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真像啊

作品:《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由于风弛晚上还要加训,在四合院里兄弟俩一起吃了顿晚餐,风羿让小甲把风弛送去培训地方。

晚餐后的时间风羿也没闲着,还得继续检查第二天需要用到的材料。

次日,风羿来到京城联保局开会。

和贺主任说的一样,这次会议主要是关于巨兽瑟潘事件,风羿在这里做一次详细汇报,然后当面解答一些疑问。

这个不大的会议室里,在座的除了几位资历比风羿老许多的专家之外,还有好几位联保局的领导,气氛也显得更严肃。

不过风羿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没怯场,依照计划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首先,发现巨兽瑟潘的过程,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一切起始于雨林里那个村落的酋长手里的巨蚺椎骨。

这些并不是隐秘的事,酋长早就被问过话,还被采访过,都提到了这些,没有太大的编造空间。

第二,风羿寻找散落的遗骨,整个过程也听起来令人匪夷所思。

风羿一点儿心虚都没表现出来,解释起来理直气壮。反正联保局知道他嗅觉敏锐,不是一天两天了。

“除了嗅觉确实敏锐,我还有一种很特殊的直觉。就比如,我当初被阳城动物园邀请去拍节目,拍那个直播开蟒蛇蛋。”

当着一众联保局领导的面,风羿开始一本正经的发言(甩锅):

“关注爬虫领域的领导们应该知道我这个人,我对蛇类有一种很难解释的天生的直觉,这是我的天赋……”

会议室里,几位了解内情的人都微微点头。

虽说风羿是野路子出身,但确实有实力,不管是群众认可度,还是联保局内部的评估,都是相当高的。他们就是看中风羿的这种天赋,当初才破格把他提升为专家委员会的成员。

贺主任抬头看了风羿一眼。他可不认为风羿这时候提起那条小蟒蛇,只是简单的举例。

“当初拿出来直播开盲盒的那些个蟒蛇蛋,是由某非法组织培育,这事可以查到。

“我选择的那个蛋,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现在看来,我当时的感觉是对的!”

说话间风羿递出来几分资料,都是这段时间提前准备好的。

“上面几张是动物园里同一批破壳的小网纹蟒的生长数据,以及其他蟒蛇的生长数据。

“下面的那一叠,是我亲手开盲盒开出来的,认养的那条小蟒蛇的生长数据。”

不仅与同一天出生的蟒蛇做对比,还要与同种类的蟒蛇来比较,这样才更有说服力。

这里面还包括了阳城动物园给出的检查记录,证明饲养过程中他们并没有使用催长的药物,未使用激素含量超标的食物投喂,那条蟒蛇它就是吃的多长得快,而且越来越明显!

几位专家和领导看着手里的资料,面色各异。

关注过“小锦鲤”的人没有太震惊,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这些都是真的?!”

“竟然长这么快!”

“口腔的细菌还有突变?!”

“口腔细菌突变那个事我知道,是真的,那谁的团队一直在研究突变菌。”

风羿等这些人议论了一会儿,才继续用一种疑惑又惊喜的语气:

“细菌突变我了解不多,我只说它给我的感觉,和我在热带雨林里发现巨兽瑟潘的感觉有些相似!”

会议室其他人察觉到他话里的意思,忍不住坐直了身体,齐齐看向风羿,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一位脾气急躁些的专家迫不及待问:

“你是说,它能成为第二个巨兽瑟潘?!”

“不能。”风羿道。

“……那你的意思是?”

