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科幻 > 走进不科学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高卢:无所谓,我会投降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高卢:无所谓,我会投降

    作品:《走进不科学

    “后续的销售计划?”

    会议室内。

    听到顾群青口中说出的这句话。

    现场众人不由正了正身子,表情凝重了几分。

    随后顾群青沉默片刻,让助理在投影仪上投放出了一张表格,介绍道:

    “大家可以看到,随着发布会的结束,舆论已经完全站到了我们这边。”

    “目前那些水军账号要么被封,要么干脆就被抓,抹黑我们的节奏已经完全消失了。”

    “不过我们这次虽然成功翻盘,但同样需要承认的是.....咱们确实也伤了一部分元气。”

    现场众人继续默然。

    早先曾经提及过。

    目前国内的市场情绪归根到底,其实就分成两种。

    也就是与民族情结有关,以及与民族情结无关。

    眼下华盾生科的情况属于后者偏上,但前者未满。

    市场方面远远做不到将对公司...或者说对徐云的同情,转换成实际的产品销量。

    就像当初那款被造谣员工疴屎的黄豆酱。

    虽然厂商连续辟谣了整整一周,差不多把工厂内外所有设备全都拍了一遍,但销量依旧萎靡至极。

    原本东三省排在前三的黄豆酱,现如今直接滑落到了二十名开外。

    这就是谣言的‘魅力’。

    很多时候大众明知道某个消息大概率为假,但心中多多少少都会存在一些莫名但又确实存在的顾虑。

    如果那款产品市面上还能见到其他品牌的替代品,这种顾虑就会被随之放大,最终令客户移情别恋。

    眼下的‘一个螂灭’也是如此。

    网上的用户们抱着膀子吃完瓜,然后就四散而去该干啥干啥了。

    会议室内。

    顾群青指着屏幕上的数据,继续介绍道:

    “咱们产品在价格战开始前的日销峰值大概是1.5万支,价格战开启后不断上涨,峰值在第二天达到了破纪录的近四万支。”

    “按照原先的模型预估,14号左右我们的销量应该能突破六万,然后趋向平稳,接着在价格战末期下滑——毕竟那时候就快过年了。”

    “不过由于这次舆论事件的爆发,我们的销量遭遇了极其快速且严重的滑铁卢。”

    “在一月13号、14号这两天,产品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负增长。

    这个词一般出现于两个阶段的对比过程里,比如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比较等等。

    不过顾群青所说的负增长并不是阶段性的计量,而是指退货量高于出货量的情况。

    没人下订单,退货的用户又多,自然就会出现互联网产品的负增长。

    随后顾群青顿了顿,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缓和,继续说道:

    “在科大发布会结束后,咱们的冤屈被洗白,产品的销量也就开始了回升。”

    “但如今快两天过去,客户回增的趋势也逐渐达到了上限。”

    “昨天咱们产品的日销量是2.2万支,退货率降到了4.7%,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大概能达到2.5到2.7左右。”

    2.5到2.7。

    听到这个数字。

    几乎所有高层都隐隐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

    华盾生科为了这次的价格战可以说是倾尽了所有资源,几乎把能调动的人力物力都调动了个遍。

    虽然眼下劫后余生,比最糟糕的情况要好上不少,

    但单纯的止损,显然不是一个理想的结果。

    这和知不知足没啥关系,而是对前景的担忧。

    好比你在海上遭遇海啸落了水,几经挣扎后活了下来,漂流到了一座岛屿上。

    保住性命自然值得庆幸,但你同样要考虑接下来的生存问题。

    比如要找山洞住,要找食物和澹水吃喝,要考虑如何联络上外界等等......

    这是一种基本的商业本能。

    想到这里。

    公司的公关经理左子怡转过头,看向了公司的财务主管马成:

    “马会计,现在公司账面上还有多少钱?”

    马成在面前开着的笔记本电脑上点击了几下,很快报出一个数字:

    “算上贷款,一共还有九百多万。”

    “九百多万吗......”

    左子怡看着手指上的指甲油,思索片刻,对徐云说道:

    “徐博士,要不咱们干脆多投点钱,再加大一轮推广?”

    徐云抬起眼皮望了她一眼,摇头道:

    “左经理,我们现在已经差不多把能上的渠道都上了,剩下的渠道基本上都在竞品同行的手里,即便咱们有钱,也很难继续增加曝光。”

    “如今咱们的问题不在于营销,而是在于客户们的购物情绪。”

    “情绪不调动起来,再怎么曝光都是徒劳。”

    “......”

