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玄幻 > 全家流放,末世大佬在逃荒路上开挂了 > 第二百四十章 姚令君·一身清骨
  • 第二百四十章 姚令君·一身清骨

    作品:《全家流放,末世大佬在逃荒路上开挂了

    卫雅又在东小院住了一日,而后被文洵连哄带抢地拐回了主院。

    文澜三五不时地听刘管事和程大山报一报各处生意的形势,安排下去的人都不错,没什么让她操心的事儿,黎山那些混混们也都对她的威名如雷贯耳,没人敢来找麻烦。

    文琴把文棋送去了曹恭直手底下学术数,早上送晚上接的,倒是和曹济舟打了不少照面,只有文棋和曹济舟苦不堪言。

    黎山县城繁荣而忙碌,暮色四合,灯火辉映,人流依旧没有消减之势,甚至北方部族来行商的都多了些。

    打从开春周华家的石场关门之后,县里其他小作坊趁势而起,如今倒也干得有模有样,赶上县里这笔大生意,夜以继日地开山采石运到县城周边。

    城防一层层加固,县里守军每日驾马出城巡防。

    文澜和慕容晏去县令家共同研究黎山布防,文遇带着小楼派过来的一个丁营小组长去改造投石车。

    “你们这倒凉快。”文遇小脸发红,攥着一张手帕狠狠地撸了一把额头的汗,随后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手摇风扇的对面,将风扇挡得严严实实。

    管家一见他就笑眯了眼,“诶呦小公子,你坐这边,我给你打扇子,小心吹着凉了。”

    “食楼将你教的那凉糕研究出些新花样,晚上带你去吃。”文澜给他倒了碗梅子汤。

    文遇一口喝了,扭头看向慕容晏和县令老头。

    “丁营有不少好东西,此间事了,你去随便挑。”慕容晏笑道。

    县令老头哑了哑,空着两手不知所措。

    文遇扭过小脸,“没关系的,即便我小小年纪在为县里操劳,顶着大太阳热得要死,大人不关心我不表示点什么也没关系的,我不会伤心……”

    县令一双倒八字眉跳了跳,

    然而文遇还没完,他虚弱的一歪小身板,抱住慕容晏的胳膊:“啊,头好晕,好像是中暑了,看在我姐的面上给我开服药吧。”

    慕容晏反手抓住他细细软软的小手腕,不怀好意道:“唔,火气很重,得加一味黄连。”

    文遇嘴角骤然一落。

    这场玩笑到底没开完,县令正要说点什么,虎子火急火燎地窜进来,说姚令君想上城楼看看,守城官没拦他,现下估计已将人放上去了。

    “姚大人自己?”

    “是。”

    县令眉心挤出一道道纹路,满怀忧虑地和慕容晏对视了一眼。

    他们绝不担心姚玉成会做出什么对黎山不利的事情来,只是他如今的身体状况实在堪忧,姚家人怎么还放他一个人走出那么远去?

    “我过去看看。”县令起身。

    慕容晏和文澜文遇也跟了过去。

    ……

    姚玉成是刻意避开家人自己出来的。

    他前半生做谋士跟随先皇争夺天下,后半生做朝臣辅佐帝王治理天下,以筹算大虞的头脑心计,想支开家人出来走走简直比吃饭喝水还要简单。

    他的长子现在管着学堂,隔着几条街能听见青涩整齐的读书声,街上人流如织,男男女女神态平和,已不像去年那样时不时来一场打架斗殴。

    长街平直宽阔,他穿着普通的衣袍,并不觉得正午的日头毒,只觉得阳光很亮很暖,晒去了骨头里的阴疼,久违的温暖舒适包围了他。

    一路走,不自觉就到了南城门。

    说来,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来黎山这样北的地方,姚家是南方大族,他自水乡温软之地而来,随先皇南征北战,最远也只到过拥城而已。

    后来天下一统,他官居尚书令,便常住虞都。

    算起来,已有二十多年没回过故乡。

    这一辈子忙忙碌碌,今日这样暖的阳光忽然叫他想起了少年时在族学,姚家树大根深,乱世里族学也建得体面,记得里头有一座很大的假山,引流水在其间起落,他下了学时常喜欢和几个同窗爬到假山上盖着荷叶晒太阳听水声,他们议论过夫子同窗,议论过乱世时局,也议论过谁家的小姐才貌双绝。

    那假山…可真好啊。

    姚令君望着眼前的城楼露出怀念的笑,抬手按住了前胸。

    那里头,整整齐齐叠着一张已经有些发白的绣帕。

    “我想上城楼去看看。”他对城门前的士兵说。

    士兵不认得他,自然疾言厉色地拦,不过他运气不错,赶巧碰上守城的主官,叫人让开把他放了上去。

    “多谢。”他拱手施了一礼,想说‘给你们添麻烦了,我只是有一些想家,上去看看便下来’,可这话到嘴边又觉得矫情,只好深深地拜了拜,沿着城楼一侧的台阶一阶一阶向上爬。

    爬到一半便累得喘息不停,且城墙遮住了太阳,那些阴冷又趁机爬到了他的骨缝中,密密麻麻地蚕食着这具枯瘦的身体。

    守城的主官拉了他一把。

    黎山的城门楼建的很高,站在当中往南看,能瞧见一碧如洗的天、烈烈如火的阳、绵延千里没有尽头的官道、连成片的墨绿色农田、更远处模糊起伏的山影……

    而他扶着城墙,高处凛冽的风将他的身躯吹成一面笔直的旗帜。

    遥遥相望,好似什么都有了,却没有虞都幽静的宅邸…没有江南照花的流水…

    渐渐地,那些生动的景色在他眼中变成大片的色块,太阳的光晕一圈圈袭来。

    旗帜随风而倒。

    恍惚间,他看见了好多人,看见骆山河一身残甲、看见先帝在三军阵前、看见慕容提枪上马、看见阿盈款款向他走来,握住了他的手……

    “阿盈…”他艰难地叫了一声。

    “祖父!”耳边传来的却不是阿盈温柔的声音,而是一个颇大嗓门的刺耳男声。

    姚玉成难受地抬起眼皮,就见他家小六糊满了鼻涕眼泪的一张大脸。

    “哭得这般不体面。”姚玉成虚弱地斥。

    姚琢又是哭又是笑,忽然想起什么,赶忙拽过慕容晏,“慕容郎中,祖父醒了,你快看看!”

    慕容晏上前搭住姚玉成腕脉,顿了顿问:“令君有什么话留吗?”

    相邻推荐:重生不当舔狗穿成极品老妇,逃荒路上发家致富团宠小奶包:全家带着千亿物资去逃荒带崽逃荒,残废世子缠着我娇养他逃荒?物资萌娃都在手,神医娘亲横着走穿越古代逃荒日常逃荒?替嫁福妃手握千亿物资!空间存千亿物资,后娘带崽去逃荒春闺玉堂风流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