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从八百开始崛起 > 第1179章 残酷的剪影!
  • 第1179章 残酷的剪影!

    作品:《从八百开始崛起

    “打,给老子狠狠的打!”王小强拿着望远镜,看着眼前的汹涌火光,压抑着自己的兴奋。

    王大团长没法不兴奋,攻城之战对于拥有9年从军生涯的老兵来说,当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但打如此富裕之仗,必须是王大团长平生头一遭。

    8门75毫米山炮齐射的感觉真的不要太美妙,一朵朵弹花就在城墙头和墙内日军防御阵地上绽放,厚达四五米的城墙似乎都在炮火中战栗。

    另外还有日式92步兵炮,70毫米直瞄炮抵近城墙最近处不到700米,瞄准着墙头一切可见工事开炮,一炮搞不定,那就多来几炮,几乎没有工事可抵挡。

    但这两种堪称优秀的步兵支援火炮在150重迫面前,啥都不是!

    大口径迫击炮的威力在这种目标极其明显的攻防战中尽显,一发炮弹下去,万物皆灭!

    南门那座砖砌的城楼,就在王小强的面前,被150重迫一发炮弹炸的粉碎,如果不是王小强反应快扑倒在地,很有可能被炸飞的砖头瓦片砸个鼻青脸肿!

    王大团长距离前线,实在太近了,仅有不到400米!

    那也是他772团官兵们奉命潜伏的位置,等到10分钟后炮火稀疏的时候,步兵们就会抵近至城墙200米区域,直到炮火延伸,就会开启步兵攻击模式。

    步兵的身后,已有机关炮、重机枪、轻机枪严阵以待,他们会给冲锋中的步兵们最凶勐的火力掩护。

    但显然,日军绝不会因为炮火凶勐就被灭绝,他们一定会从硝烟中冲出,对即将扑过来的中国军人展开致命打击。

    攻防战,对炮火中挨揍的守方很残酷,但攻方,付出的牺牲注定要大的多。

    不然的话,哪怕是唐刀,都决定用超过日方五倍以上的兵力进攻,那是已经做好了付出重大牺牲的准备。

    所以,王小强这个南门最高指挥官才不惜冒着风险抵达不到400米的最前沿,但就这个行为,哪怕是此战大胜,回去也要被程大旅长一通训。

    他这个主力团团长要是被日军冷枪手一枪给狙杀了,那此战的胜利不仅是对921师,甚至对于整个晋东之军都将会大减成色。

    至少整个晋东之战打到现在,中国军队里有营长有连长阵亡甚至有副团长牺牲的,但上校级军官还没有牺牲的先例,如果对标日军,中将、少将、大左都有完犊子的,此次晋东之战完全可以称之为碾压式获胜。

    但王小强依旧固执的认为,他亲自督战之下,能成功爆破城墙减少麾下指战员损失,一切都值得。

    团长亲临一线督战,的确对一线士兵鼓舞巨大。

    团长都不惜命,我们这些大头兵们怕什么?即将展开总攻的士兵们体内都涌动着一股难言的力量,只盼着炮击快快结束!

    当然了,这其中也有王小强想赢下和唐刀赌约的决心。

    三面城墙上的炮火覆盖基本都被定为10分钟,第一波进攻只是试探,找出日本人还没有被完全摧毁的火力点,再由各城墙前部署的92式步兵炮定点摧毁后,才是步兵真正进入战场的决战时间。

    这个过程说起来很简单,但执行起来的话,最少也得40分钟往上,等到步兵顶着枪林弹雨靠木梯翻入城墙内部,还有更为艰苦的阵地攻防战。

    日军指挥官也不是傻子,就愚蠢的把所有防御都放在目标明显的城墙上,那岂不是一波流被火炮给带走?

    因地制宜沿着街巷做层层防御,才是真正的城池攻防战体系!那又是不知要耗费多少生命和时间的艰苦战斗。

    这些,早就在渴望赢下赌约的王大团长的计算中。

    772团的主攻营,就是一营,但在步兵们的最前排,却是772团早已准备好的爆破组!

