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玄幻 > 绝世唐门之铁血日月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霍雨浩,我与你割袍断义”(2)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霍雨浩,我与你割袍断义”(2)

    作品:《绝世唐门之铁血日月

    “当!”

    萧萧身上,第三魂环亮起,三生镇魂鼎上镀上了一层黄金的色彩,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下一刻,玄武盾就撞击在了三生镇魂鼎上,发出一声巨响,周围的玄水领域都被震出了裂缝。

    徐三石低吼一声,玄武盾回转到手中,手腕一抖,玄武盾上爆发出更加浓郁的乌光,带起一股强劲的风压,继续朝着萧萧扑杀而去。

    三生镇魂鼎上再次绽放出了一圈黄金色光晕,在萧萧的操控下,迎上了玄武盾,两者碰撞到一起,发出剧烈的轰鸣。

    “彭!“

    玄武盾再次倒飞了出去,可是这一次,三生镇魂鼎却剧烈颤动了一下,萧萧脸上闪过了一抹苍白。之前在和贝贝对战的时候,萧萧的三生镇魂鼎就已经受到了一定的创伤;而且,玄武盾在血脉觉醒的情况下,品质对比三生镇魂鼎,也是具备一丝优势的。此时这样正面碰撞之下,萧萧自然不可能占到上风,铁血宗众人脸上都闪过忧心之色。

    徐三石眼中,也闪过一抹喜色。毫无疑问,拼消耗的话,他自信是会处于上风的。萧萧身处于自己的领域之中不说,对方已经经历了两轮对战,自己一开始就占有以逸待劳的优势。

    当玄武盾第三次飞向萧萧的时候,萧萧又一次奏响了九凤来仪箫,同时九凤来仪箫上,唯一一圈魂环亮起。

    第一魂技,迟缓!

    破空而来的玄武盾,仿佛被一层无形的波动笼罩了一般,速度一下子就慢了下来。萧萧一个闪动,甚至连助推魂导器都没有使用,就轻而易举地远远避开,来到了玄武领域的边缘。

    “呜呜.........”

    伴随着一阵奇诡的箫声,玄武领域之中,出现了神奇的一幕:整整七道萧萧的身影,出现在了玄武之域中,一边奏萧、一边轻灵闪动,身形还时不时的交错,宛若是仙阙幻影。

    “轰轰轰!”

    徐三石一连三次玄武盾掷出,要么落空,要么就从幻影上穿过,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焦躁起来。

    突然间,徐三石心中一动。自己此刻奈何不了对方,难道对方就能奈何得了自己吗?无论如何,对方都冲不出自己的领域,消耗的终究是对方而已。既然如此..........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徐三石冷笑一声,竟然将玄武盾顿在地上,闭目养神起来。他就不相信,萧萧这样的状态,还能一直维持下去。等到萧萧支撑不住,向自己主动发起进攻的时刻,就是比赛终结之时!

    他的有一点想法没有错,萧萧维持这样的吹奏,对于魂力、精力,都是一个巨大的消耗;但是,当萧萧真正发起反击的时刻,他却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远。

    “嗡嗡.........”

    漆黑如墨的三生镇魂鼎在空中一分为三,三座大鼎之中,各自喷出一道强烈的黑色光芒,这黑光升起之后,一股庞大的威严瞬间出现。萧萧七道身影合一,下一瞬,整个人几乎是以瞬移形态出现在了三尊大鼎正中的上空。

    三尊三生镇魂鼎从天而降。低沉的嗡鸣声,带着那无尽的威严,正好呈掎角之势落在了徐三石的身边。

    三道黑光在空中交汇,化为一个巨大的光罩,瞬间就将徐三石困在当中。

    “轰!”

    第一时间,徐三石就发起了进攻,玄武盾上青蛇的眸子里红光一闪,玄武盾勐地放大,宛如泰山压顶一般,重重地撞击在黑色的光幕上。可是,这足以让钢铁都扁掉的沉重一击,竟然仅仅只是让那黑色光幕晃动了一下,徐三石自己却有一种难受的几欲吐血的感觉。

    这是什么魂技?

    下一刻,徐三石心中只觉得仿佛有一座大山压下一般,那种压迫感似乎直接作用在了他的灵魂之上,令他一瞬间甚至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玄武盾“哐啷”一声,掉到了地上。

    “不好!”

    霍雨浩童孔微微一缩,吼道。他对精神力是最为擅长,也是最为敏感的。他自然看的出来,这个魂技,是针对灵魂层面的攻击,或者说是镇压。

    这就是三生镇魂鼎的第五魂技,三生镇魂。在被这个魂技镇压的情况下,就算是实力远在萧萧之上,也难以挣脱,更何况徐三石的精神力并非出类拔萃。

    这个魂技,原本也是有着重大的缺陷的。一方面是在使用这个魂技的时候,萧萧就不能够移动,只能够全力维持这个魂技;另一方面,只要从外部攻击,就能将三生镇魂破解。

    但是,萧萧并非真的没有了攻击的手段。她不但是一位魂师,更是一位魂导师!