“它会长得比同时期的其他蟒蛇要大。”风羿停顿了下,补充道,“要明显大些,但到不了瑟潘那级别。”

“它可能会长到……八米?”有人问。

能坐在这里的人,对蛇的真实长度有一定了解,不会相信那些动不动就十几米、几十米的鬼话。

“有可能会更长一点,奔十去吧?其实我心里也没底,只是直觉告诉我,它会长得更大一点。但也说不准,这个事儿怎么能说得准呢。”

风羿继续睁眼说瞎话。

没办法,正常来讲,这个问题确实不好说。

如果能说得肯定,那就是你有问题了。

风羿从来不敢小看这帮联保局的人,他这次只是想借着巨兽瑟潘的事情,把“小锦鲤”的特别之处摆在联保局诸位领导专家面前。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我不是研究基因的,不知道它的基因里面有多少突变位点,只是我的天赋和直觉告诉我,它可能会长得比较大,极限体长会是一个新的纪录!”风羿说。

一位领导这时候放下手中的资料,目光直视风羿,问道:“所以,你的目的?”

风羿:“要研究也要保护!比如研究它口腔细菌,需要适度,它受惊吓会吐食,食欲不振影响生长,它现在正是能吃能长的时候,这不影响它长个儿了吗!”

“小锦鲤”越长越大,迟早会因为体长引起更多人的注意,除了口腔细菌,还有些人会研究什么生长基因啊,什么遗传育种啊……

合理研究是可以的,就比如风羿自己也在研究自己,但风羿从来不敢小瞧人的疯狂,真到那时候再做准备就迟了。

那些研究团队,什么组织机构一窝蜂地跑去,出事了咋办?

风羿不可能一直守在动物园,也不能太相信动物园对“小锦鲤”的庇护,谁又能保证动物园一直能坚守底线呢?

既然迟早要面对这方面的问题,倒不如借此机会先跟联保局的人透个信,保护伞就让他们来撑!

风羿今天坐在这里就是为了告诉他们——

我的天赋让我发现了巨兽瑟潘,我的天赋又告诉我,“小锦鲤”可能会长得很大,全世界就这么一条,你们就说吧,这个保护伞你们撑不撑?

头铁固执的联保局,不说能完全解决问题,但在很大程度上确实能压制住一些人的小心思。

联保局的领导们还没说话,几位专家已经激动得不行。

巨兽瑟潘只剩骨架,并不完全,但“小锦鲤”可是活着的!还正处于极快的生长期!

或许他们能从“小锦鲤”身上找到巨兽瑟潘体型如此庞大的原因!

“千万要保护好,全球就这么一条,独苗苗啊!”

风羿说这句的时候,格外情真意切。

除了想借此机会让小锦鲤免受多余的干扰,他还想看看联保局究竟会如何做,心里有个准备。

万一哪天我要是现形了……

一想到那个情形,风羿就格外惆怅,面上带出来的那一点忧愁真真切切。

联保局的高层们一直在留意风羿的神色,的确真实不作伪。

虽然不知道风羿说的这些没有足够科学依据的事情,究竟会不会发生,但他们已经放心上了,会留意。

不可能因为风羿几句话,几份材料就立刻在这个会议上作出决定。

风羿也没指望在这场会议上就得到肯定的回复,不过他会继续观望。

做完汇报,风羿回到住处。

在外出这段时间里,戴方珣已经让人送来了邀请函,还给风羿发消息说,如果用车不便,他们可以派车来接。

除此以外,戴方珣特意强调,去参加寿宴不用带贺礼。这是他家老太太要求的,不单指风羿,所有同龄人都不需要带礼前往。

老太太不缺这点东西,“孩子们”心意到就够了,不讲那么多虚礼。

原本还打算出去选个礼,看到戴方珣的信息,风羿也就遵循老人家的意思,不搞特殊了。

次日,风羿来到办宴的度假山庄。

地方确实很大,停车场都分好几个。入口还设有安检探测门,安检员在旁边礼貌候着。

今儿过来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安检严格也能理解。

戴方珣作为亲孙子,今天忙得很,但特意让表弟来迎接。

“羿哥好,我是戴方珣的表弟方韬。久仰大名!今儿可算是见到你本人了!”

