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网游 > 原神:提瓦特的璃月人 > 第263 占星术士!莫娜!
  • 第263 占星术士!莫娜!

    作品:《原神:提瓦特的璃月人

    对于在璃月有人偷自己这件事石岚表示很惊讶。

    “蹲好了!”石岚按住那个小偷,看他乖乖就范,满意的点点头,蹲在他面前开始审问。

    他还真没想到这货撞了自己一下就把钱袋子摸走了,难道他真的是个天才?

    “怎么偷的?”石岚问。

    那人哆嗦不停:“用手偷的。”

    “用手怎么偷的?”

    “伸过去偷的。”

    “伸过去是怎么偷的?”

    “用手……”

    “用手怎么……”

    云堇头大如斗:“打住!”

    她指着一旁快要翻白眼的女孩:“再啰嗦下去她就要饿死了……”

    戴着法师帽的紫发女孩双目失神,嘴里念叨着:“饿饿饿饿饿饿……”

    这副模样吓得云堇手足无措。

    求你了,别死大街上!

    石岚这才回过神,连忙在小偷的身上搜刮起来。

    一共两个钱袋子,一个是自己的,还有深蓝色的小荷包,像是夜空一样,上面绣了许多小星星,看上去很符合眼前少女的整体形象。

    找出了脏物,石岚便喊来了两个千岩军将这人拉去大牢。

    小姑娘看到了自己的钱包,顿时回光返照:“不好意思,那个,是我的……”

    紧接着,又是一阵咕噜咕噜的响声。

    只见刚刚还稍微有点精神的姑娘又蔫了,无力的趴在云堇的肩头。

    “饿饿饿饿饿饿……”

    事发突然,害怕这个姑娘别饿死在璃月街头,石岚果断的抗着她和云堇一起把她带到最近的餐厅。

    好吧,还是万民堂。

    “欢迎光临!”系着红色围裙的小厨娘热情的打招呼:“啊呀!石岚和云堇,好久不见了!你这是又打了一头……诶?这怎么是个人?”

    石岚扛着人的姿势莫名其妙的让她联想到过去。

    石岚一挥手,震声到:“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菜!”

    香菱一惊:“吃什么?”

    “是吃的就行!”

    “最快的只有沙拉和锅巴!”

    锅巴虎躯一震,“噜?”

    “那就来沙拉!”

    大厅人多嘈杂,石岚直接扛着莫娜进了包厢。

    过了一会,沙拉被端上来。

    小姑娘问道沙拉酱的香味,直接垂死饿中惊坐起,疯狂的往嘴里送食物。

    满满一大盆的沙拉很快就见了底,这速度连甘雨看到都得甘拜下风。

    “活过来了…”小姑娘的法师帽竖了起来着,看起来精神了不少,“想不到来到异国他乡还是在吃蔬菜沙拉……”

    “味道还行吧……”香菱不好意思的笑着:“我刚从蒙德那里学来的,不过味道跟那里可能不一样。”

    小姑娘连连摆手:“不不不,这种状态就算是吃史来姆我也觉得是美味……”

    石岚望着沙拉中若隐若现的某种凝胶状不明物体,嘴角微微抽搐:“确实。”

    云堇好奇的望着她:“你是从哪来的?怎么会饿成这个样子?”

    从这女孩的衣装相貌来看,应该大有来头,怎么看都不是即将饿死街头的穷鬼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落到如此境地?

    小姑娘脸色一僵,迷茫的望着眼前的三人,然后弱弱的问道:“这里是哪?”

    云堇三人面面相觑,随后围成了一个小圈。

    石岚:“被拐卖了?”

    香菱:“不对,我看她像是走丢了。”

    云堇:“别瞎说,人家可是有神之眼!”

    石岚:“神之眼又怎样?饿成这副样子,还被人偷了钱包……”

    云堇:“你不也是?”

    石岚:“……”

    讨论中,三人回头偷偷看向小姑娘。

    只见小姑娘这会正偷偷看着云堇买来的烤鱼,眼睛都看直了,被香味引的不断的擦着口水。

    三人:“……”

    石岚指着自己的头:“确定了,可能是从白术那里跑出来的病人。”

    二女齐齐白了他一眼:“不要乱说!”

    “那个,你们在商量什么?”小姑娘看到眼前的三人似乎在密谋着什么,有些心虚。

    三人回归原座,香菱安抚她道:“别怕,这里是璃月,帝君座下无有歹人。”

    哪知道小姑娘觉得自己听错了,有些不确定的道:“真的是璃月?”

