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修真 > 我在凡人垂钓诸天 > 第393章:器灵子之劫
  • 第393章:器灵子之劫

    作品:《我在凡人垂钓诸天

    “奴家遵命。”

    天狐女吐息如兰,娇声道。

    而后,便依偎在林长生怀中,又道?

    “公子确定不去竞争灵皇之位,以公子的实力,只要去竞争,必然无人可敌。”

    天狐女满是不解道。

    “灵皇之位危险度太大,而且事情也多,没有什么太大的比较。”

    “我这人喜欢清闲,不喜欢事多。”

    林长生摇头意有所指道。

    闻言,天狐女脸色微变,随即不再多说,反而与林长生讨论起了修炼经验,尤其是一同修炼的知识,更是话题极多,相谈甚欢。

    不多时,灵舟之中响起阵阵令人心驰神往的欢声笑语。

    ……

    就在笑声消失时,林长生眉梢一挑,随后穿戴好一切离开了房间来到了船头。

    在数百丈外处,一团灰云奇快无比的飞射而来。在云上站着一名老道,正是那白骨门的万骨真人。

    老道驾驭灰云片刻间就到了灵舟前道。

    “林兄,那黑域大会已经决定在三日后举行了。贫道收到消息后,也为道友顺便讨要了两块牵引令。到时两位道友持此物可以直接参加此交换会的,无需再通过其他途径前去讨要了。”

    万骨真人脸上笑容一敛,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的说道。

    接着他手腕一抖,就将手中之物直接抛了过来。

    林长生不动声色的一把接住,低首看了一眼。

    只见是件黑黝黝的三角令牌,上面除了一些简单的花纹外,任何标志都没有了,毫不起眼。若不是对方事先说是令牌,他几乎以为拿着的是一块黑色铁片而已。

    “这就是牵引令!?”

    “林兄不用怀疑此物。上一次黑域大会的牵引令,更只是一根木棍状的东西。虽然不知道主持交换会的人如何做到的,但这些东西的确是进入那黑域之地的唯一信物,林兄千万别弄丢了。

    ”万骨真人叮嘱的说道。

    “原来如此,看来此交换会背后的道友,还真有些意思的。还要多谢真人相送此令了。”林长生道。

    “呵呵,这只是小事而已,何足挂齿!说实话,老道在一干同阶道友中别的本事没有,但一些小道消息还颇为灵通的。不知林兄是否听说过,我们人妖两族在千年之内,可能要有一场不小的劫难的。你我可能都无法置身事外的。”万骨真人说着说着,蓦然换上了凝重的表情。

    “劫难!真人说的莫非是魔劫之事。”

    “林兄果然知道此事。不知林兄对这方面消息知道了多少?”万骨真人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意外。

    经过万宝大会前的一番同阶修士的交流,现在合体存在不知道一些魔劫消息的,恐怕还真没有多少了。

    否则这一次拍卖会上,也不会有如此多人不顾身家能否承受起,仍拼命要争夺那幅擎天战舟图。为的不是和他们一样,想要赶在魔劫降临前,先未雨绸缪。

    “虽然不多,但也知道这一次的魔劫凶勐之极,绝不是那么好渡过的。”林长生嘴角抽搐一下后,叹了一口气。

    若是宝花插手的话,就算是他进阶大乘期都不一定能够阻止。

    如今他已经感觉到宝花达到那一步,为了让其更进一步,直接将《青帝木皇功》全篇用秘法都传给了宝花。

    “看来道友真知道一些隐秘的东西了。也好,贫道也不再扭捏什么了。黑域交换会后,林兄是否有兴趣随贫道去见一些散修同道的聚会,好好商谈一下,我们散修如何安然渡过此次魔劫之事。”万骨真人这次露出一丝意外之色,干脆说出了真正的目的。

    “散修?都是我们人族中人吗?”林长生听了脸色没有什么变化,但想了一想后,蓦然的问道。

    “我们人族的合体散修总共就那寥寥几人,又有什么好商谈的。不瞒林兄,这一次要见的同道,倒是妖族那边之人居多的。”万骨真人先是一怔,但辩解的说道。

    “真人不必解释什么。我对妖族并无什么偏见的,只是想先了解一下此次聚会的情况和而已。既然有妖族那边之人参加,看来倒也值得走上一趟了。等黑域交换会结束后,我就随道友参加一下。”林长生道。

    “林兄此决定绝对是明智之举!”老道见邀请之事出奇的顺利,不由大喜的说道。接下来,二人自然不可能在高空中继续多说什么,聊聊几句后,万骨真人就告辞的先行一步。

    就见他足下灰云一阵翻滚,就化为一道灰光的飞射而出。

    顷刻间,这老道就踪影全无了。

    随后,林长生便回迎仙宫找到了二愣子,刚将牵引令给他。

    “师傅,不好了。器灵子师弟出事了!”

