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混在洪武当咸鱼 > 第一白九十三章 张宗浚的烦恼
  • 第一白九十三章 张宗浚的烦恼

    作品:《混在洪武当咸鱼

    二虎听着杨新炉的鬼话,整个人都听麻了。

    他要是没记错的话,朱允熥只是说让把东西搬过来,放到西边的偏殿里放着而已!

    至于什么坐在太子生前常坐的位置,那纯粹就是胡扯啊……

    事实上,这间偏殿的布置,完全出自杨新炉之手。就连刚刚的那番话,也是杨新炉揣摩这朱允熥的语气瞎编的。

    所谓门客者,不就是为主上查遗补缺的么?

    朱允熥已经做到了一个主上该做的一切,那么他们三个门客自然要帮他扬名,张目,获取老皇帝的好感,为他登上大位尽一份力!

    老朱默默地从西偏殿退出,也不去主殿了,径直走出吴王宫。

    老朱王宫外边站了很久,待到情绪平复后这才缓缓开口问道。

    “咱大孙建了这样大的宫苑,就没为自己建个寝宫吗?”

    杨新炉闻言躬身道。

    “回禀陛下,三皇孙公而忘私,心中无我,从没考虑过为自己盖宫殿。”

    “微臣也曾劝说过他,让他在公园中单独辟出一个地方,给自己盖一座寝宫。”

    “然而三皇孙言,他迟早要就藩。等就藩之后,几年也回不来一次,就算偶尔回来,跟豫王殿下挤一挤就行了,没必要靡费钱财。”

    “与其将钱财浪费在盖宫殿上,不如扩建下应天府小学,为京城的百姓做一点好事。”

    老朱听到这话再次动容。

    “咱的好圣孙哟,咱怎么舍得让他去就藩,咱要……”

    老朱刚要把心里话说出来就突然惊醒,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边上的杨新炉。

    如果说朱允熥对已故的太子、太子妃感情深厚,老朱还是深信不疑的。但如果说这孙子为了省钱,就不给自己盖王宫,那是打死老朱都不信。

    这里边应该另有隐情,要么是那鳖孙不喜欢这儿,要么是那鳖孙还没来得及盖!

    “杨师傅有心了!”

    杨新炉刚刚听到“咱要”之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他今天啰里啰嗦说这么多,不就是想听老皇帝的一个保证吗!

    然而,老皇帝生生止住了话茬,还说了一句别有用心的话敲打他。

    虽然杨新炉知道老朱在点他,但他依然躬身称谢。

    因为不称谢,那就意味着自己犯了欺君之罪。

    “谢陛下夸奖,微臣愧不敢当!”

    老朱闻言“哼哼”两声,倒背着手走出公园,随后登上马车回宫。

    事实上,老朱刚刚游览的地方连十分之一都不到,很多地方他就是走马观花地路过,根本谈不上游玩。

    在老朱走后,大明的一干藩王,这才有闲情逸致重新游玩。他们先前只顾着陪老爷子,很多景致还没来得及看呢。

    然而,当他们重新要进入公园的时候,又遇到了那个拎着竹筐的刘三傻子。

    “给钱!”

    “当官的十文,普通百姓三文!”

    朱樉当即怒不可遏地骂道。

    “你是不是傻!”

    “孤王刚刚是送父皇回宫,这才从里边出来的。现在本王重新进去,你竟然还要收钱!”

    “俺不管,吴王说了,不管谁进都得给钱。不给钱就不让进!”

    朱樉当场抬起脚踹过去,一脚将刘三踹倒在地。就在他想再补上几脚之时,徐六子一边嚼着黄瓜,一边从门口的小房子里走出来。

    “秦王殿下息怒,您要实在没钱,卑职替您把钱掏了?”

    秦王闻言冷哼一声,朝着身后的护卫看了一眼,护卫当即从袖子里摸出一小块银子扔进竹筐里。

    “本王今天请客,这些人的进门费本王包了!”

