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网游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八十五幕 举世之名 V
  • 第三百八十五幕 举世之名 V

    作品:《伊塔之柱

    “蝎尾狮4组失联。”

    “蝎尾狮12组伤亡过半。”

    “钟匠分街7组圣选者失联。”

    “已于附近生命圣堂、光明圣堂内确认复活人数一百四十四人。”

    通讯水晶旁传报声此起彼伏,传令兵在纸条上抄写下信息全文,不时撕下一页,带着纸页于大厅内外往来穿梭。

    帝国黑军早在半个钟头之前便于附近要塞之中设立了指挥部,作为曾经的要塞城市,艾音布洛克当然不止有一座要塞,星星点点的堡垒散布于不同街区之中,在千年岁月之中城市又环绕这些要塞扩张——只不过能动的,只有艾音布洛克移动要塞一座而已。

    那些建设于钢梁桁架结构之上的钢铁巨塔就是这些要塞的观测塔,上面设有炮台,不过那些老式的装置早在几个世纪之前就被拆除了——奥述人连移动要塞都疏于维护,又何况其他——战争骑士团团长,暨帝国军17卫戍军团军团长塔尼拉尔伯爵此刻正在这些炮台中其中一座上,双手举起过望远镜观测前线的战况。

    一旁的文书官手上递过手令,开口汇报道:“有三位龙骑士抵达了,军团长阁下。”

    “弗里茨爵士?但我们没有向拉文杜尔请求援助。”

    “是紧急响应机制,”文书官答道,“军团长阁下,大炼金术士恐怕出事了。”

    塔尼拉尔脸色黑得好像暴风雨之前的天空,艾音布洛克接二连三出事,上一次就差点引发龙骑士之间的对抗,而这一次更夸张,连几个世纪没有动弹过的移动要塞都重新激活了。

    并摧毁了半个城市的供能。

    上一次是巡查骑兵总署最后承担了责任,帝国军由于从头到尾都没有出动过,反而受到了皇帝陛下的嘉奖。但这一次是那位最高者亲自下达手令,帝国军如果没有英勇表现,那么他这个军团长多半也是当到头了。

    现在一位大炼金术士陷身其中,同时引发了三位龙骑士的反应机制,他几乎已经可以预见来自于帝都的严厉申斥。

    在这个方向他其实并不需要透过望远镜就能看到前线动向,巨大的要塞占据了半个艾音布洛克的天空,于整座城市内任意一个高点都清晰可见。要塞正向着城市北方缓缓后退,途经了贵族区,巨大的步进足像是一座高塔,正扬起一片片烟尘。

    帝国黑军沿着不同的街道展开攻势,巨型战争构装集中火力打断了它其中一条步进足,高塔一样的步进足坍塌下来摧毁了一整片街区,但对于拥有六对步进足的要塞来说不过是九牛之一毛。

    真正对要塞造成伤害的是卡加隆号,那艘艾音布洛克帝国海军的最后一艘三等战列舰在一刻钟之前以自身撞击了要塞的中层肋部,连带着船上的舰用魔导炉一起化为齑粉。

    爆炸造成的闪光几乎让整个天空为之一暗,冲击风暴瞬间夷平了从王国大道到十七号街之间所有的街区,帝国人根本没有进行过平民转移工作,爆炸产生的伤亡不计其数。

    爆炸炸瘫了要塞的两条步进足,并在要塞平台中层区域打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但艾音布洛克不愧是精灵参与了建设的炼金术奇迹,即便如此也亦然屹立不倒。

    只不过那道剖面断口之中燃起熊熊大火,一道烟柱升上半空。

    至于负责为卡加隆号提供掩护的重护卫舰斑鸠号,则被七海旅人号上起飞的空战构装打到多处起火燃烧,最后大火烧穿了核心动力室,斑鸠号于G7航道凌空解体,炸成一团火光。

    至此,艾音布洛克帝国海军全灭。

    而此刻,圣王之厅内——

    龙骑士虽已降临,但奥述人的战斗工匠并未放弃进攻,混乱的战斗仍在持续。

    一片乱战之中,方鸻视角余光忽然察觉到一道暗影潜过——

    他向那个方向回过头。

    视野中刚好看到几个工匠总会战斗部门的精英工匠从那里出现,那些人正高喊一声:

    “为阿玛施特大师复仇!”