    石门这种大城的城墙别看老旧,但也不是说就靠大炮就能轻易给轰塌的。

    他这种各式炮火齐上阵,然后机关炮、轻重机枪都招呼上,士兵们也扛着在山中早就绑好的木梯,一副要不惜命强攻模式,其实都不过只是种假象。

    王小强外表看着咋咋呼呼又是个糙汉子,其实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货有多鸡贼!

    他才舍不得让他麾下那批精锐在这场已经是注定胜利的攻城战中白白牺牲。

    他的杀手锏是那个由20人组成的爆破组,为此他足足准备了10个大炸药包100公斤炸药,将城墙轰开一个大豁口,城内的日军就像是乌龟没了壳,只能任他拿捏。

    而且,他先前给唐刀做下保证的三小时攻克南门阵地,至少会缩短一小时。

    炮火逐渐稀疏,开始向城内情报上显示的日军防御阵地延伸!

    “1连,准备试探性攻击,爆破组,准备上!”王小强看看怀表,眯着眼睛下令。

    “轰!”的一声,地动山摇!

    这不是仅仅只在南门,确切的说是整个城市!

    哪怕是身经百战的王小强,在这一刻也禁不住张大嘴巴,看向西面漆黑天空中腾起的那个巨大火球。

    “我日特良的,那儿来的爆炸?”

    “团长,好像是西边!”刚刚领命准备离开的一营长回答到。

    “卧槽!又是唐刀这个败家子儿!这特良的至少用了两三百公斤炸药吧!鬼子现在估计都被炸晕乎了吧!”王小强咧着嘴笑骂起来。

    “那,团长,咱们是不是也得加点儿?”一营长弱弱的问道。

    “加啥加,老子这点儿炸药还是厚着脸皮从四行团要来的,都给你娃的一营了,还加,把老子这百八十斤给你娃填进去行不行?”王小强翻了个大白眼,果断拒绝。

    一营长张张嘴又把话给吞回去了,他明明记得团部军需科是从四行团那边领了200公斤炸药的啊!当时把军需科他那位老战友美得眯眯眼都快看不清了都。

    “哎幼!你不说老子差点儿忘记了,唐刀这小子把老子的招儿都偷学去了,赶紧的,给老子爆破,必须也让南门的小鬼子尝尝咱们炸药的厉害!”王小强这会儿醒悟过来,一拍大腿,急吼吼的下令。

    这边南门的772团官兵们开始有条不紊的展开攻击,那边西门的日军可就惨鸟!

    因为,那可不是王小强估摸的两三百公斤炸药,那是足足400公斤炸药!

    石门做为北方的一座重镇,它的城墙可不是黎城县城那种级别的城墙,厚达四米不说,高也有五六米,日军很多工事都建在城墙上。而且城墙下面也建有藏兵洞,就算敌人有炮,也是能抗一阵子的。

    想对付这种工事,光靠炮轰,可不知要轰到猴年马月,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以炮火洗地,而后不断羊攻,掩护工兵挖地道,然后埋炸药,将城墙给轰上天,但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四门日军守军接到指挥部的命令都是坚持到上午9时,帝国陆航轰炸机一来,所有危机解除。

    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帝国陆航在昨日就被中国空军打了个满脸桃花开,能来也是不敢来太多了。

    但日军做梦也没想到,中国人竟然省略了挖地道的过程,就有炸药在地底下爆炸。

    400公斤炸药的爆炸,直接将一段宽十米的城墙给生生炸开,三四十米的城墙因为剧烈的震动则直接垮塌,被炸飞的那段城墙连同墙头以钢筋水泥构筑的机枪暗堡都飞上了天,而且,还和墙砖一样,都是碎碎的。

