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网游 > 原神:提瓦特的璃月人 > 第262章 这算是,约会咯?
  • 第262章 这算是,约会咯?

    作品:《原神:提瓦特的璃月人

    正是如了胡桃的那句诗,天不刮风是好天,天不下雨是晴天。

    龙嵴雪山上吹下来的凉风到了璃月仍有阵阵凉意,天上太阳在照着,这凉风就显得尤为舒适了。

    石岚和云堇两人在码头默默的走着,吹着海风,看着港口处停靠的大船,还有在远处墙角下树根下不断翻着什么的旅行者二人组。

    虽然借口说是吃午饭,但俩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说起来还要感谢旅行者,他只来了一天就有如此明显的效果,大小屁事全部打包,什么活都干,离谱到石岚都闲下来了。

    (和石岚一起逛街呢……)

    (老实说,确实有想象过这幅画面……)

    虽说当初经过复杂的思考后,选择帮助刻晴,明明自己也有想退出的想法。

    可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呢……

    云堇的身位稍微落后于石岚,这样就能完完全全的看到他。

    “石岚,要来一串吗?”

    云堇看上了的糖葫芦摊,期待着道。

    “怎么会有人在码头摆摊卖糖葫芦?”石岚忍不住吐槽。

    他问道:“你想吃吗?不会有影响吧?”

    石岚知道云堇对饮食苛刻的很,为了保护嗓子,腻的、咸的、辣的、凉的、油腻都不能吃,吃肉只是炖汤然后用那个汤煮点青菜,这就算开荤了,这饮食简习惯直和申鹤有的一拼。

    石岚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吃大米饭都要把两边尖给铰了去……

    “偶尔也要放纵一下嘛~”

    云堇挑了一串最大的:“老板,一串就行。”

    “好嘞。”

    老板笑眯眯的取下串,正要拿出剪刀剪掉木签的尖头。

    云堇却摇摇头,指着最上面的一只,“把这颗剪下来就好。”

    石岚诧异的看着云堇拿着糖葫芦过来,把多的那一根给了自己,她则是咬着那一颗,笑的很开心。

    “呐,这是你的。”

    “哦?你就吃一个?不是要放纵一下嘛?”

    “一个就够我放纵了。”

    石岚笑了笑,上前付了钱,然后吃了一口,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好酸。”

    云堇却摇头:“甜的!”

    “明明很酸啊……”

    “不对!就是甜的!”

    云堇振振有词。

    石岚望着她的面容,微微一笑:“对,是甜的。”

    眼前的少女似乎放下了平日里的恬静淑雅,变得稍微有些活泼了起来。

    这让石岚感受到了久违的轻松,就连从小到大都未曾改变的城中风貌也变得不同了起来。

    石岚已经不是小时候的笨蛋了,年少的他对感情方面也有所察觉,他能感受到云堇心中的那份暗暗隐藏的情愫。

    这是从未变过的感情。

    以前的他把所有人对自己的好意都认为理所当然,这是“朋友”之间的帮助。

    可无论是从刻晴顶着虚弱的身体来指导自己最后一战,还是云堇甘愿拿出家帖帮助石岚为刻晴铸剑……

    没有人知道她们当初下定了什么样的决心,可以为自己做到这般。

    “我,刻晴,即日起承担七星之玉衡一职。殚精竭力,归城帝座。此身献于璃月,此血洒于璃月。愿璃月,万古长存。”

    耳畔似乎又想起了刻晴那日的宣誓。

    石岚知道刻晴过去为他付出了什么,也知道一直默默为自己付出的云堇。但当时懵懂的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那种感情,等到他做出决定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与那个凌厉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

    刻晴全身心的投入玉衡的工作,将个人事置之度外。

    渡海回来的时候,刻晴这样说:“我们都长大了,石岚。”

    刻晴的眼中满是怀念,没有过去那般明亮了。

    石岚这时明白了,曾经那个愿意跋山涉水去天遒谷寻找自己、甘愿陪伴自己去往层岩巨渊的刁蛮大小姐已经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雷厉风行的霆霓快雨,七星之玉衡。

    或许,这才是刻晴。

    没有什么能困得住她,或者说,她才不会把自己困在某一处。

    去年今日此城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我说~”

    嫩生生的手指抵在自己的额前,云堇的声音将石岚从唏嘘的回忆中拉回。

    “陪女孩子逛街的时候,心里却在想着另一个女孩子是很不礼貌的一件事哦~”云堇像是看透了石岚的心思,声音很是不满。

    石岚愣神,随即微微一笑。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别人?”

    “我一直很了解你的。”云堇稍微有些得意:“什么事都写在脸上。”

    “别瞎猜!”石岚敲了敲云堇的脑袋,“去吃虎岩街逛逛吧。”

    “那你说,我们俩这算不算约会呢?”

    “只是找地方吃饭。”

    “呵呵呵~”

    二人又接着来到了吃虎岩。

    “啊呀……这不是小石头嘛……”春香窑的莺儿和他打着招呼,“这么久了,怎么也不见你来我这里看看我?你不来,这屋里可是空落落的呢……”

    云堇觉得不可思议。

    你什么时候又勾搭了一个?

    石岚满脸尴尬,连忙给她使眼色,希望这姐可别乱说什么了:“莺儿姐,那个什么,这不是最近忙嘛……”

    “啊呀呀,正好今日有空闲,不如来屋里坐坐?我这宝贝们可都比我还要想你呢……”

    云堇的脸色更怪了。

    石岚一看要坏事,连忙道:“屋里的瓷器我都没买过,哪来的想我一说。”

    莺儿笑的花枝乱颤:“香薰也是宝贝嘛……怎么,到我这里来,不如给小妹妹挑一些?”

