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次元 > 血之圣典 > -88- 苏醒
  • -88- 苏醒

    作品:《血之圣典

    夏洛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当她的意识再度复苏的时候,是被呜咽的风声和刺骨的冷意唤醒的。

    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并非是那镶嵌有夜光水晶的棺材盖。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由草团、石块和木头搭建起来的屋顶。

    夏洛特躺在一团干草上,身上盖着一块布满污渍的灰黑色羊皮毯,凛冽的狂风吹得屋顶咯吱咯吱作响,似乎随时都能倾倒,影影绰绰的火光将整个世界照得昏昏沉沉,能听到木柴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嗅到那种木料烧焦和草木发霉的气味儿。

    点点雪花透过屋檐和窗户的漏洞被寒风带入,晶莹飘落,飘转着落在夏洛特的小脸上,冰冰凉凉,逐渐唤醒她那迟滞的思绪。

    看着这陌生的茅草屋,夏洛特有些发懵。

    等等……

    自己不是在棺材里睡觉吗?

    这是哪儿?

    夏洛特尝试着起身,但四肢传来的却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酸痛和迟滞,仿佛已经好几个世纪没有活动过的生了锈的机械一般。

    夏洛特不信邪,她尝试动用自己的魔力,随后愕然发现,自己体内的魔力竟然消失不见了。

    这个发现让夏洛特顿时打了个激灵,她再也顾不得四肢的迟滞和酸痛,连忙艰难地挣扎着爬了起来。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哟,您醒了。”

    一道沙哑低沉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口音晦涩,瞬间激起了夏洛特的警惕。

    她如同一只受惊了的小兔子般朝着旁边看去,只见不远处燃烧的篝火旁,坐着一个全身笼罩在兽皮衣中,背着弓箭,佩有猎刀的高大身影。

    那是一个中年男性,他有着一脸如同森林一般郁郁葱葱的大胡子,苍蓝色的双眼流露着饱经沧桑的浊光。

    “别怕,我没有恶意,只不过是看您昏迷在外面,担心您在风雪中遭遇不测,才将您带进来罢了。”

    看着一脸警惕的夏洛特,中年男性说道。

    风雪中?

    不测?

    夏洛特有些疑惑。

    她低头朝自己身上看去,发现自己依旧穿着那件沉睡前进入棺材时选择的睡裙,只不过在睡裙之外还披了一件不合身的兽皮大衣。

    当然,说是大衣也不太合适,在夏洛特看来,那更像是原始部落里保暖用的皮草,与其说是衣服,更像是个斗篷。

    “你是谁?这里是哪?”

    感受着凛冽的寒风,夏洛特微微紧了紧皮草,警惕地问道。

    “我叫哈夫丹,是一个狂风猎人,您也可以称呼我为大胡子。至于这里……这里是高塔之国的北疆,天启者的神光难以照耀的地方。”

    中年猎人说道。

    高塔之国?

    天启者?

    神光?

    听了名为哈夫丹的猎人的话,夏洛特有些发懵。

    这几个单词单抽出来她都懂,但连在一起却听不明白了。

    恶补过弥瑞亚大陆各地风土人情和政治局势的她可没有听说过什么高塔之国,更别提什么天启者了。

    夏洛特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还在梦里,但若是在梦里的话,那么这个梦境也太真实了些。

    她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嘶——

    疼。

    这……好像不是梦!

    只是,如果不是梦,她怎么一觉睡到了这种宛若北境部落一般的地方?!

    “哈夫丹阁下,请问……今天是几月几号?又是那一年?”

    想了想,夏洛特问道。

    “几月几号?北疆从来没人记过这些,不过,中央高塔上一次派来天启者是十天之前,算一算的话,应该是寒风之月的第十一天吧。”

    “至于是多少年……应该是天启466年吧。”

    中年猎人哈夫丹摇了摇头,说道。

    寒风之月?天启466年?

    夏洛特更懵逼了。

    寒风之月虽然听不明白,但大致能猜到指的应该是冬天。

    她是神圣历1445年9月15日沉睡的,算算时间的话苏醒之后也的确应该是冬天。

    但天启466年是什么鬼?

    她可从没听说过这种历法!

    自从神圣王庭支持的尤奈特帝国一统大陆之后,连固执的精灵族都更换了历法了,这个天启纪年又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难不成,她睡了一觉又穿越了?

    但也不对,语言是流通的,虽然对方的口音有些拗口和晦涩,但确实是弥瑞亚大陆传承自精灵族的去魔化改良通用语。

    又或者说……她这一觉睡了不知道多少年?

    看着神情恍忽等夏洛特,中年猎人哈夫丹迟疑了一下,问道:

    “看您的衣着和打扮,您……应该不是北疆人吧?您是天启者的卷属吗?为何会昏迷在荒野?”

    “天启者……的卷属?”

    夏洛特愣了愣,完全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略微思索后,她轻轻摇了摇头,说:

    “我……不知道,我好像很多事都记不清了。”

    “记不清了?”

    哈夫丹蹙了蹙眉,问道:

    “那您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

    夏洛特正要回答,却心中微动,再次摇了摇头:

    “我……也不记得了。”

    “也不记得了?”

    哈夫丹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夏洛特,沉吟道:

    “您的衣着,绝非北疆所有,看起来更像是天启者大人们的服饰。”

    “不仅如此,虽然您没有神之耳,却拥有着近乎神之颜一般的外表,我想……您的身份肯定和天启者有关,或许是天启卷属,或许……是天启恩嗣。”

    “天启卷属?天启恩嗣?那是什么?天启者又是什么?”

    夏洛特皱了皱眉。

    哈夫丹面带向往与敬畏:

    “天启卷属自然是天启者大人们的追随者,他们被天启者大人们赐予了神灵般的力量,能够掌控火焰,能够操控风雪……”

    “至于天启恩嗣……那是天启者大人和天选之人的后代,体内流淌着天启的血脉,同样拥有神灵般的力量。”

    “至于天启者……”

    哈夫丹神色一肃,面露敬畏:

    “他们是神灵的后裔,拥有着神灵般的力量,是神启时代的开创者,也是万灵的主宰……他们自神恩大陆远渡重洋而来,为蛮荒的弥瑞亚世界带来了超凡与力量!”

    相邻推荐:龙珠我成了冰冻恶魔四合院:从旅行青蛙开始白浪边横推诸天从永生开始无限永生之路穿越秦时的日常生活科技帝国从山寨系统开始大唐第一世家我在凡人的修仙日记刚造出六代战机,被校花追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