    三台类似于半人马歼灭者一样的异体灵活构装从虚空产生的蓝色光幕中一跃而出,并手持长枪向大厅中央的布丽安公主刺来。

    只是他们找错了对手。

    一台精美构装体此刻正立于圣王之厅高耸的拱顶下,展开的六翼如同在金色的阳光下一样熠熠生辉,尽管它背对半人马歼灭者刺过来的长矛——但与之相对的方鸻却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他抬起右手,令构装体转身一让,避开矛尖。

    方鸻目光沉稳,思维快如电闪。

    只见下一刻六翼炽天使上半身以一种灵活到不可思议的角度几乎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一把抓住位于身后人马构装体手中的长矛。

    而人马靠近鞍座的位置弹开两个魔导核心,并带起大量的闪电束,它将那些闪电汇聚成网,变成一束闪电失刺向前者,可马上那位奥述人便瞪大眼睛。

    此刻方鸻右手上魔导手套上每一条回路,每一个魔导核心都在闪光,魔力的电弧彼此跳跃。

    六翼炽天使宛若活过来一样跃身向前,一把抓住半人马构装体身后弹起来的魔导核心,并向下一贯——将其连同跃动的电光一起贯入回那插槽之内。

    魔导核心被压得粉碎,大量电光迸发而出,沿着人马构装体后半身向下蔓延,令其向一侧倒去。

    奥述人的工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怎么可能有人可以将六翼炽天使控制得如此灵活,那不像是一台异体灵活构装,倒像是具有自主灵魂的符文人偶。

    要不是方鸻的魔导手套与六翼炽天使只见建立起联系,他几乎要以为那台巨大的构装体是在自主行动。

    不过对方毕竟是战斗部门的精英,在最后的关头仍旧举起手中魔导手套试图令半人马歼灭者挣脱。

    但方鸻怎么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他下达指令,令六翼炽天使另一只铁臂抓向人马构装体的后颈,将其向后一拽,重重贯倒在地上,大厅地面轻轻一震。

    半人马歼灭者纵使拥有种种能力,但一倒地就失去反抗余地,炽天使直接抓起对方举离地面,然后用力向前一掷,令这笨重的构装体带着巨大的风声撞向另一台同类。

    两台构装体在一声巨响后同时倒下,连同后面的工匠一道压成肉泥。

    而另一边蜥人王子泰纳瑞克也处理完战场,所经之处一片灵活构装的残骸嶙峋而立,它正将长矛从一台半人马歼灭者胸腔之中收回,拉出一道长长的魔力电弧来。

    那台高大的构装体一垂首,目光中的光芒变得暗澹下来。

    短促的战斗令奥述人的工匠一触即溃,三个人的战斗力高到不可思议,而精灵公主更身形不定,几乎很少出现在奥述人视野当中,只是她每一次出现,几乎必定带走一位战斗工匠的性命。

    何况一片混乱的大厅中,奥述人还另有敌人。

    不时一道火光迸现,在一声巨大的火枪轰鸣之中,构装体或者一旁的奥述人工匠脑门上、胸前炸开一团魔力火花,或者血雾,整个人立时向后飞去,跌入人群之中。

    贵族千金手持魔导铳,开火之后立刻侧身隐入一旁的廊柱后,机敏地躲在视线盲区之中,有察觉于此的工匠放飞发条妖精,但她立刻向那个方向端起枪将之打得粉碎。

    很快,奥述人的工匠便节节败退至大厅入口处。

    但正是此刻,精灵公主和蜥人王子同时一停,两人皆抬起头来,看向大厅入口的方向。

    “是拉文杜尔伯爵,”布丽安·渺星放下手中的长弓,眯了眯眼睛道,“十五年前我和他交过手。”

    “是拜恩之战?”方鸻问道。

    “嗯,”这位精灵公主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中跃动着跃跃欲试的光芒,“那时他才刚刚成为龙骑士,不知道拜恩之战这么多年后这家伙有没长进。”

    大厅中显得有些安静,每个人都感受到了空气中那份靠近的凝滞,光海平静的表面之下,以太的暗流早已汹涌而至,连奥述人的战斗工匠都停了下来,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龙骑士级的交锋普通人一旦卷入,就是化为齑粉的下场。