    原本侥幸在炮火中存活的日军也好不到哪儿去,直接随着垮塌的砖石落下然后就被砖石给埋了。

    最悲催的是城墙内部一个藏兵洞里最少藏了一个步兵小分队,也全部被海量的砖石给埋了,甚至连对面中国人的面都没见到就憋屈的给憋死了。

    侥幸没在爆炸范围和垮塌范围内的日军,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响声给震晕乎了。

    长达三百米的城墙,全部烟雾和灰尘覆盖。

    “一连,上,二连,火力排,火力掩护,所有迫击炮向两翼覆盖,机关炮、重机枪火力掩护。”做为一线最高指挥官的雷雄掏出耳朵里棉花,第一时间下达突击命令。

    没有冲锋号,没有信号弹,随着各级指挥员手一挥。

    “杀”藏在四百米外的一连猫着腰,以习惯的三三阵型向城墙缺口处突进。

    两翼掩护的瓢泼一般的弹雨落在城墙垛上,几乎不留空隙。

    十分钟前骤然响起的炽烈炮火让河田香取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他所有的美梦都落空了,中国人竟然连夜开始攻城。

    但他也毕竟是久经战场的老兵,短时间内也平静下来,不管什么时候开打,他也毕竟指挥着超过7000军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日军位于石门内的指挥部依旧灯火通明,保持着和四门以及火车站辎重仓库等各部电话联系。

    但西门方向腾起的巨大火球,让河田香取的脸色难看的就像吞了一坨翔,毫不迟疑的下令:“命令临时第3中队全力增援西城。”

    河田香取很清楚这个爆炸代表着什么,那代表着大量炸药的爆破,爆破的目标自然只能是城墙。

    至于中国人是怎么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就能爆破成功的,那已经不是河田香取现在所能考虑的了,他现在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调动足够的人手堵住即将从突破口攻进城的中国人。

    如果连一夜都抵挡不住中国人的突击,那他顶住压力不炸辎重区的赌博式英勇,就是个傻缺笑话。

    中国人会笑话,他的上司可是一边怒骂着一边将他无情的丢到愚蠢者的名单中。

    但你要让他现在再去下令炸掉辎重区,日本陆军少左也没那个胆量。

    你想想,三处防御重地正在激战,结果突然后方发生大爆炸,那分明是告诉正在激战中的士兵们,完犊子了,中国人已经从四面八方进城了。

    那还有个鸟的战意?

    妥妥的是自寻死路。

    说白了,要么是在开战之前炸了辎重,要么是在最后发现战事已经彻底糜烂无可救药,除此之外,再无机会!

    当然了,此时号称亚洲第一的日军可不像他们未来的对手那么牛逼,指挥部下达军令,半分钟之内就可以通告到最基层作战单位。

    事实上在这方面,日军比穷困潦倒的中国军队强不到哪儿去,都是靠通信兵两条腿和一张嘴去通知。

    日军通信信兵疯狂的跑向军营驻地通知时,就已经有零星枪声响起。

    四行团,可不光在城外有,城内也有。

    日本人,想去增援,那,也得看看他们愿不愿意。

    有过黎城之战经验的没头脑和不高兴现在可不是就他们叔侄俩了,这二位如今一个当少尉副排长一个当上士班长,一人带着一个十二人级别的侦察班。

    就以三人或者五人一个火力小组的形式,通过‘轰隆隆’王家的关系网,潜藏于石门城内。

    一杆莫辛甘纳步枪,一杆MP28冲锋枪,一具枪榴弹外加3把黑星手枪,就是三人火力小组的标准火力配置!

    如果加上一挺轻机枪和一杆冲锋枪,则是五人级别火力小组的火力配置。

    他们在城里,不是要寻求和日军玩什么决战,就是拖延迟缓日军步兵增援以及对日军通信指挥造成混乱!

    击杀日军通信兵,就是侦察兵此次执行任务中的其中一项!

