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玄幻 > 大王请住手 > 第842章 大罗宗的视角
  • 第842章 大罗宗的视角

    作品:《大王请住手

    夜幕不知不觉降临了。

    辛卓仍在沉默,他忽然想起了西方的大乾帝国,女帝、圣人辅左,那么大周今后的路在哪里?

    自己和大周的因果太大,不管都不行。

    而且玉衡圣地是否在布局?

    慕容云曦的小女儿家心性和这些年的压抑似乎发泄完了,又恢复了成熟与稳重,轻声问道:“时间不早了,用膳吗?”

    辛卓只好放下心思,笑了笑:“好!”

    晚膳便在酿泉宫,一共一百二十八道山珍海味,数百位宫娥太监伺候,完美诠释了皇家的奢侈与讲究。

    饭后已是圆月高挂,酿泉宫的夜景美轮美奂,陪着慕容云曦聊了会天,套了一堆话,确信她真的什么也不知晓,最后严肃下令:即刻封锁自己回来的一切消息。

    他不信皇帝,但多少是信慕容云曦的。

    随后回了八极宫。

    小黄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就它那一身妖气,除了乾坤殿那几位跑出来,没人伤害的了它。

    辛卓轰走伺候的三景子等太监,盘坐在巨大的龙床上,先是运转了几个大周天的心法,随即武念横扫整个帝都乃至周边方圆五百里,确信没有高手来临。

    而乾坤殿的姬羽和那群人仍处在一种入定状态,对下方那缕奇怪的本源之力,一无所知。

    他稍微放下心来了,挥手召出望月井,看着井面的两个祭灵和两道共享的本源之力。

    【鸿开紫桑树。】

    【蒙起千支花。】

    “蒙起”、“鸿开”说的是鸿蒙初开时的一种时间段,鸿代表天,蒙代表地,没什么太大的意义,准确来说,从司鹰两人身上共享的本源之力都是草木花本源,是本源之力七个等级初、始、元、先、天、地、人中的人级,最差的一等。

    初、始、元、先四等为真本源,天、地、人三等为假本源,假本源无法入半圣境。

    元极境的厮杀,除了本身境界的积累和武学神通的玄妙,本源之力要占一半。

    当年元极境漫天撒花的幻象,辛卓原以为是一种境界特性,现在才明白,原来是这本源之力的缘故。

    本源……

    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攫取!

    两大本源之力顿时漂浮在井面。

    随即又将自己得到的灵根纯灵本源点入望月井中。

    一紫青、一纯紫、一粉红,三种本源之色沉沉浮浮,虽然被井水禁锢,但却拥有极为可怕的气息弥漫出来。

    他静气凝神了许久,伸出手,融合!

    【月华20/100。】

    井面波浪翻滚,五光十色,似乎有无数人影晃动,挥掌击打。

    足足半柱香后,井面停下摇曳,一道崭新的本源之力出现——

    【纯灵梧桐本源】

    只是草木本源,没有超脱最低等人极的范畴,不过看其介绍,已经可以镇压大多数人极本源了。

    伸出手,吸收!

    “嗡——”

    纯灵梧桐本源的青黄色像一缕细沙般窜了出来,无声无息的融入他的身体,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堪称是他之前的五倍,“滂沱汛拥”的散入四肢百骸。

    身体力量短时间内无法平衡,经脉无比酸涩,全身麻木,不由仰面躺了下去。

    融合神通、武学从来都没有好受过,他仅仅来得及拿出【九环玉净瓶】放在一旁抚平身体,全身就动不了了。

    心中默念,最好今晚不要有人来打扰。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

    “嘎吱——”

    殿门忽然被人打开了,一道纤细灵巧的身影走了进来,慕容云曦!

    她只着一身白色纱单群,披散乌黑长发,赤着脚缓步到了床边,柔声试探道:“陛下?”

    辛卓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

    慕容云曦脸色羞红,小心翼翼的坐在一边,然后窸窸窣窣的掀开被子,钻了进来,伸出白皙的右臂,揽住辛卓的脖子,猫儿一般噘着嘴道:“妾身来侍寝好不好?”

    “你是不是疯了?”辛卓斥道。

    慕容云曦皱了皱鼻子,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我等了你一甲子,外面的五百宫娥、女官、满朝文武,谁不知道你我是夫妻,我来侍寝有什么不对吗?你没良心!”

