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次元 > 秦时明月之侠道墨问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剑逼楚王(三合一)【求订阅*求月票】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剑逼楚王(三合一)【求订阅*求月票】

    作品:《秦时明月之侠道墨问

    “你们不会又没钱了吧?”看着在寿春街头闲逛的两人,公孙玲珑似乎有所察觉地看着晋遥和冰白神杀。

    “神杀剑士,出门什么时候带过钱?”冰白神杀理所当然的回答着。

    他们神杀剑士出门从来都是跟着墨家的高层或是钜子,职责是保护,什么时候需要自己付钱了。

    “我什么时候有钱了?”晋遥摊了摊手。

    “算了,我来吧!”公孙玲珑无奈,果然是如此。

    “掌柜,两间上房!”走进了寿春最大的酒肆,公孙玲珑直接让掌柜开了两间房。

    “三个人,两间房?我跟你,他自己?”晋遥愣了愣,看向公孙玲珑。

    “???”冰白神杀也是疑惑的看向了公孙玲珑,名家这么开放的吗?

    公孙玲珑一头黑线看着两人,“你们一间,我自己!”

    “吓我一跳!”晋遥小心的拍着胸口说道。

    “……”冰白神杀和公孙玲珑无语。

    “两间房,这个人不算!”公孙玲珑转头对掌柜的补充交代说道。

    “别啊,开个玩笑而已啊!”晋遥立马怂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脸皮真厚!”冰白神杀无语。

    最终,晋遥还是跟冰白神杀挤了一间房。

    “你怎么不去对面,公孙贵女应该不会拒绝的!”冰白神杀玩味地说道。

    “我们被宗师盯上了!”晋遥收起了玩味的性子。

    从他们走进寿春,他就感觉到有人在注视,等他想去查出目光来源时,却又消失了,所以他故意在寿春街头浪荡了一圈,然后那感觉又时有时无。

    因此,他断定他们是被宗师级高手盯上了。

    “这不是很正常,想杀你的人多了去了!”冰白神杀并不意外。

    继位周天子,天下诸侯就没有一个不想杀他的,现在他们自己钻进人家的王城,不被盯上才有问题了。

    “可是我死在寿春,对楚国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晋遥说道。

    哪怕是有名无实的周天子,只要死在了寿春,诸侯都有理由对楚国出手了。

    所以,楚国非但不敢对他下手,还要保护好他的安全才是。

    “也许是有人想杀了你,嫁祸给楚国呢?”冰白神杀分析道。

    “宗师也没那么多,他怎么确定这是我本尊还是木偃身呢?”晋遥更加疑惑了。

    他出来,连墨家除了冰白神杀和六指黑侠,其他人也不清楚这是木偃身还是真身啊。

    “天下武学那么多,能辨认你是真假身的武学也不是没有!”公孙玲珑推门而入,边走边说道。

    晋遥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中原武学太繁杂了,有这种稀奇古怪的技能也很合理。

    “明日一早,直接去楚王宫吧!”公孙玲珑说道。

    为防万一,还是砸寿春露脸,让楚国不能再装聋作哑。

    晋遥点了点头,然后跟公孙玲珑商量起如何劝说楚王救灾来。

    “我并不认为你这么做能让诸侯全力赈灾,周天子早已不是曾经的天下共主了!”公孙玲珑认真地说着,因此她更好奇晋遥为什么这么做,晋遥和墨家应该不会这么傻的相信诸侯还会听天子之令。

    “我知道!”晋遥点头,他何尝不知道,自周平王伐郑失败后,天子权威就已经不复存在。

    “那你还这么做!”公孙玲珑更加费解了。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有些事,哪怕知道没有用也需要去做不是吗,万一成功呢?”晋遥释然一笑,“万一有哪一国听了呢?就算他们不听,可是我把事情捅到了明面上,为了不让周天子声威再起,他们也无法再装聋作哑了不是吗?”

