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五年县令,亿斤粮震惊李世民 > 第430章:抓方源,步步为营
  • 第430章:抓方源,步步为营

    作品:《五年县令,亿斤粮震惊李世民

    夜很静。

    粮仓被烧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

    只是附近的百姓知道而已,其他地方的百姓依旧在熟睡中。

    都督府。

    武士彟等人回到。

    “都督,真的要这样吗?”

    “方尚书是二品大臣,而且还是一品国公。”

    “我们如果踏出这一步,前面就是无尽的深渊了。”

    几个将军小声议论着。

    对武士彟的决定并不是很支持。

    他们有自己的考虑,有自己的想法。

    但是对于武士彟的决定,他们也不是很反对。

    “一切问题我承担着!”

    武士彟沉声道。

    听到这话后,将军们也不再有意见。

    很快,都督府的格局改变,从听方源的命令到听武士彟的命令,士兵被调动。

    一些士兵从在外面驻扎调进来,将都督府的所有出口都守住,连秘密通道也有人看守着。

    随后,武士彟带人前往方源所在的院子。

    “方尚书,你睡了吗?”

    武士彟在门口喊道。

    没有人回应,房间内也没有亮灯,似乎是睡了。

    “方尚书,你睡了吗?”

    武士彟再次叫一声。

    “爹,方尚书问您有什么事?”

    是武如意的声音。

    “你,怎么会在里面?”

    武士彟的身体一颤,眼神闪过一丝痛楚。

    这么晚还在一个男子的房间,其中的意义已经不明而喻。

    如果说方源是个单身的男子,那武士彟不会有太多心痛。

    但方源现在一正妻一平妻,听说高句丽的公主也将会成为方源的平妻,自己的女儿跟着他还能有什么好身份?

    跟随着武士彟一同过来的将军们也是神色一变,各有不同。

    “爹你别管这个,你就说你找方尚书什么事吧。”

    “如果没事的话,就明天再说,方尚书要睡了。”

    武如意的声音再次传出。

    “我有急事要见方尚书,请方尚书出来。”

    武士彟深吸口气,平复心情,沉声道。

    “方尚书说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武如意的声音有点急切。

    “我们是真有急事。”

    “如果方尚书不适合出来,那我们进去。”

    武士彟眉头一皱,沉声道。

    女儿的传话太快了,让他产生一丝的不安。

    但武士彟也没有立即闯进去,怕女儿的声誉受到影响。

    “爹,方尚书真的要休息了!”

    武如意的声音变得更加急切。

    然而武士彟却没有听出弦外之音,他等待片刻,大步向前。

    砰的一声,武士彟将门推开,他身后的将军和士兵快速冲进方源的房间搜查。

    “都督,没人!”

    片刻之后,将军们神色凝重走回。

    “方尚书呢?”

    武士彟顿时觉得不对劲,当即看向一旁的武如意。

    “爹,为何如此?”

    武如意一脸失望地看向武士彟。

    她的眼睛微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父亲如此闯入方源的房间,就是和方源决裂的证据。

    “我问你方尚书哪里去了?!”

    武士彟大喝道。

    方源不在,是察觉到自己的叛变?

    “爹,为何如此?”

    武如意还是这句话。

    这时她的眼泪已经落下。

    方源离开之前让她留在这里。

    如果武士彟强闯开门,那就认为武士彟叛变。

    她刚才几次不想武士彟进来,就是不想看到父亲真的叛变。

    “混账!”

    “你这样会害死你娘和你哥哥的!”

    武士彟气得要晕过去。

    很显然,方源是猜测自己到自己叛变了。

    现在不尽快抓到方源,那将会对自己十分不利。

    抓了方源,还能和荆州世家他们伪造证据瞒住朝廷。

    “他走了,通过秘密通道走了。”

    武如意自嘲一笑道。

    自己就不该请求方源来救父亲的。

    现在不仅父亲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母亲也有什么危险。

    “追!”

    武士彟大喝。

    他是通过秘密通道逃走的。

    没想到方源在自己下令封锁秘密通道之前就走了。

    通过秘密通道离开,长安城中自己还怎么找得到方源呢?

