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家族修仙:从御兽开始崛起 > 第五百三十四章:匆匆两年【求订阅】
  • 第五百三十四章:匆匆两年【求订阅】

    作品:《家族修仙:从御兽开始崛起

    得了一套大师级炼丹传承,又得了【玉露金霞丹】这等四阶丹方,骆青霓对于周纯的一些请求自然是无有不应。

    她很痛快的就给周纯开了绿灯,应周纯所请,帮忙发动人脉关系搜集炼制【古尘丹】的材料。

    同时二人也很快达成了共同搜集材料炼制【玉露金霞丹】的约定。

    这般一切谈妥后,骆青霓便先去给周纯炼制【化龙丹】了。

    而周纯也顺势去城内租了一座洞府作为日后容身之地。

    不久后,骆青霓出关,将炼制成功的【化龙丹】交到了周纯手里。

    得了此丹后,周纯也不耽搁,马上就暗中回了一趟靖国,把灵丹送回了周家,交到了周道泉手里。

    至于说周道泉的灵宠血焰龙蟒能否成功通过这颗【化龙丹】进化为三阶蛟龙,那就只能看其自身机缘造化了。

    周纯回到大周国后,就带着骆青霓当初给的介绍信,前往了元傀门的山门。

    此前他感觉自身实力不足,不敢轻易前往那位“千机大师”所在的门派山门,以免对方生出歹意暗害自己。

    现在自身实力已经不输金丹中期修士,周纯才敢前往求购四阶傀儡。

    元傀门曾经也是一方有着元婴期修士坐镇的大门派,只是如今门内元婴期修士出现了断层,此派便收缩势力,低调了许多。

    不过作为不多的能够炼制四阶傀儡的门派,元傀门哪怕现在没落了,一般人和势力也不敢打他们的主意。

    毕竟谁也不知道元傀门的山门里面藏了多少四阶傀儡,更不知道里面是否还藏了相当于元婴期修士的五阶傀儡!

    而作为以傀儡术起家的势力,元傀门在招收弟子上面也不似其他门派那样什么人都招,而是宁缺母滥,只招那些在操控傀儡或者是炼制傀儡方面有着天赋的修士。

    当然若是上品灵根资质,那元傀门也会考虑一下。

    总而言之,这个门派的弟子数量非常少,全派大大小小的人数加起来都不到千人!

    人少便意味着对于修行资源的总体需求量要少,所以元傀门如今只守着自己的山门过活,外面只保留了一个受本门控制的坊市,专门出售一些中低阶傀儡法器。

    值得一提的是,四阶以下傀儡法器,都无需使用灵晶作为能源驱动,可以使用一种元傀门特殊炼制的“灵源珠”来驱动。

    这种“灵源珠”本身是一种储能法器,根据品阶的不同,可以储存对应境界修士的三分之一法力。

    比如三阶上品的“灵源珠”,就能够储存紫府后期修士三分之一法力。

    而“灵源珠”内的法力一旦耗尽,便需要修仙者重新为其充能才能再度使用,并且“灵源珠”内的法力并不能长期保存,会随着时间逐渐流逝。

    若只是这样,“灵源珠”也不失为一个伟大的发明。

    但此种储能法器最大的缺陷是,只能储存法器主人的法力。

    并且因为修士本身法力属性偏向严重,一颗储存满金属性法力的“灵源珠”,若是用来驱动一具擅长火属性手段的傀儡,效率会很低不说,还会对傀儡本身产生较大损伤。

    这种种限制,使得使用四阶以下傀儡法器的修仙者在修仙界很少见,只有元傀门的弟子会将其当做对敌手段。

    周纯隐藏修为来到元傀门控制下的坊市后,因为好奇也是买了几具二阶傀儡法器和配套“灵源珠”研究了一下。

    他发现,“灵源珠”虽然也是法器,可实际上在御使着傀儡战斗的时候,基本上不占用修士多少神识,更别说是法力了。

    修仙者御使一具二阶上品傀儡付出的神识,大概也就相当于御使一件二阶上品法器和一件二阶下品法器。

    而一具二阶上品傀儡的战斗力,可是能够稳稳压制住一位筑基中期修士,并且还无需消耗自身法力。

    如此一来,即使是一个普通筑基后期修士,也可以在御使两具二阶上品傀儡战斗的时候,同时还有余力催动一件二阶上品防御法器守护自己。

    等到两具二阶上品傀儡里面“灵源珠”的法力耗尽后,还可以直接放弃两具傀儡,随后以满状态来对付敌人。

    “可惜这价格太贵了,一具搭配着‘灵源珠’的二阶上品傀儡,价格几乎相当于一件三阶下品法器了!”

    “除了元傀门自己的弟子,或者是那些不缺钱的富家子弟,有几个修士能够给自己配置两具同阶傀儡!”

