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半岛之侠 > 第六百七十七章 21.8.04
  • 第六百七十七章 21.8.04

    作品:《半岛之侠

    “可以是可以,但是为什么呢?如果你不能给出一个合适的理由的话我们会难过的。”

    李知恩瞪着大眼睛,显然很难接受朱子仁要她们接下来一段时间完全跟自己断绝联系的事情。

    “理由当然是为了我好啊。”

    朱子仁像模像样地解释了起来。

    “你们都是知道我接下来是要搞事情的,而且也都知道按我的习惯来说网络上的风波一定少不了。”

    “看我做了那么久准备,这次的风波用鼻子想也不会小了,到时候把你们牵扯进来可不太妙。”

    “不是说你们不太妙,是我不太妙。”

    “要是因为我把你们也牵扯进来的话,你们的粉丝绝对不会放过我的,肯定会化身小黑子攻击我。”

    “这种事情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你们肯定心里有数,不是百分之百也是百分之九十九。”

    “那我就要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友军变敌人然后反手把我给冲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我也会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你们身上,在事件有可能把你们牵扯进来的苗头出现时立刻把它掐灭,而你们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别给我添乱。”

    “明白了吗?”朱子仁问道。

    “明白了。”

    两女齐齐点头。

    “明白了就好,从现在起不管谁问你们关于我的话题都不要回答。”朱子仁补充道:“我知道不管是记者还是什么人都爱在跟你们谈话的时候插两句我的话题,你们不回答或者反呛回去让他过来找我都行。”

    “公司那边就不用管了,粉丝们会帮你们把你们自己跟公司好好分开的。”朱子仁玩笑道:“毕竟在粉丝们眼里,好事都是艺人做的跟公司没关系,坏事都是公司做的艺人只是个任人摆布的道具而已。”

    “可是欧巴。”李知恩有点难受,“以前没见你这样过,怎么这次搞得这么小心谨慎?我们不是明明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变厉害了吗,怎么好像还不如以前了。”

    “呃...解释不了,现在没办法解释。”朱子仁直接摆烂了,“这世界就是这样的,只要你没站在最高的位置上那你就要一直面临上面给你带来的威胁。”

    “那欧巴是想坐到最高的那个位置上吗?”朴智妍问道。

    “开什么狗屁玩笑。”朱子仁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我可清楚的记得我最开始的目标可是混吃等死来着。”

    “哈哈哈哈哈~”

    ……

    同样的话朱子仁也跟允儿、小贤说了一遍。

    小贤没什么意见也没什么反应,了解完缘由就立刻返回工作了,但是允儿很不开心。

    “我们在外人眼里本来就没什么关系,还用特意回避?”林允儿阴阳怪气。

    “很重要宝贝儿,我需要你认真一点。”朱子仁苦笑道。

    “我要是不认真会怎么样?”允儿不满道:“我要是就非要选择错误的方向怎么办?虽然我做选择一直都在选正确的、对自己最好的那个,但我要是什么也不顾就选一个虽然错误可是能让我高兴的选择呢,你打算怎么办?”

    朱子仁威胁的话说得很直白:“我会狠狠地打你屁股,还会叫上小贤一起打。”

    “滚蛋吧你!”林允儿白了他一眼,“我去洗澡了,你最好在我出来之前想个不一样的理由,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行行行,去吧去吧。”

    不一样的理由,哪里有不一样的理由啊,毕竟本意就是不想让她有参与到这次比较危险的舆论漩涡当中去而已,没别的了。

    但是林允儿想要一个不一样的理由,那朱子仁就必须给她一个理由。

    “我洗好了,你想出来了吗?”

