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 343.大学生影像展与颓废
  • 343.大学生影像展与颓废

    作品:《我是导演,我不比烂

    许鑫说继续,李瑞超才开口说道:

    “许导,是这样的,我们几个把这个剧本试着通过不同的方向延展……之前也给您看了几个版本……但就像是您说的那样,它的主题,是围绕着陪酒女和小孩子的故事展开,我们从试着从对立面开始,比如俩人从误会到和解的过程。再到两个人都是属于社会上的“不幸”群体,互相温暖……”

    “说重点,李编剧。”

    许鑫摆摆手:

    “这些剧本延展我都已经看过了,咱们就直接说今天你们把我喊过来的目的就可以了。”

    他想不通这种事情有什么难以启齿的。

    而李瑞超在听完后,张了张嘴……

    最后就跟豁出去了一样说道:

    “我们觉得……这个故事不管是任何方面的延展,故事本身脆弱的故事线与两个边缘人的关系纽带维系,都没法达到许导的要求……”

    “……”

    许鑫没说话。

    只是继续聆听。

    让李瑞超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

    这让他下意识的看了姚婷婷一眼。

    可姚婷婷却没看他,反倒是低头好像在看着剧本。

    不得已,他只能再次抬起了头。

    “许导,我是看到了您的《不醉》得到的灵感。然后……试着把剧本解构了一下,发现……可能……就……拍……拍短片,会更合适一些。”

    这话说到最后都磕巴了。

    可他还是坚持着把话说完,然后……

    也就是他眼睛小,许鑫看不真切。

    否则绝对能看出来他眼里有多慌。

    也不得不慌。

    几万块的剧本买回来,最后拍短片?

    ???

    钱怎么办?

    这是首当其冲的问题。

    其次就是……第一个活,交到你手里就砸了,那以后还怎么合作?

    是不是能力不行?

    这些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编剧团队明白,许鑫其实也明白。

    不过许鑫在听完了编剧团队的意见后,却没什么着急否定或者是不满之类的意味,只是环视四周,看着眼前的几个人问道:

    “大家都这么感觉?”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

    这才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看到了他们的反应,许鑫目光落在了姚婷婷身上:

    “姚编剧,你的想法呢?”

    “我……”

    姚婷婷犹豫了一下后,才说道:

    “也不是不能改,只是改完了之后的故事内容,可能还达不到许导的预期。”

    这是她的原话。

    许鑫想了想,笑着说道:

    “我挺好奇的,大家是怎么达到这个共识的。姚编剧,你的主意么?”

    姚婷婷这下没犹豫了,而是直接看向了李瑞超。

    显然,这是他的想法。

    而被她看了一眼后,李瑞超似乎也“放弃治疗”了。

    主动点头说道:

    “许导,是我的想法。因为我们在试了几个思路后,发现强调故事性,通过故事引起共鸣的要求……在一个孩子、一个陪酒女的脆弱联系下,不说你呢了,连我们内部的要求都达不到。但我必须要承认,它的主线故事其实还是很感人的……而精剪之后的内容,我觉得要比延长更具有冲击力一些。所以才提出了这个建议~”

    而说话时,孙婷已经走了进来。

    欲言又止的。

    见状,许鑫想了想,说道:

    “那就再拿一版的短片故事来吧。我还是那几点要求,第一,故事的内容要接地气。第二,孩子和陪酒女的联系不是流于表面,而是通过一个个小故事、小扣子的堆叠,水到渠成,呈现一种自然的状态。第三……”

    把几个要求同时说完,再等到大家都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或者是记事本上全部记录完成后,许鑫点点头:

    “好,那就先这么说,期待大家的精彩故事。也别有那么多压力,加油。”

    “谢谢许导……”

    听到李瑞超的话,许鑫应了一声:

    “嗯,去准备吧,加油。”

    这是散会的意思。

    很快,一行人拿着自己的杯子离开了会议室。

    而秘书才堪堪把他要喝的冷萃乌龙给拿过来。

    “许导,您的茶,抱歉拿来晚了一些。”

    “嗯,没关系,你先出去吧。”

    他示意秘书先出去。

    而孙婷一听这话的意思,就知道许哥找自己要聊些事情。

    下意识的从包里掏出了记事本。

    等秘书关门,许鑫第一句话就是:

    “这个姚婷婷编剧,以后不再合作了。”

    “……”

    孙婷一愣。

    虽然笔没停,可写完了这一条后,还是下意识的问道:

    “她冲撞您了?”