    一座乍一看好像是人造卫星,又好像是古老浮屠凋塑的魂导器,缓缓地从高空一点点降落,身上一圈铁灰色环带以平稳的速率律动着,令人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敬畏、恐慌之感。

    伪八级魂导器,灭绝天体。在比赛刚一开始的时候,萧萧就将一道黑影抛上了天空中,只不过徐三石当时却并未在意。

    这个魂导器并非萧萧以一己之力打造,而是她和姜云一起合力完成。而且,准确来说,这个魂导器还只是一个半成品;如果真正完成的话,它的等阶只有一个,那就是九级。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魂导器也属于延迟魂导炮的范畴;只不过,它的准备时间,实在是太长,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在比赛上发挥什么效果。

    而相应的,它的威力,也确实强大到了一种无可比拟的地步。一旦真正爆发,当初和菜头所使用的超聚能大炮,也只能算是小儿科而已。而且,它和超聚能大炮不同的是,它属于延迟魂导器;也就是说,魂力的注入,在一开始就已经完成了。

    “那是什么魂导器?会不会对三石师兄有危险?”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比赛台上唯一的变数,唐门战队的众人也不例外。戴华斌皱着眉头,看着天空中缓缓降落的“灭绝天体”,问道。

    “这应该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延迟魂导器。我在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做交换生的时候,也偶有听闻,应该是一种非常前沿的技术。哼,日月帝国还真把她当成自己人了。”

    霍雨浩脸色有些阴沉,说道。这时候,他的目光看向铁血宗那边的休息区,心中又是剧烈一痛。一个令他痛苦到撕心裂肺的人,正坐在铁血宗的休息室中,关切地看着比赛台上的进展。

    因为这次大赛规则限制的缘故,任何参赛队员即便是退出了自己的战队,也不能临时加入其他的参赛队伍。但是,王冬儿却依旧坐在了铁血宗的休息区中,这已经表明了她的决心和态度。

    冬儿........为什么偏偏是你..........

    终于,当灭绝天体下降到距离徐三石不到十米的时候,深邃的灭绝之光,开始在下方凝聚。

    “比赛结束。铁血宗战队胜利。”

    郑战出手了,终止了灭绝天体的运转,没有等到灭绝天体真正发射的那一刻。因为他知道,等到灭绝之光真正降下的时候,即便是自己,也未必能够阻拦了。

    当萧萧收起三生镇魂,飘然落地的时候,徐三石还怔怔地跪在比赛台上,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败了..........我又败了..........

    比赛台下,欢声雷动,在徐三石的耳中愈发的刺耳。加上他,唐门战队已经完成了三连败的败绩,被铁血宗萧萧一个人,完成了一串三。这样的他,这样的他们,也配称得上“怪物”吗?

    “下一个。”

    萧萧背对着徐三石,澹澹说道。

    这时候,徐三石突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一抹狰狞的光芒,从眸中闪过。

    “史来克是不败的,去死吧!”徐三石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勐地从地上弹起,一门早已准备好的六级魂导炮出现在胸口处,轰然开火。

    萧萧是背对着他的,她也万万没有想到,在裁判已经裁定比赛结束的情况下,徐三石竟然还会向自己发出攻击,而且,裁判居然没有阻拦。

    郑战当然不会偏帮唐门战队;但是,这一刻就连郑战也愣在了原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会发生。也是这么一瞬间的愣神,萧萧的后背已经被徐三石的魂导炮命中。

    “轰!”

    在观众痛惜、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少女柔嫩的娇躯,轻飘飘地被火光抛起,身后是徐三石疯狂、快意的笑容,在暗红色火光的映照下,宛若地狱魔鬼一般。

    “萧萧!”

    比赛台下,传来几声愤怒、惊恐的大吼。

    只不过,一道浅蓝色的身影,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快,将萧萧接住,落在了比赛台上。

    王冬儿的眸子里,喷出了愤怒的火焰,用前所未有的凛冽光芒,直视着状若癫狂的徐三石。

    “叛徒,都要死!”

    被郑战一把死死压住的徐三石大吼一声,宛如即将宣判的死刑犯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光芒,冲向了比赛台。

    那是一道怎样的光芒啊!夺目的金色中包覆着深邃的紫。实质般的光芒,仿佛要将时空都洞穿一般。在裁判宣布本场比赛萧萧胜利的时候,比赛台的护罩就已经解除了,没有任何力量阻挡住这道光芒。几乎仅仅是一瞬之间,那仿佛穿越虚无、穿越恒古的金紫色光晕就已经到了王冬儿和萧萧面前。

    霍雨浩的身后,张开了一张暗银色的竖童,宛如受到了来自宇宙深处莫名诅咒的月亮一般,充满了邪异、疯狂的韵味。

    霍雨浩的脸上,此时只有一种不可理喻的亢奋色彩。

    冬儿,这都是你的错。为了学院,我只能这么做。但是,不用担心,用不太久,我就会来陪你的..........

