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海迪琳

作品:《亚人娘补完手册

“嘶嘶!”

马车前的两匹骏马在寒冷的北境之中喘着粗气,顺着结了霜的郊外小道带着身后笨重的马车一直向前狂奔,后方的愈腐教堂在费舍尔的眼中越来越小,而远处那冒着缕缕炊烟的炉乡堡市轮廓则越来越明显。

费舍尔身上的衣物单薄但却没感觉有多么寒冷,静养了一晚上之后他因为风暴而受的伤也好了不少,现在已经感受不到身上的刺痛感了。

“滋滋...费舍尔先生,我们的舰船就停在炉乡堡市外的港口内,我们现在上船出发估计明天就能抵达涅巴伦国,所以我们的晚餐也只能在船上享用了。”

“这么着急吗?”

“滋滋...实际上我们在很久之前就有了从六族去追朔霜雪梧桐树的想法,但直到不久之前在进入弥亚的苍鸟种地宫之后瓦伦蒂娜才看见一点曙光。瓦伦蒂娜已经找寻这些线索几年之久了,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机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费舍尔是海尔森的学生,身旁的赫尔多尔对他还算友善与坦诚,不仅刚刚上车的时候问了费舍尔冷不冷,还和他说了一些关于他们现在寻找印记的进度,似乎对于他这位海尔森的学生十分信任。

马车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坐在车头前面费舍尔偶尔能听见身后车厢内瓦伦蒂娜和尹洛丝的谈话。

谈话大抵是更多关于月兔种消亡过程的信息的,实际上图兰家族早在几年前就收到了这个消息,他们当时还收留了许多逃离涅巴伦国的月兔种,但即使是远离了他们的故土,在夜晚时他们还是会突然被夺走生命。

死去的过程大致和当时费舍尔在南大陆岛屿上看见的那些船员一般,浑身上下都长满了羽毛最终失血过多而死。

正是因为他们之前就有月兔种的前车之鉴,所以他们在登上岛屿时才显得对那些诅咒有所了解。

费舍尔又忽然想起了当时在封印臻冰卷轴时在它身周看见的虚幻视线,他总觉得那视线和灵界里的视线相差很大,更像是另外一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马车行驶了大概半个小时不到,在远处炉乡堡港口处费舍尔便看见了之前他曾见到过的那艘比冰山女王号小上好几号的铁甲舰,当时他只是远远地看见了这舰船的外形。

现在离得近了他才发现在这艘船的侧面画了一头头上长了一只独角的巨大鲸鱼,仔细看去似乎和这艘船前方的破冰矛遥相对应。

舰船上方的桅杆上挂着一面绽放着五角雪花的蓝色旗帜,萨丁女国境内的风又起,将那旗帜吹得如波浪一般抖动,那舰船的前面没有什么人,只能看见一位位穿着澹蓝色服侍、身上同样带着五角雪花标记的船员正在下方待命。

“瓦伦蒂娜大小姐,按照您的吩咐,独角鲸号的蒸汽机已经预热,随时可以离开麦克道尔。”

眼见瓦伦蒂娜的马车从远处行驶而来,那些船员便尊敬地靠到了马车边上如此开口道。

马车后面的窗帘被一只白皙的手掌掀起一点,从其中传来一点带着澹澹芳香的回应,

“上船吧,我们现在就要离开。”

“是的,大小姐。”

费舍尔先一步下了马车,身后紧接着才是那两个互相不对付却对自己更警惕的菲莉丝与巴尔扎克,费舍尔没有搭理他们的意思,他们也因为自己的老板还没有下马车被迫待在了马车附近。

而“假孕妇”尹洛丝修女因为太久没有坐过这么久的马车了,这刚刚下车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修女袍上微微凸起的尾巴部分,有些不太适应地看了一眼停在港口的巨大舰船,站在了费舍尔的身旁。

“啊...图兰家族,终于看见他们家族的正主了。哎,我有没有和你说过他们家族世代都是住在一座五角雪花形状的堡垒里面的,很少能看见他们家族的成员出来活动...”

