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一剑长安 > 第三一一章动与静,惊与变(中)
  • 第三一一章动与静,惊与变(中)

    作品:《一剑长安

    湛胥对帝俊有所保留,但帝俊又何尝不对湛胥有所保留。

    要不是因为徐长安的成长太过于惊人,湛胥才不想帮助帝俊;同样,若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地步,帝俊也不会直接动用这类有可能会反噬自己的底牌。

    不管是相柳一族的崛起,还是湛胥打开封印,或是他被裂天和徐长安联手击败,亦或是最终湛胥逃得一命,其实这一切,都在帝俊的算计之中。

    他早就知道相柳一族会出现一位极有野心,工于心计之人。故此当这淬血之法被相柳一脉的老祖宗得到之后,他才没有第一时间夺回自己意外得到的功法。

    只不过,后来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败得如此彻底,更没想到这相柳一族的实力会膨胀得如此厉害,甚至隐隐超出了他的掌控。

    好在,他救下的湛胥还算有用,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帮他继续进攻圣朝。只要在徐长安没有出来之前能够帮助他进入长安,取得埋藏在长安城下的天道之眼,那对于他来说,一切都值了。

    只要他能够如同以前一般和天道融为一体,哪怕无法突破到道祖所说的无上之境,他也有把握和有信心对付徐长安。

    如今长安城下埋藏着的东西对于湛胥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哪怕现在公告天下也没问题。毕竟有资格争夺天道之眼的人就那么几个,不过不管是帝俊还是湛胥都不是蠢货,能够少惹一分麻烦,还是少惹一分麻烦的好。

    湛胥回到了帝阙在这通州的老巢,位于城外的村落中,从外面看去,没有任何问题,就算是有圣朝官兵,甚至是夫子庙的修士前来查探,都看不出任何一点端倪。

    湛胥走进了一个寻常的院子里,随后关好院门,检查了一遍周围都没人了,这才从院落中搬起了一块石板,露出了一条甬道,朝着下方而去。

    等他进入甬道之后,便用修为将石板盖上。这石板之上摞着一层厚厚的灰,不注意看的话就和地板无异,压根看不出问题来。

    在这村落的下方,便又是一个完整的村落。有屋舍,有忙碌的人员,甚至还有一些猫在下方乱窜。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除了没有阳光之外,倒是和外面也没什么区别。

    最为恐怖的是,整个村落在湛胥的控制下没有任何的秘密,哪家寡妇和鳏夫发生事儿了,哪家的小娘子思春了,这些事儿他都一清二楚。

    他倒不是为了偷听这些破事儿,只不过之前还是得小心行事。所有的事儿都必须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才会放心。

    但现在不用了,因为他们即将由地下转为地上,只等他一个完整的计划出炉便行了。

    湛胥站在了这地下村落的中央,声音有些低沉,朝着忙碌的所有相柳族人发出了命令。

    “诸位,自打我接手帝阙这两三年来,我都把你们给放在我身边,帮助我夺取帝阙的财富,装大我们自身的力量。我想请诸位记住,我们是族人,我们是相柳一族!”

    声音虽然低沉,但却充满了力量。

    这些湛胥的心腹听得这话,一个个呼吸都沉重了起来,因为他们似乎已经猜到了即将发生什么了。

    “不敢忘!”

    顿时众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当初相柳一族化整为零,他们流落各地。随后帝俊让湛胥带领帝阙,湛胥这才借助帝阙的力量,将族人给重新聚集在了一起。不过,这一次他可聪明得多了,并没有暴露自己的野心和如今得到的力量。

    他如同一条蚂蟥一般,只有等他将帝俊的血吸干之时,才是他们相柳一族出山之日!

    “好,诸位记住,不久后金乌一族将会再度和人族开战。不出意外,这一次将会是我去指挥金乌一族的大军。”

    “族长,那是不是我们就两头搞破坏,然后将金乌一族的银子,粮食都给扣下来?”如今的湛胥,已经成为了相柳一族的族长,他话音刚落,便有人问道。

    “不是,记住我们可以暗杀金乌一族的人,可以暗杀人族的将领。但却不能克扣任何的粮食和银钱,若是有必要之时,还得把我们这些年侵吞的财产给吐出来一些,出钱,出人,出力!帮助金乌一族攻入长安!”