    周纯摇摇头,将几具傀儡收进了储物袋内,以后看情况赐给一些家族后辈作为护身之物。

    随后他便亲往不远处的元傀山拜访,递上骆青霓的书信,指名道姓要拜访那位“千机大师”。

    因为周纯显露了金丹期的修为,元傀门的知客弟子办事效率倒是很快,不多时就有一位自称“千机大师”弟子的紫府中期修为男子过来迎接周纯了。

    如此跟随着此人来到元傀门深处一座环境雅致的院子里面后,周纯便看见了自己要拜访的“千机大师”。

    这位傀儡大师看起来已经是老态龙钟,头发斑白,满脸皱纹,似乎寿元已经不多的样子,修为也停留在金丹中期。

    他在和周纯稍微寒暄了几句后,便直接望着周纯说道:“骆道友当初送过来的傀儡残骸,确实让老夫大受启发,别有所获,如今她信中说道友手里有着更加完整的傀儡残骸,不知可否让老夫一瞧?”

    “当然可以。”

    周纯点了点头,而后就从储物袋内取出了那具基本上完好的弓箭武士傀儡。

    “果然是同出一源的傀儡!”

    一看见弓箭武士傀儡的造型,千机大师便是眼神一亮,随即就招手将傀儡摄到身前仔细检查了起来。

    他这一检查,便有些忘乎所以了,仿佛根本不觉得时间流逝,也忘记了还有周纯这个外人的存在。

    而周纯又不好贸然打扰他,以免惹他不快让自己交换四阶傀儡的事情黄了。

    于是乎,周纯足足等候了大半日后,千机大师才在从全情投入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恍然发现还有他这个外人在这里。

    “老了老了,总是这般容易忘记事情,有劳周道友久等了。”

    他拍了拍脑袋,一脸歉然的向周纯道歉了一句,随后便看着周纯说道:“周道友这具傀儡确实是保存的非常完整,仍旧具备着修复的可能,不知道友想要用此物和老夫交换何物?”

    “周某想要和大师交换一具四阶傀儡!”

    周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身来意。

    听得他此言,千机大师当即点了点头道:“嗯,这个要求倒是不过分,老夫手里正好还有几具傀儡可供交换,周道友你自己挑选一具吧!”

    说完就从储物袋里面取出三具傀儡放到了周纯面前供他挑选。

    这三具傀儡,分别是猿傀儡、狼傀儡、龟傀儡,代表着不同的侧重。

    狼傀儡更加擅长进攻,龟傀儡主防御,猿傀儡较为均衡。

    周纯想了想后,便选择了猿傀儡。

    他来交换四阶傀儡,并非为自己交换,而是想要增强周家的底蕴。

    相比于其它两种偏科严重的傀儡,猿傀儡无疑是更加符合他的要求。

    “既然周道友做出了选择,那这具傀儡便是道友的了,日后若是傀儡受损需要修复的话,道友可来联系本门,本门会根据修复难度收取费用。”

    千机大师说着,就将另外两具傀儡收了起来。

    “周某明白了,多谢大师成全。”

    周纯面色一喜,当即施了一礼道谢,然后将那具猿傀儡收了起来。

    他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顺利。

    这位千机大师好像并不关心他是从何处得到的弓箭武士傀儡,或者说是非常遵守修仙界规矩,不过问此等物品的来历。

    这样目的达成后,周纯也没有在元傀门多待,很快就告辞离开了。

    在返回天渊仙城的时候,周纯还非常小心谨慎,担心那位千机大师会不会是故意麻痹他,暗地里出手劫杀自己。

    但事实证明他似乎想多了,他一路上回来都是非常顺利,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这让他不禁感叹,修仙界还是有正常人的!

    回到天渊仙城后,周纯便全力搜集起了炼制【古尘丹】的那些灵药。

    张良这个身份在天渊仙城前前后后也经营了几十上百年,结识的修士数量有不少。

    周纯这时候也是广而告之,甚至去了“天渊殿”那边挂单任务收集灵药,很快城内很多紫府修士和金丹期修士都知道了他高价收集某些灵药的事情。

    这样做,肯定会让那些拥有相关灵药的人趁机坐地起价,但是确实能够更快为周纯筹集相关灵药。

    反正他现在不差灵币,一些普通的千年灵药也囤积了许多,哪怕是溢价交易也能接受。

    现在周纯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尽快将一头灵宠提升到四阶!

