然涨红,一股扬眉吐气感,直冲天灵。

    自己没猜错,这小白脸,果然有问题!

    族长被骗了……只要杀了这贼,看族长如何说?卓尔心脏砰砰狂跳,浑身燥热。

    过往的屈辱,憋闷,化为无穷的杀意。

    这一刻,酒意与愤怒驱使下,令他失去了应有的思考能力。

    “小子,领死!”

    卓尔狞笑一声,拔出弯刀,拔马朝齐平冲杀过去,人在马上,双手推着弯刀,于脑海中,幻想着将其斩成两截的一幕。

    然而下一秒,卓尔突然觉得眼前一花,继而,视野倏然拔高。

    他疑惑看到,自己好似“飞”了起来,远离地面,手中仍握着弯刀,刀刃殷红。

    下方,一匹烈马,驮着半截披甲的身子,朝前狂奔。

    有些熟悉。

    等等……半截……

    卓尔脑子轰然炸开,这才发现,自己竟被拦腰斩断。

    “不……”

    他瞪圆了眼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个小白脸,怎么可能这般强大?

    若真是这般强者,为何要以奴隶身份屈尊……

    天旋地转。

    当他的半截身子掉在地上,眼中光泽熄灭,看到的最后一幕,是没有半分停滞,背着白衣女子,飞快远离的背影。

    原来……他杀我,如杀鸡……卓尔想着,意识陷入黑暗。

    “嘭嘭嘭……”

    杀死卓尔没有费力,齐平敏捷地跃上半空,一杆枪横扫,扫下一片骑兵来。

    打开缺口,继续狂奔。

    在这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显露出“四境”修为,而是,将自己限定在“神通”阶段。

    禾笙这会虽仍使不上力气,却也精神了许多,她扭头四望,脸色凝重:

    “不对劲,蛮子越来越多了,我们被包围了。”

    “我知道。”齐平咧嘴,继续狂奔。

    禾笙语速飞快:

    “三境虽强,但真元有限,这些蛮子实力不俗,虽没有天轨,但也有类似结阵的法子,你避开还好,一旦冲阵,也要饮恨,眼下最好的法子,还是尽快出城,我熟悉这边地形,你听我的指挥,前面往左,然后……”

    “不能往左。”齐平奔跑着,低声说。

    “为什么?”禾笙问。

    齐平没有回答,下一秒,倏然,就在前方左侧远处,某处建筑中,升起一股强大而可怕的气息。

    那气息如渊如海,沟通天地,绝非神通境可为。

    令禾笙都觉压抑,难以呼吸。

    她扭头望去,借助磨片眼镜,看到一个身材高挑,身披皮甲,腰间缠绕绳索的女蛮人腾空。

    其两只手腕上,还套着一枚枚金环。

    冷冷望来,隔空锁定二人。

    神隐!

    禾笙面色惨白,就听齐平说:

    “飞蛮,我记得是这个名字吧,金帐王庭里,罕见的女神隐,战巫一系,没有名字,只有这个代号,据说战斗技艺精妙,与弯刀王一长一短,号称战巫双壁……”

    可,这“飞蛮”,为何会埋伏在这里……禾笙想着,尖叫道:

    “快往右,遁入人群,那边有个居民区,对方多少要顾虑些,也许还有逃生的机会。”

    面对神隐,以齐平区区“三境”修为,必死无疑,不能战,只能逃。

    齐平再次叹息:“那边也不行。”

    “为……”

    禾笙张口,继而,就见东方一轮浅红色的光辉升起,伴随而来的,同样是神隐境界,那浩大的气息。

    一名身披巫师袍,满头白发,手持桃木法杖,腰间挂着一只皮鼓的老人盘膝而坐,凌空升起。

    大祭司,与仙拜并称“左右大祭司”的,两名老牌法巫之一。

    “完了!”

    禾笙心头一沉,虚弱道:

    “对方有埋伏,这个宴会,故意将我抓出来,包括说明日要拿书院学子祭旗,都是引诱你们现身的阴谋,你们不该来的。”

    《我的治愈系游戏》

    齐平闷头飞奔,纵身一跃,爬上了一栋楼。

    这原本是座酒楼,如今早已关门,齐平轻而易举跃上楼顶,一时间,周围的建筑都矮了下去。

    朦胧的月光洒下,将瓦片镀上一层青辉。

    “杀!”

    “他逃不掉了!”

    喊杀声里,二人俯瞰,只见四面八方的街道上,无数蛮子如黑漆漆的钢铁潮水,汇聚。

    每一条街道,都挤满了手持利刃,气息强横的士兵。

    这座楼,仿佛成了大海中唯一的孤岛。

    西方的“飞蛮”。

    东方的大祭司。

    南方一步步走来,换了一柄武器,身上仍带伤痕的弯刀王。

    北方,则是领着诸多将领,拖曳大刀,追星拿月般赶来的草原王。

    四大神隐齐聚。

    围杀,死局。

    二人陷入绝境,插翅难逃。

    “放我下来吧。”禾笙惨笑一声,这时候,她反而不惊慌了,而是好似认命般。

    将脸庞贴在齐平温热坚实的后背上,轻声说:

    “先生说话你不听,现在好了,我们要一起死了。”

    好似埋怨,但并没有半点埋怨的语气,只有悲伤与悔意。

    她早已接受了身死的结局,如今连累齐平一起,她无比愧疚。

    齐平解开腰带,将她放了下来,又旁若无人地,认真帮她扶正了鼻梁上的眼镜,说:

    “我说过,我们不会死的。”

    禾笙摇了摇头,哽咽的说不出话。

    她知道齐平可能有底牌,但她心中只是苦笑,想着你只是神通,不知道神隐的可怕。

    被四名神隐包围,除非是五境亲临,否则,什么底牌都没有意义。

    只是,她终究不忍心打破齐平的希望。

    “不信?”齐平轻笑着问。

    这时候,魁梧的好似巨人,系着彩绳的长发肆意飞舞的顶级神隐,草原之王,面色蕴怒地,盯着那旁若无人的男女。

    却未动手,而是愈发警惕。

    因为,他发现,眼前的一幕,与大祭司描述中,窥见的未来一角,极为相似。

    “你是谁?”草原王声如洪钟,质问道。

    楼宇上,青瓦间,齐平看向他,说:“我是你祖宗。”

    草原王大怒。

    而这时候,却见齐平手中多了一本黑色封皮的书册。

    “哗啦啦……”

    书页翻动,停在某页,继而,一枚神符宛若流星,拔地而起,击中云层。

    那笼罩于城池上空的阴云,倏然被洞开,露出一角澄澈的夜空。

    繁星如点。

    一轮巨大的圆月,俯瞰世界。

    禾笙痴痴地抬起头,白净的面庞映着月光,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字。

    “门”字。

    一个巨大的“门”字,烙印在月轮中,继而,一扇充斥古老,岁月气息的门户浮现。

    徐徐打开。

    门后,三道流光奔出,化为三道身影:

    头戴高冠,刻板严肃的钱仲,大先生。

    剑眉星目,赤足如雪,眉心一点莲花印记闪烁的鱼璇机。

    以及披杏黄色道袍,一手持拂尘,一手持令旗的符箓长老。

    齐平笑吟吟道:“以多打少?可谁说,我只有一个人?”

    ……

    错字先更后改

    相邻推荐:从亮剑开始的华娱万族战场:我有亿倍暴击系统电竞男神是女生:洛爷,狠强势卧龙曲最强全才四合院之平凡人生四合院:我有破碎空间修仙:我有一个梦境空间洪荒:赠送九转金丹,返还百亿功德遮天:同修阴阳的我帝路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