    “是璃月没错。”

    “呃……”小姑娘的表情很是古怪。

    石岚疑惑她的反应,“看服装,你应该是枫丹人吧?占星术士?”

    小姑娘一个激灵:“你去过枫丹?”

    “嗯,离这不远。”

    “咳咳咳……”

    小姑娘顿时一阵剧烈咳嗽。

    不远,指横跨大海从须弥借道然后翻山越岭最后不知怎么来到的璃月…

    面对小姑娘各种奇怪的反应,石岚不得不认真起来,仔细的询问她的情况。

    “这么说吧……我呢,叫莫娜……”

    莫娜是一名来自枫丹的占星术士,她的老师让她来蒙德城去办事。因为听说蒙德有龙灾,所以就没敢坐船去,选择了艰苦的徒步行军,结果不知道怎么就跑到璃月来了。更倒霉的是今天刚到璃月就被人偷了钱包,导致没钱吃饭差点饿晕……

    “这就是经过……”莫娜无奈的摊手,“而且我的钱包还在你那里,里面有我的身份证明,你可以自己确认一下。”

    石岚想起来了,拿出从小偷身上抢回来的钱包,打开一看,除了一份蒸汽鸟报和一个身份证明文件之外,空空如也。

    石岚下意识的道:“比你脸还干净啊莫娜……”

    莫娜下意识的擦了擦脸,但随后就明白了石岚的意思,尴尬的红了脸。

    云堇看着空落落的钱包:“会不会已经被那个小偷转移了?”

    “没有,本来就没钱的……”莫娜声如细蚊:“从须弥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吃野菜和果子充饥……”

    这是人过的日子?锅巴听了都觉得可怜,连忙钻进厨房给莫娜整了个三菜一汤。

    “这不是你啊……”石岚看着身份证明:“这上面写着阿斯托洛吉斯…”

    一大串的名字看的他有些眼晕。

    “怎么不是!”莫娜站了起来,“念完啊!别只看前面!”

    “哦哦……阿斯托洛吉斯·莫娜·梅姬斯图斯是吧……”

    “没错!”莫娜得意:“用古枫丹文字翻译过来就是‘最伟大的占星术士莫娜’!”

    “原来是你!”石岚恍然大悟:“我在蒸汽鸟报上曾拜读过你的文章。”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天才?”

    “很有趣,虽然看不懂,但很有意思。”

    莫娜:“……”

    “你是要去蒙德对吧。”

    “对,但是我迷路了。”

    “占星术士还会迷路?”云堇好奇。

    莫娜尴尬的道:“我能走得动路就已经是奇迹了,哪来的精力占卜……”

    “这好办,我给你指个路。”石岚给莫娜指了个方向,伸手在空气中鬼画符:“你先走这里,然后再走这里,然后拐几个弯,就到了。”

    莫娜感激的点头:“对对,就是这样!”

    香菱/云堇:“???”

    说什么了就对?

    “嗨呀,我是占星术士,他说的什么我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莫娜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呐呐,占星术士,可以为我占卜一下吗?”香菱跃跃欲试。

    “这个简单…说出你的占卜方向吧?”

    “我的厨艺!以后会不会越来越厉害?”

    “哦~这个啊,你现在已经够厉害的了~”莫娜一阵吹捧,让香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紧接着,莫娜拿出她的水占盘,小手往上一放,刹那间,水占盘的光纹急剧扩散,被放大了无数倍,小小的包厢仿佛变成了一片深邃的星空,星星点点闪耀不断,引的香菱和云堇眼中异彩连连,仿佛神游天外一般。

    石岚撇了撇嘴,知道莫娜是在夸张。

    他在枫丹见过有占星术士为人占卜,拨两下占盘就好了,那用得着这么花里胡哨。

    吃饱了就开始炫是吧,难怪你饿成这副衰样。

    “看到了!”莫娜惊讶的对香菱说:“很是了不起的人生轨迹呢!我还没见过如此完美顺利的命座呢!所以,你就照着现在方向继续走,没错的!”

    香菱双目发光:“看来我的史来姆料理的方向是正确的!对吧石岚?你下次可别再说我的菜难吃了。”

    石岚脸色发青,有一种想把莫娜扔出去的冲动。

    “我也可以吗……”云堇很是期待。

    “没问题哦。”

    紧接着水占盘又开始迸发光芒,夜空再一次降临。

    云堇占卜了什么石岚不知道,莫娜和云堇说了些什么石岚也没听清,他无聊的坐在一边,只觉得那些小星星无比刺眼。

    “你要来占卜一下吗?”莫娜笑着对石岚道。

    “哦?给我占卜?”