    事实证明,金丹期修士只要舍得下本钱,除了千年宝药和一些珍稀罕见的法宝灵材难以短时间内弄到外,大多数千年灵药都还是可以弄到的。

    周纯以几乎高出正常价格三到五成的价格,溢价砸钱收购下,加上他此前手里已经有的灵药,短短两年时间里便凑够了两炉【古尘丹】的材料。

    这时候骆青霓还在一边修行,一边研究周纯给她的炼丹传承,间隔一段时间才会开炉炼丹几次。

    周纯材料收集齐全后,她也是二话没说,马上帮周纯炼制起了【古尘丹】。

    兴许是又多练手了两次的原因,也可能是炼丹技艺又有进步,骆青霓这次炼制两炉【古尘丹】,一共出丹了十四颗。

    这十四颗【古尘丹】到手后,周纯马上就做出了分配。

    雷蛟白白分得了六颗灵丹,金甲负山龟石头分得了六颗灵丹,剩下两颗分给了金翅虎。

    按照他这个分配安排,等到三头灵宠将这些灵丹都吞服之后,雷蛟白白肯定能够突破到三阶上品妖兽,金甲负山龟石头因为此前还吞吃了一颗银角犀妖丹,一样肯定能够突破到三阶上品。

    而周纯之所以没有将所有的【古尘丹】集中给一头妖兽吞服,一来是不想太过于偏心,二来也是因为这种丹药如果接连服用太多,一样会产生抗药性。

    并且接下来他也会持续收集炼制【古尘丹】的灵药,在舍得砸钱情况下,五六年凑齐一炉丹药的材料应当是不成问题。

    也就在周纯这边期待着几头灵宠突破的时候,周道颐跟着林红玉一起来到了天渊仙城。

    原来林红玉已经交换到了一种有助于合丹的结丹灵物,这次是带周道颐过来闭关结丹了。

    同时二人还给周纯带来了一个不好也不坏的消息。

    周道泉的灵宠血焰龙蟒服下【化龙丹】后,并未能够进化成血焰蛟。

    但是也因为【化龙丹】的药力助其纯化了血脉,因此打破血脉桎梏,突破成为了三阶妖兽血焰龙蟒。

    论起实力和潜力,三阶妖兽血焰龙蟒自然是比三阶血焰蛟差不少,但是比周明德的火神豺绝对不差了。

    周道泉本人对此也没有什么失望的,特地托周道颐帮忙向周纯道谢。

    另外让周纯感到安心的一件事情是,这两年周家大体还算安定,并没有受到什么骚扰。

    这证明他的做法生效了,冰狱门那边可能是顾忌着周家背后的高人,暂时收敛起来没有更进一步动作。

    其实这也正常,冰狱门这个杀手门派虽然过往任务完成率很高,但也不是没有失败的经历。

    而能够让他们派出的杀手被杀或者被擒,往往都是目标背后有着强者出手了。

    对于这种情况,冰狱门往往都是先调查情况,看看目标到底好不好惹。

    若是目标本身情况被调查清楚,容易拿捏住,冰狱门自然是会集结杀手将其连根拔起。

    但若是目标背后确实来头不小,有着元婴期修士庇护,冰狱门多数时候也只能认栽。

    毕竟他们还没强大到那种只准他们暗杀别人,不准别人反杀他们的地步!

    为了一个金丹期杀手,得罪一个元婴期修士,这是很不理智的事情!

    周纯虽不完全清楚冰狱门的行事方法,但也大体猜得到对方在无法找到那个失踪杀手,彻底了解清楚其中详情的情况下,定然会有所顾忌,不会再轻易对周家动手。

    至于说青莲观,想来在得知冰狱门杀手失踪的情况后,他们也会心生顾忌,不敢轻易对周家发难了。

    周纯现在只需要拖,拖上几十年时间,他就能够有不惧冰狱门杀手和青莲观的实力了。

    接下来的事情也好办了,林红玉夫妇自去租一座洞府结丹,周纯明面上还是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只是自身在天渊仙城活跃着收集相关灵药。

    这日,周纯正在洞府里面修行,忽然收到了天宝阁掌柜孙元景的传讯,约他到天宝阁一叙。

    因为当初求购【太乙玄金气】的事情,加上这几年求购炼制【古尘丹】灵药,周纯和孙元景的交情也算是稳步提升了。

    这时候对方传讯相邀,虽未说明是何事,他也没有怠慢,收功后就前往了天宝阁。

    “孙道友今日忽然邀请张某来此,难道又是寻到周某所需灵药了?”

    天宝阁雅间内,周纯一见到孙元景,便是半开玩笑的问起了对方邀请自己来意。

    却见孙元景摇了摇头道:“那倒不是,今日邀请张道友过来,也是受人所托。”

    说着便是压低声音说道:“张道友可还记得当初请你帮忙祛除顽疾的那位曾道友?此番便是曾道友请托孙某邀请张道友过来,想要和张道友私下会晤!”