    左子怡闻言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

    确实。

    正如徐云所说的那样。

    如果没法把顾客的情绪调动起来,砸多少钱进去都没有用。

    毕竟眼下的曝光量已经接近了某个上限,继续投钱进去本身就是在亏损。

    此时此刻。

    同样陷入沉默的还有整个会场。

    他们就像是老师提问后的课堂,当几个喜欢答题的学霸都闭嘴不出声的时候,就代表着大家是真没办法了。

    见此情形。

    顾群青不由幽幽叹了口气,反倒安慰起了众人:

    “诸位,总之到了现在这田地,事情已经发生了,咱们总得继续向前看。”

    “徐博士和我今天公布这些数据的目的不是为了让大家徒增伤感,而是要考虑怎么样才能尽快的爬起来。”

    一旁的徐云也点了点头,他和顾群青早在会议开始前就统一过了思想:

    “没错,虽然从目前来看,咱们这次价格战注定要亏一大笔钱,但至少公司的命还在。”

    “就像Aaron刚才说的那样,我们要考虑的是后续的销售计划。”

    “我和Aaron的想法是这样的——既然我们扩大不了市场,就尽量先提高已有顾客的品牌忠诚度,例如可以举行一些会员日活动等等。”

    “同时节奏上调养生息,争取让易安菌牙膏形成量产,等到明年的六月份,再和那些竞品同行战上一回。”

    “另外大家如果还有什么想法,现在都欢迎补充。”

    明年的618。

    这便是徐云和顾群青定好的再次交锋日。

    有了这一次的前车之鉴,到时候华盾生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翻车了。

    接着很快。

    公司运营部的一位女性管理人员举起了手:

    “徐博士,我有个想法啊,俗话说开源节流,咱们如今开源比较困难,那么能不能在节流这块想想办法呢?”

    “比如现在到春初是蟑螂药的澹季,那么咱们就少生产点产品,同时减少广告投放量。”

    “等天气回暖以后,蟑螂出窝爬到大家的枕头边产卵了,咱们再加大广告力度。”

    徐云沉默片刻,赞同的点点头:

    “这个方案确实可行,唐助理,先记在备忘录上吧。”

    有人率先抛砖引玉,现场众人的思维便也逐渐发散了起来,开始冒出了不少想法:

    “要不我们试着在线下搞些试点,例如去粤省或者闽省搞推广?”

    “4v和东南亚也行嘛.....”

    “我觉得可以适当削弱直播频率......”

    “对回购用户来个小折扣怎么样?”

    “啊对对对......”

    看着逐渐活络起来的会议室现场。

    台下一位身穿西装的男子忍不住举起了手,这是公司新入职的市场总监郭华:

    “徐博士,顾经理,咱们这次真的只能止损了吗?”

    虽然徐云和顾群青重新制定了六月反击的方针,但眼下只是一月,距离六月还有整整五个月的时间。

    这对于想要大展拳脚的郭华来说,显然有些难以接受。

    而郭华的这句发问,再次让现场安静了不少。

    实话实说。

    别看大家在开源节流这块讨论的还算热烈,其实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膈应。

    郭华是顾群青介绍来的高管,所以在徐云开口之前,顾群青便主动接过了话头:

    “郭经理,我的数据摆的很清楚。”

    “如果继续坚持打价格战,我们每天平均要亏损百万以上,截止到年前最少要有七百万的资金打水漂。”

    “投入的钱不能带来溢出的客户转化率,这是最大的致命点。”

    “而如果现在韬光养晦,公司则可以节省最少四百万元,这笔钱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所以很抱歉,虽然有些遗憾,但目前我们能做的....只有止损。”

    眼见现场气氛有些低沉。

    顾群青眼珠一转,乐呵呵的开了个玩笑打算活跃气氛:

    “当然了,如果这时候爆出了什么消息,让国内的民族情绪暴涨,那咱们说不定就能彻底翻盘了。”

    “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应该知道这种概率有多小。”

    “这样说吧,如果这事儿都能发生,我就......”

    顾群青顿了顿,目光四下张望了几下,最后转移到了徐云腰间:

    “我就当场把徐博士钥匙扣上的那个小斧头给吃掉!”

    “.......”

