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畅想中文网 > 穿越 > 伐清1719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大决战之八里桥之战(四)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大决战之八里桥之战(四)

    作品:《伐清1719

    苍穹之下,白皑皑的大地上正谱写着一卷壮丽的画面,只见上万名骑兵正保持着统一阵型策马奔腾,汇聚起来的骑兵阵势,如同海浪一般朝着岸边疯狂涌去,几乎每一个见到这一幕的人,都会在心里默默惊叹。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若非如此诗句,绝无法形容半分战场之壮阔。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冲锋的骑兵身上时,其对面的空地上突然亮起了无数星星点点,那些星光点点从地面升腾而起,逐渐化成了一些黑点,在天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随后又落在了骑兵阵中。

    “轰隆隆——”

    当装药量多达二十斤的重型火箭弹,落在了正在冲锋的骑兵阵营中,所造成的结果几乎是毁灭性的,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密密麻麻的数千颗铁皮碎石子从爆裂的火箭弹中迸射而出,这些高速运动的铁皮碎石子,几乎将整片空间的一切都给打成了筛子,自然也包括那些战马和士兵。

    像这般的火箭弹,足足有三百多枚先后落入了清军马队的阵列中,一团团爆炸的烟雾带来了一块块充斥着血雾的死亡之地,大量的清军马队在这般惨烈的打击下,几乎成片成片的倒下,鲜血仿佛河流一般,缓缓在战场上流淌着.......

    僧保始终眯着眼睛,他不是没有看到那些落下来的火箭弹,也不是没有看到对面严阵以待的复汉军士兵,可是这些都已经没有了意义,因为当他的长矛指向了复汉军炮兵阵地的那一刻,他们便不可选择后撤。

    要么踩上去,战胜一切,要么被打下来,全军覆没。

    作为八旗马甲中的一份子,几乎人人都懂得这个道理,所有人都能选择撤退,唯独冲在前面的骑兵退不了。

    一颗颗火箭弹在身边爆炸,将僧保身边的侍卫也给一个个带走,他们的脸上带着几分欣慰,望着一直处于队列中央的僧保,或许只有他还活着,马队就还没有输。

    在火箭弹不断怒吼的同时,复汉军方向的火炮终于也开始发威,数十门臼炮在炮手的操作下,开始喷吐出大量的碎铁片,在清军马队中继续制造着死亡,也无情地继续将更多人带走,他们躺在了地上,无助地嘶吼着。

    一声轰鸣声响起来,僧保身旁扛着大旗的八旗兵被不幸命中,他坐下的马儿几乎直接朝着前方倒去,而他手中的大旗也似乎要倒了下去,就在即将倒下的一颗,僧保坐下骏马从旁边奔过,而他的手也稳稳接住了大旗。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周围的八旗兵们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开始努力地往僧保身前靠去,目的无非只是为了一件事,那就是用身体去挡住可能会溅射到僧保的碎铁片,凄惨而壮烈。

    所有八旗士兵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将旗不要倒下去,只要还没有倒下去,其他人就会跟着旗帜往前冲。

    ........

    谢庆春面无表情地望着这一幕,从他的视野里可以看到,清军马队虽然还处于高速冲锋的状态,可是在复汉军的高密度火力打击下,却仿佛是以汤沃雪一般,大量的骑兵倒在了地上。

    可是即便如此,依然有大量的骑兵们挥舞长矛,手持弓箭,喊声震天,超这复汉军的步兵横阵冲了过来,他们在此之前虽然倒下了近两千骑兵,可是依然有八成的骑兵冲到了横阵前百步,远看着瞬息之间,骑兵手里的长矛就会刺了过来。

    “开火!”

