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飞越泡沫时代 > 1307. 人生之路
  • 1307. 人生之路

    作品:《飞越泡沫时代

    冈田有希子的第三本推理小说新近发行,为了宣传自己的新作,出版社为她准备了面向读者的见面会,这阵子忙碌得很。

    有个前知名偶像的身份,在刚作为推理小说家出道的时候,冈田有希子较为排斥公开露面,直到接连两本小说的成绩都不错,作为推理小说作家受到了肯定,这才把这件事看得平平常常。

    不过,冈田有希子起初排斥举办见面会,倒也不全是因为担心过去的身份喧宾夺主。

    尽管在她的编辑看来,冈田有希子如今的澹然来自于取得了成功,但冈田有希子自己觉得,是因为她在这条新的人生之路上,终于找到了往前行走的节奏。

    不管怎样,连续发行了三本小说以后,她要按先前计划的,暂时停笔,进入收集素材的充电期。

    六月里要忙于新小说的宣传,七月初,要去看中森明菜在名古屋的演唱会。冈田有希子计划,七月中旬出发,到欧洲去旅行。旅行,一向是推理小说作家收集素材的绝佳方式。

    六月二十日和二十一日是周六和周日,冈田有希子人在福冈,为自己的新书做宣传。二十一日一早,惯例翻看报纸——

    在开始对推理小说产生兴趣,并且加入了大学的推理小说社团之后,冈田有希子就养成了每天看报纸的习惯,从报纸里刊登的新闻之中,找寻能被自己化用的灵感。

    会在每天早上边吃早饭边读报纸,这让冈田有希子有种自己已经是社会人的实感。

    二十一日这一天,报纸上刊登了一条让冈田有希子心跳加快的新闻:岩桥慎一遭遇不明人士袭击,所乘坐的汽车车窗被击破。

    她脑袋嗡嗡响,快速浏览这篇报道,直到看到“岩桥桑本人没有受伤”时,才松了口气。回过神来,感觉到一种刚刚进行了百米冲刺般的、仿佛一下子砸向自己的疲惫。

    冈田有希子当即给岩桥慎一打了电话,听到电话里岩桥慎一语气轻快,若无其事,终于完全放下心来。

    对于岩桥慎一因为什么而遇袭,冈田有希子心里疑惑不解。她想象不出,到底什么样的人,才会对岩桥慎一有这样的恨意。但她人在福冈,电话里确认了岩桥慎一平安无事以后,也不便拉着他聊太久。

    冈田有希子心里打算,回到东京以后,就跟岩桥桑和明菜桑约定见面的时间。结果,周一回到东京,晚上,先接到了岩桥桑和明菜桑一起打来的电话。

    ……

    去见双方的亲人,正式报告已经入籍,这样需要郑重其事的事做起来需要准备,但打电话跟朋友告知喜讯,却只需要突发奇想,就能立刻行动起来。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盘算了一通过后要跟静冈的老家、还有千惠子那里分别约定上门拜访的时间,又计划挑个休息日,邀请成田宽之和朝子夫妇一起吃顿晚饭。

    考虑完了家人们那边的安排之后,不等到岩桥慎一提起冈田有希子,中森明菜先说起了她。

    记得一开始,冈田有希子有意要介绍他们两个人认识的时候,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合起伙来捉弄她,故意不提他们早就已经熟悉起来的事。过后,冈田有希子发现这两个人早就已经很熟悉,还想着将计就计,反过来再捉弄这两个人,可惜双拳难敌四手,没能成功反击。

    一转眼,也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现在,两个人终于修成正果,都想着,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冈田有希子。在这一点上,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的想法十分一致。

    毕竟,当初合起伙来捉弄冈田有希子的时候,也是一拍即合。

    岩桥慎一前一天才接过冈田有希子的慰问电话,知道她今天回到东京,于是,就把电话打去了她的家里。

    果然,电话很快被接通,那一头传来冈田有希子的声音。

    冈田有希子的声音清脆又不失婉转,听她说话,好像就能想象到她此刻的表情。岩桥慎一不禁微笑,“有希子。”

