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一章 非常人非常事
  • 第二十一章 非常人非常事

    作品:《山海八荒录

    “别闹了,抓紧时间洗漱!错过了晨练,可是要扣学功的。”支狩真侧身避开眼屎,用犀角杯盛了自带的雪莲子水,拿起一根金柑柳条枝,蘸上莹白如雪的玉井细盐。

    金柑柳枝清热祛毒,滋养经脉,顶级的世家弟子喜欢用它来刷牙,不仅护齿,而且清香之气萦绕齿颊,经久不散。

    廖冲的目光不自禁地落在金柑柳枝上,相隔数尺,他都能闻到金柑柳条的清香,以及身体血肉生出的一股渴望,那是先前受创的经脉对于灵物的本能需求。

    “我们又不缺修炼资源,要学功做什么?”谢玄打了个哈欠,跟着支狩真一同去洗漱。

    每间寝舍后面都有一方洗漱池,以花岗岩砌成池子,引后山的泉水流通。支狩真和谢玄洗漱完毕,两根金柑柳枝也被扔在水池里,浮在水面上一摇一晃,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

    “这类东西有钱也买不了,大多被四大门阀垄断了,差点的世家都搞不到。廖兄,别发呆了,该去晨练了。”石山宗眼热地瞅了一眼金柑柳条,就追着谢玄二人离去。

    廖冲迟疑了一下,走出几步,又停下脚步。清澈的池水上,金柑柳条映照水波,纤细的金色绒毛在朝晖下闪着美丽柔和的光。

    他体内的经脉不住颤动,发出饥渴的呼唤。他自幼天赋异禀,肉身总能察觉到最需要什么。金柑柳条对世家公子来说,不过是洁齿之物,但对他不同,那是身体急需的修炼宝药。

    四周没有人,廖冲定定地站着,眼看着金柑柳条打着转,随泉水流向水池的出孔。他突然冲了回去,旋风般扑到水池跟前,勐地伸长手臂,一把抓住金柑柳条。

    水花溅在他脸上,凉丝丝的,又像灼热的火星,烧得脸颊发烫。

    廖冲像做贼一样,慌张地瞧了瞧四周,没有人看到。他把湿淋淋的金柑柳条死死攥住,用尽了力气,跌跌撞撞往外跑。

    这让他想起有一年大旱,村子里半夜狗叫,他惊醒往窗外瞧,一头山猫冲入了羊圈,正死死咬住一头羔羊,拼命往外拽。

    那是一头秃尾的老山猫,瘦得皮包骨头,脸颊上还长着一块丑陋的癞子。猎户的箭射穿了山猫的脖子,燃烧的火把砸在它腿上,但它就是不松口,紧紧地咬住羊羔,一声不吭,直到血流干了,浑身抽搐,仍然死不松口。

    之后,他偶尔会梦到那头老山猫,在闪耀着火把的梦中,它棕绿色的童孔与自己遥遥对视,牙齿咬着流血的羊羔,总是一声不吭。

    廖冲踉跄奔向晨练场,一路上,他好几次想丢掉金柑柳条。这是世家公子用过的垃圾,还粘着隔夜发臭的牙垢和口水……但他的手仍然紧紧地攥住金柑柳条,死不松开。

    这不是偷……

    但这就是偷……

    廖冲跑到晨练场边,不由瞠目结舌,愣在当场。四周乱成了一团,谢玄、周处等人大呼小叫,正在与一批老学子大打出手。其余的学子兴奋地围在边上,大肆鼓噪挥臂,狂叫助威。

    还有一名学子甚至当场铺开宣纸,挥毫蘸墨,将众人混战的场面一一画下来。

    “廖冲,过来帮手!”石山宗恰好被人一拳打翻,躺倒在地,瞥见了廖冲。

    不待廖冲答话,打倒石山宗的老学子就扑了上来,双腿连环踢出,迅疾生风,一下子将廖冲踹倒在地,手里的金柑柳条也掉了出来。

    廖冲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爬起身,伸手去抓金柑柳条。对手误以为他要反扑,紧接着出腿横扫,右拳顺势连击面门,打得他跌地翻滚,眼角高高肿起,眼前一片金星乱冒。

    一阵神智恍忽中,廖冲望见金柑柳条被对方靴子踩过,裂成碎片。他的心一下子冷了下去,浑身仿佛被抽掉了精气。碎片被更多的人影踩过,裹散在泥尘里,再也瞧不见了。

    “谁说新来的就要守规矩?”他又听到谢玄大喊,“从今天开始,晨练场由我们新生说了算!”

    “书院还轮不到你们这些新来的菜鸟猖狂!”与谢玄激战的老生厉喝道,双拳如雷贯耳,呼啸着扫向谢玄。

    “本少生来猖狂,你不服不行!”谢玄脚步一闪,巧妙绕到侧面,左掌斜切对手手腕。双方的打斗虽然声势勐烈,但未动用任何术法,纯粹以武道功夫技击,也不曾痛下杀手,就连劲道也被控制在练气还神的程度。

    另一边,支狩真运爪如风,灵动游走,无间妙相白骨爪飘忽不定,轻松挡住几个老学子的合攻。

    自从得到域外煞魔的《白骨往生经》传承,他每日都要抽空修炼无间妙相白骨爪,并将攫天爪、断魄指等指爪功夫融入其中,爪功渐渐精熟,还多出了几分剑气纵横的味道。

    以他远超众人的精神力,应付几个老学子游刃有余,对方出手的角度、力道以及气息运转,无不洞若观火,精准预测。

    支狩真并未动用长剑,这不过是一场闹剧,起因是谢玄不忿老生占据了晨练场的中心位置,双方生了口角,石山宗率先动手推搡,这才引发新、老生的一场混战。

    所幸双方都是明白人,晓得白鹭书院的规矩,出手懂得分寸。一名教席远远地站在场外,抱着肩膀瞧热闹。数十个白鹭童子手按执律藤鞭,严阵以待。

    “每一届的新学子都是这么生龙活虎啊。”教席笑道,“谢玄这小子还真是个刺头,第二天就搞事,破了咱们书院的记录。”

    “非常之人,行非常之事。”郭灵应负手立在边上,神色悠然。

    教席心中一动,问道:“山长很看好此人么?”

    “天机不可泄露。”郭灵应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道,“好了,闹得差不多了,也该歇歇了。”他手指掐诀,晨练场上彩芒流转,升起五行法阵光罩。

    众多学子顿觉浑身一沉,仿佛压下千钧巨石,手脚软麻无力,“扑通扑通”伏倒在地。

    教席一声令下,白鹭童子纷纷冲入场内,手上的藤鞭没头没脑地抽了下去。

    相邻推荐:剑侠风云志嫁偶天成临死前想杀个神帝霸天下十年青春交给谁朕的大秦不可能亡神游诸天虚海炼气三万年少年逆袭传奇镜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