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我的医术能加经验值 > 第439章 过度清扫的后果,一个好消息
  • 第439章 过度清扫的后果,一个好消息

    作品:《我的医术能加经验值

    “我还没结婚。”

    周灿倒是挺愿意结束恋爱长跑,与苏浅浅修成正果。

    但是她担心肾病治不好,死活不同意领证。

    “那你谈女朋友了吗?”

    麻醉医生与他倒是聊得来。可能看在周灿是麻醉科酆主任的徒弟,好歹算是半个麻醉科的医生,所以才对他格外友好吧。

    “谈啦!已经谈了快四年了!”

    周灿也没想到,一路走来,不知不觉已经快四个年头了。

    时间过得真快。

    “看你的经济条件应该不差呀!怎么还不结婚呢?”她说这话时目光闪了闪。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因为谈了女朋友后,迟迟不愿意结婚的男人,多半都是抱着玩的心思。

    “呃……有点小问题还没解决好。我就想问问,有个孩子是好还是不好?”

    周灿转移了话题。

    “这就要看你个人怎么想了。有个孩子,意味着经济负担会增加,还需要花时间陪伴孩子,教育孩子。不过孩子能够为家庭带来生气,带来希望。就拿我来说吧,我有时候工作到很晚才下班,很累。但是当我进门看到我女儿时,我就会觉得再累都值得。还有就是夫妻吵架,孩子可以成为缓和矛盾的纽带……总的来说,有个孩子肯定是好事。没有孩子的人生,不算一个完整的人生。”

    她以过来人的身份,把一些心得体会分享给周灿。

    “好了,我还得去病房帮何主任看看那位肺泡漏气的患者,先走了,再见!”

    周灿挥挥手,走出了手术间。

    麻醉医生刚才说的话在他耳中环绕。

    他似乎有点理解苏浅浅的立场了。如果她的肾病治不好,周灿的父母知道了以后,很可能不会同意这门婚事。两人的婚后生活,新鲜感褪去后,也许会因为不能生孩子的事情发生争吵。

    两人的婚姻将会充满危机。

    “紫背八角莲,到底哪里能买到呢?”

    七彩蟾蜍已经有了,只差最后一味药,却迟迟没有进展。

    也许可以借助朋友圈的力量。

    周灿的朋友圈有着很多医疗行业的同学、同事。

    打定主意后,他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动态。

    “谁若是有这种紫色八角莲的消息,请告诉我,谢谢!”

    图片是在网上找到的。

    动态发出后,他就没有再管了。

    他来到何主任的办公室,果然看到何主任就在办公室弄了个简易折叠床睡觉。

    这种折叠床,医院常用来给患者加临时床位。

    有时候医生忙到太晚,也会临时从物料室借过来对付一宿。这个物料室,指的是科室的储物小仓库,而不是医院的物料科。

    从物料科申领物品,手续繁琐。

    估计医生们宁愿打地铺,也不会跑去物料科借张床过来睡觉。光是搬过来,都足够把人累翻。

    “何主任!”

    唤了一声,何主任就醒了。

    中老年人睡觉一般都比较警觉,很容易唤醒。

    “你们做完手术了吗?这么晚还得麻烦你帮我诊断患者,真是不好意思。”

    何主任合衣而睡,身上就盖个薄被。

    他虽然为人很自私,但是对患者相当负责。遇到这种术后出现严重并发症的患者,他时常会想方设法请支援,挑灯夜战更是家常便饭。

    上了年纪,精力本来就大不如前,还能不辞辛苦,一直坚持以患者的生命为先,这一点绝对值得敬佩。

    “何主任别客气。那位患者在哪张床位?”

    “监护室3床。”

    这个监护室指的是本科室的小监护室,而不是医院的重症医学科。

    两人来到监护室,换好衣服进入病房内,有专门的值班医生与护士在里面忙碌着。

    与重症医学科的重症监护室比起来,住在这里面的病人相对来说,情况没那么危重。但是依然不能麻痹大意,否则很容易造成患者死亡。

    吸痰、换药、严格监视患者的血压、血氧、心率、呼吸四大体征是最基本的常规工作。

    另外还得隔十五分钟或者半小时记录尿量、颜色,又或者体温、血压等等。

    然后各种泵药、鼻管饲喂食物等等。

    住在这里面的患者基本上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术后需要严密监护,需要住在无菌环境一段时间,要么是病人病情危重,暂时不符合手术条件。

    比如车祸、高坠、意外刺伤等等。

    医生经过评估,觉得患者会死在手术台上,或者出血情况暂不明确,这些患者就只能先住在监护室观察、治疗一段时间,看看能否创造手术机会。

    “就是这位患者!前天做完手术后,出现了状况。”

    何副主任把周灿带到3床。

    只见患者目前血氧仍然很低,而且呼吸时特别费力。引流瓶内持续有气泡逸出。

    特别是在患者出现咳嗽时尤其严重。

    “今天是术后第二天对吗?”

