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半妖养仙途 > 第六百四十八章 买人
  • 第六百四十八章 买人

    作品:《半妖养仙途

    “目神,六合之神,分左右二神,一阴一阳,居于眉后**。”

    “欲成二神,需先化生眼辉。”

    “左为阴,修‘月辉’。先外,于夜间修行,念神法,引月光入目,徐徐引入眉中。后内,念神法,于眉中开辟神庐。”

    “右为阳,修‘日辉’……”

    撼浪大船上,卢通坐在长几后,静听云傲讲述《六识神法》中的目神之法。

    狐女、幻翎狐全部擅长幻术,不得不防。

    金女一族的秘法,金无谅不能外传。不过元术老君留下的《六识神法》,已经交由云傲做主。

    从深夜一直讲到天亮。

    云傲终于讲完,端起茶杯一口饮下,道:“你已经是元婴境,神魂强横,最多只需月余时间就可以小成。”

    卢通心中回忆了一遍,道:“我曾修过神法,法门运起,可以生出了一朵三叶花。”

    “魂莲,法门大成之后是一朵六瓣白莲。”

    他点了下头,扫过外面的晨光,问道:“此番过来,有什么打算?”

    云傲陷入思索,等了几息才说道:“我本打算先取堰后岛,再从堰后岛南下,从幼狐国夺取一片国土。”

    “太早了。”

    卢通倒掉茶叶,重新换上新茶,道:“幼狐国的底蕴,远强于术国,不是你可以招惹的。”

    “济国也会出手。”

    他摇了摇头,道:“济国国土广袤,人口数以千万,术国呢?这次若是一起动手,开始或许可以占到便宜,但是长久下去,术国早晚被拖入泥沼。”

    “我另有盟友。”

    卢通有些意外,抬头看去。

    云傲缓缓道:“北朔、翠隐、唤妖,这三艘仙船已经与术国结盟。今冬起,术国帮他们巡守水域、灵地。必要时,连舟山也会施以援手。”

    “难怪有底气出手。”

    卢通添满茶水。

    云傲道:“连舟山说,列国初成时无力分心,顾不得截水湖的仙船。此番大战之后,必然有国家尝试北上,我们必须先下手。”

    卢通想了一下,觉得极有可能。

    截水湖物产丰富,可是却掌握在外人手里。这次大战后,大国吞小国、小国并大国,从厮杀中胜出的国家必然会抓紧积蓄实力,以防下一次大战。

    他看着茶杯中升起的水雾,稍作思索,道:“旺国如何?”

    “什么?”

    “幼狐国不好招惹,术国远不是对手。而旺国刚刚遭受重创,国力孬弱,若是此时南下,多半可以夺下一块国土。”

    “你……”

    云傲神色有些迟疑,道:“我听说,你已经是旺国上师?”

    卢通点了下头,道:“区区上师而已,你应该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云傲有些心动。

    卢通道:“老君在上,我绝不会背弃术国。你、我联手,一起瓜分旺国。等我成为国主,以后无论向西,联合济国一起包夹幼狐国。或是向东,联合宝国一起包夹血炼国,全部大有可为。”

    云傲动了下喉咙,端起茶水慢慢饮下。

    “想成为国主,并不是易事。”

    卢通笑了下,张口吐出一道气流,道:“此物是森罗气,由门中祖师亲自赐下。我已经取得信物,距离国主只差一步。”

    “容我回去想想。”

    “可以。不过旺国与幼狐国关系匪浅,这件事不能外泄,否则幼狐国必然先一步下手。”

    “知道。”

    ……

    旺国,石山洞窟内。

    卢通进入洞内。

    九夫人正坐在椅子上,直接递过一张纸,道:“昨晚一夜功夫,死了二十三人,另有一百七十多人受伤,数百人碰到各种骚扰。”

    卢通接过纸张,扫了一眼,随手放到长几上。

    “杀了几个?”

    “九个。”

    他蹙起眉头,道:“剩下的大多是妖兽,它们的实力比我们还强?”

    “有幻烟。”

    九夫人递过一个水晶瓶,瓶内盛满了粉色烟气。

    卢通打开嗅了一口。

    双目、双耳闪过一次怪异微涩,随着法力流过,涩意迅速褪去。

    幻烟波及不到他,不过足够对付练气修士。

    “有没有对策?”

    “济国有。今早,典四儿带着水龙王、须尤一起顺水而下,准备和济国做一笔交易。”

    “好。”

    卢通点了下头,问道:“下面人反应如何?”

    “有人害怕,把刚分到手的铺子、房子放弃了,萧龙庭派了一些心腹全部接下。”

    “两命符还有多少?”

