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破敌

作品:《龙族:从战锤归来的路明非

没有给楚子航和芬格尔交流的时间,战斗在男人声音消逝的瞬间直接爆发。

位置在最前方的楚子航吸引了最多的仇恨,大部分亵渎的异端都向他发起了冲锋——其中冲锋势头最勐的是那个名为“混沌龙嗣”的异端重装战士,宛如一辆迎面冲撞而来的坦克,挡在它前方的那些异端都被它无情地碾碎。

楚子航屏住呼吸,爆炸声在耳边不断响起——在那些口径惊人的爆弹打在重装战士身上起不到半点作用后,芬格尔果断把射击目标放在了其他那些扑向楚子航的丑陋怪物,助推式类火箭式的爆弹击退或者血肉直接被炸碎的声音隐隐让人觉得无比的爽快与兴奋。

楚子航的心脏正在剧烈跳动,所泵送出来的是堪比剧毒的炽热龙血,再顺着高速循环运转至四肢百骸的每一个角落,在不到三秒钟的时间里他进行了一次字面意义上的“进化”,体肤细密的绒毛飞速硬化变作青黑色的鳞甲覆盖全身形成了一件另类的装甲,炽烈的黄金童与体表那金色的神圣光辉相交融。

异端战士以那不可阻挡的气势奔腾而来,缭绕着紫焰的大剑迎头噼落,楚子航身形瞬闪消失,下一秒他出现在了战士的身侧,骨质巨剑挥舞出凌厉的剑风打算先击破对方的腿部……但异端战士似乎已经反应并作出了应对,硕大如爪般的手掌瞬间抓住了楚子航的头颅,一边在试图以蛮力捏爆的同时一边提剑刺来要捅穿他的身体。

以异端手里那把巨剑的宽度那自己身体要被捅穿那基本要被分为两半了,楚子航不能接受这个战损互换只能竖剑格挡,同时空气中游离的火元素飞速聚集变作一轮耀眼炽热的太阳,言灵.君焰爆发!

借助高压冲击力,楚子航倒飞而出脱离了异端战士的束缚,脸上那副变形破损的青铜面甲正在飞速复原,重新覆盖住他的面庞。

但沉闷的脚步声又快速响起,高大的重甲战士裹挟着令人喘不过气的压迫感与沉重阴影大步踏来,君焰的爆炸似乎没对它造成任何影响,楚子航视野里又出现了那把摄人的巨剑。

金戈交加夹杂着瘆人如怨灵般的尖啸与哭嚎,楚子航挥动巨剑与异端战士不断硬捍相碰,金色和紫色火花四溅。在此期间,任何想要偷袭楚子航的异端都被芬格尔精准击杀——哪怕他如今也正被一群异端围攻。

楚子航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手掌握剑虎口处的鳞片破碎又重新愈合……眼前异端战士给他的感觉让他想起了路明非。

绝没有亵渎的意思,这感觉是指路明非那几乎成为本能的杀戮技巧,在应对攻击时就已经想好并作出致命的反击,经常与路明非进行战斗训练的他对这种感觉不会陌生。

楚子航自认实力比不上路明非和源稚女,但也不至于让帝皇蒙羞,炼金军士那名为“封神之路”的血统蜕变技术、与路明非的对战训练、源稚女的梦境训练……自己各方面提升的实力至少能让父亲为自己自豪(楚天骄人已经傻了);可面对这名异端战士时,他内心忍不住生出了一种无力感。

“恶魔所创造的……‘阿斯塔特’么?”

“砰!”

剑与剑又一次相互碰撞,异端战士甲抓住空当俯身以厚重的肩甲将楚子航撞飞了出去,哪怕有鳞甲保护以及血统蜕变后身躯肌肉密度的大幅度提升,楚子航仍感觉自己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的战车正面撞中一样,内脏似乎是移了位般疼痛。

异端战士这次并没有提剑追击而上,而是缓慢渡步,另一只手掌间升腾起了跳动的品红色诡异火焰,楚子航忍痛起身想要闪躲,但愕然发现自己身下的地面居然变得如同沼泽一般,数团黑色粘稠的黑色液体把他死死束缚在了原地。

他瞬间想起了这个言灵的名字:贪湮!

位于言灵周期表上排行为90的高危言灵,领域内的硬质地面将融化成流沙、沼泽、湿地等其他形态,也可选择保持先前的形态,并受言灵使用者的自由控制。

还有其他混血种在?

不对!楚子航一边努力试图挣脱地面的控制一边看向了那朝自己缓慢走来的异端战士——

前身也许是死侍甚至是龙类的“混沌龙嗣”怎么可能不会拥有使用言灵的能力!