    “那到没有。”

    许鑫微微摇头:

    “只是我不喜欢她这种人。”

    回忆着刚才他连续问对方的问题,第一个问题,他问的是“你的想法”,而姚婷婷回答的是“也不是不能改”。

    其实他问这问题的意思很简单。

    你的剧本,你的故事,这时候该进行说明的时候,你让一个大学生来讲算是怎么回事?

    要是你们编剧团队的决策,那么作为剧本的编写人,你得拿出来态度,站出来说话,而不是把一个大学生推出来。

    干嘛?

    帮你顶锅?

    不合适吧。

    可姚婷婷的回答,从那句“不是不能改”,就等同于把团队里的所有人给卖了。

    “他们同意改短片”。

    “我这里不是不能改长片。”

    从这句话说出口,许鑫就知道,她背叛了所有人。

    哪怕她后面找补了。

    说什么团队的共识。

    可是又有什么用?

    你的团队,你的作品,你的孩子。

    你不站出来亲自对我说,而是让别人来说?

    这是第一点。

    而第二点,也就是他已经在提醒姚婷婷了。

    所以才追问的那句“你的主意?”

    要是你的主意,你就亲自来和我谈。

    结果,她又看向了李瑞超。

    作为一个剧本的主创,不管团队的决策是什么,你都应该站出来。

    而不是把责任推给别人。

    是,李瑞超只是一个大学生。

    你们只是在网络聊天群里认识的。

    或许他对你而言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背锅侠。

    但有便宜领导占,有锅下属背。

    这种没责任心的人……

    作为一个从小在煤矿上长大的孩子,他是真的接受不了。

    当领导的都没个责任心,能指望你手底下的人干活多负责?

    矿上和别的地方还不一样。

    出了事,那是要出人命的。

    所以,从她连续把锅推给别人的那一刻,许鑫就在心底彻底否定她了。

    而看着婷婷,许鑫想了想,把之前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果不其然,孙婷听完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人……这不推卸责任呢么?”

    “当领导不能起到带头作用,以身作则时……明白了吧?你也是一样的,作为领头羊,第一要则就是让大家都对你服气。自己人,一个锅里搅马勺,自己弟兄要是被当成了随时可以牺牲的棋子,那……”

    他没在继续说下去。

    可孙婷却已经了解了许哥的意思。

    点点头:

    “我懂了。那这个李瑞超呢?您觉得他……”

    “太小了。”

    许鑫微微摇头:

    “跟他说,在《交易》完成后,公司希望他能回去完成学业。但并不是说不合作了,恰恰相反,许导很欣赏他。以后要是有一些作品,或者是等毕业了之后有什么打算,双唯随时欢迎他……还行,挺有担当的。这种人……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差。当然了,只是建议。他听就听,不听……以后也不给他活了。”

    “好,我明白了。”

    孙婷把要点都记在了本子上之后,忽然说道:

    “许哥,还真是挺巧的。”

    “……怎么?”

    “大学生影像节来找您,是邀请您拍一部开幕短片,用来作为2010年影像节的开幕放映,以及邀请您作为影像节的主评审之一参与明年六月份的影像节影片评审。”

    “……?”

    许鑫有些意外,指着自己:

    “我?评审?”

    “对。”

    孙婷点点头:

    “我还特别问了,为什么会选您。他们说大学生影像展是大学生评选电影,每年的评选就是从一些高等院校中邀请优秀大学生出席担任。而您又是目前在读影视行业大学生里面,身为导演成就最高的人,所以想邀请您参与进来……”

    “唔……”

    许鑫搓着下巴想了想……

    “邀请我拍开幕短片?”