    但没办法,这个时候只能追,毕竟不是方源一个人离开,还有他的火铳军。

    想到火铳军,武士彟就一阵头痛,对火铳军的威力十分忌惮。

    武士彟带着人离开。

    武如意看着自己父亲离开的背影,心情十分低落。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武如意才慢慢恢复,也慢慢变得冷漠。

    次日,天亮。

    荆州城的人们得知粮仓被烧毁。

    那是属于朝廷的粮仓,是稳定荆州的重要物资。

    这么突然被烧毁,荆州的百姓们顿时如同一盆冷水泼在身上。

    舆论还没有来得及形成,荆州的官方就对此进行宣布。

    “重大事情,重大事情,重大事情!”

    荆州的刺史府出动衙役。

    在重要地点处大声呐喊,并且张贴通告。

    “昨晚粮仓被烧,今早户部尚书消失,请见到户部尚书的百姓通知官府,重赏!”

    刺史府的衙役在多次宣传,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荆州城。

    人们一开始还想着粮仓是怎么着火的,现在遇到方源消失一事,想法立即就变了。

    “是不是户部尚书烧毁粮仓逃跑的?”

    “户部尚书那么大的人了,怎么会消失呢?”

    “十有八九是畏罪潜逃,他来荆州肯定不安好心,不是来解决问题的。”

    人们的讨论就是那么的怪。

    很快就将方源和粮仓着火联系在一起。

    但也不能怪人们奇怪,而是官府的奇怪,将两件事通报在一起。

    荆州罗家。

    武士彟黑着脸出现在这里。

    他怒视着罗永辉,低喝道:“我家人呢?”

    “武都督,虽然你已经按照我们说的去做,但方尚书却没有抓到,我们很难判断你们是否有提前商量过,请原谅我们不能交回你的家人。”

    罗永辉摇摇头说道。

    面对武士彟的气势汹汹,他依旧无惧。

    “第一,我已经按照你们的吩咐去做了,方尚书没抓到是他谨慎提前离开了。”

    “第二,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两天内我会配合你们寻找方尚书的踪迹,两天后我还见不到家人,我会让你知道掌握六万大军的都督的怒火。”

    武士彟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从针对方源开始,他就近乎疯狂。

    罗永辉等人若是真不交人,他就要让他们后悔。

    罗永辉看着武士彟离开的背影,冷冷一笑,并不以为然。

    荆州城中。

    方源和薛博武与薛仁贵两人大摇大摆在街道上闲逛。

    荆州认识方源的人少之又少,认识薛博武和薛仁贵两人的更少得可怜。

    所以方源三人都懒得乔装打扮,就这样走在荆州城的大街小巷,像是旅游一样。

    “那武士彟还真大胆,竟然敢叛变。”

    薛仁贵冷笑道。

    他是真不敢想武士彟会变成这样。

    毕竟是开国功臣,而且还手握六万大军,实权人物。

    这么一号人物竟然叛变,他以后还有什么人生可言?

    “谈不上叛变,不过也相差无几了。”

    方源呵呵一笑道。

    武士彟只是想抓自己而已,并不算是叛变。

    叛变是对朝廷和李世民有意见而做出不该做的事情,他想抓自己还和叛变无关。

    不过这一次武士彟倒进荆州世家那边着实是意外,他的未来也没有多少可言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薛仁贵点点头,又好奇看着方源。

    跟在方源身边,他觉得学到了很多很多。

    所以情不自禁询问,想知道方源的下一步棋子。

    “去军营。”

    方源澹然笑道。

    “啊?”

    “不怕被抓?”

    薛仁贵不解,更加好奇。

    军营是武士彟的地盘,去武士彟的地盘不是羊入虎口?

    “昨晚我们去粮仓的时候你注意到武士彟带的将军了吗?”

    方源问道。

    “没有太注意,大概带了四个将军吧。”

    薛仁贵摇摇头说道。

    当时天黑,他也没太注意武士彟的情况,更不要说武士彟带来的人了。

    “荆州军中有六万,约莫一万一支,也就是说掌管六万军队是由六位将军掌管的。”

    “昨晚武士彟只带了四个将军,那么就有两个将军是不愿意和武士彟同流合污的,我们去找他们或许有意外收获。”

    方源笑道。

    他不在意薛仁贵能学多少,甚至更希望薛仁贵能学更多。

    相比于薛博武,方源觉得薛博武更忠诚,但薛博武比较宅,很少问原因,不像薛仁贵那么好学。

    薛仁贵未来成为统帅的可能性比较大,但薛博武最多也就是个威武大将军,成为统帅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们不听武士彟的,也不一定听你的吧。”

    “万一告诉武士彟,甚至强行将我们留下,怎么办?”