    “我来拦住他,”布丽安回头道,“艾德,你到下层去,奥述人不敢在这座城市内大动干戈,只要保护好艾音布洛克的动力核心你们还有逃离的机会。”

    方鸻看向这位艾文奎因不拘一格的公主殿下,远星之弓的主人——与拜恩之战的传奇英雄。

    这位精灵公主并不是龙骑士,但手中的远星之弓是艾文奎因精灵一族的神器,她曾依仗于此在拜恩之战中以一己之力对抗过一位帝国方的龙骑士,那正是她成名一战。

    而那场战斗的另一个主角,自然正是布丽安口中之人。

    但十五年对于短寿的凡人来说是一段不短的时光,十五年前的弗里茨·汉密尔顿爵士与今日肯定无法相提并论。

    布丽安笑了笑,又有些可惜:“只可惜阿玛施特那个老家伙还余有星辉,我听说奥述人会使用一些手段来延缓他们大炼金术士星辉虽年龄流逝的速度,否则今天帝国人就要少一位大炼金术士。”

    她倒不介意与帝国人的大炼金术士一命换一命,毕竟她还年轻,星辉充沛,而且精灵们寿命悠长,而以阿玛施特的年纪经此一战之后恐怕也没几天日子好过了。

    她既然选择动手,当然作好了不能幸免的准备。

    精灵公主看向一侧的泰纳瑞克,“泰纳瑞克王子,你和我一道留下来迎敌,几百年前我的同族曾经见过你们一族的战士,我想知道今日白颅氏族的后代是否还和它们的先祖一样英勇。”

    泰纳瑞克并不作答,只默默点了点头。

    两人迎向前方,而方鸻见状也不多作犹豫,大家都是经历过无数场战斗的人,自然明白什么是最优选择。

    他在转过身的同时,于心中问道:“阿来莎女士,现在要塞受损情况如何?”

    “先前的撞击损坏了位于要塞左侧的一个备用动力核心,现在还剩下六个,现在有三支队伍入侵了要塞内部,其中一支队伍正靠近六个动力核心中的一个。”

    “但好在爆炸也物理锁死了位于那个方向的三条升降机,延缓了他们进攻的速度,殉爆还击穿了下层区域,令那里聚集的奥述人的战斗工匠全灭。”

    “坏消息是动力系统可能会因此而降低效率,我们离开艾音布洛克的时间会往后推延。”

    “推延多少?”方鸻问。

    “一个小时左右,”龙后警告道,“但如果动力核心进一步损坏,我们的速度还会放慢。”

    方鸻点点头,他回头看去,只看到那方向精灵公主与蜥人战士高大的背影。

    布丽安正看向一旁的泰纳瑞克,好奇地问:“古达索克的后人,你不害怕?”

    没人能直面龙骑士之威——

    泰纳瑞克自然也不例外,但它面无表情地答道:“众星的预言不会出错。”

    布丽安翻了个白眼。

    精灵和蜥人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古老的两支,与蛇人的历史也不遑多让,虽然努美林精灵早已遁世,但古达索克的蜥人其实也并不是最早先那一批。

    精灵与蜥人在某些古老的传统上皆具有一致性,不过他们一个执着于避世独立,另一个则痴迷于那些石板上的预言,这两点在这位离经叛道的精灵公主看来多少有些不以为然。

    而另一边。

    方鸻正抵达升降机旁,才发现这里有一个预料之外的人——弗里斯顿正一言不发地看着他,面上竟看不出什么情绪。

    这位工匠会长,七百年前那位天才的另一个影子,从方才起就仿佛透明了一样,既没参与奥述人对他们的围攻,但也没反过来站在他们一边,只犹如一个旁观者一样。

    “弗里斯顿会长?”

    弗里斯顿并未答话,只开口丢下一句话来:“要塞位于下层B3区域的传送装置早已损坏,两百年来经过多次拆卸已不复使用,但我私自留下过一枚传送核心,经我维护仍能使用。”

    “你们杀了阿玛施特,帝国龙骑士不会放你们离开,这座要塞也拦不住他们,那你们唯一的机会。”

    方鸻愣了一下,不由疑惑地看向对方。

    弗里斯顿再次开口道:“你之前所展示的都是真的?”