    公孙玲珑沉默了,这就是墨家啊,哪怕明知必死,明知无用,也会抱着一丝希望去做,哪怕只要有一丝可能和能多救一人都会义无反顾,不惜己身。

    “我陪你去见楚王!”公孙玲珑知道无法劝说他不去,只能选择了跟随。

    翌日清晨,楚王宫外,三道身影从迷雾中走来。

    “楚王宫前,闲人止步!”守门的宫门护卫拦下了一行人,然后宫门令急匆匆的跑到了楚王大殿通知了楚王完。

    “去禀告楚王,周天子来见!”冰白神杀走上前递上了天子名刺。

    “天子,什么天子!这天下还有天子?”宫门护卫早就得到了通知,不许晋遥去见楚王,因此嘲讽地说着。

    冰白神杀手指微颤,就想动手,却被晋遥上前压住了肩膀。

    “没必要跟一个护卫废话。”晋遥目光看向了宫门城墙上的角落,在那里有着数位神射手已经对准了他们。

    或许他们不敢杀自己,但是却是敢杀出他之外的所有随行的人。

    “烦劳通传!”晋遥平静地说着。

    “好!”守门大将点头,却没有任何动静。

    晨钟敲响,百官上朝,宫门大开。

    一个个楚国的官员穿着整齐的官服,手持玉牌走进了王宫,却又好奇的看着站在宫门前的三个人,议论纷纷。

    “那就是墨家辩首吗?”威武刚正,身穿甲胃的大将军项燕看着晋遥三人,问着身边的将士。

    “他那把超长的大剑,天下独一无二!”楚国雷豹军团长班布点头说道。

    “他明知我王不可能见他,为何还如此呢?”年轻俊美的影虎军团长季布疑惑地问着。

    “因为他是墨者!”项燕叹道。

    他跟墨家有很多交集,也很清楚墨家人的脾气,看起来很傻,但是却不得不让人佩服。

    可惜,他们人微言轻,也没法去管,只能默默的看着。

    “那人就是春申君黄歇?”晋遥看向了被百官簇拥前来的华服老人然后看向公孙玲珑问道。

    “除了春申君黄歇,楚国还有谁有这样的威势!”公孙玲珑点头。

    而黄歇自然也是看到了晋遥一行,却又装作视若不见,然后嘲讽地开口道:“楚王宫什么时候多了这样的看门狗了?”

    “那可不是狗,人家可是周天子!”随行的官员却很懂黄歇的意思,李园急忙开口附和道。

    “咦,周天子啊,那可是天下共主啊,怎么会来我楚国守门呢?”黄歇笑的更加肆意了。

    “哈哈哈哈!”随行官员也都附和着嘲笑。

    “你们!”公孙玲珑却忍不住了,玉手指向了一行人,却说不出话来。

    “小人得志罢了,何必理会!”晋遥却是抓住了她的手,微微摇头,对楚国官员的嘲讽却视若不见。

    日上中天,官员下朝,再次嘲讽了一番,可是楚王完依旧没有现身。

    “你打算就这么站在这里等?”公孙玲珑望着晋遥问道。

    “是!”晋遥点头。

    “楚王完不可能见你的!”公孙玲珑有些心疼地说道。

    “你们先回去吧,他们就是故意的!”晋遥说道。

    “我不!”公孙玲珑摇头,坚持跟他站在楚王宫前等着。

    “你在哪,我只能在哪!”冰白神杀也是直接开口。

    晋遥微笑的点头,然后继续在烈日下站着。

    暮鼓响起,宫门关闭,也没有人来驱赶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关心。

    “他们还没走?”楚王完关心了一下。

    “没有!”宦官回答。

    “哦!”一个哦字,再没有任何交代,楚王完根本就没打算去见。

    第二日,没有早朝,但是各级官员也是要入朝办公,因此都好奇的看着三人。

    “他们站了一日一夜?”项燕好奇地问宫门令。

    “是的,没吃没喝,站了一天一夜了。”宫门令认真的回答道。

    “唉!”项燕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用内力包裹着声音传音给晋遥道,“辩首在这站着是没用的,我王是不会见你的。”

