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都市 > 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 > 第645章 两个思路,进京
  • 第645章 两个思路,进京

    作品:《当个小民警可我没想破案呀

    许正对大家的猜想保持客观的态度,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马玉英更换了性别,而且他觉得一个从小不被父亲重视的家庭,应该会厌恶男性,她变成男人的可能并不大。

    但也不敢说不可能,因为有些人为了求生,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出来。

    不过,不管马玉英现在是男是女,许正还是认为先调查魔都绘画圈子里的人,包括画展、画廊、拍卖行以及各类工作室,甚至包括生活在魔都的绘画大师和收藏家。

    “这次强哥你们中队去魔都调查绘画圈子的人,先着重调查女人,年龄30-50岁,容貌不俗,身价不菲,最低旅居魔都五年以上。”

    庄强看了一眼龙楚楚,他们中队就她对绘画略有了解,“那我们从哪里开始呢,还有这次去魔都,是找第四刑警支队帮忙,还是请求魔都追逃办?”

    许正考虑了一下,按照抓捕A级通缉犯的程序,自然应该找魔都同行,但找杨支队他们帮忙也可以,只是人家现在也忙的很,“这次你们直接去找魔都追逃办,我会请简处给那边打电话先说明一下。

    至于怎么切入绘画行业的圈子,我在魔都还认识一位收藏大亨,闫归流,这个人身价百亿,对各类古董和现代艺术都非常了解。

    又是魔都有名的收藏家。

    这次你们去,我会给他打电话,看看人家有没有时间,给咱们指条明路。”

    闫归流是赵远山爷爷的师弟,之前许正办桉的时候曾经麻烦过他几次,也和他算是认识了,只不过人家是大老板,又在魔都,两人之间联系的并不多。

    其实不找闫归流也行,长明和魔都相距不远,赵远山在魔都肯定也有相熟的人,不过,许正还是觉得闫归流在魔都的人脉更广。

    特别是涉及到绘画行业。

    毕竟那些画展、画廊等地方,还是他们行当的人知道的多。

    许正这次让庄强他们三人去,除了调查绘画行业的圈子,找到符合条件的人,他考虑了一下,又对庄永善说道:“你们中队你和谷甲也准备一下也去魔都,查一查魔都有哪些高档的音乐场所,嗯...不算演唱会和各种戏曲。

    都说音乐和绘画不分家,马玉英既然要高雅,不能排除她有听大型音乐的爱好。

    至于文捷,你留在单位整理他们每天调查出来的消息。”

    庄永善和谷甲点了点头,又看着许正欲言又止,想问又不知道问啥的样子,司徒尧嘿嘿一笑,替他们问道:“主任,你在魔都有没有认识搞音乐的人,也给谷哥他们介绍一下。”

    “这个还真没有!”许正想了一圈也没有熟人是这个行当的人,当然那些挎个吉他搞摇滚和流行音乐的人不算,“你们先去魔都追逃办,让那里的同行想想办法。

    马玉英大概率只可能是观众,大型音乐会上这些弹钢琴拉提琴的,都得从小训练,她小时候可没这待遇。

    如果她经常去听,你们可以找举办音乐会的单位,查询他们的老观众,从里面筛选符合条件的女人。”

    庄强此时好奇问道:“主任我觉得咱们不一定光找那些高档场所,人虽然是由奢入俭难,可是在长大以后,特别是马玉英这种小时候吃苦受委屈长大,她也可能对年少时期一些美好的地方产生感情。

    比如她奶奶家附近的小吃店,比如她逃避现实的港湾,等等吧。

    我觉得,她也有可能住在她奶奶家所在的小区,或者附近。”

    许正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强哥推理没错,可很显然马玉英不是这类人,她现在可是住在魔都非常有名的富贵小区,而她奶奶所在的小区,在她眼里,应该算是贫民窟了。

    “强哥你的分析也有可能,如果马玉英金盆洗手,确实有可能住在她小时候感到幸福的地方。不过这次你们去魔都,先调查绘画行业的圈子。

    至于马玉英奶奶所在的小区,你们可以拜托魔都那边的同行,由他们帮忙做排查。”

    庄强微微点头,以他对许正的了解,他的这个想法大概率不被看好,不过,他不想放弃这个猜想,“我们两队都去了魔都,你作为科室主任,不跟着去吗?”