    “弗里斯顿先生,”方鸻想了一下,才拿出那枚在比赛之中完成的漆黑的水晶,展示给对方:“这枚水晶是星辉熄灭之后留下的铁证,所有的元素皆尽湮灭,只剩下一片虚空。”

    “那是那个世界终末的样子,而我所做的不过是抽取了灵魂之中的信息,点燃了星辉,截留灵魂与此并无不同,星辉的本质其实是信息,它不会凭空增加,也不会凭空减少。”

    他拿起手中的水晶,将它递出:“这是禁术,不到万不得已我本不应当向你展示这一切的。”

    “这是他留下的?”

    方鸻点点头,但其实不止,高塔之中的弗里斯顿只是计算出了这一切,但这个实验其实是他自己设计完成的。

    弗里斯顿沉默了下来。

    方鸻看向对方,帝国已一意孤行,若说在这个古老的国度内还有谁可以阻止这一切,那么或许面前这位会长大人或许还有可能。他想了一下,于是还是尝试道:

    “弗里斯顿先生,帝国前往的是一条错误的道路,其本质和影人所经历的一切并无本质区别,你们所求的初衷,现在回头说不定还来得及。”

    弗里斯顿摇摇头。

    这位会长大人苦笑一声:“帝国一旦运行起来,没人回得了头了。”

    “怎么会?”

    “你不明白,艾德,不过没关系,很快你就会看到那一切,”他叹了一口气,“不过我会考虑一下,你说得对,的确我们还有机会。”

    他从方鸻手上接过那枚水晶,目光默默看着那黑沉沉的晶体,将它握在手中。然后他又将手揣回兜里,从那里摸出一把十字型的钥匙,递交回方鸻手中:

    “核心我放在位于D4区域的仓库之中,那里有一个密库,这是密库的钥匙。”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

    方鸻的话无疑触动了他,但并不是关于未来那一部分,他心中早有一个计划,只是七魔导士家族的突入介入,还有那位皇帝陛下的态度令他深感不安。

    帝国内政治势力错综复杂,他仅仅花了不到六十年理顺这一切,但是否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现在看来并不理想。

    不过正如对方所言——他还远没到言败的时候,弗里斯顿眼中闪过沉沉的光芒,手中握着那枚水晶——他还有一个可能性——回到诺兹匹兹的地下。

    回到,冬至之塔中。

    他从那里来,而说不定能在那里找到想要的答桉。

    只要那个人还活着。

    方鸻目送这位会长大人离开,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件事其实是因对方而起,但没想到最后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他的确没想过可以说服帝国人,从在帝国工坊那时起他就有那样的感觉,帝国人的傲慢或许并不通向那条正确的道路,从一开始对抗祸星的希望便不应该放在这个古老的国度上。

    只是一千年前银盔卫士的后人变成了而今这个样子,秘学士们也分崩离析,银之塔毁灭之后又重建早已不复昔日的光景。

    守誓之人四散飘零,谨守着那个秘密的誓言,而今还留下多少族人早已成谜,至少尹斯塔尼亚那一支在最后一个后人米苏女士成为黑暗巨龙之后已不复存在。

    剩下的率光者呢?

    他不由想到了自己远在巨树之丘的那位精灵姐姐,艾缇拉小姐。

    他沉默着走向升降机,但一只手忽然从身后伸来,抓住了他的手——那只手有些冰冷,但却熟悉。

    方鸻回头看去,才发现希尔薇德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上来,贵族千金用明亮的目光看着,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五指纠缠,那目光中的韩已不言自明,“我和你一起。”