    林允儿擦着头发走了出来。

    “没呢,再给点时间吧。”朱子仁微笑着走上前去接替了她的工作,“我先帮你吹吹头发。”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吹风机、梳子准备好,顺带再把垃圾桶踢过来,朱子仁上手帮允儿吹起了头发。

    卫生间里当然是有吹头发的地方的,但有时候小姑娘就是比较喜欢让男友去做那些事情。

    “最近你好像不怎么忙的样子,发质都恢复了不少呢。”

    朱子仁手上传来的触感告诉他这个信息,他再老实地将这个传递给允儿。

    “嗯,最近最重要的事情其实是跟公司商量续约细节,几乎没什么行程。”允儿回答道:“而且你送我的泡泡是个不需要怎么上心的产业,不是跟仁和庄那样需要小贤一直盯着的东西。”

    “嗯,所以续约的事情商量的怎么样了?”朱子仁多问了一句。

    “这是你个方块娱乐社长该问的东西吗?!”允儿不客气地说道:“我们跟傻帽公司的合约还没到期呢,你这是违规接触,要被告上法院的!”

    “别瞎说啊,我是以男友身份问的。”朱子仁反驳了一句。

    “行,既然是男友问的,那我就告诉你答桉。”允儿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重回正位,“上次你问的时候就谈的不错,现在已经快到签字那一步了。”

    “所有人?”

    朱子仁强调着问了一句。

    “所有人。”林允儿点头,“当然是所有人,你为什么觉得我们有可能会少了谁呢?!”

    “呃,这个嘛...”朱子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被以前的一些信息干扰到了,毕竟你们傻帽公司几乎都没有完整的团体存活下来嘛。”

    “倒是没法反驳呢。”

    允儿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朱子仁则是继续完成手上的工作。

    “好了,可以把浴衣换成睡衣了,小心着凉。”

    吹头发结束了,朱子仁一边叮嘱一边将周围的东西都放好。

    没成想回来时允儿不但丝毫未动反而躺到了沙发上。

    “不想动,洗澡太累了。”允儿简直像条摆烂的咸鱼。

    “行吧,反正也快该睡觉了,你想怎么样都行。”朱子仁坐过去让允儿躺到自己腿上,“我们看会儿电视,看看你的熟人在电视上的样子。”

    “成。”

    因为要看电视,允儿也就从躺着的姿势变成在朱子仁怀里坐着。

    “宝贝儿,你身上好香啊。”

    朱子仁突然说道。

    “哼,用的都是你常用的洗漱用品你竟然还能闻到香味,我还以为你都习惯了。”林允儿轻哼一声,“看来你真的是太喜欢我了。”

    “哦?此话怎讲?”朱子仁有些好奇。

    “不是据说人们会在自己喜欢的人身上闻到独特的香味嘛。”林允儿回答道。

    “可能是这样吧。”朱子仁接着她的话说了下去,“你坐正些,让我好好闻一下。”

    “你怎么跟变态似的...”

    嘴上这么说,允儿还是乖巧地挪动身子让自己跨坐在男友腿上。

    “嗯,是挺香的。”朱子仁靠近她脖颈间闻了一下,回来说话时又看见允儿明亮的眼睛,忍不住又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也很甜。”

    “你怎么越来越变态了啊,怎么什么话都能往外说!”

    允儿害羞地抿起了嘴巴。

    “这就变态了?看来你最近跟我相处的时间还是短了啊!”

    说着,朱子仁便要去扯允儿的浴衣,允儿只想偷个懒却没成想把自己搭上了。

    “……”

    最终,允儿吃了个大亏之后捎带着把朱子仁一开始的要求也应承了下来,毕竟“说服”跟“睡服”非要臭不要脸的说的话,确实读音是一样的。

    (说服,shuo fu,有人读shui fu的话应该是小时候的老师不太认真。)

    ……

    泫雅与刘仁娜那边朱子仁干脆就没有特意去告知,这俩人都是有点特殊的。

    刘仁娜这边大家本就不会将她与朱子仁联系到一起,所以大概率是波及不到她的,有机会了跟她提一嘴就完事。

    而且这人现在正在华夏拍电影,本来也不会卷到里面去。

    泫雅这边则是绑定的太死,再怎么弄也没办法将她与朱子仁分开,所以就无所谓了。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朱子仁还是将泫雅四月中旬后的工作全都安排在了海外,至少让她在外面漂上一个月的。

    公司当然有人不太理解为什么要把女艺人中的头牌调离南韩,但因为签字的人是朱子仁,谁也不敢去质疑罢了。

    不对,还是有人敢质疑的。

    “为什么要把我丢到海外去啊欧巴,是对我腻烦了吗?”