    薛仁贵还是有些疑问。

    哪怕另外两个将军不听武士彟的,也不见得听方源的。

    而且万一是武士彟留在军营中镇守军营的呢?

    “这你就不懂了。”

    “待会你看着就是了。”

    方源呵呵一笑道。

    很快,众人就来到军营前。

    军营已经改变了位置,距离都督府不远。

    不过也不近,因为都督府最近的地方适合驻扎的只有这个地方,有一点的距离。

    “这令牌还有用吗?”

    方源直接掏出户部尚书的身份令牌。

    在之前,从武士彟那里得到权力之后,方源就给全军下令过。户部尚书的命令才是第一命令。

    “您!属下拜见户部尚书。”

    四个守门的士兵检查令牌后吓了一跳,当即向方源行礼。

    “我不管你们现在听谁的话,但本官记住你们了,如果本官的行踪被人知道,你们结果不会好的,小心波及家人。”

    方源丢下这句话之后大步走进军营。

    四个守门的士兵顿时吓了一跳,原本有小心思的也不敢表示出来。

    待方源走远之后,四个守门的士兵小声议论着。

    “要转告将军们和都督吗?”

    “不要了吧,万一方尚书生气呢?”

    “我也觉得不要,重赏估计也没啥重赏,而且还可能波及家人。”

    “还是不要了,当作不知道比较好,我总感觉方尚书和都督发生点什么,我们还是不要插手好。”

    几人很快就商量出结果。

    他们忌惮方源的警告,不敢去告诉武士彟他们。

    尽管他们的忠诚是不可知否的,但武士彟也没下令把方源当作是罪犯什么的。

    在武士彟和方源之间,还是方源的地位更高。

    很快,进入军营的方源依靠记忆找到了其中一个将军,是前军的将军郭福保。

    “方,方尚书?!”

    郭福保不敢相信自己能在军营看到方源。

    毕竟以他的身份,他知道武士彟正在做什么。

    虽然没有通知方源,但其实是差不多了,全城都在找方源。

    这种情况下方源竟然还敢来军营,着实让郭福保大大的震惊。

    “郭将军应该知道发生什么了吧?”

    “本官只问一句,你支持武士彟还是支持本官?”

    方源澹然道。

    “方尚书,您这是为难我。”

    “我不想支持武都督,也不想支持您。”

    郭福保张张嘴,但又很识趣闭嘴,沉思好一会儿才开口。

    他能成为将军,也是有一定的能力,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能见到方源不容易。

    如果不给方源一个好答复,估计方源不会罢休的。

    “你知道本官是代表陛下来荆州的。”

    “荆州军原则上是陛下的,但现在武士彟有反叛的倾向。”

    “你作为荆州军中的一位将军,如果不支持本官就默认支持武士彟,你懂本官的意思吧?”

    方源澹然道。

    “方尚书,朝廷会怎么处置武都督?”

    郭福保重重叹息一声,问道。

    “看情况,看他陷了多深。”

    “以目前来看,事情还没闹大,本官可以给他一个安稳的后半辈子。”

    方源澹然道。

    仅是以目前情况来说。

    如果武士彟要动用武力抓自己,又或者说是要调动军队来抓自己等等,那就不好说了。

    “末将郭福保,拜见方尚书,请方尚书随意差遣!”

    郭福保沉吟片刻,单膝抱拳下跪,选择支持方源。

    “很好,带本官去找另一位不愿支持武士彟的将军。”

    方源满意点头,澹然道。

    “是。”

    郭福保恭声应是,带着方源离开。

    军营外,武士彟正从外面回来,大步走进军营。

    原本武士彟心情不好不怎么注意守门士兵情况的,但看到几个士兵神色不太一样后,停住脚步,回头看向他们。

    相邻推荐:超级学生重生从1962开始谁见岳父会送通缉犯当见面礼?大道有缺刚成仙神,子孙求我出山七零小知青:嫁植物人小叔后被娇宠成宝七零娇软小知青,被全村最猛糙汉叼回家龙族之从挖卡塞尔墙角开始龙族:重启新世界龙族之不朽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