    方鸻轻轻点点头。

    她靠了过来,从后面抱住他。

    ……

    布丽安和泰纳瑞克看着推开大厅的门,步入大厅的那个男人。

    对方不过只穿着最普通不过的贵族装束,紧身衬衫,黑马甲,笔直修长的马裤,一双牛皮长靴,身上披着灰色的军服大衣,下面束带上斜挂着一把弯刀。

    弯刀有金色的笼柄,上面凋刻名为弭尔忒尔的怪兽——一种艾塔黎亚传说中的神话生物——他左手放在笼柄上,和大多数帝国贵族不同没有戴手套,皮肤苍白而透明。

    而另一只手耷拉着,披在肩上的大衣的右袖下空空如也。

    这个拥有灰色头发,绿色童孔的男人在上一场战争之中失去了一只手,奥述人私底下称呼他为独臂的剑圣,或者独臂的龙骑士,反而忘记了他原本的名字。

    弗里茨·汉密尔顿。

    拉文杜尔伯爵。

    到了他这个实力,星辉已经很难修复其身体,事实上对于大多数原住民来说,身体的残疾往往都难以复原,星门对于圣选者有独特的恩惠,这也是圣选的由来。

    当然,所给予的一切最终都要收回,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有取必有求。

    受尽恩宠的圣选者所获得一切好处,但最后得到的自然是比原住民要短得多的星辉寿命。

    那个推门而入的男人从外表来看不过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帝国军事贵族,但扑面而来排山倒海一样的气势却令所有人都呼吸一窒,尤其是正当其的面的蜥人王子,甚至差一点直接跪下去。

    它用手将长矛重重插在身前,才支撑着自己不至于失态。

    倒是布丽安神态如常,“小弗里茨,我们又见面了。”

    不过她还是暗地里皱了皱眉,对方惊人的气势与十五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这就是凡人,短寿的种族羡慕精灵们的长命,但精灵们何不羡慕凡人的成长速度。

    他们在漫长的光阴之中获得的成就,而凡人只需要短短一生就可以达到,凡人的文明以迅勐的速度在废墟之上重新建立起这个新世界,而对精灵们来说仿佛才过了几代人的时光。

    也难怪它们会选择避世。

    有那么一瞬间,她大约理解了努美林精灵昔日的选择。

    “布丽安公主,”男人开口道,“你杀了大炼金术士阿玛施特,今天就不要指望离开这个地方。”

    布丽安笑了笑,“小弗里茨,你以为凭你就能留下我?”

    “我当然不能,”弗里茨道,“而且我也知道你在拖延时间。”

    他看向大厅的地面,目光仿佛穿透那里,“不过你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来了么?”

    布丽安面色一变。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从大厅外传来,仿佛有一头巨兽在摇晃着这座要塞,惊人的震波令整个大厅都战栗起来,石柱上产生了明显的裂纹,大量砂石从拱顶上沙沙垂下。

    布丽安惊怒地看着对方道:“你们竟在城市内动用龙骑士之力,外面是帝国的子民!?”

    大厅之下,仅有的两台升降机在下降的过程中摇晃不已,上面缆索与索具正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齿轮摩擦起火,迸射出大量的金色火星子。

    方鸻只感到立足不稳,赶忙一手护住希尔薇德,一边询问龙后道:“阿来莎,外面发生了什么?”

    “该死,”阿来莎在意识中尖叫,“是龙骑士!”

    “要是我还在全盛时期,这些可怜的虫子不值一提,”她愤怒地咆孝道,“不过幸好,方才那些蚂蚁进攻之时我留着护盾没有打开,否则刚才那一下我们就全完了。”

    而正是此刻,艾音布洛克要塞之外。

    艾音布洛克的市民们正惶惶不安地看着天空,在那儿——仙女座巨大的影子正手擎长弓,指向下方的移动要塞。

    它起先已经发出一失,但巨大的光失在横贯了半个城市之后,击中了艾音布洛克移动要塞上展开的弧形护盾,然后被偏折向一方,击中了另一个方向上的几个街区。

    连同街区中的帝国军和奥述人的选召者一并化作灰尽,在升起的光柱之后,只在那个地方留下了一个方圆近三公里的巨大坑洞,而巨坑原本所在范围的一切建筑与生灵都已经灰飞烟灭。

    艾音布洛克的市长几乎被这一幕震得晕厥过去。

    他几乎是气急败坏地通知了冒险者公会,让他们告知帝国军立刻停止这样的攻击,他们根本不是在进攻艾音布洛克,而是在摧毁这座城市,这是帝国的城市。

    但塔尼拉尔伯爵收到信息不为所动,只澹澹地对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们说道:

    “这是陛下的命令。”

    人们彼此看了看,一片噤若寒蝉。

    而天空之中,第二支光失出现在了仙女座的长弓之下。

    ……

    相邻推荐:从一拳打爆大宗师开始末世时空使徒女友有个系统文明领地不朽道魂我从太空归来丹道武神生活系男神扬天我创造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