    迎战的复汉军第二十三师士兵们,组成了三排阵列的战列步兵线,其中前排蹲在了地上,中排微微伏着身子,最后一排站在地上,当清军马队冲过来的时候,第一排士兵先行开枪,随后有是第二排、第三排,伴随着阵阵轰鸣声,刺鼻的硝烟味道弥漫在战场上。

    随着一排排弹丸被击发出去,大量的清兵骑兵们倒在了地上,还有更多的马队直接当场陷入了混乱,而面前的近百步距离,几乎又倒下了七八百骑兵,才勉勉强强冲了过去,只是阵型却已经陷入了混乱。

    就在复汉军士兵们打完排枪之后,他们却不慌不忙地重新变幻了阵型,而这个阵型却让其他的八旗将佐们看得眼前一愣,那是一个方方正正的传统步兵方阵,正面层层士兵都竖起了刺刀,在阳光下闪烁着寒芒。

    通常来说,骑兵在进攻的时候,面前长矛方阵往往会遭遇十分严重的损失,且很难实现突破,因此通常在野战当中,会选择绕道侧翼进行突击,任何人都知道,没有侧翼掩护的步兵方阵,根本无法在骑兵的突袭下进行防御。

    因此,当僧保瞧见了那些正竖起刺刀的方阵士兵时,他本能的选择了从侧翼突破的战术,在复汉军步兵方阵阵脚处拉开了一道弧线,带着手下的骑兵们朝着复汉军步兵方阵的侧翼突破,意在从侧面彻底击溃复汉军方阵。

    可问题是,当僧保突破到了侧面的时候,才发现了问题的不对,因为之前视线的缘故,他并没有看到复汉军的步兵方阵并非传统方阵,而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空心方阵,他的侧面同样是几排刺刀。

    “砰砰砰——”

    随着侧面复汉军士兵的枪声响起,僧保感觉身上一阵剧痛,他手里的大旗随之而滑落下去,整个人连同马匹齐齐栽倒在了地上,只见他们的身体上以及布满了血洞,鲜血正从伤口处不断流失......

    在枪声不断响起之后,复汉军阵脚处的臼炮也开始发威,他们通过大批的臼炮,不断地将铁碎片激射出来,而这样的火力所造成的伤亡的极其严重的,至少大量的骑兵直接在阵前被纷纷击倒.......

    .......

    在僧保的大军发起突袭的时候,驻守八里桥防线一带的清军,也开始纷纷移动,像驻守在八里桥的镶黄旗蒙古都统多济尔所率领的八千蒙古马队,还有正蓝旗满洲都统德里济的五千马队,以及驻扎在定福庄的镶蓝旗满洲都统富宁安,同样率领了一万余人的马队,也开始朝着复汉军的方向异动。

    在他们的身后,则是通州方向的六万新军,也开始朝着张家湾方向异动,他们已经属于目前通州方向的所有军队,因此,由张家湾战事所引起的余澜,直接波及到了所有的清军部队,而与此同时,也将复汉军各师给调动了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事逐渐变得激烈,而双方的火炮也开始出现了炸膛的现象,就连复汉军的火炮,炮口处也开始变得红彤彤,逼得复汉军士兵直接撒尿给给它进行降温,从而保证后续还能继续发射。

    至于清军原本火炮质量就不怎么样,再加上除了新军的一部分火炮,其他的火炮普遍陈旧,甚至大批都属于康熙早期铸造的,因此在连番的发射之后,屡屡发生了炸膛情况,甚至有几门炮的炸膛直接引燃了周围了炮弹,造成了不大不小的伤亡事故。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复汉军与清军展开了诸司的搏杀,从张家湾一线再到八里桥,双方开始还是使用火枪互相射击,到了下午的时候,便已经是刺刀对刺刀的结果,大批大批的伤亡,使得清军逐渐有些吃不消了。

    到了下午时分,清军大军基本上全部出现在了复汉军的正面,超过六万八旗新军排列成一个个方阵和横阵,在重重鼓声中缓缓前进,至于还有三万五千余人的马队,此时也出现在了战场的侧面,算是清军目前最后的马军部队。

    八旗新军按照八镇建制,去掉原来在张家湾驻守的八旗镶白旗镇以外,以及在喜峰口驻守的正黄旗和正白旗镇,此地还有镶黄、正蓝、镶蓝、正红、镶红等五旗新兵,算是清军如今的绝大部分主力精华。

    在清军重重包围当中,一面巨大的黄色团龙旗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那只代表了一件事,也就是雍正皇帝已经亲自抵达了战场的正面,与对面的复汉军仅仅剩下数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而胆大的决定。

    “皇上万岁!大清万岁!”