    “这样啊……”

    周纯看了看孙元景,不禁低头沉吟了起来,内心思考起了那位曾姓修士的用意。

    他当初和那位曾姓修士的交易,只是一场交易,甚至他连对方的真正姓名都不知道。

    如今对方忽然说要与他私下会晤,定然是有事相求。

    从本心上面来讲,周纯当然是不想节外生枝。

    可是他也清楚,对方既然托了孙元景的关系,便说明不会轻易罢休。

    此时若是拒绝,拂了孙元景的面子尚在其次,只怕未必能够就此真正打消那曾姓修士的想法。

    因此考虑一番过后,他还是对着孙元景轻轻一点头道:“既是孙道友开口,张某自然要给道友一个面子,便请道友安排地方吧!”

    听得他这话,孙元景顿时呵呵一笑道:“呵呵呵,如此孙某便先谢过张道友了。”

    然后就交代道:“曾道友早有言在先,张道友若是同意见面,可去城中绿芽茶馆的天字号包间会面!”

    “绿芽茶馆么?张某明白了。”

    周纯微微颔首,当即便辞别了孙元景,然后去了那绿芽茶馆。

    这绿芽茶馆是天渊仙城内一家高档茶馆,只做高阶修士圈子的生意,紫府期修士才能在里面预订包间,价格很是不菲。

    周纯此前也来过几次这里,对这茶馆的几种独特灵茶也是印象颇深。

    这时候抵达茶馆,报上包间主人姓氏后,不久便有一美貌妇人过来迎接他了。

    周纯对这美貌妇人倒是还有些印象,乃是当初迎接他和孙元景进入曾姓修士洞府的人,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姓卫。

    此女见到周纯后,当即恭敬施了一礼道:“妾身见过张前辈,我家老爷已经在包间内备好茶水恭候前辈了。”

    “卫道友客气了,还请前面带路吧。”

    周纯说着,便随着妇人前往了茶馆内的天字号包间。

    待到进入包间后,周纯便见到了曾姓修士的真容。

    此时的曾姓修士并未佩戴面具,其真实容貌乃是一位看起来颇为俊逸的男子,年龄大概是三十到四十岁之间那种。

    观其人身上的气息,显然是已经彻底怯除了体内顽疾,恢复了正常。

    见此情形,他当即朝对方拱手一礼道:“张某见过曾道友,恭喜曾道友除去旧疾,重复健康。”

    曾姓修士闻言,顿时爽朗一笑道:“哈哈哈,曾某能够康复,还得多谢张道友才是,道友快请入座。”

    说着便抬手邀请周纯入座,又让身为侍妾的美妇人为周纯端茶送水。

    随即便见其人端起一杯茶水对周纯致礼道:“冒昧邀请张道友过来,是曾某失礼,曾某先以茶代酒,向张道友赔不是了。”

    “曾道友客气了。”

    周纯应了一声,也端起茶水回敬了对方一下。

    这样互相寒暄客套过后,便见曾姓修士面含歉意的朝着周纯说道:“当初曾某身患顽疾,不得已才掩藏身份,还望张道友勿怪。”

    说完便自我介绍道:“其实曾某名唤曾泰,乃是大周国元阳宗的长老!”

    “原来曾道友竟是元阳宗的长老,真是失敬失敬!”

    周纯面色一凝,连忙客气拱手致意。

    元阳宗的名头他早就听说过了,此宗乃是大周国排名前列的强大门派,论势力底蕴比之九元剑派也不遑多让。

    元阳宗当代太上长老“元阳上人”乃是闻名大周的元婴后期大修士,一身实力深不可测。

    而元阳宗除了这位太上长老外,还有另外一位元婴中期修士和两位元婴初期修士。

    曾泰竟是元阳宗的长老,难怪孙元景会隐隐对此人百般示好!

    却见曾泰忽的目光炯炯望着他说道:“曾某来历张道友现在清楚了,不知张道友现在是否可以告知一下自身来历呢?”

    他此前曾经让人调查过张良,结果却发现调查不出张良的具体底细,只知道是大周国之外的修士。

    涉及到大周国之外的势力,哪怕曾泰是元阳宗长老,想要在那么多国度里面调查出一个虚假金丹期修士来历,也不可能做到。

    所以他才会在得知周纯又在天渊仙城活跃后,特地赶来约见周纯。

    而听到他问起自己来历,周纯顿时警惕了起来,马上就摇头说道:“张某出身偏远之地一个小家族,却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原来张道友是一位家族修士么?”

    曾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也不再继续咬着不放,当即微微一笑道:“张道友不必多心,曾某对道友并无恶意,今日请道友过来,也只是想要和道友做个交易罢了!”

    相邻推荐:自由的旋律重生:我靠摸鱼实现财富自由大夏镇守使横推诸天从风云开始玩家镇守府逍遥小捕快登录真实游戏从我开始杀出武道长城遮天之造化神玉不灭造化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