    “堂堂太皇太后,一把年纪,总归要矜持一些,不是吗?”

    “在你面前,我不想矜持。”

    “我身体不舒服。”

    “我不信!你现在至少是灵台境大圆满了吧?灵台入归墟?怎么会身体不舒服呢?我刚刚找老宫女学了几招,你试试我的功夫……”

    慕容云曦痴痴的看着他,十分执拗,忽然窸窸窣窣的钻了下去。

    “?”

    辛卓无语至极,只好冲着外面喊:“三景子护驾!小黄,你他娘的……”

    安静无声。

    ……

    数万里外。

    玄天山脉,常年雾气蔼蔼,不见星辰日月,四周的村子和小镇已经被挪到了数百里开外,偶尔有猎户误入此地,也被诡异的送了出去。

    此时一道身影从远处天空倏忽间飞来,轻飘飘的落在一处高峰山石上,一袭白袍,面容俊秀,身材颀长,正是当年被辛卓送入宗门的小子宁宇。

    他看着前面浓雾,那里就是山门,但却没有第一时间进入,而是伸出手,手心多了块黑色石头,端详半天后收起,沉声喃喃道:“五十多年了,灵台六重天了,还不够!听说辛卓已经是天人五衰!”

    他脸上露出一丝不甘,他明明比任何人都用功和刻苦,闯了无数的小禁地、小宗门废墟,险死还生无数次,即便在玄天殿中,也是天才,超越了好多长辈,尽管他二十年前回家一次,斩杀了仇人,将年迈的父亲抬上了大京国侯爵,光宗耀祖,但心里却始终有个遗憾——

    赶不上那个他想超越的人。

    好一会又喃喃了一句:“不过杀凌天君那个废物是够了!”

    “是宁师侄吗?”

    雾气中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是我,今日谢师叔当值?”

    宁宇回过神,身形一闪进入雾气。

    雾气后,是高大巍峨的清秀山川和连绵的大宗殿楼,对面巨大的山门牌坊刻着“大罗”二字。

    大罗宗!

    牌坊下,站着十人,领头的正是当年玄天剑宗的后起之秀谢灵武,笑呵呵迎了上来,拍拍他的肩膀:“好小子,修为又有精进了,这次如何,可带回了消息?”

    宁宇点头,认真道:“我以大罗弟子身份赶到了大乾帝都琼霄皇城,发现许多大势力的弟子都有前去,似乎为了统合万古仙朝,坐镇东华明域的中域三十万里,其中御史大夫提到了大周帝国……”

    “嘘!”谢灵武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道:“快去玄天殿,此事当由玄天殿长老道真师伯禀报宗门!还有,今日有好消息,只属于我们玄天殿的好消息!”

    宁宇大感吃惊:“什么好消息?”

    谢灵武神神秘秘道:“臭小子,回去你便知晓了!”

    宁宇只好拱手,迅疾掠去,沿途经过一片片宫殿,和密密麻麻的大罗弟子,走云雾宫、经诛仙峰和合欢殿,最后才到了当年玄天剑宗的峰头,如今大罗的玄天殿。

    刚刚落下,就看见断了一臂的王辉师叔带着弟子整理草药,而上面峰头人头攒动,吵吵闹闹。

    宁宇好奇心更重了,连忙抱拳:“王师叔,出了什么事?”

    王辉和这位李嗣娟师姐的弟子,当年也经过辛师弟提拔的小子关系不错,笑道:“回来了?双喜临门啊,其一,咱们玄天剑宗当年的太上大长老楚长老和我师尊柳长老他们终于出关了!”

    说着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其二,负责出去打探你辛卓师叔的叶良和公孙离也回来了,带回了辛师弟的最新消息!”

    宁宇心神凛然,这的确是大事了,再次拱手,直奔上峰,中途再次喃喃:“辛卓到底怎么样了?”

    “辛卓”这两个字,在大罗宗是禁忌,但在玄天殿,却是镇压其他各峰、各殿的杀手锏,大家表面声讨,暗地里时常感到窃喜。

    相邻推荐:天命第一仙我在东厂当缝尸人那些年DNF之重回六十版本八零落榜生在娱乐圈靠种田爆红了体育系男神龙城镇妖司罗马战记从罗马到长安全球餐厅:我的橄榄油来自古罗马身在罗马帝国的我被迫成了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