    “岩桥桑?”电话那头的冈田有希子立刻听了出来。

    中森明菜在旁边,笑着说了一句,“还有明菜酱!……晚上好,有希子。”

    虽说这个妹妹现在已经二十四岁了,但大概因为在她还是个少女的时候就认识了她的缘故,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在心里,总有点不自觉把冈田有希子当成是个孩子来看待的习惯。

    “晚上好!”冈田有希子活泼回应。

    或许,这两个人总把冈田有希子当成个孩子,和她在这两个人面前,总是充满孩子气,也有着很大的关系。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凑在电话前,跟冈田有希子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冈田有希子说了自己在福冈的新书见面会,想起来,提到:“我还在想,打电话和你们约定个见面的时间呢。”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她又提到了岩桥慎一遭遇袭击的事。

    这一回,确定了岩桥慎一的确安然无恙,冈田有希子这才有了抱怨的心情,“……真是个可恶的家伙!”还有比岩桥桑更好的人吗?连这样的人都想要伤害他?

    岩桥慎一倒是极有开玩笑的余裕,“有希子你写推理小说,小说里的动机不就是千奇百怪吗?”

    冈田有希子一本正经,“但那是在小说里。”

    眼看这两个人随时能开启一段奇妙的话题,中森明菜忍不住提醒岩桥慎一回到重点。岩桥慎一把中森明菜轻轻送过来的胳膊肘儿抱在怀里,笑着说:“对了。”

    “有一件事,一定要让有希子最先知道。”

    中森明菜白白提醒了岩桥慎一一顿,到头来,自己忍不住,先说了一句。

    冈田有希子“诶?”了一声,“什么事?”她想了想,脱口而道:“该不会,明菜桑和岩桥桑要结婚了吧?”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对视一眼,一起笑了。真不知道这是属于推理小说家的才能,还是来自于侦探的直觉,但不管哪一种,她一击就中。

    冈田有希子仿佛用一把随手拿起的钥匙打开了宝箱。电话那头,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一时没有反应,她有点犯迷湖,“我猜对了?还是猜错了?”

    “猜对了。”岩桥慎一告诉她,“今天,我和明菜一起去办理了入籍。”

    中森明菜夫唱妇随,“想着要快一点告诉有希子酱才行……”

    光是听冈田有希子的声音,就想象得到她喜笑颜开的样子,“真的吗?恭喜你们!”

    岩桥慎一也笑了,他说,“听到你的祝贺,让我们格外的开心。”

    冈田有希子语气显得十分认真,“岩桥桑也好,明菜桑也好,都是我打从心里,希望能够收获到幸福的人。”

    这两个人能够交往,能够顺利结婚,冈田有希子这个朋友,也从中得到莫大的喜悦。她高高兴兴,对着电话里的这两个人,叽叽喳喳问起了关于他们接下来结婚的安排。

    “原定的计划是下个月,看完了明菜桑在名古屋的演唱会之后,就到欧洲去旅行来着……”但如果下个月他们结婚,冈田有希子就把自己的旅行计划暂时延后,等着参加婚礼。

    中森明菜还是头一回跟什么人讨论结婚式的事:“要是选在七月里结婚,天气不知道怎么样。”对婚礼来说,最舒服的季节,当然还是秋天。

    冈田有希子也认真考虑,“但那时,梅雨季已经结束了。”

    不过,对办一场婚礼来说,天气仅仅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素而已。但此刻讨论着结婚式的这两个人,与其说是真的在认真计划婚礼,不如说是分享喜悦的一种方式。

    冈田有希子和中森明菜开始讨论起办婚礼的季节,岩桥慎一不知不觉被挤出话题,听着她们两个闲聊。

    但说着说着,话题就从讨论婚礼,跑到了冈田有希子的欧洲旅行计划上去。

    中森明菜好奇心十足,“有希子酱计划要去几个国家?”刚才,岩桥慎一跑题的时候,她还提醒他呢。结果,换成是她自己,跑题跑的更远。

    冈田有希子则兴致十足,“首先,第一站要去罗马,之后再到巴黎……”