    徐云闻言,低头看了眼腰上的小斧头。

    当初使用了小麦的思维卡后,他便找人定做的一个小饰品,没有开锋,拢共也就五厘米不到的样子。

    也算是对1850的一个纪念吧。

    顾群青的这番话总算让现场的氛围活跃了一点儿,不少人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笑意。

    随后顾群青深吸一口气,准备宣布散会。

    结果就在此时。

    “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流连~看着天边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一旁田良伟的身上,忽然响起了一道手机铃声。

    田良伟见状不由一愣,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

    直到铃声越来越大,他才发觉自己手机没有调成静音模式。

    于是他连忙朝周围众人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准备挂断电话。

    不过在看到电话来人备注的时候,田良伟将按到挂断按钮上的手指顿时一滞,改换到了接听键。

    “喂?嗯,是我...什么?....真的吗?....好的好的,我明白了。”

    田良伟一开始的声音并不大,但随着通话的进行,他便没有再压抑住自己的分贝。

    他的声音就这样在会议室中回响,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作为一名经常参加各类会议的大老,田良伟自然不可能会犯这种礼节上的小错误。

    因此很明显。

    田良伟是在通过这个细节,提醒着众人一件事:

    这通电话和华盾生科有关。

    两东时间后。

    田良伟挂断电话,环视了周围一圈。

    随后他的目光忽然投放到了顾群青身上,意味深长的道:

    “顾经理,我记得你应该是海岱省人吧?”

    顾群青心中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下意识答道:

    “对,海岱ZB人。”

    田良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就好,小徐,待会儿你去联系一家鲁菜馆,给顾经理做盘鲁菜口味的九转斧头吧。”

    徐云and顾群青:

    “????”

    眼见众人一脸茫然,田良伟终于绷不住了,面带感慨的笑道:

    “小徐,顾经理,你们知道我刚刚接到的是谁打来的电话吗?”

    徐云与顾群青对视一眼,忽然福至心灵:

    “侯院长?”

    “没错。”

    田良伟赞许的竖起一根大拇指,又说道:

    “小徐,你再猜猜内容是什么?”

    徐云这次只能无奈一笑,摇了摇头。

    这tmd谁猜得到啊......

    眼见徐云一脸费解,田良伟也不卖关子了:

    “大家应该都知道,这次舆论事件的引线虽然是几位博主,不过幕后黑手则是公司的竞品同行。”

    “只是他们在整个过程中,都是通过国外某ngo的名义与国内进行的联络,所以咱们没办法从法律上去进行维权。”

    “但侯院长刚刚在电话里告诉了我一件事......”

    “有人主动联系上了中科大,把幕后黑手的名单以及会议视频,都交到了科院手里。”

    田良伟此话一出。

    现场顿时落针可闻。

    过了十多秒。

    咕噜——

    徐云干涩的咽了口唾沫,有些难以置信的对自家导师问道:

    “老师,您说的视频是.......”

    田良伟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猜的不错:

    “对,webex的线上会议视频,也就是讨论如何对咱们下黑手的影像记录。”

    “.......”

    会议室内沉寂片刻,旋即便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惊呼声:

    “卧槽!?”

    .......

    能够让这些身价千百万、言行优雅的商业精英爆出粗口,足见田良伟这个消息的劲爆性有多高了。

    饶是徐云、顾群青和郑祖等人,在听闻消息后亦是震撼不已。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惊人了。

    说实话。

    在舆论事件发生后,公司的决策层没花多少功夫,便想到了这是一次同行组织的联合狙击行动。

    毕竟对方的进攻势头太彪悍了。

    既然是联合,那么肯定要组织多方进行商讨会谈。

    而目前最好的线上会议软件就是webex,这软件从发布到现在没翻过一次车。

    传闻当初毛衣战(谐音)的部分线上会议,就是在webex上进行的。

    webex背后的总公司是Cisco,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思科。

    斯坦福大学背景,标准的鹰系血统。

    就像国内很多企业使用的都是tx会议一样,已经单纯超脱了企业概念,甚至涉及到了政治色彩。

    除此以外。

    拜耳之类的大型药企都和webex有深入的合作,享有很高的会议定制权。

    在这种情况下。

    即便徐云等人当初知道那些外企会搞线上会议,也没有任何拿到会议记录的机会。

    哪怕是小榕出手也没有任何可能。

    因此纵使是当初头脑风暴思考对策的时候,公司也没有一个字眼儿提及webex会议的事儿。

    结果没想到......