    海大少冲了进来。

    “不用太惊慌,出了什么事情,细细说来。”林长生若有所思道。

    万宝大会纵然人妖两族混杂,但若说众目睽睽之下出什么事情,还真是少见之极的。

    “师傅,师伯。我和师弟原本已经找到了师傅想要找的那位妖族前辈,但是在返回的途中,走过一处偏僻角落时,突然碰见一个妇人,那妇人只是打量了器灵子师弟两眼,竟突然使出一阵怪风,将师弟凭空掳走了。”

    海大少见林长生这般镇定模样,倒也冷静了下来,急忙恭敬的说道。

    “那妇人生的什么模样,可有什么特征?”

    “那妇人又高又瘦,是个头发奇长的老妪,对了,额头上还生有一颗很大的青痣,身上散发一股阴沉的气息,非常可怖的样子。对了,这个妇人在临走时还打了我一掌,让我当场昏了过去。后来被路过的另外一批修士救醒后,徒儿才能赶来向师父求救的。”海大少大为愤恨的说道。

    “还打了你一掌?你近前过来,让为师看一看。”

    二愣子道,

    “遵命!”海大少闻言,心中一惊,但没有二话的立刻上前几步。

    “果然如此!好歹毒的心机!”神念往海大少体内仔细一扫而过后,二愣子脸上一下现出了怒意来。

    随后他手臂一抬,一把抓住了海大少的一条胳膊,接着指间一片青光泛起,往海大少身体中狂注而入。

    片刻功夫后,一条黑色细丝被一团青光包裹的从海大少体内强行拉了出来。

    此黑丝方一离开海大少身躯,立刻在青光中拼命的扭动起来,竟是一种不知名的怪虫。海大少见此情形,自然脸色铁青,不禁又惊又怒。

    “这是什么东西,是那个妇人对我下的毒手的吗?”

    “哼,除了她,还能有何人。此虫叫做附心丝,算是一种比较罕见的妖虫。刚一孵化之时,此虫足有快子般粗细,但被精通驱虫之道的修士捉住祭炼之后,却会体形日渐纤细,最终化为肉眼无法看到的程度后,才算真正祭炼大成。用来驱使对敌,无色无形,防不胜防。而一旦被此虫钻入体内,必定会在子午之时,洞穿寄附人的热血之心,顷刻间就可让人倒地毙命。而事后,却很难查出陨落的原委。而这只附心丝虽然未炼制大成,但也花费其主人至少数百年的心血了。用在你这么一位中阶炼体士身上,倒还真够舍得的!”二愣子冷哼了一声,给海大少解释了几句。

    “这妇人倒底什么意思,既然想要灭口,为何不直接将我杀死,还弄这些玄虚做什么?”海大少望着青光中的黑丝虫,脸色大变的干咽几下口水,但还忍不住的问道。

    “在她对你要动手的时候,你有没有说些什么?”二愣子沉默了一下后,才蓦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说什么……哦,我当时好像喊了一句,‘我们是住在迎仙宫的’难道就因为这句话,让她不敢直接下毒手了。”海大少眨了眨眼睛,有些诧异的样子。

    “应该是吧!不过她也不敢肯定你所说是真是假,就用眼前的这只附心丝来试探一二了。若是过了子午时,这条妖虫仍无法被发现解决掉的话,你自然立刻就会穿心而亡。若是你真和合体修士有什么关系,自然也多半无法瞒过耳目。一旦被驱逐出来,她感应之下,同样也有了提防。至于为何不直接下毒手,自然是忌惮这万宝大会的执法修士。他们可不全是摆设,私底下的争执动手也许不会过问,但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对他人下毒手的,执法修士绝对不会真的袖手旁观。”二愣子望着青光中的黑色丝虫,澹澹的说道。