    “对!”

    “引流是手术一结束就进行的吗?”

    “没错!”

    “患者有没有肺气肿或者肺纤维化?”

    “有肺气肿的情况,较为轻微。”

    何主任回答道。

    “走,咱们先到外面去谈吧!”

    周灿看完了以后,与何副主任来到监护病房的讨论室。

    “我先看看患者的资料,最好手术记录一起看看。他这个情况感觉有点棘手。正常情况下,这一类患者引流两三天,漏气会自行停止。但是我刚才观察患者咳嗽时,漏气现象相当严重,根据我的临床经验,别说是三天,就算在这里面住一个星期也很难自行停止。”

    周灿特别感谢在重症医学科呆过的那段时光。

    还有就是跟着胡侃主任学习的日子。

    给了他丰富的临床重症管理经验。

    “我也有这种不好的感觉,看着他的漏气一点都没有减少的趋势,我就感到特别紧张,就怕出点什么事。”何副主任现在就想要平平安安的干到退休。

    他早就准备好了患者的资料,包括手术记录都打印出来了。

    周灿逐一仔细查看,加以研究。

    偶尔也会有重症室的医生进这里面吃个东西,或者临时讨论一下患者病情。

    不过何副主任的地位摆在那儿,没人敢轻易打扰两人。

    周灿现在基本上属于心胸外科公认的‘佛’。

    有点什么事情,心胸外科的主任医师们就把他给请过来帮忙。实在解决不了,这才会考虑请其它科室的医生过来会诊。

    时间在一点点过去。

    周灿的眉头一直皱得紧紧的,因为这位患者的病情相当复杂。

    何主任则是在旁边,时刻准备回答他的提问,两人一起讨论患者病情。

    “肺裂发育不全、肺表面与胸壁粘连不严重,手术分离时胸膜没有破损都可以排除的话,那我只能想到一种可能。”周灿经过反复讨论与研究,最终锁定了肺泡漏气的原因。

    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何副主任急得抓狂。

    “周医生有什么话尽管说,不必在乎我的感受。”

    他从周灿的表情中也看出来一些,患者出现的术后并发症,很可能是因为手术过程中的操作不当引起。

    担心他有意见,所以周灿才会吞吞吐吐不肯直说。

    “那我可就说了,您可不能有意见。”

    “没意见,绝对没意见。你帮着我一起分析病情,查找病因,感激还来不及呢!”

    何主任连忙表态。

    “患者得的是肺癌,当时做了左下肺叶摘除手术,肺内淋巴结清扫。切肺叶,应该没什么问题,我看过您做肺叶摘除手术。那就只有一种可能,肺内淋巴结清扫时出了问题。”

    周灿的思路明确且清晰。

    “你是怀疑有淋巴结没有扫除干净吗?应该不致于呀,当时我和助手都检查了两遍。确认没有漏网之鱼,而且清扫时特意扩大了清扫面。”

    何副主任对这种可能进行了否决。

    “我不是怀疑您没有清扫干净,而是扫得太过干净,在操作中伤到了肺实质,这才导致漏气。”

    周灿之所以吞吞吐吐不肯说,就是因为这有点质疑对方的手术能力。

    打人不打脸。

    何副主任是科室的老前辈,本身又是主任医师、科室副主任,‘德’高望重。然后在胸外手术领域,深耕了数十年,肺癌清除手术是他的专长领域。在这一领域质疑他的手术没做好,怕是让他难以接受。

    “这个……应该不会吧!不过在扫除淋巴结过程中,我确实加深了创面,当时担心清扫不彻底,引起复发。”

    何副主任的脸色一阵变幻之后,不得不面对现实。

    扫淋巴结扫过头了,这种事还真是头一次发生。

    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以前就算发生了,问题不严重,可能引流时间稍长一点,也就自愈了。

    “那现在该怎么治疗比较好?”