    “总算有一句正经的话了……”

    石岚偷偷的看了一眼云堇,发现后者的表情逐渐恢复正常,这才松了一口气。

    “闻知春香窑大名,没想到居然还有香薰?”云堇对香薰提起了兴趣。

    “哦?你不知道吗?小石头以前可是天天来买呢呢~也不知道是那个姑娘那么好运……”莺儿一副哀愁的样子,那表情看的一个路过的蒙德人简直把持不住。

    石岚扶额:“莺儿姐……你别逗她了……”

    “好啦~”莺儿掩嘴笑了两声,声如其名,莺声燕语,婉转动听,“既然小石头今天头一次带着女孩子来我这里,那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了,喏,小妹妹,这份香薰就送你啦…”

    “给我?”云堇望着手中的香薰,隐隐的能从中闻到一股清新的芳香。

    这个香味她很喜欢,不刺鼻,不妖艳。

    “这份香味?”云堇好奇。

    莺儿在云堇耳畔轻声的道:“木槿花哦。”

    “再见啦小妹妹小石头~”

    莺儿挥着手绢,笑着说再见。

    半路上,云堇一直在回想着莺儿刚才说的那几句话,想着刚才收到的香薰,脸色更加红润了几分。

    她的脚步轻快,走到了石岚的前面,长长的黑发垂落在腰间,随着她的步伐飘忽不定。

    二人又来到,快刀陈烤鱼。

    现在这里只剩下一堆木头和刚竖起来不久的几根立柱。

    工人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干活。

    看这盖房子的速度,差不多干到明日凌晨四点就能潦草的开张。

    “这?”云堇还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石岚尴尬的笑着,解释起了经过。

    快刀陈发现了石岚,眼前一亮,跑过来大呼小叫,贯口似的说了一大堆:“嚯哟!石岚您来啦!我跟您讲啊,昨儿个把我房子干坏的小哥他也太牛逼了!

    这不,我上午刚在冒险家协会挂一个收集木头的委托!嘿,您猜怎么着?他中午就来了!那叫一个快!

    哗啦一下子从屁股后面掏出几十根木头来!哎幼喂,真是神了!哦?这位是……云先生是吧?啊哈哈真是稀客,什么?想吃烤鱼?您等着,这就来!”

    说罢,快刀陈飞快的从旁边的水箱里抓出了一条活蹦乱跳的花鳉,三下五除二给切了个干净,架在临时搭起来的炉子上就烤起来了。

    “提到旅行者,我一直想锻造一把武器送给他。”石岚忽然想起来空的剑还没给人家造,毕竟当初说好的要给他一份大礼的,近些日子一忙就给忘了。

    “然后呢?”

    “你家老爷子的手艺应该很不错吧?我想着有没有时间我去跟他唠唠?”

    石岚想试着用糅合昆氏和云氏的锻造法给旅行者打造一把一出鞘就很牛逼的剑。

    “我父亲是吧?”云堇明白了,笑着摇头:“我父亲不会打铁哦。”

    要说手艺传承,云堇的祖父才是真正的云家锻造传承者,不过云老太爷青年的时候迷上了唱戏,所以后来就没接着打铁了,

    而且因为云老太爷的影响,连带着整个云家都进入了璃月戏这一行。

    云堇的母亲在以前就是蜚声璃月港内的名角,她父亲则是一名剧作家,完全没有碰过锤子。可以说,云家的锻造法,已经濒临失传了。

    听闻云堇的解释,石岚觉得很是可惜。

    “那你祖父如今怎样了?”

    “身体好的很,在轻策庄养老。你要去找他的话,可能需要一些日子。”

    石岚眉头微皱,估摸了一下路程,觉得应该来不及了。

    明日就是请仙仪典,见过帝君之后旅行者应该就会离开璃月继续出发了,而轻策庄来回最快也要五日,先别说参透云氏锻造法需要多久的时日,还得看人家老爷子肯不肯教呢……

    思来想去,石岚还是摇了摇头:“那就算了吧,旅行者应该不会太在意,我看他的特价剑用得挺熘的……”

    正想着,有人匆匆路过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石岚疑惑回头,撞自己的那人连忙道歉。

    “实在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无妨。”

    那人衣着普通,相貌平平,看着也不像多心之人,石岚倒也没在意。

    “看什么呢?”云堇顺着石岚的视线望过去,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她笑了笑,晃着打包好的烤鱼,“快去付钱啦!”

    “哦,这就来。”

    石岚身后一模腰间的钱袋子,空空去也。

    “诶我钱呢?”

    “你刚刚不是挂在腰上了么?”云堇疑惑的看着石岚疯狂翻着自己的口袋。

    “对啊……怎么会不见了?”

    这时,前方跑过来一个小姑娘,脚步虚浮,到了石岚跟前没多远的地方啪一跤摔地上了,大大的法师帽滚到了石岚的脚下。

    石岚肃然起敬:“好标准的平地摔!”

    少女一头柔顺的紫色双马尾也摔的散开,开叉披风盖住姣好的身材,抬起头,容貌惊艳却略显狼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语气诉求道:“那个人……是小偷……请帮助我……”

    石岚嘴角抽搐。

    “我又被偷了?”

    相邻推荐:抗战从伪装者开始梦魇侵袭:我变成了怪物!我在三界直播孕吐后,孩子她爹都找过来了在原神世界玩原神原神:你管这叫驯兽师?离婚后,乔总的孕妻光芒四射别让玉鼎再收徒了拐个神女做娘子二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宝可梦我能进化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