    “对……他们说会支付费用。包括拍摄、人员、车马费这些。不过……碍于经费有限,没法给您提供很多酬劳……”

    “哈,那倒不用。”

    许鑫摆摆手,很无所谓的说道:

    “赚学生的钱,我还嫌亏心呢……行,我答应了。《交易》这个剧本如果浓缩一些,故事性确实比拉长好很多。要是剧本满意,短片也花不了多久。”

    听到这话,孙婷想了想,问道:

    “那您要不要和一菲姐说一声?毕竟……”

    许鑫笑了笑:

    “你以为她的粉丝群体哪里最多?”

    “……”

    孙婷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那我让曾姐那边跟她沟通?”

    “嗯。”

    许鑫点点头:

    “好。”

    ……

    “很抱歉,李编剧。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许导的意思。”

    举着电话,李瑞超有些呆滞,下意识的问道:

    “我是被开除了吗?”

    “恰恰相反,李编剧。”

    孙婷那边同样耐着性子解释道:

    “在《交易》的编剧团队当中,我从来没听到许导对哪一位编剧像您这样重视。”

    “既然重视,为什么又让我走呢?我……”

    “因为许导觉得您是一个有担当的人。他相信您的能力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如果能顺利完成学业,那么凭借您这种担当,无论是在影视圈还是在其他地方,都会有一番作为。

    所以,许导希望您能回去完成学业,并且给出了保证。在您毕业后,如果还想继续来到这边,那么双唯娱乐永远像您打开大门。这是许导的亲口承诺,同时,他也希望您别放弃自己的梦想,保持旺盛的创作欲。有什么好故事的话,拿过来,我会直接越过其他人递到许导的面前。”

    “呃……”

    听着这位传说中公司的“一人之下”亲口做出的保证,李瑞超忽然有些闹不清楚了。

    “真……不是开除我?”

    “当然,《交易》您还要继续参与,费用我们也会照常支付。只是许导希望您能在剧本完成后,及时回归学业而已。”

    “呃……这……”

    而见他还有些犹豫,孙婷继续说道:

    “李编剧,如果我们在欺骗你,大可以不用这么费力,只需要和您说一声结束合作就可以了。我也不敢冒许导的名讳来湖弄你。而我刚才对你说的建议,都是来自于许导。当然了,许导也不是强迫你必须回去,他并没有限制您的人身自由。所以具体怎样,还是请您好好考虑一下。可以吗?”

    “……好,我明白了。谢谢孙总。”

    “李编剧客气了,那就先这样,我先挂了。”

    “嗯嗯,好,您先挂。”

    电话挂断。李瑞超看了看自己面前这份炒饼……

    一时间竟然品出了百般滋味。

    不知是甜,还是苦。

    想了想,他对小吃店柜台后面的老板喊了一声:

    “老板,来瓶啤酒。”

    “好嘞。”

    ……

    一晃眼,两个小家伙已经和爸爸妈妈度过了十余个日日夜夜。

    小孩子……太好玩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崽,一向很少关心其他小孩的许鑫现在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儿子和女儿醒来时,看着俩孩子发呆。

