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衡华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小玉庭招魂返陽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小玉庭招魂返陽

    作品:《衡华

    一日后,衡华从闭关中出来。

    他花费三日苦功,将嵴骨和头颅打通,造化真元上下流转,脑袋不会再轻易掉落。

    只是邪术痕迹犹在,虽然主骨已再度续接,但皮肉之伤未见痊愈,脖颈能看到一圈紫红色伤口。

    根据伏衡华推测:下咒暗算自己的蛙人王,原是打算拿自己的头颅练功。但因为劫仙潜入地下,他分身无暇,诸多后续手段无法施展。但想要把咒术彻底消除,还是要等玄通上人把始作俑者解决。

    为此,衡华往脖子套了一条颈带,掀帐篷出来。

    “咦?怎么突然冷清了?”

    洪昌乙、东墨阳、李如心、宇文春秋等人全不见了。就连啸鱼、恒寿也不在帐篷外守着。

    伏白民蹲在门口,正逗弄那对复活后的小白兔。

    见伏衡华出来,他忙把小白兔收起来。

    “哥,你出来了?”

    看到衡华脖子上的颈带。

    “伤势好了吗?”

    “七八成吧。其他人呢?”

    “他们都去研究法相,打算提高战力。”

    经过几番和妖**战,众人深知自身战力弱小,不足以守护八门阵,便求着长辈帮助,纷纷开始研习法相之术。

    伏衡华看到伏白民袖子在不断蠕动,想到两只小白兔,目光幽邃:这份孽缘若真避不开,还是趁早挑明,斩断了好。

    今世既然是我家族人,便容不得再被张曦月祸害到死。

    嗡嗡——嗡嗡——

    忽然,乌云从西方涌来,黑压压一片遮蔽霞光。

    兄弟俩定眼一瞧,却是一片蜂虫大军。

    衡华带伏白民去见恒寿。

    几位宗师和诸位金丹修士聚在一起,正在商量对策,挑人出去对战。

    “金丹级别的蜂王?打头阵的吧?”

    “赤焰蜂,一种携带火毒的蜂虫。”

    “得知我们这边有宗师坐镇,雷蜂一系的妖王们还能坐得住?他们怎么不亲自来?这是炮灰?”

    “也未必,兴许他们故意派族人送死,为自身突破劫仙呢?”

    忽然,洪璇玑面露微笑。

    “无妨,咱们不用出手,让我家那个不成器的后辈去试试。”

    阵外,五色霞光陡然升腾。

    云霞中隐现鸟首,伴随着一声鸟鸣,五色神光扑向乌云。

    几次穿梭绞杀,蜂云越来越小。

    洪璇玑老神在在道:“万物生克之道,蜂虫畏惧飞鸟。而火属蜂虫,亦在五行之列。”

    嗡嗡——撕拉——

    虫云深处,两座蜂巢缓缓升起,火光在彼此间跃动,催生一大片火海。

    五色霞光陡然合拢,化作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五彩大孔雀。

    羽翼震动间,烈焰、神风扑杀虫云,再把虫云削减三分之一。

    待两只蜂王率众杀来,五色神鸟再度变化成一尊十八臂金身的神人,手持伞盖、金弓、银戟、宝瓶等法宝。

    他身后浮现五色光羽,彰显五行大道奥妙。

    只是刷刷几下,五色神光便把两座蜂巢击碎。

    衡华望着这一幕,陷入沉思。

    他们制作法相,是不是太快了点?

    五行宣王法相,是我根据大长老化婴后的法相借鉴而来。故而洪前辈也是五行道的高手,也不能一日之内点化法相吧?

    正想着,东边又有一群妖兽赶来。

    明镜尊和千眼大士同时现身,将这群妖兽击杀。

    这是自家的手段,看到李如心、啸鱼完美掌握机关法相,他暗暗点头。

    南方,一群火牛刚刚出现。东墨阳和宇文春秋纷纷展现法相,将其尽数解决。

    另一尊明镜尊?

    还有一个……蛋?

    白玉丹有丈许大,自带先天宝光。刚一出现,便把妖气驱散,迫使诸妖战力衰减,随后被二金丹修士轻松斩杀。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几人小试牛刀,返还八门阵向长辈们复命。

    有这群人在,自然不需要伏衡华一位演法师再在外面各种奔波。

    于是,他彻底清闲下来。

    接下来镇守八门阵的时间,衡华只负责阵内后勤,充作医修角色,帮修士们疗伤。

    但让衡华每天不干别的,天天给人疗伤治病,比杀了他还难受。

    他这个人最无常性,又事事喜欢讨巧。

    很快便想出一个便宜省事的法子。

    “啸鱼,恒寿!去弄点灵玉、山石来,最好再找些草籽、灵木,少爷我要弄造景。”

    二人早就习惯伏衡华天马行空的想法,立刻下去准备材料。

    伏衡华坐在帐篷里,回忆构思玉庭山的风景。待二人将材料配齐,他依循“玉庭山貌”,构造一座微观山水。

    恒宇真人原本在阵中心静坐,忽然察觉一丝陌生却又带着几分熟悉的长春真气,不自觉走出来打量。

    只见衡华帐篷前,立着一座“小玉庭山”。

    和自家玉庭山长春福地的结构一模一样,甚至连风水灵脉都一一对照。

    长春真气正是此山所发出,正逐步更易八门阵内的环境,构造一个用来恢复疗伤的“小长春福地”

    真人心中转过种种念头,最终忍不住暗骂:

    “这小子的风水术——他到底都学了什么杂七杂八的玩意啊!奇技淫巧,他也不怕耽搁自身修行?”

