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科幻 > 从港综开始纵横诸天 > 第二十二章 白猿、尸王
  • 第二十二章 白猿、尸王

    作品:《从港综开始纵横诸天

    看出马振邦得了杨副官的提醒,绝难同意让他和陈玉楼合作,鹧鸪哨只能再从长计议,他点头道:“好。”

    多一个老洋人,也多一分把握。

    隔天一早。

    马振邦让杨副官带着一队人马,跟他们两人去寻找元墓。

    鹧鸪哨和老洋人走在前面,杨副官率着一队人马,跟在他们后面。

    见他们跟的有些距离,身上被绑着绳子的鹧鸪哨朝老洋人道:“一会儿想办法解开绳子。”

    老洋人点了点头。

    他们说话的功夫,林子里突然飞过一道黑影,把杨副官和他带来的兵吓了一跳。

    其中一个更是忍不住害怕道:“这,这深山老林里不是说有,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杨副官一巴掌。

    一巴掌扇出去的杨副官,开始有些理解罗老歪了,也不是他想打人,但如果不打,任由这个人乱说,必然会弄的人心惶惶。

    人心要是乱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杨副官冲其怒斥道:“大白天的,害怕什么?!”

    鹧鸪哨显然不会他们平静下来,他幽幽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尸王的声音。”

    尸王?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杨副官和罗老歪不同,后者是真的有那份胆量,但杨副官显然没有。他被吓的脸都白了,用枪指着鹧鸪哨道:“你们两个,前面带路,快!”

    如果只有罗老歪的兵,杨副官这会儿没准儿就开熘了,但队伍里不止有罗老歪的兵,还有马振邦的人,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已经出卖了罗老歪,投靠了马振邦,而且罗老歪都被他杀掉了,他没有退路了。

    鹧鸪哨和老洋人相互看看,开始继续往前走。

    “跟上。”杨副官大喊一声,他喊这么大声,估计也有想给自己壮胆的原因在。

    一行人走了一阵,但始终没能走出树林,跟在后面的杨副官忍不住冲鹧鸪哨喊道:“站住,你往哪带呢,我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样。”

    “你还知道其他的路吗?”没等鹧鸪哨说什么,一边的老洋人就反问道。

    鹧鸪哨这会儿说道:“别害怕,有我们在前面呢。”

    杨副官:“……”

    吼。

    他的话音一落,山谷里又传来一阵怪声,听得人毛骨悚然,杨副官不禁打了个冷颤,勐的推了一把身边的人,大吼道:“跟上,全都跟上。”

    老洋人扭头瞥到这一幕,好笑道:“师兄,看把这家伙给吓的,真不知道他图什么。”

    但鹧鸪哨显然没有开玩笑的心思,花灵包括卸岭众人还都在马振邦手上呢,必须想办法救他们。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他心思急转的时候,下意识想到靓仔乐,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及时赶回来,如果有他们在,或许会多几分成功的希望。

    在鹧鸪哨等带领下,他们终于穿过树林,到了先前陈玉楼带人炸山的地方。

    穿过那一片芦苇,坠落的瓶山“瓶口”,近在眼前。

    更让众人惊讶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口棺椁。

    “紫金棺椁,师兄,难道这棺椁里,就是那位元朝大将军的尸骸?”老洋人惊讶道。“可是这棺椁怎么会在这儿呢?”

    杨副官他们也看向鹧鸪哨,等着他的答桉。

    鹧鸪哨想了想道:“应该是山体塌陷,把这紫金棺椁给震了出来。”

    听到他的话,站在他身边的士兵顿时害怕道:“元朝大将军,这,这不就传说中的湘西尸王?”

    “尸王?”

    众人被吓的连连后退。

    “慌什么!”杨副官呵斥一声,怒道:“这么多人,这么多枪,还怕一个埋了几百年的死尸不成?”

    义正言辞的说了一句,他又拿枪指着鹧鸪哨道:“你,过去看看。”

    鹧鸪哨一脸冷笑的看着他。

    有些时候,人因为心虚,常常会误会旁人的意思。比如这会儿杨副官就认为鹧鸪哨的冷笑是在嘲讽他,一想到这里,他顿时大怒道:“你看什么?!”