    无论如何,当雍正出现在了战场上时,对于剩余的清军士兵而言,是一种莫大的激励,原本有些颓丧的士气,此时也迅速恢复了昂扬的状态,众人都用一种十分崇敬的目光,望着团龙旗下的那道身影。

    雍正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他手里举着千里镜,瞧了一眼对面复汉军的情况,虽然看的不是很仔细,可是他也能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复汉军的阵型也在发生变化,想来便是进攻前的最后调整。

    说起来,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实质上的决战竟然来的这么快,即便是下令的雍正皇帝,他也没有料到复汉军在张家围阵地上,竟然表现得如此坚决。

    锡保、托赖、多济尔、德里济以及富宁安等八旗勋贵将佐,他们簇拥在雍正皇帝的身边,望着对面的复汉军阵型,人人脸上都有些凝重之色。

    “皇上,如今楚逆阵型尚未彻底列好,再加上他们的张家湾方向,已经牵制了复汉军不少的兵力,因此奴才以为,不如趁此机会直接压上,先用马队冲一冲。”

    锡保的性子一直都十分强硬,信奉先下手为强,再加上之前见到复汉军的火器之威,却是促使下定了要先用马军搅局的心思。

    雍正却是有些犹豫,前面僧保所部马军的惨重损失依然历历在目,根据预估至少也损失了五千余骑,就这还没有算上僧保本人........因此损失可谓惨重,教训可谓惨烈,使得雍正不得不多加几分小心。

    “皇上,若是等僧保马队彻底全军覆没后,复汉军也就腾出手来了,到时候再打起来可就被动了,当下机不可失啊!”锡保跪在了地上,脸上带着几分焦虑。

    雍正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终于缓缓点了点头,“那就让多尔济冲一冲吧.......另外下令,让新军向前进攻,缓解张家湾的压力,顺便牵扯楚逆大军。”

    “嗻,奴才遵旨。”多济尔微微低着头,脸上带着几分凝重之色。

    人人都知道,眼下用马队去冲复汉军的大阵是一个苦差事,毕竟僧保近万马队已经伤亡过半,剩下的马队还处于跟复汉军的绞杀中,岌岌可危,人人都在心里担忧,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僧保。

    镶黄旗蒙古都统多济尔出身不凡,承袭了他的堂祖父哈那出的拜他喇布勒哈番世职,自侍卫历官镶黄旗蒙古副都统、都统,率军打仗不仅十分勇猛,而且并不是那种有勇无谋的莽夫,他熟读过不少兵书,更有一定的战略眼光。

    眼下的多济尔麾下有八千蒙古马军,原本实力雄厚,可是他委实对复汉军的火器深为忌惮,因此在接到命令之后,整个人都有些头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营帐外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却是一名八旗佐领走进打仗,跪在了众将面前,高声道:“哨探回报,楚逆马军已经出了大营,疑似要去截杀张家湾的我军马队,数量大概有数千人。”

    一听到这话,雍正便开了口:“楚逆尤善火器,从未听说过有马队,瞧着如何?”

    那佐领听到皇帝亲自垂询,当下便有些不知所措,只得紧张道:“哨探远远瞧去,却看见那些骑兵骑得都是好马,不比咱们眼下的健骑要差......”

    旁边的多尔济此时却眼前一亮,他原本还有些头疼去冲对面的步阵,可是眼下却立马来了支马队,终归是一个大好的脱身机会。

    至于复汉军马队的战力如何,却不在多尔济的考虑范围内,在他看来,他们蒙古人只是不善于操弄火器罢了,可是论起马上的功夫,这天地下他们说第二,还没人敢说第一.......

    见多尔济自告奋勇,雍正皇帝脸上随即便露出了一丝笑意。

    “多尔济,朕知道你一向勇猛,此行必当打破贼寇,朕在大营里为你请功!”

    相邻推荐:穹顶之上召唤大佬饲养全人类路人男主的自我修养天革我的天道仙鼎三国吕布之女酒店供应商大明之我是锦衣卫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