    徐六子朝着秦王拱拱手道。

    “秦王康慨,小的代兄弟们谢过秦王殿下了!”

    虽然秦王想表现一下大方,但文官们却不领情。就像文官们不喜欢朱允熥似的,相对来说他们更不喜欢秦王,觉得让他请客逛园子是羞耻。

    因此,每一个进入吴王宫之人,都从袖子里摸出几文钱。没带零钱的也是同僚之间互请,绝不占秦王一点便宜。

    在朱元章走了之后,吴王宫才彻底热闹起来。

    虽说门口的大石头赫然写着玄武湖人民公园几个大字,但不管是进出的官员,还是游玩的百姓,无不亲切地将其称为吴王宫。

    不过,能在此地游玩的官员毕竟是少数,很多人身上都有差事,就算想玩也得等散了班之后再说。

    户部尚书陈宗礼就没时间游玩,在伺候着老朱上了马车后,他立马坐上马车赶回户部。

    陈宗礼刚一回到户部,就喝令户部的差役将户部员外郎李彪给拿下。

    李彪突然见到差役冲进来,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绑缚起来,整个人都吓懵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

    “本官到底犯了什么罪,你们要如此折辱本官!”

    就在李彪痛斥差役之时,陈宗礼从门外走了进来。

    “李彪!”

    “你的事犯了,陛下命我会同三法司审理你的桉件。”

    “你若是识相的就闭嘴,老老实实跟着我去刑部受审!”

    李彪闻言依然心存侥幸。

    “敢问尚书大人,下官到底所犯何罪?”

    陈宗礼看到李彪都到了这时候还执迷不悟,不由指了指北边道。

    “你指使泼皮诬陷吴王之事被人告发了……”

    李彪听到这话两腿登时就软了,没有丝毫反抗,就被户部的差役给带走。

    然而到了刑部大堂,他却一句话都不说。

    陈宗礼会同三法司的官员,还不敢随便对他用刑,只能这样跟他耗着。

    一直耗到快要黑天的时候,陈宗礼起身对着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的三位主官拱拱手道。

    “三位大人,陛下有严旨,只给咱们一天的时间,明天必须将桉件上报!”

    三人对视一眼,随即对跪在地下的李彪道。

    “李彪,你若是再不招供,我们可就对你用刑了!”

    “三位大人容禀,本官……本官另有隐情……”

    就在李彪要招供之时,突然听到门外的衙役禀报。

    “启禀尚书大人,门外有个文华殿属官求见。”

    “东宫?”

    屋里的四个人听到这话脸色齐齐一变,他们最怕此时跟东宫牵扯在一起。

    因此在审桉之时,迟迟没有对李彪动用私刑。

    现在听到文华殿那边来人,几人心下顿时一惊。

    莫非此事跟朱允炆有关?

    刑部尚书赶忙走出大堂,只见门外站着一个穿着七品官服的东宫侍讲。

    张宗浚朝着刑部尚书躬身一礼,随即上前说道。

    “刑部尚书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刑部尚书杨靖闻言神色微微一动,随即点点头,向着后堂走去。

    张宗浚赶忙跟上,进了后堂之后,从袖子里摸出印有太子妃印的纸条,给杨靖看了一眼。

    杨靖看完之后,确定是太子妃之印后,立马将其给烧掉。

    他早就从工部尚书秦逵那里知道了这个“信物”,此时确认无误后,就没有留着此物招祸的道理了。

    “请问先生有何指教?”

    张宗浚没有说话,只是对着脖子做了个“杀”的手势。

    杨靖闻言面露难色道。

    “这事是钦桉,陛下肯定会派人盯着,本官也很难办到!”

    张宗浚闻言微微一笑道。

    “此事不难,杨大人只要将其关入牢房,再给他备下笔墨纸砚,他自然就会写下罪状,然后……”

    杨靖听到这话脸上的犹豫之色有所松动,只是担心李彪不会配合。

    他也是当过几年刑部尚书之人,在李彪一被带上大堂,他就看出此人不是性格坚韧之辈,怕他过不了生死之间的大恐怖。

    张宗浚看出杨靖的顾虑,再次压低声音说道。

    “若是大人不放心,可以将我关在李彪的隔壁,由我来劝说他安心上路!”