    何副主任感到脸上一阵发烧。

    好在他也不是第一次向周灿求助,脸皮慢慢的变厚了不少。

    这么大的年纪,不可能是个玻璃心。

    “我估计患者有气肿,余肺膨胀不良,可以试试胸腔闭式引流低负压吸引,可以促进脏壁层胸膜粘连。然后再采用皮下穿刺或皮肤切开排气。估计一个星期左右能够凑效。穿刺的话,我可以帮忙操作。”

    周灿这是担心何副主任再捅篓子。

    皮下穿刺的难度不大,但是何副主任干活比较马虎。再加上他现在心慌意乱,焦急患者的病情,操作时更容易出现不当。

    “行行行,就按照周医生说的办法试试看。穿刺有劳周医生了。”

    何副主任欣然答应。

    面子反正已经丢了,他现在只求帮助患者平安渡过术后危险期。如果不及时干预,万一发生呼衰,那可就麻烦大了。

    ……

    接近凌晨一点,周灿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

    由于医院距离八景湖实在有点远,周灿觉得老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跟苏浅浅商量,要不就在医院附近买一套房子住着。

    图雅总院所在的位置,一直是寸土寸金,属于城市中心地带。这儿的别墅存量极其稀少。

    就算有,肯出让者几乎没有。

    不过要是能够买下一栋别墅,住着肯定比住高楼要舒服许多。

    另外,苏浅浅现在即便退出了一部分事业,但是仍然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与热度。她的安全问题始终是周灿最为关注的一个问题。

    也正是这些年的小心谨慎,所以才一直平安无事。

    最终经过商量,苏浅浅同意周灿的提议,两人决定在医院附近寻找合适的独栋别墅。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办。

    想要获取房源,找房产中介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在老城区买一手别墅,想都别想。

    也压根不可能有哪个开发商会干这种蠢事。光是拆迁费,拿地费都赚不回来。

    要是真能够在医院附近买到一栋别墅,婚房搞定了不说,而且还能为周灿节省大量的通勤时间。

    第二天上班,周灿先是到急诊科查完病房,然后赶往儿科坐诊。

    听说他现在的儿科门诊号,比老教授的号子还抢手。

    那些求诊的患者心里有个比较。特需专家号最少三百元起步,周灿的号12元。

    关键是周灿的治愈率,明显好转率一直居高不下,这也为他带来了极好的口碑。有着近两年时间的积累后,他在儿科有了一些名气,再正常不过了。

    甚至经常有一些省儿童医院,省人民医院,治不好的患儿经过他的诊治,最终得以治愈。

    或者病情得到有效控制,明显好转。

    有很多慢性疾病,需要终身服药,所以一些病能够把病情控制住也是相当不错。

    比如做过心血管手术的患者,可能需要终身服用抗凝药。不管哪位医生治疗,都是同一个结果。

    不存在专家治疗的就不需要服用抗凝药。

    正在前往儿科的路上,雪燕主任打电话过来了。

    “燕姐,这么早该不会召唤我过去抢救病人吧?”

    “哈哈,是不是接到我的电话都怕了?每次不是叫你过来帮着做手术,就是会诊,抢救病人。”雪燕主任笑得很欢。

    “还好还好!你笑得很开心,说明肯定是有好事儿,不是抢救病人。”

    周灿去心胸外科帮忙,倒是从没有抱怨过。

    他本身就是胡侃主任的徒弟,也得了胡主任的临终托孤,让他代为照护心胸外科,帮助雪燕主任。

    还有,他每次过去帮忙,基本上都能赚到一笔可观的手术经验值。

    所以他很乐意过去。

    “你还真是聪明呀!这都被你听出来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天晚上那台法乐四联症患儿,已经渡过了术后危险期,目前生命体征平稳,各方面都很不错。说明手术做得非常成功。只要不出意外,等个七天左右,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事了。这也意味着咱们心胸外科时隔一年多,终于又有了做这种手术的能力。”

    她开心的说道。

    相邻推荐:我相亲超有经验的灵气复苏:返还百倍经验我能获取经验值全球降临:百倍经验一百经验就升级人在红楼,开局倭寇送经验冰封神系重生之都市医圣最强武侠系统我是宋青书妖族冰封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