    “对了,还未请教你的大名?”

    “石岚。”

    “好好好,这就来……”

    石岚就笑着,看着莫娜的表情从轻松写意到越来越凝重,最后甚至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星空也不亮了,水占盘也不转了。

    一层又一层的迷雾遮住了星空。

    “这……这怎么可能!看不到命座!

    莫娜奋力的拨动着占盘,那一层层的迷雾被拨开,但那无穷无尽的迷雾却丝毫没有清晰的样子……

    哐当!

    水占盘忽然剧烈颤动了两下,无力的掉落在桌子上,化成丝丝水线消失不见。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莫娜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消失的水占盘。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会看不到命座?难道我学艺不精?还是群星抛弃了我?”

    石岚轻笑着道:“怎么说?‘最伟大的占星术士莫娜’?你看到了什么?”

    “咳咳……”莫娜尴尬不已,死鸭子嘴硬:“那个什么,这两天饿的我有点没法发挥出全力,下次再说吧……”

    石岚只是摇头笑笑。

    他向来是不信占卜命运这一说的。

    命运是多变的,人生有那么多次选择,每一次选择都会走上不同的路,如此多变且自由的人生,怎么可能皆是注定呢…

    莫娜决定暂时少和这个看不透的人说话。

    她和香菱云堇两人倒很聊得来,小女生总是对占卜星座什么感兴趣,对于两人的问题莫娜也是知无不言。

    三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聊了半天,石岚就干坐着喝茶。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眼看天色渐晚,莫娜有些坐不住了。

    “我得走了。”

    她表示自己还要尽快赶往蒙德,虽然很喜欢这里,但时间紧迫,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虽然还有好多话要说,但莫娜看上去好像真的很着急,她们也就没有强行挽留。

    店里还有饭菜要做,云堇晚上还有表演,所以最后送莫娜出城的任务落到了石岚的头上。

    “那个,有句话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下……”城门外,莫娜眼神复杂的看着石岚,“虽然只是一顿饭一个钱包,对我来说简直是救了我一命。我知道璃月人做事讲究契约,付出的必须要有相同的回报……”

    “那是商人之间的交易。”石岚微笑着道:“如果你认为我救你只是为了获得回报,那你的目光可就太狭隘了。”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做点什么来作为感谢。”莫娜很认真的道。

    “那你说吧,什么样的一句话,抵得上救命之恩?”

    莫娜抿抿嘴,然后认真的道:“璃月最近的风浪有点大,得空的话,稍微出去避避风头吧。”

    石岚沉默不语。

    风浪……

    他下意识的猜到,这个风浪,并不是普通意义上的风浪。

    什么的风浪大到让人出去避风?

    璃月,真的有难吗?

    “你说的这些,算不算是泄露天机了?”

    “这不算什么。你们帮助我了,我自然也以恩相报,我心坚不可摧,群星依旧会指引着我,夜空也会更加明亮。”莫娜笑着道:“你们都是很好的人,不管你们相信与否,但还请做好应对风浪的准备……”

    她的话音刚落,刚刚还夕阳无限好的天空霎时间变得阴云密布,云层中酝酿着滚滚雷霆。

    莫娜的脸又变得像饿了好几天那样苍白,压低了法师帽,哆里哆嗦。

    石岚惊讶不已,报应来的这么快?

    “我得走了,我能和你说的只有这么多,再说璃月的事我就要挨雷噼了,请保重。”

    话说完,莫娜便匆匆离去。

    只见她没走出半里地,天空中卡察一声,陡然一道炸雷当时就把莫娜噼躺下了,帽子都给崩飞了。

    “莫娜!”

    石岚正要过去,结果看到她又自己爬起来了,还对石岚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她坐在地上喘了一会,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费劲吧啦的站了起来,身上冒着烟,步伐踉踉跄跄,有点像喝多了似的。

    没走两步,又是一道炸雷噼落!

    冒着烟的鞋子都飞到了石岚的头上。

    这下看来是真走不了了……

    相邻推荐:抗战从伪装者开始梦魇侵袭:我变成了怪物!我在三界直播孕吐后,孩子她爹都找过来了在原神世界玩原神原神:你管这叫驯兽师?离婚后,乔总的孕妻光芒四射别让玉鼎再收徒了拐个神女做娘子二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宝可梦我能进化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