    看见这一抹光芒,本体宗队长龙傲天的心中,都有一种颤栗的感觉。这是什么?白银级的本体武魂二次觉醒吗?不,不可能。同样是白银级,面对着这一抹光芒,他竟然有一种卑微、渺小,想要去仰望的感觉。即便是老师的黄金级二次觉醒,都不曾给他带来这样的感受。

    王冬儿此时已经合上了双眼,说不出此时是一种怎样的心念。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锵!”

    一抹炎光,照亮了苍穹。那带着无尽毁灭、疯狂气息的百米惊虹,就这样从两边分开,如露珠泡影一般破灭。

    一道英挺的身影,挡在了王冬儿和萧萧之前,手中的长剑闪烁着深邃的炎光,眸子里也同样是一片仿佛要焚尽万物的炎意。

    事实上,在徐三石发动的那一刻,就有一股莫名的恐怖意志从天而降,笼罩了姜云。那股意志很快就收敛了起来;但也就是这么一瞬间的迟滞,让姜云比王冬儿慢了半步。但是还好,仅仅只是慢了半步,他终究还是赶上了这生死一瞬!

    面对着姜云那火色眼眸的那一刻,霍雨浩心中勐地一季,宛如筛糠一般,又好像是犯了癫痫的病人,全身颤抖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究竟是后悔,还是别的什么。但是,他现在唯独只有一种最强烈的愿望,就是逃走,立刻从姜云的面前消失。

    “霍雨浩,今日,我姜云与你割袍断义。皇天在上,后土在下,共为明证。从今以后,我见你必杀之,赤霄剑下不相饶。”

    姜云眸子里火光跃动,澹澹地说道,赤霄剑嗡鸣了一下,仿佛在做出回应。

    “唐门战队,滚出去!”

    “杀人犯,凶手!”

    “禁赛,禁赛!”

    ..........

    比赛台下,传来了山崩海啸般的呼喊声,怒吼声。所有人的愤怒,都被彻底点燃了。这算是什么?先是上一场比赛作弊九打七;然后又是徐三石在比赛结束后偷袭对手,霍雨浩暴起袭杀。这真的还是一场比赛吗?简直就是疯狂的连环谋杀!

    这一刻,即便是徐天然,都坐不住了。他确实想要一场完整的比赛,来向国民展示帝国年轻魂导师的强大;但是,唐门战队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出格,现在不给个交代也完全说不过去了。

    “肃静!”

    通过扩音魂导器,徐天然威严的声音传遍了全场,整个明都郊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本次全大陆青年斗魂大赛,由我日月帝国举办,本意是大陆各国魂师、魂导师,切磋共进,友善交流。天下宗门、学院精英,共聚一堂,如此盛会,已万年未之有也。此前的比赛,虽偶有意外发生,但整体上还算圆满。”

    “但是,史来克、唐门战队,行事乖戾,视比赛规则为无物。先有史来克学院战队,以众欺寡,瞒天过海,丧心病狂。唐门战队,比赛结束后偷袭对手,厚颜无耻。更有狂贼霍雨浩,两次重度违规,先于史来克战队的比赛上组织作弊,后又在台下暴起伤人,视我日月帝国众目睽睽为无物邪?”

    “本殿决定,唐门战队取消比赛资格,并剥夺本次大赛全部荣誉。史来克、唐门人众,全部立即驱逐出境,并缴纳相应罚款,今后也不得再进入我日月帝国境内。尔等可有异议?”

    徐天然声音冷冽,目光落向了霍雨浩,落向了唐门众人。

    “这不公平!”

    戴华斌第一个发出了大吼,目光激愤。

    “违规的人,只有雨浩和三石师兄,最多再加上我,凭什么剥夺我们整个战队的比赛资格?”

    “没错!更何况,王冬儿背叛学院,已有取死之道,雨浩也只是出于一时激愤而已。王冬儿退出了史来克战队,已经不算是比赛人员了吧。难道也受到大赛规则的保护吗?”

    和菜头也冷冷地说道,目光毫不退让。

    “哼,站在比赛台上,就受到大赛规则的保护,绝无比赛之外伤人的道理。更何况,比赛人员萧萧,也同样处在霍雨浩的攻击之中。你们不用再狡辩了!”

    镜红尘站起身来,一脸厌恶地说道,仿佛在看着一群虫豸。

    “唉..........”

    就在这时,一声轻叹,从虚空之中传来。澹澹的金光,突然之间笼罩了整个明都郊外的天空,所有九级魂导师脸色都是勐地一变。

    “何必呢?何苦呢?”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出现在天空中,轻轻地咳嗽着,但所有人的目光都无法从他的身上移开。

    相邻推荐:从冷宫皇子开始无敌我在诸天当皇子我真的有十万死士只有怪兽可以吗逆行诸天:从九叔师侄开始绝世唐门之剑临绝世唐门之元气骑士全民领主:开局觉醒古神模板全民领主:开局随机神话巨龙练神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