    在眼下这个节点,webex的会议内容居然泄密了?

    作为曾经赛诺菲的大区VP,顾群青在这方面的敏感度要比徐云高得多。

    只见他稍作思索,便很快有了猜测:

    “田院士,webex不可能主动公开这些记录,泄密的可能性也无限趋近于零,所以.......”

    “如果我所猜不错,应该是某位与会者泄露出的相关信息?”

    虽然从软件角度上来说,高权限的webex会议不允许除主持人外的与会者录屏。

    但如果事先有所准备,单纯从技术上做到这事儿并不困难。

    最简单的就是在旁边放个录音麦克风,任凭你技术手段再高也没啥办法。

    影像的难度或许会略高点儿,但也只是‘略高点儿’罢了。

    比如你带个谷歌眼镜,再加点装饰,别人根本发现不了。

    只是一般情况下,很少有人会做这种事情。

    这种手段一摆出来,无论你最后用没用上,都是一种明目张胆的背叛。

    很多情况下,这种做法的结局就是.......

    封杀。

    .....

    会议室内。

    看着一脸肃然的顾群青,田良伟轻轻点了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测:

    “没错,是一位与会者联系上的科院。”

    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对一旁的郑祖道:

    “郑理事长,你还记得咱们当初猜测的黑手名单吗?”

    郑祖稍作迟疑,很快便答道:

    “对,咱们是分析过这事儿,当时推断出的黑手可能有拜耳、阿斯会社、Advion、武田制药还有a集团五家。”

    郑祖说的情况发生在舆论爆发的早期,作为受害者,公司自然要锁定自己的对手是谁。

    当时公司通过网商和一些商业信息分析,最终列出了五家疑似黑手的名单,不过后来一直没怎么用上就是了。

    “武田和a没有参与这事儿。”

    田良伟轻轻摇了摇头,院士级的记忆力在此时展现的淋漓尽致:

    “除了拜耳、阿斯会社、Advion之外,还有英国的vilosi,参会者是它们的CPO尹斯科·埃杜。”

    “以及高卢瓦雷尼农药公司的董事长加雷思·图雷、意呆利里萨左诺的生物农药市场专员尤利·德奥利韦拉,最后则是枫叶国Nutrien公司的销售代表洁西卡·赫利。”

    “Nutrien?”

    听到这个老熟人的名字,顾群青眉头一掀,顿时忍不住爆了声粗口:

    “草,这货也掺和进来了?”

    当初华盾生科最早的生产线便是购自Nutrien之手,入关时溢价足足高了30%以上。

    后来在公司准备扩充产能的时候,Nutrien又立刻加入了瓦森纳协议,拒绝向华盾生科供货。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如果不是林振华请动海军那边出面,一个螂灭的生产线到现在可能都搞不定。

    结果没想到......

    华盾生科没去找rien反而还没完没了了?

    当然了。

    顾群青的怒火来得快去的也快,毕竟眼下不是专门diss别人的场合。

    只见他沉吟片刻,继续分析道:

    “拜耳和Advion、阿斯会社显然不太可能泄密,从职级上来说,转交相关证据的大概率是里萨左诺的市场专员吧?”

    “毕竟他是参会人员中职务最低的人,按照布局时间为两个月计算,他的Q4考核恐怕不太理想。”

    “田院士,对方在转交证据的时候,是不是也提出了一些利益上的要求?”

    田良伟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

    “没错,对方是提出了一些利益要求,不过.......”

    “虽然那位市场专员确实联系上了科院,但他却并非是跳反的第一人。”

    顾群青顿时一愣:

    “不是他?那是谁?”

    田良伟沉默了几秒钟,目光落到了顾群青的白衬衫上:

    “顾经理,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叫做没人能比意呆利投降的更早,除了.......高卢。”

    .......

    注:

    今晚通宵码,不过不要等,有可能我码到四五点就去睡了,然后晚上起来接着码,所以更新时间不确定

    相邻推荐:一个人的武侠江湖顶流他姨是混血小饕餮雪姨很忙[情深深雨蒙蒙]四爷,夫人马甲又掉了!北美枪侠警探影视世界边缘同盟巫师世界的永生者木叶:没人知道我会木遁!霍格沃茨的大德鲁伊野性德鲁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