    晋遥微笑以对,没有回答。

    “你们先回去吧!”晋遥看向脸色有些苍白的公孙玲珑继续说道。

    公孙玲珑微微摇头,倔强的站在他身边。

    第二天,第三天,依旧是没人管他们。

    然而,寿春的百姓却也都知道了他们的存在,都好奇地赶来了宫门前看着。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你猜他们能坚持几天?”有好事者开口。

    “顶多是三天!”有人回答。

    “堂堂周天子,居然沦落到如此地境!”有人感慨。

    “欠了那么多钱,是周天子又能如何?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也有富户说道,当初周赧王开出空头支票聚兵伐秦,被逼的躲到宫殿后边,也是天下皆知的。

    而在楚国的有意引导下,许许多多周赧王的丢人事迹也被传扬开来,更是宣传着晋遥此行就是为了跟楚国借钱还债的。

    因此,寿春的民众都是嘲讽地看着。

    “大将军,辩首先生真的是为了来楚国借钱的?”季布疑惑地看向了项燕。

    项燕沉默了,晋遥为救灾而来的消息还没从邯郸和临淄传到寿春,加上楚王的有意隐瞒真正知晓的人并不多。

    “要想在楚国伸展,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打听的好!”项燕提醒道,他很看好班布和季布,认为这两人会是楚国自己之后的名将,不希望两人会因此而恶了楚王。

    又三日过去,围观的人不再增加,也不在减少,寿春的百姓似乎已经习惯了多了这么一道风景线,甚至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陈兄,许久未见,近来如何?”

    “蝗灾肆虐,各地商道匪患横行,民不聊生啊!”

    寿春的茶馆中,一个富户商贾带着自己的粮队来到了寿春交易,在这乱世大灾面前,粮食价格也是居高不下,因此,不少有粮的大户也都将粮食拉到了寿春来贩卖。

    “是啊,粮价一日三升,在这样下去,我等也要揭不开锅了!”另一人叹道。

    “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陈兄远道而来,今日饭后带陈兄去看一看我楚国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粮商笑着说道。

    “奇观?”那名陈姓富商好奇地看着自己的生意伙伴。

    “嗯,周天子知道吧,他来我大楚了,还在我楚王宫前站了将近半月了,可怜了那娇滴滴的美娘子居然陪着他也站了那么久!”粮商笑着摇头道。

    “周天子?可是墨家辩首晋遥先生?”陈姓粮商急忙问道。

    “是啊!”粮商点头。

    陈姓粮商脸色一变,直接离席,匆忙赶往了寿春王宫。

    然后就看到了站在寿春王宫前的三人。

    “陈兄这是?”粮商有些不解,也急忙追了上去。

    “山阳陈氏,陈路拜见天子!”陈姓粮商没有管自己的伙伴,赶到了楚王宫前行礼。

    可是他见到的却是三个脸色苍白,却依旧坚持站立在王宫前不愿离去的身影。

    “山阳陈氏?”晋遥诧异地望着那个陈姓粮商。

    “天子不认识陈某,但是山阳却都认识天子,若非天子当日在山阳成为驱散蝗群,山阳也无可幸免!”陈路认真的说着。

    “原来那里是山阳啊!”晋遥点了点头,当初他们遇到了蝗灾,停下了朱雀,不断的驱散蝗灾,让蝗群偏移了位置,但是却没想到在蝗灾的前方会是山阳。

    “天子何至于此啊!”陈路不知道晋遥为什么会在这,但是却也认为堂堂周天子,不该如此。

    晋遥微笑的摇头,也没有解释。

    陈路叹了口气,陪在三人身后也站了半日,终究是体力不支,然后选择了行礼离开。

    “接下来,该头疼的就是楚王了!”晋遥望着楚王宫,低声对公孙玲珑说道。

    “为何?”公孙玲珑声音也有些沙哑,连日的不眠不休,滴水未进,哪怕是他们这样的高手也撑不住了。

    “天下最快的有三样,墨家的剑,庄蹻的腿和万民的嘴,算算时间,我为天下万民而求诸侯开仓放粮、赈济万民的事也应该传到寿春了。”晋遥澹澹地说着。

    “我们这些日子有多狼狈,有多难堪,接下来楚王完就会有多少骂名!”晋遥笑道。

    果然,很快,楚王完就将春申君黄歇招进了王宫之中,因为消息已经慢慢传向了寿春。

    “臣也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刚烈,居然真的在宫门外站立到消息传至寿春!”黄歇也不得不佩服。