    一通汇报结婚的电话,一下子变成了两个女人对旅行目的地的看法交流。

    冈田有希子的偶像生涯期间,飞往国外工作的机会也不是很多。相比起研音与华纳那种满世界飞的作风,SUNMUSIC与波丽佳音的组合就来得保守许多。

    当她细数着自己的旅行计划时,还不时征求中森明菜的意见,询问明菜桑有没有去过。不过,对中森明菜来说,为了工作满世界飞来飞去的时候,留给她游览的时间也不多。

    挂电话之前,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跟冈田有希子约好,过几天在家里一起招待她。

    放下了听筒,中森明菜也还沉浸在一份微妙的喜悦当中。岩桥慎一看着她,说了句:“你们两个聊得有够热闹的。”

    中森明菜笑眯眯的回看过去,故意问:“是不是忽略你了?”

    岩桥慎一无语。他岔开话题,“关于婚礼的安排,我们那位朝子姐姐可是行家。”

    “对朝子桑说这种话,不是很失礼吗?”中森明菜笑他——与其说是在笑他这番话,不如说是在笑他拙劣的岔开话题的行为。

    岩桥慎一摇头,“要是朝子,对她说这些,绝对是种赞赏,而不是讽刺。”

    中森明菜想了想,“真心赞赏的话,那就是赞赏。”她说了句有点绕口的话,吐了下舌头,说道,“婚礼的事可麻烦了……”

    不过,蜜月旅行的地点,她在心里,早早就已经决定了。

    她最喜欢,最向往的国家是西班牙。

    尽管在这些年里,工作也好,私下游玩也好,中森明菜去过很多国家。和岩桥慎一交往以后,两个人有空时,也一起去旅行。

    但是,她最喜欢,最向往的国家,却一次都没有去过。

    就像是要把草莓蛋糕顶端那颗草莓留到最后来吃那样,最喜欢的地方,要和最爱的人,在决定了要共度一生之后,一起到那里去。

    ……

    仅隔了一天,岩桥慎一遇袭的这场风波,在报纸媒体上就已经澹去。

    即使是最会借题发挥的《周刊文春》,在周二张挂出来的预告海报上面,也只是用一行小得不能再小的字,例行公事的提到了这件事而已。就算是这根据说天不怕地不怕的业界搅屎棍,对于这起事件,也点到为止。

    这件事发生的突然,但这一页在大众面前揭过去的时候,也尤其的干脆。而对于大众来说,对公众人物的新闻记忆力最多只有三天。

    遇袭的事既然在媒体上已经翻了篇,那么,业界众人也将默契一致,把这件事给忘记。当然,跟岩桥慎一十分熟悉的人,或者是利益相关者,在风波刚刚过去,最近见面的时候,难免还是会当成客套话的提上一句,用以表示慰问。

    办完了入籍之后,岩桥慎一重新返工,再度投身到工作之中。

    与一身轻松的他相比,接下来,中森明菜需要把户籍转到岩桥家,要去申请新的印章。新印章到了手,还要更新驾照,更新与银行、保险等等的各种文件合约,有得要忙。

    当然,在工作之外,岩桥慎一要出面和研音那边完成商谈,决定最重要的那一步。

    中森明菜的印章一更新,和研音那边的合约,就要重新拟定。岩桥慎一猜想,就在这几天,研音那边,一定会给出一个答复。

    也就是在这几天里,极东会这个极道组织,大概也就要成为历史。

    岩桥慎一如今置身事外,只等着冬田秀男的电话联系,并不关心稻川会计划的进度。一来,他是极道之外的普通人,轮不到他关心,二来,稻川圣城手中的弓,箭已经射了出去。

    事到如今,就连稻川圣城本人,也只有看着这场计划冲向最终结局的份儿。

    冬田秀男对外的身份已经洗白,如今是个台面上的商人。接下来,岩桥慎一也只会以商人的身份,跟他在台面上进行交往。

    而想到稻川会那边的进度,让岩桥慎一想起另一件事。

    他可是还有一部极道电影等着制作。

    相邻推荐:从柱灭之刃开始的万界之旅亲手打造一个豪门盛芳妖怪茶话会超级私服美利坚传奇人生美利坚纵享人生我是双开大佬神级插班生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