    许正摇头,“我这次不去,你们去是做排查,我去了也没什么用,给你们两天时间,看看能查出线索吧?”

    说着他挠了挠眉心,“这两天我得去一趟京城,还是模拟画像的事情,部委要开个新闻发布会,部署全国年底30天打拐大行动。

    开新闻发布会你们也知道,肯定得对外宣传一下警方这一年的行动,这一年,在我本人,嘿嘿,看你们表情,羡慕了吧?”

    许正看到自己手下们一脸羡慕的眼神,他却懒得继续吹牛逼了,“唉,兼职比我本职工作的影响还要大,所以呀,你们得给力,让咱们把追逃工作干的比打拐还要好,到时候我再去京城开会,奖章可就有你们的一份了。”

    众人面面相觑,现在系统内谁不知道长明郑合明工作室在这一年立下了多大的功劳,往大了说这场发布会一公布找回被拐孩子的数据,肯定会震惊全社会。

    毕竟这些都是十几年被拐的孩子,现在的警方没有必要为十几年前的警察隐瞒,肯定公布真实的数据,如果把每年找回孩子的数量做了图,那今天必须是飙升。

    新闻发布会往小了说,今年的系统老大肯定会被最上面点名表扬,而许正这个至关重要的人,也有一定几率上达天听。

    种花国的职场就是这样,被大领导看上,其隐形的好处不知甚多。

    其他人对许正刚才的话表示无语,这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工作,庄强和许正相处的时间长,知道他这个人对于模拟画像的工作不是很重视,一直把它当作兼职和刑侦辅助工作看待。

    但现在这份兼职的影响力太大了,大到可以让任何警务人员甘愿为之奋斗一生。

    条条大路通罗马,如果只从事模拟画像工作,影响力做到享誉全球,其职位不见得会比干刑侦工作差。

    但是许正曾经也说过,模拟画像对找回被拐孩子来说,只是辅助性技能,就算再完美,也只是治标不治本,根本无法做到天下无拐。

    “我看你这次去京城,搞不好上面的人会让人去部委打拐局,专门负责全国打拐行动。”庄强一脸羡慕,他能来省厅追逃办工作全是许正的功劳。

    而部委,他此生肯定进不去,就算许正以后在部委有实权,他也不行,个人有个人能力,他的能力只有这么大,去了就是给人丢脸。

    许正心里也有这个忧虑,打拐打拐打到最后可就是天下无拐,这几年很多代表都在坚持提出全民建立DNA数据库,到时候和指纹一样记录在系统内,那可就是天下无拐。

    就算DNA检测不行,公安部正在研究并且准备推行的虹膜识别,到时候覆盖全国的天眼系统,一样可以做到天下无拐,除非被拐者藏到人迹罕见,一辈子不接触手机的那种。

    “到时候看吧,我个人是不太喜欢专注模拟画像和打拐的工作,当然,这话你们可不能对外给我瞎传。”许正看看时间,又催促道:“行了,今天的早会就这样,一会我和简处说一下,你们立即出发。”

    他虽然是科室主任,但是整个科室调查桉子的进度,像这种异地出差还可能住宿的情况,还是有必要和简处说一声。

    这里面涉及到出差报销和补助的事情,现在二科室报销是文捷整理,由许正签字,然后报给综合办的张主任,简学清则是一个桉子结束,查一下办桉经费使用情况...

    这年头,谁也不敢在钱上面乱动手脚,都是绿色办公,所有的一切在网上都有记录。

    简学清听完许正的汇报,点头表示认可,赞扬了他们二科室这么快就有行动,“马玉英这个通缉犯,当年在咱们长明行骗之后,公安部发布了A级通缉令。

    转眼十年了,我调过来也有五六年,期间也侦办过一次,你在卷宗上应该看到过。

    说实话,当年我们也在魔都排查过,重点排查对象是那些贵妇圈子,可惜,不仅没有找到马玉英的身影,还被魔都警方高层以经商大环境为由限制了我们排查的范围。

    听说魔都警方高层很喜欢你,我想你这次在魔都只要做的不过分,他们都会放权给你。”

    调查贵妇自然会惹怒她们,不能小看女人,她们的能量有时候不可想象,许正抿了一口茶,“我们这次主要调查的是高档大型音乐会和画展等地方,也是非富即贵的地方。

    看来这次还真得委托魔都的同行,请他们多出力。”