    他本意是让楚王折辱对方一番,让对方受不了,然后悲愤离开,因此还鼓动了寿春民众去围观,却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刚烈,硬是顶到了消息传至寿春,还无法阻止的那种情况。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楚王完看着黄歇,有些乱了分寸。

    “赶走对方?”楚王完试探性的问道。

    “做不到的!”黄歇摇头,“对方是武学高手,我们无法在不惊扰民众的情况下赶走对方的!”

    “那寡人要见对方?”楚王完问道。

    黄歇望着楚王完,却没有说话,他很清楚,现在已经不是楚王愿不愿见对方,而是对方愿不愿见他了。

    若是等消息传遍寿春的大街小巷,传遍楚国,那曾经的侮辱都会成为对方的名望。

    而对方这时候若是一走了之,那楚王完的名声将一夜尽丧,楚人也都会怀疑他们的王是不是置万民于不顾!

    “大王还是尽早去见对方吧!”黄歇想了想,只有在事情传开之前尽可能的去消除影响了。

    “好,那就宣对方入宫觐见吧!”楚王完传令道。

    “大王还是亲自去见吧,对方是不可能主动来见的,该去见他的是大王啊!”黄歇说道。

    被折辱了这么久,换谁都会有怨气的,因此,换做是自己,绝对会趁机要求楚王亲自出宫相见。

    “这……”楚王完有些拉不下面子了。

    果然,晋遥再见到了宫门令,而对方也都换了个态度,阿谀地请着自己入宫。

    “走吧!”晋遥看向冰白神杀和公孙玲珑,然后点头,大步走向了侧边的拱门。

    “天子这边请!”宫门令是真的慌了,晋遥居然走的是宫门边上的小门而不是正中的大门。

    “天门迎天子,地门迎诸侯士大夫,小门迎小人。这个刚刚好!”晋遥带着两人大步从侧边的拱门走进了楚王宫。

    宫门令脸色大变,当年齐国相邦晏子出使他们楚国就有过这样的遭遇,然后让他们楚国沦为了笑柄,可是晏子还是走了大门,现在,晋遥没有走大门,岂不是坐实了他们楚国是犬国,是小人之国?

    “要不是为了灾民,我真的不想进来,绝对会等他自己来见我!”晋遥看向公孙玲珑和冰白神杀解释道。

    “我知道!”公孙玲珑点头。

    黄歇也没想到晋遥真的会来,目光自高台之上,始终凝聚在那道年轻的身影上。

    “天子前来为何没提前通知本王!”楚王完主动走下了台阶,亲自相迎。

    “楚国高台,孤依旧爬不上去了,就在这说吧!”晋遥望着高高的台阶,再看向公孙玲珑和冰白神杀,拒绝了在走上那高耸的台阶。

    “这……”楚王完愣住了,文武百官都已经在大殿前等着了,他们不去,难道还要在广场上上朝?