    玉虎上人传授的风水局被伏衡华玩出新花样。

    他将阵法、风水术、灵建学糅合。

    每一座山水造景都具备阵法功用,能聚拢灵气,防御敌人。同时也具备风水之妙,改换运势。

    赶巧,金符道主带弟子们赶来八门阵相助。

    见伏衡华缔造的小玉庭山在徐徐推动长春真气,不禁好奇问:“这位是玄微派的哪位新晋真传?他是炼器师还是灵筑师?”

    “演法师。”

    恒宇真人没好气回了一句:“还有,他不是玄微派的。”

    “不是?”

    伏衡华仍是一身两仪道袍的做派。

    跟东墨阳、李如心等人站在一起,更衬出三分太玄之风。

    “不是玄微派,总不会是你家天乙宗吧?”

    金符岛主转头笑问天璇子。

    天乙宗也以两仪阴阳入道,但他们家的祖师偏好占卜、星象。当年太玄宗为天乙祖师推演的仙诀,便是一本以阴阳星象为核心的道书。他们以祖师的专属功法为通行版,阐述研习自家道统。与崇尚元气法力修行的玄微派,已经渐行渐远。

    当然,这只是修行理念与道路的差异。两派平日关系极佳,门徒经常走动,跑去隔壁听讲。

    天璇子尴尬一笑:“不是——”

    见他还打算往两仪道等其他门派猜测,天璇子不耐烦道:“他不是太玄道统,一个世家子弟。只是跟我们有些渊源。近些年,他在玄微派修行,就把玉庭山微观景象造出来。只是没想到,他竟然能让一座假山具备阵法基盘的效果。师叔,你看他这样鼓捣,是不是可以……”

    “你若好奇,就让他去造一座天乙山门试试去!”

    天璇子笑着摇头,继续打量“小玉庭山”。

    别说,伏衡华这种山水造景的确让人耳目一新。

    三大水域十座步仙洲,福地众多,各自功用亦有不同。有的福地擅长聚火,可增幅火系道法威能。有的福地擅疗伤,能生肌肉骨。

    赶巧,金符道主一行人在来的路上,有几个弟子被妖兽所伤。随着长春真气流转,他们的皮外伤竟自行治愈。

    这还没完。

    伏衡华又让啸鱼、恒寿等人制作木偶,将他们的生辰八字藏在偶人内,封入小玉庭山内。

    看到这一幕,金符道主、恒宇真人悚然一惊。

    “招魂复活之术!这位道友可以重塑肉身?”

    金符道主满脸不信。

    可恒宇等人看到小玉庭山周边蹦跳的两只小白兔,全部沉默。

    这小子,似乎还真能搭建一个“复活点”出来。

    衡华把伏家人的偶人制作完毕,锁入小玉庭山后,来寻恒宇协商。

    恒宇迟疑道:“你小子在玉庭山才几天?这种门道,怎么看出来的?”

    “这种功用还用看?解析长春福地的妙处,将心比心,我也会这么安排。难道玄微派千年以来,各位前辈的智慧还不如我?”

    招魂复生,是玉庭山长春福地的隐藏妙用。

    真传弟子在福地寄托本命偶人,内置生辰八字。即将身死之时,强行把魂魄拉回玉庭山。

    卡在命数不绝,生机未尽的非生非死之时。待同门再把肉身抢回,就能重新还魂。

    这是一种模拟“复活术”,绕过死劫的手段。

    但此法受诸多限制,陨落在天劫下的修士,被敌人强行拘魂,受困于道域或密闭空间,以及肉身毁灭者,再无回转之机。

    遗洲与人间封闭,在遗洲死亡的玄微派弟子,魂魄便无法返还玉庭山。

    伏衡华此举,无异于让玄微派在遗洲内,也多出一丝生机。

    恒宇思忖后,找衡华讨要“小玉庭山”控制权。

    衡华也大方,任由恒宇祭炼执掌。

    真人先将自己、东墨阳的偶人封入,又和天璇子等人商讨,将其他太玄道脉同道的本命偶人藏入小玉庭山。

    但在真人控制时,明白这座小玉庭山的巨大缺陷。

    他们山门的福地,不受名额限制。可这座小玉庭山碍于材料和等级,只能招魂一个人。

    一个人的魂魄进入小玉庭山“复活”,山水造景当即崩溃。需重新准备材料,构造第二个造景。

    “你多制作一些,留着更替。”

    衡华爽快应下。

    然后,他看了一眼八门阵越来越多的同道,继续带啸鱼等人跑回帐篷忙碌。

    相邻推荐:神秘复苏之纸钱神秘复苏:开局获得邪灵编辑器我在神秘复苏成为bug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到神秘复苏之我没有外挂极道武学修改器极道典吞噬星空之万物之主斗罗之皮虾星神斗罗之我能听见千仞雪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