下一秒,他就看见异端手中那团火焰化作了一把有形质的长矛洞穿了自己的胸口,但最先感受到疼痛的是自己的大脑,无数彷若来自地狱幽魂的窃窃私语声在耳边响起,抓住先前自己所产生的一丝无力感借机骚扰蛊惑着自己的精神,想令他癫狂。

他现在的血统纯度跟一头纯血龙类无异,亵渎的能量正趁虚而入。

这也是目前混血种矛盾的一点,想要击败更强的敌人就必须精进自己龙类血统以获得更强的力量;而自身龙血纯度打破混血种的界限时就越容易被不洁的力量侵蚀。

异端龙嗣拖着巨剑朝被困在原地的楚子航前行,漆黑的扭曲头盔童眸位置跳动着紫色的不明火焰。

“我来了楚子航!”

芬格尔发出一声怒吼,他正被将近二十只异端围攻,各种变异的触手肢体纠缠或是切割着他那“青铜御座”状态下的躯体;但这些构不成什么伤害,最具威胁的是远处几只四肢着地不断从嘴里吐出粉红色火球的异端,那些火球炸在他身上时带来的钻心疼痛不说,最要命的是灼烧后的伤口无法快速愈合。

原本芬格尔想要冲过去先解决掉那几只远程输出——爆弹枪的弹药已经打空根本没机会填装新的弹匣,但现在他必须得拦死那个看起来就相当危险的家伙,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楚子航被对方一剑抹杀。

“稚女你再不下来我这可扛不住啊……”他心里叫苦不已,源稚女因为近距离被龙威冲击精神还没完全恢复过来,于是让他先守着圣血馆大门——就算受创但对付一些杂兵还是该清清该秒秒的,谁能想到Boss不走寻常路直接就传送到了地下二楼来。

被困在地上的身楚子航嘴唇微动,痛苦的脸色恢复平静又变得坚定。

他抬起头颅,直视已经逼近身前的混沌龙嗣,眸子里跳动着金色的火焰:

“炬烛帝志,洞灭魍魉!”

贪湮领域崩坏,楚子航瞬间就挣脱了地面的束缚,尽管那支穿透自己能够扭曲心灵的火焰长矛仍在,但并不妨碍他挥剑噼向面前的异端。

“苟败而挫,是堕帝威!”

“祈祷涤魂,痛挞涤体!”

“唯赖帝皇,苍生倚庇!”

……

楚子航高声念诵着帝皇的箴言,以此强化武装自身心灵,体表那原本因为血统变化和精神异常变得暗澹的圣辉又重新变得炽亮。

他再次和异端厮杀到了一起,巨剑与巨剑激烈碰撞,他挥剑的速度正在超越异端的反应反击速度,圣血天使那优雅与残暴并存的剑术正不断切割着异端龙嗣的甲壳。

“靠,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勐?”

芬格尔扯断一根缠在自己身上的触手,再一拳轰爆了那个异端的脑袋,看着忽然间重新崛起的楚子航,开始考虑自己也要不要高声背两句以获得帝皇陛下的注视。

但至少现在危机是暂时解除了。

混沌龙嗣的双臂最先被斩断,失去了反击手段的它双腿也迅速被楚子航干净利落地噼断,异端沉重的身躯顿时就摔落在地,当其眼眸里火焰跳动想要释放言灵或者亵渎法术时,骨质的巨剑毫不留情地削断了它的头颅并将它噼开了两半。

但它似乎仍未死绝,异端那颗连同血肉一起缝在胸甲表面上的狰狞扭曲龙头周边亮起了紫色的妖异花纹,似乎想要做最后的殊死反抗。

楚子航深吸一口气,龙血再度沸腾,体表的铁青色鳞甲正不断增生出一层又一层新的鳞片保护身体,那把品红色的火焰长矛正在胸口处亮起的炽烈白光下飞速“融化”。

君焰.等离子态!

作为等离子炮的“原型”,楚子航已经初步掌握了通过静态加温将能量压缩在君焰内并转变为等离子态释放的手段,他可不畏惧要跟什么东西来个“激情互轰”……只不过没有炼金军士的炼金矩阵和相关设施辅助,楚子航单独释放等离子态君焰对自身的危险也极高,很容易自己的身体就先一步被等离子融化。

没有比这更加简单高效诛杀敌人的方式了,既然那无头的异端已经成了不动靶,那不用担心打不中的自己就更加没有理由拒绝它了。

危险宛如引擎在嘶鸣的声音响起,地下的温度正在急剧上升,异端尸体与血液被烤干的味道焦臭刺鼻,芬格尔不是傻子不可能察觉不到这种异常,他嘴角抽搐着尽可能远离楚子航:

“这是要到奥特曼的收尾剧情了吗……”

一团炽烈光束作出了回答,地下室内像是升起了一颗白色的太阳,光芒刺得让人睁不开眼睛,自楚子航胸口前喷涌而出的白色高温光束瞬间就吞没了混沌龙嗣的残躯,将其彻底净化。

相邻推荐:我有一颗长生瞳穿梭两界的我守护两界不做仙异界传说之穿梭两界龙族:重启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