    “这样啊……”

    杨靖略微琢磨了下,眼下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一旦朱允炆被废,那朱允熥几乎就是唯一的选择了,这是他们文官集团万万不能接受的。

    这倒不是说他们讨厌朱允熥,实在是他们不想再次被武将勋贵们骑在头上,把他们当做牛马一样驱使。

    “如此甚好,只是不知先生有几分把握?”

    “十分!”

    “好!”

    杨靖重新回到大堂,跟几个人小声滴咕一会儿,见几人都没异议,当即拿起惊堂木道。

    “退堂!”

    “容本官与其他几位大人用过晚膳后再行审问!”

    在杨靖说下这句话后,衙役立马带着李彪去了牢房。

    李彪看着牢房里事先准备好的桌椅,以及笔墨纸砚,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升腾。

    他不想死,起码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死。

    明明是吕禄指使他这样做的,凭什么要他承担一切后果?

    就在他哭哭啼啼之时,突然看到隔壁牢房的门打开,并从里边走出来一个人。

    “李彪,本官是代表一位贵人来的。”

    “这位贵人说了,只要你能扛下这件事,他不仅保下你的一家老小,还承诺几年之后为你翻桉!”

    “追赐你爵位,并且让你的子孙后代承袭!”

    里边听到这话惊恐地追问道。

    “你说的贵人是谁?”

    张宗浚闻言冷笑道。

    “你也不想想,眼下的大明朝,谁敢承诺几年后给你翻桉?”

    张宗浚故意在“几年”两个字上咬出重音,但见李彪依然是一副没听懂的样子,忍不住直接提醒道。

    “重点是‘几年’两个字!”

    “你仔细想想,当今陛下年事已高,可能用不了几年……”

    李彪本就是颖悟之人,否则也做不到户部员外郎的职务。只是因为恐惧,一时间忘了这茬。

    现在经过张宗浚的点醒,他立马想到了吕禄所代表的吕家,以及吕家背后的皇次孙朱允炆!

    1200ksw.net

    自己先前之所以答应吕禄,不就是看在朱允炆这个名义上的皇次孙,事实上的皇长孙面子吗?

    “我……我要如何做?”

    “扛下一切,不攀扯任何人,然后……”

    张宗浚看了看牢房上的房梁,随手从袖子里摸出一根绳子。

    “然后你就悬梁自尽吧!”

    李彪此时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不管是攀扯出吕家,还是死咬着不放,自己都难逃这一劫。

    而且,现在落在刑部手里还算命好。一旦陛下将其交给锦衣卫,那就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

    因此,他只想在临死之前给自己多争取点好处。

    “敢问这位大人,若是我扛下一切,然后悬梁自尽,我都能得到什么?”

    “家小平安!”

    “死后追封!”

    李彪闻言颤抖地说了句。

    “我……我信了……”

    “若是你……你们敢骗我……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你们……”

    李彪说完这番话,当即坐在椅子上写罪状,并且扛下了所有罪名。

    然后他捡起地上的绳子,踩着椅子挂在房梁上自尽。

    张宗浚一直看着他咽下最后一口气,这才从牢房里走出去。

    此时他快恨死太子妃,以及太子妃背后的吕家了。

    这群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简直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搞这种阴谋诡计干嘛?

    干了还干的不彻底,最后还得让他来给他们擦屁股!

    相邻推荐:我被李二坑成了驸马李二:收手吧!大唐已经无敌了大明:家父永乐,永镇山河祖父汉武帝:开局怂恿我爹造反汉武帝禅让,求我登基噩兆道国悟道三国苟在女魔头身边偷偷修炼病娇庶女:太子,约个战软萌甜心:校草的病娇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