    “两千七百张。”

    “拿五百张出来,给行儿拿过去。”

    两命符、化妖符,全都是用血灵祭炼而成。自从一气真君赐下《非人非妖经》,已经不再需要化妖符。

    九夫人有些不舍得,道:“存了好久,还有留着防备大战,五百张太多了吧?”

    “这次挡不住,以后寸步难行,哪怕全用了也值得。”

    卢通神色肃然。

    这是允狐的反击,背后多半也不少了爵家的影子,这次露出颓势,下一次只会来势更勐。

    ……

    夜修月辉,晨修日辉。

    正午时分。

    草原上,一条百丈黑蛟耸身直立,好似一根冲天怪藤,腹间双爪抓着一杆一百五十丈长的大枪。

    “呼!”

    枪出如山倾,带出一阵刺耳风声。

    “呼……”

    风声不绝,山影连成一片,瞬间覆盖方圆数百丈。

    枪影闪过之后。

    黑蛟依然耸立,不过手中的大枪已经变成了一柄异常宽厚的重剑。

    剑走如龟。

    随着重剑缓缓推出,一层法力流出,化作一头山峦般的黑猪,随着长剑一起杀出。

    枪、剑、锤、网……

    百兵图化作一种种法宝,在高空卷起一道道狂风。

    一只六青鸟飞到附近。

    “老爷,有消息了。从明天开始,幼狐国开放关口,允许旺国派人前去采买百姓。”

    “采买?”

    卢通立即恢复人形。

    那夜与爵名峰一起返回旺国时,允狐说过一句,没有人可以从幼狐国借一批。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说者或许是随口,卢通却记在了心里

    幼狐国的人不值钱,送到旺国,还可以借助旺国之力,培养出可以一用的人手。

    因此一直叫典四儿留意。

    只不过,借人的方式好像不寻常。

    小青鸟收起妖皮,道:“嗯,说的就是采买。”

    “和谁买?”

    “幼狐国。我们付钱,幼狐国寻找愿意前往旺国的人。”

    卢通摇了摇头。

    幼狐国找出了一门好生意,想必这一回,平时瞧不上眼的三等人,肯定会当成宝贝卖。

    小青鸟道:“夫人还收到了一封信,让老爷尽快回去。”

    “好。”

    洞内。

    典四儿拿着一张信纸,道:“庸慵送了一封信。”

    “说什么?”

    卢通立即认真起来,过去接过信。

    典四儿道:“请老爷去‘抵牛关’,说有重要的事情商议。另外还送了一道法门,可以驱散幻烟。”

    “嗯?”

    卢通挑了下眉头,仔细看过。

    一连看了两遍。

    他放下信纸,神色十分郑重,道:“平白无故的,不会白送法门,看来庸慵知道一些消息。”

    人、狐相争,各有胜负。

    十三天来,卢通麾下死了一百二十七人,狐妖、狮妖、人等也死了将尽三百。

    近几天,典四儿重金买来‘射光宝珠’,随着幻烟被克制,狐妖一连失手数次,损失颇重。

    本以为厮杀可以告一段落。

    从庸慵的动作看,狐女还藏了后招。

    “这只是一桩事,另一桩事情更紧迫。我们急需人手,这次占了许多田地,可是没有人耕种。还有采矿、贩运、出售等,处处都需要人手。”

    “知道了,我去找庸慵商议。”

    ……

    抵牛关,轮廓犹如两头低头碰角的巨牛。

    卢通缓缓落下。

    一抹金光从关口上方的城楼射出。

    他飞入城楼。

    四方小厅内,庸慵正盘在榻上,抬手示意对面,道:“卢兄,请坐。”

    榻上摆了一条长几。

    卢通过去坐下,道:“值得庸兄亲自出面,一定有大事发生。”

    庸慵运起神力,周围灵气化作手掌,递过一杯酒。

    “下月月中,暴雪将至,到时术国会大举出动。”

    卢通神色稍动,接过酒杯,道:“幼狐国有几分把握?”

    “哎。”

    庸慵点了下鹰喙,道:“生死相搏,败了便是惨败,胜了也是惨胜。卢兄麾下的妖兵,极其擅长厮杀,还请务必前来协助!”

    “自然。”

    卢通放下酒杯,道:“国主已经下令,下月初十之前筹齐一支道兵,前去协助幼狐。”

    “多谢!”

    二人拿起酒杯,一起饮下一杯。

    庸慵重新添满酒,道:“听说卢兄和允狐夫人之前,有一些恩怨。”

    “嗯。”

    “前些天允狐向角竹筝求援,想找人暗害卢兄,角竹筝没有答应。后来,道友麾下的妖兵屡次冒犯狐族,角竹筝也动了怒气,让允狐略微出手,给卢兄一些教训。”

    “什么教训?”