    海大少听了,自然才真正的恍然了。

    而就在这时,青光中的黑丝勐然一颤,体表黑芒一阵流转之后,竟一下强行分开青光的弹射而走。

    二愣子嘴角一动,一只手掌虚空一抓,一股无形巨力一罩而去。

    “嗖”的一声后,黑丝犹如倒射弩箭一般,一下被摄到了回去。

    二愣子再面无表情的两手一搓,一股银焰在手中凭空翻滚浮现。

    这条附心丝在银焰中一下化为了灰尽。

    这妖虫纵然也有几分火候了,但又如何能抵挡此火的煅烧。

    几乎在黑色丝虫消失的同一时间,远在九仙山外面的某座小山的山腹中。

    一名满头灰白长发,指甲乌黑奇长的老妇,突然从静坐中惊醒,并脸色一白下,张口喷出了一团鲜红精血,似乎元气一下受损不

    轻。

    “夫人,你没事吧!”

    在老妇旁边还坐着一名双眉黑粗的老者,大感惊惶的问道。

    “慌什么慌!不过是我那条附心丝被人灭杀了而已,只要静坐两日就没事了。”老妇人一咬牙的冷冷说道。

    “没事就好!”老者虽然心中明知,附心丝是妇人培养千年之久,一下被灭绝不可能真这般简单无事,但被老妇人一瞪之下,却如同老鼠见猫般的不敢多说什么了。

    “看来那小子之言,还真的不假。他们真和迎仙宫的某个老怪物有些关系的。”见老者不再言语了,老妇人反而自顾自的自语起来,同时脸色阴晴不定之极。

    “要不将这小子放掉吧!毕竟是合体期修士,我等招惹之后,可有大麻烦的。”黑眉老者喃喃的说道。

    “放什么放!我二人这般年纪,才有‘名儿’这么一个独子,只要用那人传授的秘术将传承法器移到名儿体内,不但可让他借助这股传承灵力顽疾尽去,同时还可一下白白得到一整套传承秘术。我已看过那小子体内传承宝珠,表面封印玄妙异常,可见此传承功法绝对非同小可。名儿得到之后,以后修炼之路上绝对能走的比我们要远的多。而错过了此机会,上哪再找第二个拥有传承之物的同阶修士去。”老妇人面容有些扭曲,恶狠狠的说道。

    “可是他背后的那名合体老怪物,我们两个炼虚期的修士,无论如何也应付不了的。”黑眉老者仍大为心虚的模样。

    “……哼,这小子只不过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外加灵根如此普通,想来就是和那名合体老怪有些关系,但也绝对不会有太大的渊源。

    我们只要也去找一位大靠山,这老怪还会真为区区一名筑基期的小子,和我们为难不成。大不了到时再出血一番,尽力给对方足够的补偿就是了。”老妇人似乎早有过考虑,冷静异常的说道。

    “夫人的意思,上去找……”黑眉老者一下就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吃惊的问道。

    “不错!不要忘了,我也是姓陇的,陇家老祖是我的亲生父亲,我们马上离开,去现在陇家所在的迎仙宫住一段时日再说。”妇人如此的说道。

    “可是根据陇家的规矩,女子一旦外嫁,就不算是陇家之人。否则岳父大人这些年来,也不会对我们一家不管不问的。夫人,我说此事还是算了吧。”老者却明显理智几分,苦笑的劝说道。

    ……

    “师叔,你可有什么线索?”

    看着林长生若有所思的神情,二愣子询问道,他当然也做了准备。

    “走吧!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想不到这俩人竟然还活着,上一次碍于背后家族再加上没有做下什么太大恶事,我也就放过了他们二人。想不到,竟然还敢出手。”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给她背后家族面子了。”

    林长生起身道。

    “谁?那个家族?”

    二愣子惊讶道。

    “陇家之女,不过因为外嫁他人已经被陇家赶出去了。应该是为了她那个儿子。”

    林长生解释道。

    “陇家!”

    二愣子脸色微变,这可是第一真灵世家。

    “怎么,你怕了?”

    林长生似笑非笑道。

    “怕,倒是不怕,但毕竟是陇家。”

    相邻推荐:骑砍之龙与领主德意志1933重生空间之无悔人生不想当歌手的演员不是好反派甜妻1V1:顾少,拼个婚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