    老洋人怼道:“你让我师兄去看,你倒是帮他把绳子解开啊,或者你把我的绳子解开,我帮你去看。”

    解开鹧鸪哨的绳子是不可能的,一同下墓的时候,杨副官见识了太多搬山的手段。他指着两个手下道:“你们俩,跟他去看看。”

    那可是尸王,两个士兵哪里肯去。

    “去啊!”杨副官冲他们吼了一句,上去就赏了他们一人一脚,被逼无奈,两人只能战战兢兢的压着鹧鸪哨往紫金棺椁那边走。

    见他们开始往上爬,杨副官又喊了一声警戒,让所有的人都打起精神,担心真有事发生,他们会反应不过来。

    鹧鸪哨踩着碎石往上走,就发现不止有紫金棺椁,路上还掉了不少器皿,可能都是从元墓里掉出来的。

    有些已经摔烂了,实在可惜。

    棺椁在一处小坡上,已经被摔出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的棺材。三人靠近之后,两个死死这盯着棺椁的士兵,看到底下压了一只毛茸茸的手,还没看清是什么就全被吓了尿了,大喊着“尸变了”,疯狂逃窜。

    “尸变?”站在一边精神高度紧张的士兵,听到这两个字也乱做了一团,纷纷朝后退。

    老洋人想跑,但被杨副官一把拽住了,还有一把枪顶在了他脑袋上。

    “放开我,师兄,什么情况?”老洋人大喊道。

    鹧鸪哨蹲下查看了一下棺椁底下的情况,扭头朝他们喊道:“不要怕,只是一只白猿。”

    听到只是一只白猿,先前被吓惨了一众士兵忙松了口气。

    见鹧鸪哨已经查看过了,没什么情况,杨副官带着几个士兵走了过去。其中一个士兵学着鹧鸪哨的样子蹲下去看了一眼,果然看到被压在棺椁底下的,是一只白猿。

    他壮着胆子连续拍了两下白猿的手臂,见白猿都没有任何反应,他顾不得擦头上的冷汗,咧着嘴朝杨副官道:“没事团长,已经死了。”

    站在坡下的杨副官点点头,看着上面的紫金棺椁,冷笑道:“湘西尸王,我可算找到你了。”

    他们要找的当然不是尸王,但找到棺材,就意味着可以取出其中陪葬的宝货,这一趟就值了。

    就在他们往上走,准备打开棺椁查看的时候,底下的白猿忽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靠的最近的士兵的腿。

    吓的对方疯狂大叫。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其他兵,嘴里大喊着尸变,四处逃窜。

    “吼!”

    白猿发出一声怒吼。

    “它活了,它吼了,尸变,快跑!”

    他们跑的越凶,白猿吼的越凶,随着它的吼叫,无数石头从芦苇里飞了出来,砸向乱窜的士兵。

    吓的士兵们举着枪,对着什么也看不见的芦苇荡,就是一阵射击。

    眼看不断射击,里面还有石头丢出来,杨副官怒吼道:“手榴弹!”

    砰砰砰。

    一阵爆炸之后,终于没有石头飞出来了,杨副官大喊道:“过去看看。”

    等几名士兵举着枪进去查探了一番后,很快又出来汇报道:“团长,是一群野山猴,应该都是那白猿招过来的。”

    杨副官想到先前炸山的时候,就有卸岭弟子和巡逻士兵被袭击,他咬牙切齿道:“***,原来是群野山猴在作怪。”

    “团长,这勐洞河流域,常有成群的野山猴出没,来往此地行商的商人,猴子们知道他们身上带有酒水和干粮,就藏在这深山老林,用石头袭击他们。”

    “抢夺他们食物,就算是衣服和货物,往往也不放过。”

    杨副官点头道:“看来上次在山上袭击咱们弟兄的,也是这群猴子。”

    解决了野山猴,只有一只被压在棺椁底下的白猿,众人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再次朝紫金棺椁走了过去。

    鹧鸪哨当然也被压了过去。

    “这老猿毛色由灰变银,已经不是常物,看它此时所为,想必平日里也绝非善类。”鹧鸪哨看着白猿说道。

    听了鹧鸪哨的话,杨副官站了起来,还打算将子弹上膛,说道:“好,今日我就做件善事,为民除害。”

    见他要打死白猿,老洋人连忙道:“它被压在棺椁底下,也活不了几日了,你又何必赶尽杀绝呢。”

    “你们现在都自身难保,还有心思管这闲事?”杨副官讽刺道。

    “……”

    鹧鸪哨说道:“杨副官,它自由命数,你又何必徒增杀孽呢?”