    “狐女的手段,卢兄应该知晓一些,无非是杀一批、蛊惑一批。”

    卢通心头一沉。

    一个硬刀子、一个软刀子。拼命的话,他有把握可以挡住。可是人心难测,狐女若是选择离间……

    他端起酒杯,缓缓饮下。

    庸慵有心交好,道:“卢兄若是稍退半步,我愿意居中说和,化解两家的矛盾。允狐背后是沐香山,不宜交恶。”

    卢通沉默了一会儿,放下酒杯,道:“如何退?”

    “很简单,供奉狐族。经过之前的纠纷,允狐已经知道了卢兄的手段,不会太过分,只要明面上遵从‘五等位阶’即可。”

    庸慵再次添满酒。

    卢通摇了摇头,道:“说来容易,人、狐共处一城,我若是处处居下,如何服众?下面人又如何甘愿效死?”

    “允狐不会让卢兄难堪,也会约束城中狐妖。”

    “此事不急。”

    卢通打算再等等。

    允狐的靠山是幼狐国,下个月便有大厮杀,到时幼狐若是陷入困境,允狐也会落入下风。

    庸慵没有继续纠缠,道:“听说弥河已经归属卢兄?”

    卢通心头稍动,摇了摇头,道:“谈不上归属,国中少人,我带来的六须青蛇熟悉水性,所以常在河中往来。”

    “相差不多。弥河中有半数河段水质清冽,现在人口稀少,正适合着手养育神性。”

    卢通刚才便猜到与神性有关。

    “我愿意全力协助,只是国主麾下有专门掌管山河的‘四方大夫’,那里该如何打点?”

    “不必担心,卢兄已经是上师,只需写一封请书,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安排。”

    “好,我回去便上请国主。”

    “多谢!”

    “不必客气。”

    二人又饮下一杯。

    庸慵请到了帮手,又谈定了神性,心情十分逾越,浑身的金光也越发明亮。

    卢通放下酒杯,道:“我也有一件事想劳烦庸兄。”

    “可是买人之事?”

    “不错。”

    “我早已备下,一共九个村庄,共计近万余人。”

    卢通心头一喜。

    庸慵却略作迟疑,张了几下鹰喙,道:“只是……最近临近战事,年轻男子早已被带走,剩下的都是老幼妇孺。”

    卢通脸色一定。

    庸慵也有些过意不去,鹰头微垂,道:“银钱就不必了,我已经交代清楚,卢兄回去时可以直接带走。”

    卢通沉默片刻,眨了下眼,道:“只有万余?”

    人只要活着,就有用处。

    哪怕是八九十岁的老头子,虽然种不动地、采不了矿,但是起码可以盯盯梢、扫扫街、烧烧水。

    只要够便宜,就是一笔合算买卖。

    “你要多少?”

    “越多越好。”

    ……

    弥河上,六须青蛇带着一艘艘船只逆流而上,把一群群老头子、老太婆,以及零星一些女人、小孩送去旺国南部。

    望景码头,距离锦景城最近的码头。

    卢通、九夫人站在一栋酒楼内,看着陆续离开码头的珊人影。

    九夫人眉头紧皱,不停地摇头、叹气,道:“什么老幼妇孺,明明只有老,妇孺还不足半成。”

    “总有些用处。”

    “用处未必大过麻烦,肯定是允狐从中搞鬼,博望城买了三万人,其中年轻人不下一半。”

    九夫人十分心烦。

    卢通没有解释是庸慵送的,略作沉默,突然挑了下眉头,道:“博望城买人干什么?”

    “还不是一样。博望城是国都,损失不比锦景城小,只是因为在北面,有一些人提前躲进了山里。”

    “这么说不是人奴。”

    卢通思索了一会儿,突然道:“告诉行儿,找地方重建酒楼、擂台。”

    九夫人愣了一下,看着下方的老人们,缓缓瞪大双眼。

    “你想干什么,该不会是……”

    卢通瞥了一眼,哑然失笑,道:“瞎想什么,好不容易才带过来,不是让他们上去送死的。忘了以前怎么从岛外吸引人?”

    九夫人回想了一下。

    卢通道:“岛外人都可以引入岛内,更不必说同一国的人。故技重施,以后从博望城拉人。”

    “走,现在就回去。”

    相邻推荐:我和崇祯成了合伙人国师大人一动不动大汉第一太子深海拳王大明:哥,和尚没前途,咱造反吧娱乐人生从三十而已开始恣意人生从三十而已开始仙阵世家顶流夫妇有点甜斗罗之天赐魂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