    至少有五名日军通信兵倒在城市的街道里,导致河田香取的军令晚了足足七八分钟才让他手里掌握着的预备队收到。

    瞬息万变的战场,别说因为指令不通畅延误七八分钟,可能一分钟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

    而位于西门被爆破的阵地上,四行团一营,根本没有什么羊攻,直接进入冲锋阶段。

    为了满足唐刀需要的火力支援,防空连都支援了6个机关炮班和6个重机枪班。

    那可是6门20毫米机关炮和12挺12.7毫米重机枪,加上一营、二营自己的,总数高达8门机关炮和18挺重机枪,就这样的重火力汹涌覆盖之下,就是有钢筋水泥地堡估计也能给扫平了。

    比如拥有40米的缺口处,在步兵们弯着腰开始冲锋的时候,有4门20毫米机关炮就将枪口抬高至1.5米,对缺口处进行火力覆盖。

    带着可怕动能的20毫米炮弹将城墙之后以沙包组建的工事打得灰尘四溅,击穿沙包的同时也将躲在其中的日军撕得粉碎。

    被这样的炮弹碰上,打到胳膊,胳膊没了,打到腿,腿没了,打到身上,恭喜你,就不用在意还没了什么零件,因为整个人都没了。被炮弹给打碎了。

    那一阵腥风血雨,连神经已经足够坚韧的日军步兵都无法承受了。

    换成谁,也不敢继续呆在亲眼目睹着同伴被生生打碎的工事里,而自己有可能会成为下一堆谁也不认识的碎肉渣渣不是?

    可是,用自己平生最快速度逃出工事的日军的下场也好不到哪儿去。

    战术动作再娴熟,哪怕是跳出工事就令人惊叹的连续在地面上翻滚,但,除了机关炮,还有12.7毫米重机枪,还有7.92毫米轻机枪以及只制定射击区域的冲锋枪,在瓢泼大雨一般射过来的子弹面前,那都是徒劳的,甚至是可笑的。

    没有人,可以快过数百米每秒速度的子弹。能那样躲避子弹的,只存在未来连续剧中满满猪脚光环的主角们身上。

    显然,这帮日军都只能是配角。还是那种连名字都没有,能有惨叫一声台词的超级小龙套。不少人一声未吭就被射杀在逃亡的第一步。

    不是没有日军试图反抗,英勇的大日本帝国陆军在未来的诺门坎战役,提着马刀都敢和红色北极熊的坦克对冲,顶着疯狂的机枪都能砍得坦克火花四溅,虽然自己很快就被碾压成一滩肉泥。

    有日军机枪手架起怪把子机枪对着缺口一通扫射,企图压制着正在小跑着前进的步兵,连续好几个身影倒伏于黑暗中。

    只是,这些英勇的日军射手们,恐怕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的军工专家们。

    他们所使用的拐把子轻机枪的三十几厘米高的枪架实在是太高了,想架着机枪射击,射手的整个身体几乎都会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中。

    如果是己方的火力强能压制住对手,那倒也罢了,可是,人家的机炮、机枪子弹都几乎能将墙垛给打烂,还要架着轻机枪和别人对射,那完全是找死。

    日军的轻机枪手几乎在开战的前五分钟内,死亡率百分之九十!这绝对是非常可怕的比率,就连淞沪会战中都未曾出现过。

    但日军也不是全无反击能力,日军在城墙内还挖出了地堡,厚达数米的城墙给了他们最好保护,使得他们在汹涌的炮火中生存下来。

    一个面积不过0.5平方米被伪装过的射击孔打开,其后方一挺92重机枪,顶着一门正在轰击一处墙头工事的机关炮的怒吼,竟然和机关炮对射,打得机关炮之前沙包上灰尘四溅,钢制护盾上更是火花四溅,几颗跳弹将正在递插好子弹弹板的弹药兵击中,一声未吭就倒在工事里。

    “照明弹,给老子打照明弹。”机关炮主射手的眼珠子瞬间红了,厉声怒吼起来。

    炮火很明亮,但随着炮火的逐渐稀疏,城墙之前的视线其实并不算好,中方也没有主动打照明弹,黑暗给他提供了掩护同时也让人忽略了日军城墙上的变化,谁也没注意到藏于城墙内的日军重机枪。