    就这么看着姐弟俩眨眼,张嘴,偶尔把手指伸到他们的手心里,看他们本能的抓握……

    一切的一切都让许鑫感觉日子前所未有的美好。

    而按照时间相对论的复杂方程式来运算,快乐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短暂。

    在暖暖和阳阳的第十七天,许鑫踏上了前往南昌的飞机。

    今天是10月27号。

    28号,也就是明天,就是第27届金鸡奖的颁奖典礼。

    《风声》荣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美术》五项重量级提名。

    并且,《最佳女主角》的提名还不止一人。

    男主角由黄小明、王治文收获提名,女主角则是杨蜜、梁冰凝双人争艳。

    作为被誉为近几年来最好群像戏之一,许鑫对于角色的掌控力,通过这一部电影已经给出了证明。

    不过,当这个提名公布时,其实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吃惊。

    但第二反应就是吃惊之后的理所应当了。

    原因其实很简单,《风声》的张函予没获得提名。

    《风声》这部群像戏,要说称得上主角的,其实就五个人。

    李宁玉、顾小梦、吴志国、王田香、武田。

    或者严格意义上再区分一下,王田香更像是配角。

    但没人敢真把他当配角来看。

    他的戏份不仅出彩,还是推动整个故事的节奏点之一。

    并且,王治文在这部戏里所贡献出的演技是有目共睹的,说是主角并不过分。

    但不是说张函予的演技不行。

    只是因为……虽然金鸡奖不跟华表奖一样分猪肉,但好歹也要有个权重。

    《集结号》作为《风声》的对手之一,张函予的谷子地在这里面贡献出了更高水准的演出,通过《集结号》拿到《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是理所应当的。

    而这次《风声》包括剧组在内,一共来了八个人。

    分别是黄小明、于慊、苏有鹏、梁冰凝、王治文,以及许鑫、李平东和郭正义。

    许鑫是最后一个到的。

    下了飞机之后,就被车拉着到金鸡奖的主办方酒店。

    南昌的气候还行,没他想象中那么热。

    好歹也是11月份的天气了。

    20度左右的天气,待着还挺舒服的。

    到的时间是中午,然后他刚带着孙婷到酒店,于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来了没呢?到了没呢?赶紧的啊。”

    听着老大哥跟催命一样的催促,许鑫无奈的说道:

    “哥,我这刚到酒店……您好歹让我放下东西再去行不?”

    “嗨,放什么东西?赶紧的,三楼,12号包厢,麻熘的。不想要份子钱了是吧?”

    得。

    老大哥都这么说了,他还能说什么?

    对孙婷来了一句:

    “你把我东西送房间里吧,我上三楼喝酒去,午饭你自己弄。”

    “好。”

    孙婷点点头,快步去办理手续了。

    而许鑫则直接坐着电梯来到了酒店三楼,进门后跟服务员说了下包厢,很快就被领导了一扇木门前。

    还没推门,他就听见了里面的阵阵笑声。

    打开门之后,就瞧见了王治文、于慊、张函予、吴钢,正谈笑风生,而旁边还坐着两张熟悉的面孔。

    黄勃。

    这个是纯粹的脸熟。

    而另一个则是好久不见的熟。

    刘叶。

    这几个人就坐在包厢胖的沙发上,也不落座,就这么姿势随意,有叼烟有捧茶的在那边乐。

    而许鑫推开门后,于慊第一个做出了反应:

    “哟,到了……”

    因为叼着烟的缘故,他伸手一指许鑫,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时,许鑫已经朝着刘叶走了过去。

    杨蜜和许鑫说过,在当初《黄金甲》首映后台见张维平的时候,刘叶的举动。

    所以她一直喊刘叶都是“哥”。

    两口子都不是什么白眼狼,得人恩惠转脑袋就忘的人。

    当初人微言轻,人家能坐在张维平和杨蜜中间,充当缓和带,给杨蜜一个舒服的台阶走下来……这情分杨蜜记得真真的。

    而同样的道理,作为替自己维护了妻子的人,许鑫看到他后也同样感激与亲切。

    今年的7月5号,他婚礼,杨蜜因为怀孕不太方便出现在公众视野,还特别送去了一对苏绣鸳鸯,好一通表达了歉意。

    所以,他推门第一个就是和刘叶打招呼。

    喊了一声:

    “哥。好久不见。”

    刘叶被这称呼弄的一愣。

    不过倒也不陌生。

    虽然当时大家在《黄金甲》的时候,严格意义上来讲,小许和蜜蜜都……嗯,姑且算是不入行吧。

    但在剧组内外,包括对俩人的印象,以及后面这几年杨蜜和他关系的维系,让他一点也不觉得生分,反倒是笑着起身,张开了双臂。

    要和许鑫抱一个。

    许鑫笑着就迎了上来。

    拥抱了一下后,刘叶才问道:

    “我妹子咋样啦?”