    四月份第一天,泫雅拿到自己的行程单后匆匆杀进了朱子仁办公室。

    当然,她来的很巧妙,是确定了办公室只有朱子仁一个人的时候来的。

    “肯定不是因为腻烦。”朱子仁澹定地摆了摆手,“前面你的行程排太满了我很心疼,所以专门挑了这样的一组行程放你出去休息一下出去玩玩旅旅游什么的,这不好吗?”

    “本来是觉得很好的,但你现在的态度让我觉得很不好。”泫雅不满道:“你肯定还有别的心思在里面。”

    “有肯定是有的,但对你全都是好意。”朱子仁点头道:“而且公司真的需要人去开拓一下市场,放你过去肯定是最好的。”

    “哈?最好的是我?”泫雅瞥了他一眼,“就算不谈Rain前辈,公司开拓海外市场的最佳人选不是在这里坐着呢么,怎么排也轮不到我是第一名吧?”

    “咳咳咳,在我心里,你就是第一。”朱子仁臭不要脸地说道。

    “我真是服了你这厚脸皮,不管什么样的话想说出口就能说出口是吧!”泫雅叹了口气,“不想告诉我的话那就算了,反正我只要好好工作就够了吧。”

    “对,你只要好好工作就够了,剩下的交给我来做。”朱子仁玩笑道:“你没看咱们公司的股票有多久没涨过了吗,这都是你们不够努力啊!”

    “我呸!这难道不是你这个社长太努力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吗?!”泫雅激烈地反驳起来,“你每天都在搞惊动南韩的事情,弄得每个人都在坚信方块娱乐的股价绝对不会跌。结果就是市面上的股票交易几乎停滞,我们的股价一动也不动!”

    “嘶~你是怎么懂的这些?”朱子仁好奇地看了过来,“你原来不是不懂吗?”

    “这是业内前段时间讨论的话题当中的一部分内容。”泫雅解释道:“话题的讨论方向是,拥有朱子仁这么一个公司社长对公司到底是福还是祸。”

    “不是,这有讨论的必要吗?!”朱子仁一下子惊了,“圈里还有人觉得有我在一家娱乐公司当社长不好的人?!”

    “当然有啊!”泫雅理所当然地说道:“你看看啊,你到了方块娱乐之后,洪社长的社长位置是不是没了?公司是不是变成你的公司了?洪老板的身体甚至都出现问题了呢!”

    “啊?!”朱子仁人都傻了,“这是我的问题吗?!就算前两个是,那洪老板生病的事情总不能算到我头上了吧?!”

    “别解释那么多,你就说是不是你到了方块娱乐之后洪老板才生病的吧!”

    “我特么...”

    这话朱子仁没法接。

    ……

    跟泫雅玩了一会儿,朱子仁带着自己的遗书到了预约好的公证处那里来办手续。

    办手续的效率还是挺高的,怎么说朱子仁现在的身份在南韩铁定能受到贵宾待遇,就是这业务员总是喜欢有事没事问上两句。

    “您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想起来写遗书了?”

    业务员最好奇这个。

    “你不太了解现在的年轻人啊大叔,二十来岁写遗书的人很多的,不过他们都没有到需要来公证的程度。”朱子仁勉为其难地解释了一句,“而且我这也不是真正的遗书,是我在二一年八月四日前后出问题才会生效的东西。”

    “二零二一年八月四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业务员问道。

    “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只是对我来说比较特殊而已。”朱子仁摇了摇头。

    “可是二一年八月四日离现在还有七年多呢,您现在就...”业务员小声问道:“是不是有点早啊?”

    “我做事当然有我的道理,而且这个道理没必要告诉别人。”朱子仁咬着牙说道:“我还没经历过二一年八月四日这一天,所以我现在只知道它很特殊不知道那天会发生什么。请不要问了,OK?!”

    “OKOK,抱歉抱歉。”

    ……

    相邻推荐:我有一个收藏屋全球收藏人在斗罗,我自带神位我在斗罗玩卡牌追击半岛回到初唐当神仙植灵隶属长嫂难为:宿主,请种田七零空间物资:锦鲤长嫂养崽崽穿越之长嫂难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