    “好吧!”最终,楚王完还是同意了,生怕晋遥一行突然一走了之。

    最终,楚国文武百官也都不得不退出了大殿,来到大殿前的广场上站着召开朝会,迎接周天子。

    “虚礼就不必了,孤也没想过你们会认我这个天子,孤此行,只有一事,楚国开仓放粮,施药布衣,赈济万民!”晋遥阻止了百官的行礼,直截了当的说道。

    “开仓放粮,施药布衣,需要时间,需要核算,不可能因为天子的一席话就不计代价去做!”黄歇开口,一个字就是拖。

    赈济灾民,需要消耗的钱粮是不计其数的,他们是不可能无偿去做的,哪怕是救,也是等到灾难消减,疫鬼虚弱后才会去救,而这也是诸国一贯作风。

    “我问的是楚王,你没资格说话!”晋遥看都没看黄歇,直直的看向楚王。

    “令尹说的就是本王的意思,赈济百姓、调节各方都需要时间,若是漫无目的去赈灾,只会让灾难愈演愈烈。”楚王完说道。

    “楚王是觉得孤不如毛遂?”晋遥冷笑着。

    楚王完听到毛遂之名直接被吓了一跳,当年毛遂逼他合纵救赵的场景他是历历在目,平日里也不许人带剑上朝,更不许人靠他太近。

    可是现在,因为他是亲自去见的晋遥所以也离得近了,而宫门令就算敢下各国特使的剑,也不敢下周天子的剑啊。

    “周天子之剑已经数百年没有饮过诸侯之血了,楚王觉得呢?”晋遥继续威胁道。

    “别动手!你们挡不下的!”项燕阻止了想要出手救驾的班布和季布,生怕两人的出手导致晋遥以为是威胁,而真的斩了楚王。

    黄歇看着项燕,见项燕摇头,也知道现在没人能拦得下晋遥,于是再次开口道,“天子就算现在得到我王的承诺,真就以为能救得了万民?”

    晋遥看着黄歇,也知道黄歇的意思,就算他们现在得到了楚王的承诺,之后楚王也可以用拖字诀,拒不执行。

    “那是你们的事,在你们看来承诺不重要,在墨家看来,承诺比天高,比五岳重!”晋遥认真地说着,依旧是引剑不发,看着楚王完。

    “开仓,放粮!”楚王完看着晋遥手中的长剑,咬牙切齿地说道。

    “好!孤就不打扰了!”晋遥点头,将出鞘半分的长剑收回了剑鞘,转身带着公孙玲珑和冰白神杀从楚王宫的小门离开。

    “寡人要他死!”楚王完看着离去的晋遥,怒不可遏地说着。

    黄歇和项燕都沉默了,没有接话,晋遥可以死,但是绝不能死在楚国,尤其是现在。

    “走吧,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接下来我们就要遇到危险了!”离开楚王宫后,晋遥低声说道。

    那道注视着他们的目光已经变得毫无顾忌,赤裸裸的杀意表露无疑了。

    “楚王真的要杀我们?”公孙玲珑蹙眉问道。

    “不一定是楚国,也可能是其他人想嫁祸楚国,经这么一闹,谁杀了我们,都会算到楚国头上!”晋遥说道。

    “有把握对付吗?”公孙玲珑继续问道。

    “不确定,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晋遥澹笑着说道。

    “嗯!”公孙玲珑点头,然后跟着晋遥和冰白神杀回到了客栈。

    “真是不想我们活啊!”冰白神杀看着客栈送来的酒食,摇了摇头,阻止两人吃食。

    “下毒而已,真没技术含量啊!”晋遥笑着摇头,堂堂一国诸侯,想杀自己,居然还用下毒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那就休息一会儿,然后直接离开吧!”晋遥笑着对冰白神杀眨了眨眼。

    冰白神杀懂得了他的意思,然后点了点头。

    “你去我房间睡!”公孙玲珑看着晋遥直接说道。

    “不方便吧,我们已经数日没有洗漱了!”晋遥直接拒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公孙玲珑很清楚,一旦自己离开,这两人就会直接丢下自己离开寿春。

    对方的目标是晋遥,不可能会对自己下手,也不会平白再招惹上名家。

    相邻推荐:霍格沃茨的神奇生物训练家柯南之我真不是东京怪谈我在美漫卖恶魔果实我在美漫贩卖恶魔果实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洪荒:开局签到太阳星我的身体有扇门战争宫廷和膝枕,奥地利的天命都督请留步斗罗:吾名宇智波佐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