    “能吃能睡,好着呢。”

    “哈哈,那就行。”

    而等他放开自己,许鑫才笑着说道:

    “来晚了来晚了……一会儿我得自罚,勉强自罚一斤半吧。”

    “嚯,你过酒瘾来了?”

    于慊这本能的就给捧上了一句。

    “哈哈~”

    许鑫笑着点点头,跟大家、包括在《风声》之中两场戏就让人记住了“三针下去,签字的签字、画押的画押”的吴钢在内,都打了个招呼后,才把手伸向了黄勃:

    “渤哥您好。”

    “诶诶,可不敢当。”

    黄勃非常客气,明明比许鑫大不少,可还是微微弓腰的说道:

    “许导您好。”

    他弓腰,许鑫就双手。

    然后黄勃一愣,赶紧又把自己的另一只手拿了上来。

    俩人四手对四手,谁也不失礼,谁也不跌份的认识完,许鑫才说道:

    “我还琢磨菜都点好了,我来直接就入席了。还等谁?”

    “谁也不等,直接上菜。”

    于慊手一挥,众人开始落座。

    没什么论资排辈的讲究,都是随便坐。

    不过作为张罗局的人,于慊自然而然的坐到了主座上。

    而入座后一问才知道,吴钢、黄勃、刘叶这仨人是《铁人》这部电影获得提名而来。

    今年的献礼片确实多。

    所以竞争显得尤为激烈。

    不过,这些人能出现在今天这个局上,说明至少或多或少都和于慊有些关系,大家都熟。

    虽然说许鑫年龄小点,但好在都是男人。

    也看不着什么火药味之类的。

    就正常上酒,正常聊天正常说话。

    于慊已经提前安排好了酒席,所以在许鑫到来后,凉菜热菜不到五分钟就一起出了。

    说起来还挺丢人的。

    许鑫一直以为三杯鸡是弯弯菜。

    因为他第一次吃,就是在弯弯那边的夜市上面。

    想不到竟然是南昌的特色菜。

    在加上什么粉蒸肉,瓦罐煨汤之类的。

    对于第一次来南昌的许鑫而言,吸引力显得格外的大。

    “来吧,咱们先走一个。”

    菜上来,酒倒满,也不知道是馋酒还是什么,红光满面的于慊提起了杯子。

    大家整齐回应。

    一杯酒下肚,不约而同的开始夹菜。

    而就在这时,黄勃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他本来不想接的,可看到来电人后,起身说道:

    “对不住,我先接个电话。”

    其他人也没多想。

    琢磨着可能是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在饭桌上聊呗。

    接着大概过了几分钟,黄勃重新走进了屋。

    用一种……有些隐晦的目光,看了许鑫一眼后,才对于慊试探性的说道:

    “谦儿哥,宁浩要过来,方便不?”

    “方便啊,哈哈,那赶紧来,来了还追的上。”

    于慊笑呵呵的指了指酒杯。

    黄勃点点头:

    “哈哈,行。那我这就给他喊过来。”

    说着,他拿着手机似乎给宁浩发了条信息。

    可许鑫的心头却闪过了一丝疑惑。

    发信息喊人?

    怎么觉着……有点古怪呢?

    不过这个念头他也没多琢磨。

    人家愿意怎么喊,那是人家的事情。

    并且,于慊也因为有新朋友要来,所以作为主家放缓了一些喝酒的节奏。

    本来早就开始的第二杯酒暂时就不提了。

    接着,时间大约过了10多分钟,包厢门被推开,梳着平头的宁浩走了进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不过……

    比起许鑫九月份在华表奖上看到的他那红光满面,上台颁奖的模样不同。

    此时此刻的宁浩浑身上下,流露着一个词就可以形容的气质。

    叫做:颓废。

    相邻推荐:舞台上穿越的我爆红了逆天邪神四合院之闫家老大神在塔外万道神塔灌篮:我的湘北留学生涯全职高手:开局买下嘉世大小姐的全职高手震惊!我的徒弟居然是女帝战兵利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