方韬一阵小跑过来,跟风羿使劲握了握手,很激动的样子。

“羿哥这边走,今儿邀请来的朋友大多都那边的园子里玩,都是年轻人,父母一辈的在另一个园子。宴会开始之前各玩各的,到点了再去宴会场。”

不像门口客气有礼的礼宾员,方韬看上去就一自来熟的在校大学生,路上见到什么就给风羿介绍一番,聊聊他们今天的安排,给些推荐。

“这边是戏台,咱年轻人对戏感兴趣的很少,一般不去那边。不过今天有相声,请的还是……”

又往前走了没多远,看到一个园子。

戴方珣邀请来的大多都是同龄人,这里也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供年轻人们聚一起玩乐的,不想去逛山庄,就在园子里吃喝聊天。

这个时候已经来了不少人了,还没进去就能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相互称呼这个少那个爷的,热闹得很。

两人进去的时候,有个声音响起来,带着些玩世不恭:

“韬子你刚才出去干嘛呢,打牌一转身没见你影儿了,听说你是去大门口接个人进来,谁呀?不是都说好了,今天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里带……”

正往里面走的方韬笑容一僵,心说:高成你小子平时嘴欠就算了,今天也不看看场合?

脸还没沉下来呢,就听惊喜的嚷嚷:

“哎哟,羿少?!

啪!

刚才嚷嚷的高成,一巴掌呼在自己在脸上。

“这脸我自己打,不劳烦您亲自动手!刚才就当我在放P!”

周围见状一阵笑开了。

能屈能伸,伸缩自如,是个人才!

风羿也微笑。这人挺有意思。

高成打完自己脸,大步过来跟风羿握手:

“羿哥你好,我是高成,你可以叫我小高,在这里遇到真是有缘啊,我是你的脑残粉!”

风羿笑着与他寒暄。

其他人也过来打招呼。

笑闹之余,看高成的眼神也颇有深意。

你小子是真不懂看场合吗?

真不是玩心机故意引起注意?

是真情,还是演的,别人或许只是猜疑,但情绪信息能告诉风羿一切。

有些事看破不说破,面上配合就行了。

进园子里才坐下,戴方珣亲自过来,说老太太知道风羿来了,想见一见。

老太太今天作为寿星,可没时间单独去见多少宾客,戴方珣也很诧异,老太太竟然愿意抽出时间来跟风羿见一面。

风羿也惊讶,跟着戴方珣来到老太太所在的宅院。正式的宴会还没开始,老太太暂时歇在这里。

戴方珣他奶奶,八十岁了,身体康健,生活顺遂,整个人显得宽和。不是表面装的,内心情绪信息也是如此。

可不是风老爷子那种三天两头发脾气的阴晴不定。

风羿终于见到这位老太太,说了两句吉祥话,被老太太叫到跟前儿坐下。

老太太戴着老花镜,目光在风羿脸上来回看了好几遍。

“真像啊!”

老太太笑得和蔼。

风羿面露疑惑。

老太太道:“像你姑奶奶!”

并不是说长相真有那么高的相似度。

脸型确实比较像,不过五官有明显区别,各有各的特点。

但是整体给人的感觉,却莫名的相似。

“我还有以前跟你姑奶奶的合照,可惜今天没带来,放在城区的老院儿里。”

老太太跟风羿姑奶奶认识,虽不常走动,不算熟稔,但也有交情。

今天是听孙子说风羿来了,她特意空出时间见一见旧友的后辈。

“你这孩子长得可真好,瞧着比网上还俊呢!”

老太太乐呵呵地说着,让风羿别太拘谨,山庄里很多好玩的地方,想去哪儿玩直接去就行,骑马、钓鱼、摘果子、听相声,不知道路可以直接问沿途的礼宾员。

老太太还加了风羿的联系方式。

“等我下次回老院儿翻一翻照片,到时候给你发过去。”

记起什么,老太太又问:

“听小珣说,你去参加明耀拍卖会时,买下了一颗黑色钻石?”