    这些相柳一族的族人听得这话,一个个的脸上都出现了愤怒之色。他们可记得很清楚,当年他们相柳一族大败,就是因为裂天和徐长安联手。按理说,金乌和人族开战,他们最好的做法便是从中牟利,谁都不帮。但现在族长的意思却是要他们全力帮助金乌一族,灭杀人族!

    这,他们当然想不通。

    “放心吧,最终这天下还是我们相柳一族的。我们要不遗余力的帮助金乌一族,至于可以暗杀金乌一族的人,那只是为了栽赃嫁祸在给人族,挑起双方怒火,仅此而已!”

    “帝俊,我自然有办法对付他!我湛胥,用我的性命来保证!”

    湛胥说罢,众妖这才安分了下来,各司其职。

    随即,一人来到了湛胥的身旁,正是他招揽不久的金甲客。

    “大战要开始了啊!你的舞台,来了。”湛胥淡淡地说道。

    “嗯。”

    “对了,帝俊想杀了轩辕仁德和赵居崇,利用他们体内的荧惑之力,找到他的好大儿。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湛胥说罢,便不给金甲客反应的机会,直接离开了这儿。

    他来到了这地下村落的一间密室中,这密室装修极好,若是不考虑暗不见天日这一个因素的话,里面的设置装潢堪比王府。

    而在这密室中,则是坐着一人,因为暗不见天日,他无法如同相柳一族那般精神矍铄。如今的他脸色苍白,精神不佳。

    “小李兄弟,怎么是我招待不周吗?饭菜不合胃口?”湛胥才到门口,声音便传了进来,显得十分客气。

    “你这个王八蛋,当初小爷我真是瞎了眼才救你!”坐在密室中的人身形高大,看向湛胥的眼中充满了愤怒。

    此人,正是李复生。

    当帝俊找上湛胥的时候,湛胥便毫不犹豫地出卖了李复生和敖天。

    “小李兄弟,失败和背叛总会贯穿人生的,世间这张大网是由利益组成的。像徐长安那样的人,终归是少数啊!”

    湛胥被骂了也不恼,只是笑着说道。

    “行了,我们不会给你功法了。”李复生才想说话,敖天便从他的体内出现,化作了一条七彩神龙的模样,直接说道。

    “敖天前辈,您错了,我这次前来,不是讨要功法的,反而是来给两位一份礼物的。”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会再相信你了。”李复生直接怒道。

    “无所谓,这份东西,还请敖天前辈看看。对了,我再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徐长安被帝俊困在上古天庭中好多年了。按照帝俊的估计,他至少要十多二十年才能出来。现在帝俊已经准备攻打长安了。等他等到长安城下的天道之眼时,便是他夺取小李兄弟这鱼妇之躯日。其实,你们俩应该有办法阻止的吧?”湛胥说着,从袖口中掏出了几页纸,上面写了一部功法,正是前段时间帝俊给他的功法。

    帝俊给的东西,他可不敢完全相信。最好的法子,便是请这位敖天对比一下。

    做好这一切之后,湛胥嘴角带起了一丝笑意,离开了这密室。

    他该做的都做了,该提示的都提示了。这两人,应该懂他的意思吧?

    等到湛胥离开之后,李复生看向了看着桌子上写着《天帝玄功》的敖天,立马问道:“敖天师傅,他什么意思,我们怎么阻止帝俊?”

    敖天听闻这话,脸上露出了纠结之色。他将目光从纸上收了回来,叹了一口气说道:“湛胥的意思,是让我占据了你的身体,让鱼妇的身体被我用了,帝俊自然看不上我们龙族的身躯!这样一来,他自然无法成功。不过……”

    敖天顿了顿,最终还是艰难地吐出了那三个字,“你得死。”

    敖天说罢,闭上了眼,便不再说话。

    而李复生,同样低下了头沉默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相邻推荐:后海有家酒吧太虚圣祖永夜支配者花都最强医神我的冰山总裁未婚妻娱乐圈bug我在异世当中介沈氏家族崛起医药空间:神医小农女龙神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