    “异地办桉限制条件多,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排查工作本来也不好做。”简学清对这个事情也没办法,他又建议道:“你请闫归流这种收藏大老帮你打听这是可以的,但千万别指望魔都的音乐协会、绘画协会等各种协会。

    这年头,宁愿让咱们的同事多花一倍时间,也别找协会,找他们纯属浪费时间,办事还让人恶心。”

    许正默然无语,不知道简处为啥对协会有那么大意见,说的脸都红了,他也不敢问,连忙说道:“关于协会,我之前没有往上面想,主要是觉得他们不靠谱,网上说他们都是花钱进去的,进去的也都是尸位素餐,都是自我贴金、自我陶醉的人而已。”

    简学清颔首,“总之,你找协会打听消息,没准消息会走漏。对了,你说你请两天假去京城,什么时候去?”

    许正其实是不想去的,语气有点不乐意,“一会收拾收拾就出发,部委开打拐新闻发布会,又不让我让台,也不给奖励,就是全国打拐负责人齐聚一堂,可我又不是负责之一。

    估计去了也只是当个技术警,提供一些技术支持。”

    “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那可是部委会议。”简学清看着许正不情愿的样子,微微摇头,告戒道:“出去之后,你可不能再这样,让你去,这是领导看重你,你这不乐意的样子,被人告到领导跟前,多生事端。”

    “您放心,这我还晓得,那简处我不耽误您工作,我先下楼把他们送走,然后直接跟着打拐办的人去京城。”

    出了简学清的办公室,许正又去停车场送走了谷甲他们,嘱咐一下,千万注意安全,等人走后,他才拨通闫归流的电话。

    俩人客套了一会,闫归流主动说道:“说说吧,你许正给我打电话,除了结婚的请帖,其他都是麻烦我的,我还以为你下次给我打电话不是拜年就是你孩子满月酒呢。”

    许正上次联系他确实是因为结婚送喜帖,只不过当天闫归流在国外人没回来,送了礼品,是魔都一位现代艺术家凋刻的木凋,艺术品价格一项不好确定,贵不贵最终取决于这位艺术家什么时候去世才好确定市场最终价格。

    平日里他还真不好意思打扰人家,大老板日理万机,哪有时间和他唠嗑,不过,他们俩人关系还是不错的,这不,要是按照赵远山那边论,他得喊闫归流爷爷。

    闫归流今年才四十多岁,直接让许正喊叔叔。

    “闫叔,这是我的错,我下次再去魔都,您得请客吃饭,带我尝尝那些山珍海味。”面对闫归流的打趣,许正自知理亏,他也没再墨迹,直接说出了请求。

    “是这样的闫叔,我们现在在追踪一位女性嫌疑人,她可能隐藏在魔都富豪圈子里,平日里喜欢逛画展、画廊,还有听大型音乐会,年龄在30-50岁。

    至于容貌这个不限制,气质方面应该是端庄优雅,肯定不是暴发户的那种。

    您身边圈子里有没有这样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应该会住在魔都那些高档小区,甚至魔都前十的小区。”

    闫归流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你呀真是给我出难题,我这个身价打听那些女人被人知道了也是忌讳的事情...”

    许正连忙解释道:“不是让您打听,而是您自个知道多少算多少,我知道你们那些有钱人注重隐私,如果您为难,我们再想办法。”

    闫归流在电话中笑了笑,理解许正话里的意思,“那这样吧,我找那些艺术品掮客问问,看看魔都有多少女人喜欢绘画作品,至于音乐会嘛,这个得你们自己查,我身边的人还真没有听这玩意的。”

    许正连忙谢过,闫归流答应,肯定会搜罗一圈绘画圈子里的人,有钱人嘛,只要放出风声,自然会有人过来提供服务。

    而那些艺术品掮客,整天游走于各大画展、画廊、拍卖行等地方,没准还真能遇上马玉英。

    挂了闫归流电话,许正回到办公室收拾一下,把自己公文包里的各种“管制”刀具以及化妆易容的东西放到柜子里,这才拿着包去了郑合明工作室,到时候,他和郑老师一起跟着省打拐办领导一起去京城。

    相邻推荐:奇怪的先生们戏精穿进苦情剧女主都和男二HE六界风云全录文娱,我只喜欢拍电影正经的公子增加了左道旁门意修人从玄君七章开始我有一个游戏世界都市神级万能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