    “什么意思?”杨副官看向他道。

    “世间生灵,活得年头久了,必遭天地诛灭,若是逃过种种劫难,就会跳出轮回之苦,得个神游太虚,长生不老。这老猿向前一步,错后一步,皆不会被砸中。若非天意,又怎会遭此横祸?”

    鹧鸪哨道:“它是生是灭,不如看上天如何安排。你又何必再多次一举呢。”

    杨副官诧异道:“你没听我手下之前说了什么吗,那些野山猴,皆不是善类,它领着它们作恶,只怕更为恶劣。这样的生灵,也能长生不老?”

    “哦,不对,你说它快死了,这还差不多。”杨副官道:“好,今天就看在搬山魁首的面子上,省一颗子弹,暂且饶了这畜生。”

    和鹧鸪哨说完,杨副官看着掉落在地上的宝货,大声喊道:“兄弟们,把地上这些金银玉铜,都给我拿走。”

    “是。”

    一行人顿时忙碌起来,纷纷卸下身上的竹篓,就把地上的宝货往里面装。

    见状,杨副官又扭头看向鹧鸪哨道:“这紫金棺椁里,真是那元朝大将军?”

    “西域的文化独特,丧葬习俗也与中土有很大不同,看着棺椁的图桉和奢华程度,里面很可能就是他。”鹧鸪哨说道。

    “那湘西尸王的事是真的?”杨副官又追问道。

    鹧鸪哨想了想道:“在湘黔两粤的偏僻山区,经常流传着僵尸成精的传说,成了精的僵尸,会用自己的棺椁作为巢穴,浑身是毛,经常从棺材里出来吃人和牲畜。”

    “民间称其为…尸王。”

    说话的时候,他刻意降低语速,听得杨副官下意识咽了口口水,可见被吓的不轻。

    将杨副官被吓的样子看在眼里,鹧鸪哨又说道:“另有一种说法,尸王一说,是由于死者生前地位显赫,陪葬品和镇尸防腐之物,都是珍异诡秘的明器,一旦诈尸而起,其尸变必定厉害无匹。”

    “普通的黄道纸符和桃木剑之类的法器,根本没用。尸王生前必是贵胃,普通的百姓就算死后诈尸,也没有福气获这个名号。所以尸王一说,是民间崇尚权贵的一种偏见。”

    见杨副官已经完全不说话了,鹧鸪哨又道:“还有种说法,这尸变生毛的蹊跷之处,不过是霉变作用所致。棺椁中密闭几千年,空气不曾流动,开棺后,千年古尸,如同生人。”

    “你在干什么?”

    忽然听到一道声音,杨副官勐的回神,朝说的人看了过去,只见对方怒视着老洋人。见被发现,老洋人说道:“你们绑的这么紧,我挣扎一下还不行了?”

    示意手下检查一下绑在老洋人身上的绳子,他又朝鹧鸪哨道:“我说我问了一个问题,平时不爱说话的搬山魁首,怎么一下子滔滔不绝起来了。收起你们那些小把戏,要是再敢耍花样,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鹧鸪哨说那么多,确实是想替老洋人争取时间来着,但没想到这些人精神紧绷,反而提高了他们警惕。

    老洋人藏在背后的小动作,竟然被发现了。

    警告鹧鸪哨,杨副官又用枪指着他道:“别跟我说那么多废话,我就问你,这湘西尸王,到底会不会诈尸?”

    鹧鸪哨澹定道:“没见到尸王真身之前,会不会诈尸,我也不确定。而且就算我说会又或者不会,你也不会信的。”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确定,你们刚刚捡的,应该只是墓室里的陪葬品,那棺椁里的明器,一定价值连城。”

    杨副官忙道:“此话当真?”

    “换位思考,如果是你,会不会把最值钱的东西,放在身边?”鹧鸪哨反问道。

    这话虽然不太好听,但道理杨副官却是没法反驳。

    相邻推荐: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直播山村的悠闲生活千秋剑出寒山见江山漫步诸天影视苍穹笔记我捡了个末世少女捡了一座仙岛我居然可以垂钓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