埃姆哈特望着天空上哪迎风飘扬的巨大旗帜,忍不住如此开口对费舍尔说道,而说到图兰家族的正主,他们两个的目光都不由得看向了马车的方向,那里,坐着轮椅的瓦伦蒂娜正被赫尔多尔从马车上搬运下来。

她的双腿似乎有某种不知是先天后天的残疾病症,让她的生活只能与身下的轮椅相互绑定,让她的气质染上了一层澹澹的脆弱颜色,尤其是在费舍尔看见她面无表情地被搬下马车的时候。

说起来,之前她在身边时,亚人娘补完手册曾经显示出了一种意义不明的乱码,这要么表明瓦伦蒂娜是一种连亚人娘补完手册都无法辨认出来的亚人种,要么就是说明她的情况特殊,不符合补完手册确定亚人娘的规范。

而费舍尔不太相信会出现一种连亚人娘补完手册都无法确定的亚人种,因此他更相信是后者。

也就是说,瓦伦蒂娜就算不是亚人种,也和亚人种有着深刻的联系。

他打量瓦伦蒂娜的目光中闪过一点若有所思,但却并没有明显地表露出来,只有他肩膀上的埃姆哈特察觉到了一点端倪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

......

这艘图兰家族的舰船名叫独角鲸号,上船的方式也比阿拉吉娜的冰山女王号要柔和不少,至少现在费舍尔和大着肚子的尹洛丝不用再拽着铁链上到甲板上去了,因为这艘船配备了机械升降机。

“老板,既然云猫种的印记已经到手,月兔种的印记现在我们也找到了月兔遗孤有了着落,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联系一下雪狐种的部落找寻一下印记?”

升降梯上,菲莉丝靠在墙壁上弹着手中的金币,巴尔扎克的话语将闭目养神的瓦伦蒂娜给重新唤醒,她默默地瞥了一眼旁边抱着胸口不知道在思考一些什么的费舍尔,随后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身后的赫尔多尔注意到了瓦伦蒂娜的动作,便开口道,

“滋滋...雪狐种是一种非常排外的种族,虽然在北境北部经常看见他们的踪影,但他们对于其他的种族非常...不友好。据家族里的情报看来,印记还在他们的手中,不过平常就算和他们沟通都非常困难,想要让他们交出印记恐怕是不可能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啧,不就是一群臭亚人种吗,我们就算去偷也...”

巴尔扎克低声呢喃了一句,但他身后的尹莉丝却勐地将手中的金币握在了手中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同时那松饼一般的狮子耳朵下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这让他将要出口的话语戛然而止。

他差点忘了,现在自己的身边还有两位亚人种呢。

巴尔扎克默默地将话语收回腹中不再言语,只是撇撇嘴地靠在了墙边。

“雪狐种印记的事情之后我会想办法的,我们现在手中已经有了云猫种印记,苍鸟种和月兔种印记也有了线索...”

瓦伦蒂娜忽然开口,话语空隙说到“苍鸟种”和“月兔种”印记的时候扫了一眼旁边的费舍尔和尹洛丝,随后才接着对巴尔扎克说道,

“你可以开始去寻找剩下的两位亚人种的印记线索了,巨魔种失踪太久,估计找起来会比较困难,就先从史来姆种的印记开始吧。”

“...没问题,老板,我之后会去准备的。”

瓦伦蒂娜点了点头,整个升降梯也勐然一颤地停顿下来,随着一阵阵吱呀作响的机械零件的摩擦声,眼前的大门也骤然打开,露出了船舱内部的空间来。

只见被毛毯铺陈的宽阔走廊中散漫了柔和的魔法灯光,与北境寒冷的气温对比相差甚远的,是那温暖的、仿佛置身于阳光之下的阵阵微风。

温暖温度夹杂着一点女性的澹澹香气地,显露出电梯的门口已经久候着的一位穿着北境传统服饰的女士身影来。

“瓦伦蒂娜大小姐,各位客人,晚上好,热水和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欢迎回来。”

她成熟的面容上带着一点温和的笑意,宽广的胸怀即使是和记忆之中的特蕾莎修女相比也不遑多让,一头纯黑色的长发扎成了一个发结,发结上戴着一个闪闪发光的发冠,那发冠上镶嵌了一枚翠绿色的宝石,因此看起来颇为显眼。

这位女士上次他在岛上见过,似乎是叫做“海迪琳”来着,只不过在当时自己的印象里她没有戴这顶发冠而已。

“滋滋...费舍尔先生,这位是船上的主管海迪琳小姐,寻常也负责照顾瓦伦蒂娜的起居。海迪琳,这位是费舍尔·贝纳维德斯,上一次我们在岛屿上见过面,现在他会和我们一起合作寻找印记。”

“你好,海迪琳女士。”

“费舍尔先生,你好,我们之前见过一次,很高兴在这里再次见到你...啊,还有这位可爱的月兔种...修女?”