    就是这么一个疏忽,就导致了令机炮射手心碎的结局,头部流出的殷红的血和已经不在动弹的身躯已经证明在一起作战数月的亲密战友是不可能活了。

    这个时候,他没时间去悲切,他最重要的,是干掉那挺重机枪,哪怕下一刻他也会被重机枪子弹击中。

    如果让那挺重机枪去攻击冲锋向缺口处的步兵,步兵损失将会更令人心碎。

    照明弹,可不光只会照亮日军所在的方位,犹如小太阳一样向下坠落的照明弹会将这数百米的位置都显示在所有人视野中。

    他能找到日军重机枪的位置,日军重机枪射手,同样也会很清晰的看见他。

    负责击发照明弹的士兵微一犹豫,一排重机枪子弹再度扫过来,打得钢盾火花四溅!那说明,通过弹道,日军重机枪手早已确定他的大致方位。

    “我草拟乃乃的腿,给老子打照明弹,干不死狗日的今天不算完!”机关炮射手的怒吼声甚至盖过了炽烈的枪弹。

    照明弹打上了高空,冉冉坠落,城墙处那个射击孔再也无法隐蔽,就像机关炮工事也同样暴露一样。

    机关炮和日军的重机枪在亮光出现的那一刻,几乎是同时看清了对方的位置,肾上腺素已经勐升的机关炮射手亦是机关炮班班长的军士似乎都能看到350米外工事里同样悍不畏死日军重机枪射手的阴冷目光。

    沉重的机关炮枪口微微一摆,在瞄准镜锁定日军工事的同时,更轻盈的日军92重机枪率先怒吼,恐怖的重机枪子弹将工事和钢盾打得“叮当”直响。

    如果不是有提前预备好的两层沙包和唐团座在战前就要求给机关炮专门加上的10毫米厚的钢板护盾,不光是机关炮军士射手会被直接打成筛子,观察手和另外两名弹药手一个也别想活。

    饶是如此,一颗重机枪子弹依旧穿过钢铁护盾的缝隙,击中了机关炮射手的左臂。

    7.7毫米口径子弹虽比不上20毫米机关炮子弹可怕,但那也是杀人的可怕利器,机关炮手的胳膊直接被打折,鲜血喷涌而出的同时戳穿军服露出的红白色骨茬昭示着他伤势的严重,以四行团现有的医疗水平,就算抢救得及时能活命,这条胳膊估计也废了。

    但机关炮手却是恍若未觉,仿佛都不是他中了枪。脸上肌肉艰难而痛苦的抽动两下,“狗日的,这下该老子干你了了吧!看特娘的谁先死。”手指勐地扣下扳机。

    一连串,最少有3发炮弹以连射的方式扫中了射击孔周围,那只是试射,用以确定弹道,再度扣动扳机,又是连续8发,肉眼可见的,不过0.5平方米的射击孔内,燃起一团焰火。

    长期以来的刻苦训练和战场搏杀,以及几场地对空打高速运动小灰机的经验,在350米的距离内,将弹道维持于0.5平米,10发命中率超过百分之三十,对于这名军士来说,绝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这既有勇敢和射击高水准,更有胜利带来的深植于骨子中的自信。

    射击孔后,重机枪被一发炮弹击中,钢铁零件四溅,而日军重机枪手也被两发20毫米口径炮弹穿过,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被打碎了,只剩下一挺钢盔,还在不会被炮弹摧毁的坚固工事里滴熘熘打转。

    这就是战争,当勇敢对上勇敢,唯有用鲜血和死亡才能决出胜负!

    而这,只是战争残酷的一个剪影,连缩影都算不上。

    更多的牺牲和死亡,伴随着一颗血红色信号弹打上天空,汹涌而至!

    PS:来吧!兄弟们,一不小心今天就搞了6000多字的大章,看在这个份上,投月票吧!

    相邻推荐:龙门赘婿洪荒:通天!你徒弟又作死重生第一权臣明朝第一权臣星火让你当偶像,你搁这找对象?三国:蜀汉败家子,开局火烧卧龙岗从海贼开始燃烧世界我的剑豪模拟器这个武圣过于慷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