风羿点头:“黑钻挺有意思的。”

老太太道:“你跟你姑奶奶这点喜好也相似,都对黑色钻石更感兴趣。”

理了理披肩,老太太回忆往昔:

“当年我们一起去参加一个珠宝展示会,我和其他人,喜欢翡翠玉石以及璀璨火彩的钻石,只有她,对珠宝展上那个颜色沉闷,看起来与普通石头差不多的黑色钻石感兴趣,还花大价钱买下来。可惜,后来与她联系的时候听说那颗黑钻遗失了。”

风羿:“……”

遗失?

以姑奶奶她老人家的本事,这种物件怎么可能轻易遗失?

很大可能是跟我一样,把花大价钱买来的黑钻“放烟花”了。

只是这么一来,姑奶奶用过的借口,我要不要换一个?

以后别人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这时候又有客到访,风羿本打算告辞,老太太让他稍等一会儿。

片刻后,有人进来,手里拿着个小盒子。

老太太并没有接过去,而是让人直接把盒子递给风羿。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风羿迟疑地打开了巴掌大的盒子。

里面装的是一个黑钻饰品,胸针那类,做成蛇样。男女佩戴都合适。

“小玩意儿,拿着玩。”老太太道。

既然风羿和旧友是同样的喜好,那她手里这个见面礼送给旧友家里的“小孩子”,也合适。

饰品上的蛇,用的是小颗粒的钻石镶嵌组合而成,整体是黑色钻石组成,眼睛和身体其他部位的细节搭配绿宝石与无色钻。

尺寸虽小,但每一颗小钻的成色都相当不错,黑钻整体颜色均匀,不是市面上流通比较多的那种成色很差的碎石。

看得出来应当是名师设计,工艺也讲究,制作精致。

“我偶然得到,送给你。”

老太太似乎很开心,真实情绪比表面上露出来的宽柔微笑,要更强烈一些。

因戴方珣的话,风羿空手而来,却没想到反而收到一份赠礼。不太好意思。

除此以外,风羿还感觉,这个过程中,老太太的情绪反应有一点……嗯,不好讲。

老太太这个礼物送出手就没再磨叽了。风羿道了谢,又说了几句祝语。

离开老太太所在的宅院,风羿让戴方珣忙事情去,他自己在山庄里走走。

找了个清静地方,风羿给管家发信息,问了这位老太太的事。

管家一听:【哦,她啊。你姑奶奶救过她。她的仇敌曾雇人往她包里放剧毒蛇,被你姑奶遇到了,出手帮了一次才认识。】

风羿:【老人家现在性情宽和,看不出来曾经的生活挺波折啊。】

管家:【当然宽和,十多年前就把所有的仇敌都削完了,现在只剩岁月静好。】

风羿:“……”

风羿又说老太太送他一个礼物。

管家:【什么样的礼?】

风羿:【[图][图]】

管家:【收着吧。不送给你,她也会尽快送给别人,她最怕蛇了。再名贵的东西做成蛇样她也不会喜欢,只是今天遇到你,正好送出手,她心里一定很高兴,还觉得送对人了。】

风羿:【嗯。】

老太太把这个盒子送出来的时候,内心是挺高兴的。

管家:【仔细看了看,设计不够大气,东西先拿回来我找人改几个细节你再戴着玩。】

没等风羿回复,管家又很快发过来一条消息。

管家:【还有个事,你订的那款公务机,不久之后就可以使用了。不过内饰方面,我与设计公司进行了交流,有一些新想法,可以再加入一些概念设计,更有氛围感。】

风羿:……

NO!

作者其他书推荐: 原始战记 未来天王 星级猎人 回到过去变成猫
相邻推荐:仙子请自重重生修道士诸天农场主破谍暗黑红谍直播:我在山村的悠闲生活鉴宝黄金瞳鉴宝金瞳贩鬼超市时间贩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