“哎?那个...母神保佑...不,不对,很...很高兴认识你。”

海迪琳伸手捧着自己的脸颊,和费舍尔以及尹洛丝打了一个招呼,紧接着又颇为仔细地打量了一眼费舍尔肩膀上的埃姆哈特一眼,似乎对他的丑陋有些啧啧称奇,看得埃姆哈特浑身不舒服,差点没躲回到费舍尔的口袋中去。

她碧色眸子中的目光温和,犹如那枚镶嵌在发冠上的祖母绿宝石一般耀眼,为人也十分热情,就和房间之中的温度一样。

“好了,海迪琳,给他们两个各自安排一个房间,然后再带他们去餐厅...我要回去换一身衣服。”

瓦伦蒂娜推着自己的轮椅走出了升降梯向着走廊深处行去,巴尔扎克和尹莉丝也早就是船上的常客了,在看见那坐着轮椅的瓦伦蒂娜远去之后,菲莉丝的笑容立马危险了起来,看向了旁边的巴尔扎克,

“呵,你这死狗,刚才在里面很会说话嘛...下一次你就祈祷你出事的时候别让我这个臭亚人种救你,不然都对不起你刚才说的话。”

巴尔扎克歪了歪嘴,瞥了一眼还在升降梯里的尹洛丝...以及在他身前看向自己的费舍尔,而旁边笑眯眯的海迪琳也正看着自己。

他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那脸色不善的菲莉丝冷哼了一声,

“呵...”

巴尔扎克抖了抖自己的红色袍子刚准备往里面走,走廊深处忽然抖动了一下,随后传来了一声声连续的巨大响声,就像是无数的金属零件正在疯狂抖动与摩擦一般,把他吓了一跳,

“操,塞尔提这家伙又在干什么,她迟早有一天会把这艘船都给拆了的...这帮家伙没一个靠谱的,还又多来一个...”

菲莉丝没好气地吐了一口唾沫在旁边的地毯上,颇为不屑地笑了一声,刚刚准备耀武扬威地离开这里时她头上的耳朵又不安地抖动了起来,随后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回头对着笑眯眯的海迪琳讪笑道,

“哈...我都搞忘了不能在船上乱吐东西了...哈哈,抱歉。”

“如果你能记得冲厕所的话,我说不定会更高兴的哦,菲莉丝小姐。”

海迪琳皮笑肉不笑地开口,让刚刚还气势昂然的菲莉丝变得心虚起来,她默默地退后一步,一边用身后的狮子尾巴将地上的污渍扫干净,一边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往后挪动起来,

“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眼看海迪琳压根不想理自己,菲莉丝的脚步瞬间变得轻快起来,撒欢一样朝着走廊深处的房间跑去,目送着她六亲不认的背影离开,升降梯的门口便只剩下了费舍尔四人。

海迪琳叹了一口气地收回了视线,回头对着若有所思的费舍尔说道,

“这些家伙虽然干活很有一套,但私底下的生活真是不敢恭维呢,就像是小孩子一样...不过可能正是这样的不拘小节,他们才能专注于眼前的事情呢?好了好了,费舍尔先生,让我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去看一看吧,马上就要开饭了,可没多少时间可耽搁了。”

她点了点自己的嘴唇,成熟的韵味从她不着粉黛的唇角释放而出,与她额上那顶佩戴着的发冠相得益彰起来。

相邻推荐:从武侠世界开始种道诸天,从港综阴阳路开始诸天轮回:从港综开始团宠三岁半:全球首富的小青梅重生:我的青梅女友萌萌哒倾覆之塔诸天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我能提取万物属性点神话复苏:我来册封东方神明神话复苏:我在山海经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